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居心叵测
2021-03-10 13:28:3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七格格这时已伸直了腰,她终于忍住了笑。
  丁翔刚刚是深锁双眉。
  但七格格一抬头,他已换成了一副笑脸。
  他自己不知道,这种嘴脸,就是十足的哈巴狗。
  七格格向他招招手。
  丁翔走了过去。
  四贝勒笑笑,他是不是在想,丁翔已成了哈巴狗了。
  七格格盯着丁翔,笑笑:“到目前为止,你所办的事,都还差强人意。”
  丁翔道:“谢七格格……”
  七格格道:“往后,不知道你能不能也像现在一样的把许多事办好?”
  丁翔道:“七格格请吩咐,只要丁翔力所能及,一定全力以赴。”
  七格格笑道:“真的?”
  丁翔道:“是!”
  七格格忽然凑到丁翔耳边,低声说了几个字。
  丁翔呆了一下,看看她,皱眉道:“在下……在下的右耳有些重听……”
  七格格柳眉一扬:“讨厌!”
  四贝勒笑了笑,大声道:“七妹,你说大声点有什么关系?这儿也没有什么外人呀……”
  七格格似是有些意外。
  她看看四贝勒,格格一笑道,“四哥,你……你怎么能听?”
  四贝勒一怔道;“我不能听?”
  七格格道:“是嘛!”
  四贝勒道:“汉人说,事无不可对人言,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没听说过么?”
  七格格笑道:“四哥哥,他们说的事无可对人言,并没包括男女闺房之事啊!”
  四贝勒皱眉道:“啊!原来……原来汉族圣人的话,也有些地方不适当,不能引用……”
  七格格道:“本来就是嘛!”
  四贝勒不再说什么,缓缓地移步走开。
  丁翔真恨不得一把把他拉住。
  可是,他不能。
  现在,有一只手拉住他。
  是七格格的手。
  她娇滴滴地声音,在他耳边升起来。
  “你要为我去办事,拼命卖力的事!”
  丁翔苦笑。
  七格格瞄了他一眼:“你怎么了?”
  了翔道:“没什么!”
  七格格道:“那……你为什么提不起情趣?”
  丁翔恨不得长上一双翅膀飞走。
  此时此地,有哪一个男人能提得起情趣?死尸、雨水、冷风,还有三个黑衣大汉和四贝勒在虎视眈眈……
  别说是人,就算是禽兽,恐怕也不行。
  七格格可没放过他,狠狠地捏了他一下:“你说呀?你是……”
  丁翔叹了一口气,道:“我……我很累,我已经忙了一夜……”
  他故意打了一个哈欠,苦笑道;“七格格,我已非当年了!老了!快要进棺材的老头子了!”
  七格格嫣然一笑道:“你老了?丁翔,你如果是老头子,那我也该快做老太婆了!”
  丁翔头皮都在发作,但口中却不能不说道:“你还年轻得很,七格格,我是……熬了一夜就累,这才是老呀!”
  七格格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丁总管,你为什么故意装累啊?”
  为什么?丁翔心中在笑,还不是为了你?丁翔可是很自知,他知道他惹不起她,所以,他并不会自以为是美男子,天下女子都会一见自己就着迷。
  但是,这一回他可真算错了一着.
  丁翔若是知道七格格要他办的什么事,他一定会后悔得要找块石头把自己撞死。
  他看看七格格故作可怜的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七格格,我没有装啊!”
  七格格笑了笑:“没有装?那真是很累了?”
  丁翔道:“是!我累的要死!”
  七格格长叹一声:“真可惜.”
  丁翔心中暗笑,我也觉得可惜,这么好的女人,我却没有胆子。
  但他却实实在在的松了一口气:“唉,是可惜!七格格,我……”他低声:“只好下次了!”
  七格格笑笑,摇头道;“如果能有下次,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丁翔,你呀……!”
  四贝勒没吭气,只是看看丁翔。
  丁翔怔了一怔。
  他还真的不明白,这一对兄妹,怎么把这种男女之间的私事,像闲话家常一样的,放在口头上讨论。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下次?
  七格格又走了回来,看看丁翔,娇笑着。
  丁翔忽然心中一动,他忽然想起刚刚七格格附耳问他的话,似乎是自己误解了她的意思了。
  刚刚七格格问的是:“汉人说,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做给我看看?”
  这话在丁翔听来,代表了什么?这也难怪他听得只好装累。
  但是,七格格不是汉人,她也许是真的不懂……
  丁翔真想再问她一声,她究竟是什么用心。
  只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再说了。七格格不再笑了,只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道:“丁总管,我们本来想借重你的,只可惜你太累,那也只好算了!”
  丁翔又是一怔,心想,他们本想借重我?他们?
  他不禁脱口道:“你们?你——跟四贝勒么?”
  七格格道:“是呀!我哥哥既然要娶你们郡主,总得准备一点新房里的东西啊!我们那儿没有,所以,我四哥本想要你去趟苏杭备置……”
  丁翔顿了顿足道:“是采办新娘子的用物么?”
  七格格道:“是呀!我……”笑笑,摇头道:“我未来四嫂的闺房,应该有些什么陈设,应该怎样才能做到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这些事,别说我四哥不懂,连我也一样不懂……”
  丁翔道:“七格格,你要问我的,是这个事?”
  七格格道:“本来就是这件事,你以为是什么?”
  丁翔恨不得割下自己的舌头,恨自己为什么刚才那么会扯谎。
  七格格没等丁翔说话,又道:“你太累,我们当然不能勉强你……”
  丁翔很想大叫,谁累谁是兔崽子!
  可惜,他没法子叫,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没有下次。
  七格格看看他,又笑了:“我四哥派的人,准备的钱,都在山下镇上等着,原想等你去跟我商量一下,决定那些该买的东西,就请你上路去苏杭二州的……”
  丁翔在咬舌头,咬得几乎要出血。
  他比谁都明白,这位四贝勒为新娘子采购用品,少说,也会花上百二八十万银子。
  四贝勒的大手笔,天下驰名。
  他记得第一次到山西见恒王时,见面礼是一对夜明珠、十对一模一样的万年温玉如意,就这两样,就足足价值千万,别的礼物就不用提了。
  他还记得,他离去时,交给自己,用来镐赏王府下人的钱,就是一万两黄金,折合白银,足足二十多万两。
  这样的人,这样的大手笔,天下能有几名?
  丁翔真恨不得宰了自己算了!
  上次四贝勒的犒赏金,他自己吞了一半,赚了十万两银子。
  这回采办新娘用品,多了不说,赚他一两成是决无问题,两成,就是二十万两白银。
  他只是一个累字,就把二十万两白银给累丢了,他真是想哭,却哭不出来了。
  丁翔看着七格格,忽然发现,她真可爱。
  只可惜,七格格看他,却再也不可爱了。
  她冷冷地笑笑道:“幸好我四哥知道我在苏州、杭州还有个朋友。所以,你说太累,无法跟我商量,当然我只好自己去苏州一趟了……”
  丁翔又恨不得跪下去求她,说自己愿意陪他去苏州、杭州,甚至天下任何地方。
  但他却知道,自己决不能说这种话的!
  刚刚,他已经太自作多情,得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教训,如果他再以为自己跪下去求她,她就会答应,真不知道会碰到另一个什么大钉子。
  所以,他不敢求,连半句话都不敢求。
  七格格还有话要说,她走到丁翔身边,低声道:“我在想,苏州那个朋友,一定会告诉我,围房之乐,甚于画眉该用那些陈设,是不是?”
  丁翔不能不说话了,他苦笑道:“是……是……”
  七格格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扭动了一下杨柳小腰,娇笑道:“其实,我真是想由你告诉我!只可惜你推说很累,我想,说这事一定很费力,所以,我也不好逼你了……”
  丁翔咬牙,他在心里狂叫,你为什么不逼我?你这小妖精,你莫非是故意这么对付我吗?
  七格格伸手拍拍丁翔的手,开心地笑笑:“丁总管,王府事烦,可得多多保重,别再太累了!”
  丁翔已经快要疯了。
  但他依然只能回答:“是,是!”
  当然,他还得多加一句:“多谢七格格关怀!”
  丁翔的多谢,七格格根本没听。
  她走向四贝勒,然后,领着那三名黑衣人,由来路向山下奔去。
  丁翔眼看他们没了踪影,这才吐出了口中的一口浓痰。
  叭的一声,重重的落在泥地上。
  咸咸的,还有点腥味,也好像还有一点儿红色。丁翔伸头去看,忽然他呆了。
  不是痰,是血,自己的血。
  人被气得吐血,丁翔看到过。
  他就常常做出叫别人气得吐血的事。
  但他没有料到,自己也有把自己气得吐血的时候。
  丁翔虽然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还真是大有道理!
  他试了拭嘴角,淡淡地看看四名王府侍卫一眼,大声道:“走!”当先向山上奔了过去。
  四名侍卫低着头,没有动。
  丁翔走了几步,一回头,双眉一扬,大怒喝道:“你们是聋子?你们……”
  四个侍卫仍然没有动.
  丁翔脸色微变,一闪而回,上上下下看了四名侍卫一番。
  他突然不再生气。
  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倒笑了。
  “何方高人,丁翔有礼了!”
  敢情,那四名侍卫是被人点了穴道了。
  丁翔虽然精明,但也猜不透是什么人是用什么手法点了四名侍卫的穴道。
  所以,他抱拳望空一揖,说了句他一向不肯轻易出口的客气话!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六回 途中奇遇
上一篇:
第四回 劫后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