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苦心寻踪
2021-03-10 14:05:4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温柔乡是英雄墓冢。
  柴铁夫一向自以为是英雄。
  尤其是在女人面前,自认为天下第一。
  所以,天香楼才会把他请来。
  原来天香楼早就知道疯女帮会来。
  但是,天香楼却低估了疯女帮的疯女人的实力。
  柴铁夫也是人。
  是人就会有疲累的时候。
  他遇到了小紫,只这老七一个人,就足可令他累个半死。
  何况,还有小红、小黄、小金?
  他终于累得不能动弹了。
  他终于落入了女人手中。
  善泳者溺,玩火者焚。
  在女人面前自认为第一英雄的壮汉,结果还是被四个二十岁不到的女人抬走了。
  杭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杭州的繁华,自南宋建都以来,与日俱盛。
  可是,就算杭州很繁华,七十二行,样样皆备。
  百艺杂陈,无奇不有。
  但是,像小牛这样的大孩子,背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后面跟了—个像根竹竿般的瘦老人,招摇过市,旁若无人的事,还是前所未见的新行业。
  因此,不仅路人侧目,连小孩子们也跟在后面,拍手叫闹。
  齐敢居然没有轰散他们。
  也许,齐敢在天性上,就非常喜欢孩子。
  否则,他大概也不会那么照顾小牛了。
  这一行怪行列,由西湖穿入市区。
  看热闹的人,忽然不止于孩子,连大人也参加了。
  齐敢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态。
  但小牛却仍然精神抖擞,背着沈梦竹健步如飞。
  最苦的还是被小牛扛在肩上的女人。
  她穴道被制,根本没法子动弹。
  她羞愧不安,却只能任人摆布。
  所有的人都似乎在看她,因为,三个人之中,她最好看,最受看。
  尤其是小牛完全无视于别人的注视。
  小牛背着她时,有一只手正抓在她腿股之间,使她薄薄的罗衫,撩起了一大截,春光外泄,引入遐思。
  沈梦竹想破口大骂,但她却不敢。
  本来就是很奇特的三个人,她如果再张口大骂,岂不是要惊动更多的人么?
  但她在心中,却把齐敢骂得狗直淋头。
  天香楼。
  杭州城内也有一个天香楼。
  不过,这楼跟栖霞山的有些不同。
  那是一个古庙般的小院落。
  而城内的天香楼,却是一家勾栏院。
  沈梦竹指路,齐敢和小牛就看到了这所天香楼。
  黑漆大门,金字牌匾,门前还有两个伙计看门。
  气派很人,屋宇深沉。由大门望进去,可见第二进的大厅之内,人影幢幢,好像很热闹。
  但是,大门口却很冷清。
  小牛探头看看,呆了一呆,道:“这是什么衙门吗?大叔,咱们来这儿干吗?”
  齐敢微笑道:“这不是衙门,这儿也是天香楼。”
  小牛怔怔道:“天香楼?天香楼有两个?”
  齐敢忽然心中一动,小牛这话,提醒了他一件事,天香楼只怕还不止两个。
  沈梦竹曾告诉过他,天香楼在江南最少有十处分舵,莫非每个分舵的名字,就是天香楼么?
  他看了沈梦竹—眼,冷冷地喝道:“马车就在这儿?”
  沈梦竹突然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混球,马车被天香楼夺去,是你说的,我引你来找,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在这儿呢?”
  齐敢怔了一怔。
  他还没想到,沈梦竹会来上这一手。
  这时,齐敢开始有点儿怀疑自己刚才的判断力了。
  沈梦竹偷偷地在笑。
  她似乎早已设想好了这一手。
  而这一手,也确实让齐敢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了。
  所以,沈梦竹笑了。
  小牛似乎并没有领悟到沈梦竹话中之意。
  他看看齐敢,笑笑:“大叔,我们要不要进去?”
  齐敢皱眉头,沉吟了一阵子。方始咬牙道:“来了当然要进去看看。”
  沈梦竹忽然不笑了。
  她本来以为齐敢生气,就不会进去。
  因为,天香楼一向在江湖中颇着清誉。
  真正天香楼中的女人,是不会开勾栏院的。
  但齐敢却不是沈梦竹所想的那么了解近十多年来的江湖动态,所以,沈梦竹原以为他不会进去查看,结果,终于适得其反。
  她做梦也料不到,天香楼绝大的秘密,竟因自己一念之差,由齐敢揭露了出来。
  沈梦竹瞪大了眼脱口大叫道:“我不能进去,齐敢,齐老前辈,求求你放了我……这是男人去的地方,我是女人,我不能进去……”
  她几乎是声泪俱下,如果她能动弹,她一定已经跳到地上,跪下来求齐敢了。
  可惜,齐敢生来就不肯怜香惜玉。
  连桃花娘子的诱惑,他都能忍受得了,沈梦竹比桃花娘子,相差又何止千万里计?
  所以,他依然有如充耳不闻。
  齐敢已当先举步,向大门内行去。
  小牛笑了笑,背着沈梦竹,大摇大摆的往内走。
  沈梦竹在骂,连什么脏活都骂出来了。
  她骂尽管骂,小牛还是跨进了大门。
  奇怪的是,两个看门的伙计,居然像是聋子,也像是瞎子,根本就没有管他们的事。
  沈梦竹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她大声向那两个伙计叫道:“两位大哥,快帮帮忙,这老头是强盗……你们快去叫官府的人来呀……”
  两个伙计一动也不动,像是看猴戏般看着沈梦竹。
  沈梦竹怔了怔,叫道:“你们也不瞎,难道你们是聋子?你们为什么……”
  齐敢这时忽然回过头来,冷笑道:“他们为什么,你还不明白么?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为什么?”
  沈梦竹呆了。
  她总算明白是为什么了。
  齐敢在抵达大门口之后,就已隔空打穴,制住了这两个小伙计。
  而自己呢,却才真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大傻瓜。
  沈梦竹不再叫了。
  至少,她已经明白,叫破了喉咙,也没有用了。
  因为,他们已经进到了大厅里面。
  厅内的人不少。
  小牛发现,这跟一般的酒楼,似乎不相同。
  他跟齐敢上过不少次馆子。
  但像眼前这样子,里面端茶送水,拿菜斟酒的店小二,全是年轻的大姑娘,他还是生平第一次看到。
  小牛忍不住低声道:“大叔,这儿……这儿的店小二,怎么都是女的?大叔,这里是馆子么?”
  齐敢这时正向一张空着的桌子走过去,闻言笑笑道:“是馆子!天下最贵的馆子!”
  小牛哦了一声,放下了沈梦竹,舍不得似地,在她脸上拍了一下,道:“大姑娘,没弄疼你吧?”
  沈梦竹的脸却气绿了。
  但她知道,这愣小子并非恶意。
  所以,她刚刚张口想骂人,却又忍了回去。
  因为,她明白,小牛若是真的想讨自己便宜,刚才背着自己时,他尽可以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可是,小牛没有。
  由此可知,这愣小子并非是个浮滑的人。
  他说的话,也不是占自己的便宜。
  但沈梦竹究竟是个大姑娘,这种话听来,总是怪难为情,也十分刺耳。
  沈梦竹狠狠地瞪了小牛一眼才怒道:“你敢!”
  小牛看看齐敢,齐敢正在跟一个小姑娘说话。
  小牛笑笑,低声道:“大姑娘,我当然不敢嘛!我……这一辈子还没有抱过像你这么香的大姑娘,我怎么舍得弄疼你?”
  沈梦竹的脸,这一回可是发红了。
  她没想到,这傻小子倒还会怜香惜玉。
  当然,她也没料到这个愣小子说的话,越来越刺耳。因此她不敢再开口,怕的是引来更难听的话,可更叫人受不了。
  小牛眼中的女店小二走了。
  齐敢看看沈梦竹笑道:“我可以拍开你的穴道,让你能自由行动,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答应。”
  沈梦竹点了点头道:“好,什么条件?”
  齐敢道:“不许逃!”
  沈梦竹心中暗笑,我要是逃,我就不会引你来了。
  她又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我不逃。”
  齐敢伸手,正待拍开沈梦竹穴道。
  沈梦竹眼中,露出了笑意。
  齐敢可是个老狐狸,沈梦竹一笑,他就有了警惕,手没拍下去,却是—笑道:“沈姑娘,你想使诈么?”
  沈梦竹暗暗心惊,但口中却道:“怎么会?你的武功比我高得不止十倍,你还怕我使诈?”
  齐敢当然不怕她使诈。
  不过,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再找一个借口,用另外的一种手法胁制沈梦竹。
  愚蠢的是,沈梦竹完全没有想到。
  齐敢拍开了沈梦竹的穴道。
  但他却顺手拂了一下沉梦竹的肩井穴。
  沈梦竹脸色顿时大变。
  她看着齐敢,咬牙道:“你……你身为武林前辈,岂可言而无信?”
  齐敢笑道:“是么?我几时失信了?”
  沈梦竹道:“你……你……你为什么点了我肩井穴?”
  齐敢道:“没有!我只是顺手拂了一下,这可不算是点穴?”
  沈梦竹心中暗暗吃惊。
  分筋错骨拂穴手,她听是听过,但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有人用这种手法,对付到她身上。
  这种手法齐敢居然练就,也不出沈梦竹意料之外。
  因为就她所知,江湖上能够练就这种手法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人。
  齐敢过去根本连名列江湖上前卅名高手的资格都不够,如今却练就了拂穴手,他的武功岂非已到了前六名之内了么?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二回 凄凄故居
上一篇:
第十回 天香回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