第五回 居心叵测
2021-03-10 13:28:3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雨停了。
  天色也逐渐的开朗了。
  黎明,迸出一线白色的光环,很快的就铺满了山野。
  薄雾在林中升起。
  薄雾中,忽然出现了几条人影。
  领头的,是恒王王府的总管丁翔。
  身后是四名王府待卫。
  他为什么到现在才来?
  他为什么在等不到郡主和秋公子时,早些赶来。
  他去做什么去了。
  为什么他看到现场的一切,却仿佛并不惊讶?
  难道他早就知道这儿出了事了?
  但他为什么却又向那四名王府待卫故作大惊失色之态?还要他们迅快地去寻找郡主和秋公子的尸体。
  丁翔虽然很着急、很暴燥,骂得那四名王府的侍卫有些紧张、害怕,但他却自己并不去找。
  如果一个领头的人遇到了麻烦事,自己不去查察,那一定有原因。
  可惜,四个王府侍卫并没有丁翔那么聪明。
  所以,他们就只能当侍卫。
  而丁翔就能当总管。
  秋公子的尸体,当然找不到。
  他非但已被炸碎,而且已被金莺捡去了大部分。
  四名待卫充其量只找到了金鸳故意留下的一只脚。
  她留下那只脚,是给他们作证用的.
  她不想让他们发现秋公于的骸骨已被自己拾走.所以,她才留下一只脚,一只可以辨明是公子的脚。
  那只脚比别人多生了一个歧趾。
  丁翔看到了这只长了六趾的脚就笑了。
  当然,他并不是大笑,只是在心里面笑。
  秋公子死了,这表示自己的问题,大部分解决了。
  他当然会笑。
  即使那四名侍卫看得大为不解,他也不在乎。
  蓉蓉郡主连根头发也没有留下。
  丁翔没有再追问,居然没有再追问。
  四名侍卫暗暗喘了一口气,他们可是明白人,丁总管一旦要追问什么事,那可是要人命的事。
  不到黄河心不死,他们可从来没见到有人能在丁翔手下敢偷懒、骗人。
  找不到蓉蓉郡主,他们四个人已经头皮发麻。
  想不到,丁总管也有菩萨心肠的时候。
  他们忽然觉得,丁总管变得可爱多了。
  他们也觉得,跟丁总管办事,也不坏。
  丁翔拿着那只血肉模糊的断脚,一点儿也不恶心,反面悲天怜人的长长一叹,摇头道:“可怜,可怜……想不到西湖布衣秋公子,也有今天……”
  丁翔还没走。
  山下却又有人赶来了。
  来的是五个人,四男一女。
  四个男人中,有三个是黑衣持剑的武士。
  他们已经在这儿出现过三次。
  第一次,他们是扮作两名轿夫,和一名抬桃花篮的脚夫。
  第二次,是送那婴儿回来。
  现在,是第三次。
  而陪着一身锦绣的一男一女同来。
  丁翔见到那位身着团龙锦服的大汉,显得十分恭敬,抱拳长揖道:“丁翔恭迎四贝勒……”
  四贝勒一笑,挥挥手:“丁总管辛苦了!”
  丁翔笑道:“不敢,丁翔幸不辱命……”
  四贝勒扫视了四周一眼,点了点头,道:“很好,很好,郡主呢?”
  丁翔恭声道:“郡主已回王府。”
  四贝勒沉吟了一下。
  那随着四贝勒同来的少女,忽然格格一笑,道:“丁总管,你这趟差事办得不错,我四哥会好好赏你的!”
  丁翔忙抱拳道:“七格格好说……在下能不误四贝勒的大事,就已心安……”
  四贝勒哈哈一笑道:“你很会办事……将来,本王若能跃马中原,少不得还要仰仗你大力相助!”
  丁翔大喜道:“多谢四贝勒恩典……”
  七格格两个大眼睛眨了眨,道:“四哥,炸死秋水仙,真可惜……”
  四贝勒看了七格格一眼道:“可惜?可惜什么?”
  七格格笑道:“你当然不可惜嘛!”
  四贝勒摇摇头,道:“七妹,你别忘了,要置他于死地的是你,不是我呀!”
  七格格叹了一口气道:“是我要他死嘛!我得不到他,我就让别人也得不到……”
  丁翔听得微微一惊。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这位七格格,只怕不止是毒了!
  丁翔忽然觉得,自己最好装得愚蠢些。因为,他知道像这样的女人,能够不认得她,那才安全。
  但是,天下那能尽如人意?
  丁翔想避开七格格远一点,偏偏她就要靠他近一些了。
  七格格看看丁翔,嫣然一笑,道:“丁总管,你说是不是呀?”
  丁翔一怔道:“我……我……”
  七格格道;“怎么?你……不同意吗?”
  丁翔忙陪笑道:“是!是!七格格说的极是,得不到手的东西,就该毁掉……”
  七格格笑着,笑着,推了一下四贝勒:“四哥,你在想什么呀?”
  四贝勒皱眉道:“我在想……秋水仙死了,荆涛也死了,白婆婆、李西崖、铁撼山、朱善,大悟禅师、白云道长也都死了,可是,为什么这儿没见齐敢和桃花娘子的尸体?”
  七格格看看丁翔,道:“丁总管,是这样的吗?”
  丁翔心中一惊,暗想,这四贝勒好厉害的眼力。
  居然能很快就发现少了金莺和齐敢的尸体。
  但他却不慌不忙笑道:“他们逃不了的!”
  七格格道:“逃不了?”
  丁翔道;“是!他们已在半山被五个纸人炸死了!”
  四贝勒冷冷地看了丁翔一眼道:“炸死了?”
  丁翔道:“是!”
  七格格忽然娇笑了一声,道:“炸死的人,总是尸骨无存嘛……丁翔,你去查看过吗?”
  丁翔心中暗骂道:哼!太精明的女人,永远会找不到好老公的,你这一辈子,准要打一世女光棍……
  不过,他口中却道:“查过……他们都炸死了,只剩下残肢破布。”
  四贝勒微微一笑,看看七格格,道:“满意了么?”
  七格格哈哈地一笑,摇头;“不!”
  不?丁翔心中一震!
  这个姑奶奶怎地如此难伺候?
  她想怎么样?她要怎么样?
  四见勒也觉得大为意外,失声道:“七妹,你……你还不满意?”
  七格格道;“不满意就是不满意!”
  她忽然向丁翔一笑,尖声叫道:“丁总管,秋水仙的那个还没满月的儿子呢?”
  丁翔脱口道:“死了!”
  七格格道:“死了?尸体呢?”
  丁翔道:“我要他们把婴儿送到这儿来了。”他指指那三个黑衣人:“他们说,婴儿是放在白婆婆尸身上的。”
  七格格道:“是么?”
  她回顾那三个黑衣人一眼,道:“你们真的把那孩子送来了?”
  三个黑衣人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
  七格格皱眉沉吟下一下,又道:“现在那孩子已不在白婆婆身上了,为什么?”
  三人黑衣人互看一眼,其中一人道;“是桃花娘子抱走了!”
  七格格道;“你看到了?”
  三个黑衣人同时摇头。
  丁翔道:“七格格,我在半山看到了婴儿的残肢和包婴儿的包袱、尿布的破片。”
  七格格哦了一声。
  她忽然笑笑道:“四哥,你信不信他的话?”
  四贝勒看了丁翔一眼。
  丁翔也看着他。
  四贝勒微微一笑,道:“相信。”
  丁翔深深的喘了一口大气。
  七格格摇头一笑道:“丁总管,我四哥可真的很看重你了!你真该高兴!”
  丁翔笑道:“是!是!”
  他看了四贝勒一眼,接道:“此后还仰仗四贝勒多多提携……”
  七格格却娇笑道:“一定会的,丁翔,你放心,我四哥会好好重用你的!”
  丁翔道:“谢谢……谢谢……”
  七格格突然一沉脸,道:“不过,丁翔,有件事,你也得记住!”
  丁翔呆了一呆,暗道:这姑奶奶又在出什幺花样?我得小心些才好。口中忙道:“是!七格格请明示!”
  七格格道:“我四哥虽然很看重你,但你若是得罪了我,哈哈!你只怕要空欢喜一场了!”
  丁翔心中把七格格骂了一万遍,但表面上却装得极其恭顺,笑道:“我知道……我会好好记住。”
  七格格流目转盼,直向丁翔飞来飞去。
  丁翔忽然觉得头皮直发麻.
  他真想狠狠地痛揍自己一顿,为什么不早走一步。
  这冰冷孤寂的山上,自己为什么要小丑表功一样的等着跟四贝勒见面?
  七格格还在看他,水汪汪的眼睛,仿佛像是要张开血盆大口的狼。
  丁翔想躲,却无处可躲。
  这霎那间,他忽然就像个童养媳一样,可怜巴巴的。
  他越可怜,七格格就越感兴趣。
  连四贝勒也有些儿忍悛不禁,看看七格格道:“七妹,够了?你瞧,丁总管脸都红了!”
  丁翔本来倒不一定脸红,但经四贝勒一说,可真的觉得脸上像火一般烧起来。
  七格格一点也不在乎,笑道:“红脸还不行,我要看到他像哈巴狗儿一样……”
  她终开忍不住笑得说不出话来了!
  丁翔可不认为好笑!
  至少,他对哈巴狗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所以,谁要教他学做哈巴狗,他一定会要对方变成哈巴狗。
  当然,他目前不敢要七格格变做哈巴狗。
  可是,谁敢说他日后不会?
  如果一个男人能让一个女人死心踏地爱他,别说他要女人学哈巴狗,就算要她变成踏脚板,她也会愿意的。
  丁翔会不会在心中这么想呢?
  谁知道?
  至少,现在还没人能知道。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六回 途中奇遇
上一篇:
第四回 劫后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