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途中奇遇
2021-03-10 13:31:0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牛已看得两眼发直。
  七个大姑娘似乎也知道小牛正在欣赏,所以,跳得更起劲,不但那藕也似的双臂,忽上忽下的摆动,连那光滑、晶莹、修长、圆润的玉腿,也越舞越高,越踢越慢。
  看少女跳舞,快动作看起来本来是够动人的,至少,可以看到全身在动。
  但如果看的是全身上下,只有一件肚兜儿团在胸前的大姑娘跳舞,越慢就越有风味,越能让你想瞧个仔细。
  小牛瞪眼,就在想瞧得更仔细。
  十七八岁的壮小子,血气方刚,他若是不想看得仔细些,这小子就一定有毛病。
  小牛当然没有什么毛病。
  齐敢不是小牛,他虽然也没有什么毛病,但他究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
  七个大姑娘,就像七仙女一般可爱,迷人。
  但齐敢还不会自作多情,顶多,他只是想看看她们能把大腿踢得多高。
  她们确实已踢得很高。
  高得足够让小牛和齐敢看起来十分满意。
  而且,她们越跳越向马车靠近。
  幸好,拉车的白马,不是一匹公马。
  没有男人的桃花岛当然不会饲养公马惹事。
  但即令是匹牝马,也似乎有些耐不得七位大姑娘撩人的舞姿,而有着春情发动时的烦燥。
  半裸的少女不断跳舞,小牛也还在瞪着发直的眼睛,看得直吞口水。
  齐敢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一股前所未有的凌人杀气,正缓缓地包围着齐敢。
  曼妙的舞姿,动人的歌声。
  小牛是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少女既歌又舞。
  虽然这些舞不一定是真的舞。
  但小牛已经看傻了。
  男人看半裸的女人跳舞,本就没有几个人是真为欣赏舞姿舞艺的,何况这不识时务的小牛。
  他直在哼哼,连手脚也在颤抖,若非齐敢一伸手拉住了他,他已经跳下车去了。
  “小牛……”齐敢低声在小牛耳边说道:“这官道上忽然冒出女人来跳舞,你不认为奇怪么?”
  小牛大笑道:“奇怪?这么好看的事,有什么奇怪?大叔,我认为很有趣嘛……”
  小牛嘴里在说话,眼睛却没有离开过那七名少女。
  齐敢摇摇头,道:“你这个子……”突然,小牛挣脱了齐敢抓住他的手,大吼道:“别碰我的马车……”
  别瞧小牛像个傻瓜,也别瞧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要喷火,但若有人要动这马车,这小子却不含糊的警觉了。
  齐敢心中暗笑,这小牛还不错,虽然在色授神兴,心乱魂驰之际,居然还能不失本性,也不枉自己一番苦心,五年来不停的督促教诲这小子的心意了。
  小牛吼着,人已跳下车去。
  齐敢如果想拉住小牛,小牛怎么可能跳得下车去?但他能跳下去了,而齐敢居然没拉得住他,岂不是怪事。
  怪事本来不少,但却没有此时此刻来得多。
  七名少女之中,有四个人已经拉住那匹白马。
  拉一匹马,只要一个人,顶多也只要两个,但却有四个少女在拉马,小牛想抓住她们,还真不知道怎么抓法。
  小牛能抓住一个,却无法同时抓住四个人。
  何况,他根本不敢去抓。
  小牛抓过海中的各种鱼,各种滑不溜手的鱼,到了小牛手中都溜不开。
  但这四个少女的身上,好像比大海中的鱼,还要滑,还要溜,指头沾上去用不着力,也吃不上劲。
  所以,小牛根本就没法子抓。
  白马到了少女手中,变得乖了。
  小牛很生气,这匹是母马,简直混帐,平常不肯让生人靠近,今天却俯首贴耳,比哈巴狗还乖,难道不穿衣服的女人,真有那么大魔力?连马也见到她们就百依百顺?
  小牛生气,当然就会想到手中的鞭子。
  他大吼一声,一鞭子就向白马屁股抽下去。
  白马挨了一鞭子,按理本该惊得跳起来。
  但白马依然未动。
  这一鞭好像抽在木雕的马屁股上。
  小牛呆了一呆,脱口叫道:“这畜牲,今儿怎么变得这么不听话了……我不信你能不怕打……”
  鞭子又举了起来。
  但鞭梢却停在半空,落不下来了。
  一只手,捏住了小牛的鞭梢。
  手是从车篷顶上露出来的。
  这只手很白,指甲却像血一样的红。
  小牛一使劲,马鞭却纹丝不动,就像生了根一样。
  须知小牛叫做小牛,正因为他有股蛮劲,所以,他一拉没拉动,顿时双手用力,再去拉。
  鞭子仍然不动,仿佛就长在那纤纤的白手手指上。
  小牛一睹气,丢开了鞭子,跳上了车顶。口中大骂道:“什么混帐东西,敢拿我的马鞭……老子要剥你……”
  他只骂了一半,就忽然闭上了口。
  马车顶上坐着一个人。
  这是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大孩子。
  小牛怔了一怔,上上下下的瞧着这个大孩子。
  大孩子也在看他,微微笑道:“你刚刚说什幺?你要剥什么?剥花生,还是剥桔子呢?”
  小牛想笑,他居然以为我要剥花生……
  但小牛没笑。
  他指着鞭子,大声道:“这是我的马鞭,你拿着做什么?”
  大孩子道;“我只是替你拿着,也不要你的,你急什么?”他笑笑,又道:“那白马虽然是个畜牲,但它也会疼,对不对?”
  小牛想想,道:“对!”
  他忽然咧口一笑:“它要是不疼,我怎会打它?”
  大孩子也笑了。
  笑得很怪,道:“它疼,你才打它,如果不疼,你就不打它了?”
  小牛道:“是的!”
  大孩子道:“如果有人打你呢?你疼吗?”
  小牛道:“疼!”
  大孩子道:“那你为什么要打它?它为你拉车,让你们坐在车子上,舒舒服服的,还不够么?你为什么要拿个鞭子打它?”
  小牛大笑道:“你真笨,不打它,它怎么会听话?连这点道理你都不懂么?”
  大孩子冷冷地笑笑,抓住马鞭的手一挥,马鞭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直向小牛抽来:“我也打你.看你听不听我的话……”
  小牛大笑,叫道:“你打不到我……”
  只可惜,人家比他高明,高明得很多,所以,他只好被自己的鞭子,抽得由马车顶上,摔了下来。
  但他摔下来时,却摔得并不疼。
  不但不疼,而且是非常的舒畅。
  三双赤裸裸的手臂,接住了他。
  三张如花似玉的笑靥,在看着他。
  小牛忽然觉得好香、好痒……
  胭脂香、桂花油香、少女身上的肚兜也香。
  胳膊被人架住痒,腿被人抓住也痒,那乌黑浓长的秀发,拂在自己脸时,更痒。
  他不想动,因为这一刹那,他觉得十分舒服。
  但小牛就是小牛,他真能让三个不穿衣服的大姑娘抱在怀里,像个还在吃奶的孩子?
  所以,他大叫:“放开我,放开我……不要摸我,我怕痒……我怕痒……哈……哈……”
  他刚一叫,就有两只手在搔他痒。
  小牛忍不住笑,笑得全身乱跳。
  三名少女的手,似乎有些掌握不住小牛,不得不用力抓牢他。
  于是,小牛全身上下,被六只手扯来抓去,抓得他更痒、更笑。
  齐敢还是坐在车子上。
  他大马金刀的坐着,眼看小牛跳上去、跌下来。
  眼看他又笑、又叫。
  他居然不动,就椽在看戏式的欣赏着。
  马不动,车不动,齐敢也不动。
  七名仙女似的大姑娘却没有一个人不动,她们全在忙着,忙着要剥小牛的衣服。
  齐敢叹了口气,道:“小牛,你不该说要剥别人的皮的!不然,人家也不会想到要剥你的皮了!”
  小牛在挣扎。
  衣服几乎要扯破了,但小牛却依然在拉着破裂的衣服边,不肯让三个少女剥光了自己身子。
  大孩子还在车顶上笑。
  他那一身蓝色长衫,都笑得像秋风中的落叶,乱飘乱舞,人也像落叶,由车顶上飘了下来。
  齐敢微微变色。
  这个大孩子落地时的身法,他似乎看来很眼热。
  当他再看这大孩子的脸,他不禁在心中暗叫不妙。
  齐敢也曾想到,这七个半裸的大姑娘来得很不寻常,但他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出人意料的不寻常。
  齐敢本来还稳如泰山,这时,却稳不住了。
  他咬了咬牙,缓缓地站了起来,看看那大孩子,喝道:“你不是冲着我来的么?为什么要做弄一个赶车的小子?”
  大孩子回头看看齐敢,大笑摇头,接着道:“冲你来?你算什么?我是冲这马车来的!”
  齐敢有着一种人不如车的恼怒。
  但他没有发作,看看大孩子道;“你是冲着马车来的?你要这辆车?”
  大孩子笑道:“是呀!”
  他忽然拿出一锭金子,又道:“我买你这辆车,你卖不卖?”
  齐敢摇头道:“车不是我的,我怎么能卖?”
  大孩子失望地苦笑,拿着那锭金子,不知如何是好。
  正因为他只是一个大孩子,所以,他才会不知怎么才能劝说齐敢卖掉这辆车子。
  齐敢下了车,看看那三个还在跟小牛拉来扯去的少女,忽然笑道:“你可以叫她们住手了。”
  大孩子忽然也笑了:“可以,但你得把这马车卖给我才行。”
  他居然找出机会来了。
  他笑得很得意:“你若是肯把马车卖给我,我也许还可以给你点钱,让那小子买套新衣服。”
  齐敢笑笑。
  大孩子道:“怎么样?你肯不肯?”
  齐敢又笑笑。
  大孩子弹了一下金子,大声道:“你卖不卖?”
  齐敢走了过去,忽然暴喝一声道:“放手!”
  他身形迅捷得有似鬼魅,在三个少女身边一转,那三个少女倒也听话,果然放了手。
  她们不但放了手,而且每个人都蹲了下去。
  而且每个人都抱着自己的手腕直叫疼。
  小牛也跌落在地上。
  但他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拉拉身上衣服,哭丧着脸,道,“大叔,我要她们赔我衣服……”
  齐敢冷笑道:“她们一定要赔你衣服的!”
  大孩子似乎有些意外。
  他看看齐敢,皱眉道:“你武功不错!”
  齐敢道:“马马虎虎……”忽然一伸手,指指大孩子手中的金子:“给他!赔他的衣服!”
  大孩子一怔道:“你要我……你敢命令我?你是什么东西?”
  齐敢笑了笑道:“我是人,不是东西。你最好把你金子给他!”
  大孩子笑了。
  他看看那七名少女,忽然一挥手。
  七名少女随着他的手势,忽然就围了过来。
  连那三个本来还蹲在地上叫疼的少女,也都跳了起来,冲到齐敢身边。
  齐敢也笑了。
  虽然他知道这个大孩子不好惹.
  非常不好惹。
  但他却有把握能够胜过他们。
  当然,他也知道,除非他的长辈也来了,否则,这个大孩子今天是绝对讨不到好处的。
  大孩子咧咧嘴,哼了一声,道:“先擒下这瘦子,再夺他的马车。”
  七名少女嘤哼的应了一声:“是……”
  十四只雪白的小手,全向齐敢身上招呼过来。
  齐敢目光转动,两手一伸,迎向那七双手。
  七双手很白,齐敢的手却很黑。
  黑白分明之中,倒像是七只白兔绕着一棵枯树杆在打圈。
  飞快的打圈。
  小牛直看得两眼发花。
  大孩子也有些吃惊。
  七名少女的武功,他比别人了解。
  别说她们是在对付一个人,就算她们在对付十个人,那十个人就算是武林中的高手,此刻也应该躺了下去。
  但齐敢没有。
  大孩子所以才会吃惊。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七回 生死轮回
上一篇:
第五回 居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