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落花有意
2021-03-10 14:20:3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房内无人。
  但房内有灯,好像里面的人,刚刚走开。
  齐敢沉吟了一下,突然一闪身,穿室而入。
  桌上有茶,有点心,还有个小小的牛皮封套。
  齐敢刚伸手想去拿那个牛皮封套,忽然又缩回了手。
  天赋的警惕,使他退了两步。
  齐敢迅速的打量了一下房内的陈设,忽然摇了摇头,向桌边走过去。
  因为,他一眼就可以把房内一切看清楚了。
  而且,她们也不会料到有个人会在此时侵入茅屋之内。
  于是,他大大方方的打开那个牛皮封套。
  霎那间,齐敢呆了。
  “疯女帮花、秦两位护法妆右:楼外楼有人已占据,所托之事,无法再行查访,尚祈见谅。桃花岛主人的马车,已然驶抵,但经检查,并无任何图文之属,是否传闻有误,请另查证。为避免嫌疑,我将他去,花前月下,当另图佳会之期,释无家合十。”
  齐敢迅速的将函件装回牛皮封套,更迅速的退出到室外。
  齐敢忽然吐一口大气,暗道:“原来马车中果真另有奥秘,金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没对我说明?”
  他咬了咬牙,正待赶回楼外楼,再去到马车中寻找什么图文。
  但他却忽地觉得,有人逼近身边。
  他立即伏地不动。
  以他的功力,伏地不动,又是在黑夜之中,就算来人武很高,也不可能发现得了他的!
  果然,齐敢没料错。
  花飘香、秦流水正匆匆地由外走来。
  她们一面走,一面在谈什么。
  因此,根本就不可能想到有人躲在室外的小径之旁。
  花飘香,秦流水笑着由齐敢身边走过,步入户内。
  齐敢冷笑。
  他很小心的探头,侧身聆听。
  他相信这两个丫头一定有什么机密,也有什么可以让他听得进耳中的消息。
  齐敢并没有失望。
  花飘香、秦流水果然在谈话,谈的正是齐敢要听的。
  齐敢笑了。
  花飘香、秦流水显然完全没有发现窗外有人。
  秦流水拍着桌上的那封信笑道:“这个小和尚真滑头,他居然溜了,飘香,我们——要不要去楼外楼看看?”
  花飘香笑了一笑,道:“去楼外楼?小和尚不在,我们为什么要去?你……”
  她忽然红着脸叹了一口气道:“那地方,若是只有那个瘦竹竿在,多煞风景?”
  秦流水咯咯一笑道:“哎哟,小和尚不在,不是还有一个傻小子么?”
  她喘了一口气:“何况,依我看,那个瘦竹竿,并不差劲,说不定比小和尚还要强壮!”
  齐敢突然咬嘴唇想笑,想不到自己居然也受到这两个女人的青睐。
  花飘香却笑道:“流水姐,你若是对齐敢有兴趣,他给你好了!至于那个傻小于么?我……我……”
  她忽然摇了摇头,不往下说了。
  秦流水道:“怎么?你……也要让给我?你肯?你愿意独守空闺,你怎么忽然吃起素来了?”
  花飘香笑了一笑道:“流水,你真的是小风的阿姨,我可不是,是么?”
  秦流水忽然明白了。
  敢情花飘香原来在打自己姐姐秦飞雨的儿子的主意!
  她不由得笑了,竖起大拇指,道:“飘香,你还真有眼光,你总算是……”
  花飘香突然摇了摇手,道“我看,小风的事,算了!我……唉,究竟我是他长辈嘛!”
  秦流水略感意外,怔了怔道:“什么呀?你也不是小风的亲阿姨,怕什么?唉,如果我是你,我才……”
  两人忽然低声说着,笑得花枝招展,
  显然,这些话一定非常精采,非常令人想听,可惜,就算齐敢耳力很好,他仍然听不到,
  其实,齐敢听不到倒好,否则,他一定会把肚子气炸,他会为这些疯女人吐血。
  花飘香看看秦流水,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笑着,低声道:“流水姐,你是不是也在流口水了……”
  秦流水道:“那……那也只能怪你飘香飘得太香嘛!你还好意思说我么?我……”
  突然间,两个女人抱着头笑在一堆。
  齐敢有点不忍目睹,也不屑目睹。
  他摇摇头,刚自转身,忽然,他怔住了。
  一个女人,一个只有肚兜儿而无衣履的女人,正站在齐敢的眼前。
  她在笑。
  月色之下,笑得很美。
  齐敢可以看得出,她的肚兜儿上有白边,长发的鬓角上,有一朵白花。
  她是小白。
  齐敢皱了皱眉,刚要张口说话,突然想起,房内还有两个女人,硬生生地把到了口头的话,咽了回去。
  小白没有叫,居然微微一笑,用手向外一指。
  这一指是什么意思,齐敢本不曾多想,就顺着她所指的方向,闪身疾行而去。
  小白放他转去,这是齐敢所不敢想的事。
  但是,小白竟是真的放了他。
  不过,小白也跟了来了。
  齐敢不由得又怔了。
  她为什么跟来?难道……
  小白好似在那七女中,是属于智慧过人的彩女,她已经看出了齐敢的怀疑,微微一笑,道:“齐大叔,小牛呢?他好吗?”
  齐敢笑了。
  他可还真没有想到,这个疯女帮少女,居然关心那个忠厚老实的傻小子。
  齐敢看看小白半响,方始点头道:“小牛很好,他吃得饱,睡得着,无忧无虑,所以,他才活得比别人快活,也能长得很壮。”
  小白似乎有些失望。
  因为,齐敢根本没说到她心中想知道的事。
  她想知道的是什么?
  齐敢当然知道,可是,他偏偏不说。
  小白低声道:“他……没有来吧?”
  说着忍不住向四下看看。
  齐敢道:“没有。”
  小白显然又有些失望。
  但齐敢却笑道:“你想见到小牛,很容易,他整天都会在楼外楼。”
  小白笑了。
  “现在也在么?”她低声,却很急切地说:“我如果去,他会不会不肯见我?”
  齐敢忽然觉得年轻真好,自己可就没有这种遇事迫不及待的心情了。
  他终于发现,自己真的老了。
  望着小白那既兴奋,又切盼的神情,他不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他当然会见你!小牛很好,是个很乖的好孩子,不是么?你……为什么还犹豫呢?”
  小白开心的笑着:“是……”转身就待离去。
  齐敢笑了笑道:“你这就去了么?”
  小白止步,道:“我……大叔你是不是也要回去?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齐敢笑道:“我不回去,但是,你得穿一件衣服吧?这样去,晚上不怕在路上被人当作妖怪么?”
  小白怔了一怔道:“这……大叔,你知道么,我们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多穿衣服的!”
  齐敢不禁笑了。
  在外人面前不多穿衣服?多妙,多怪。
  他摇头道:“疯女帮真是疯子,莫非你们只有在帮内时才穿衣服么?”
  小白道:“是!”她忽然有点不安,“大叔,你看,我们是不是都晒得很黑了?”
  齐敢道;“不黑,我倒觉得你们只是晒得有些发红,这样很好看,仿佛连身上也抹了胭脂,很好!”
  小白又笑了。她扬扬手,说了声:“谢谢!”不等齐敢再说什么,一闪身如飞而去。
  齐敢瞧着她在夜色中消失,正想转身再去茅屋,却发觉有人走了过来。
  他不想惹事,他本可以走避。
  不过,他忽然想起,小白刚走,刚刚要去见小牛,自己何不去找她们逗逗乐子,替小白多争取一些与小牛共聚的时刻呢?
  一旦有警,她们当然就不会发现小白不在了!
  当然,这还得包括把她们引开,引得她们非得去追击自己才行。
  因此,齐敢故作张惶,弄出了声音来。
  “什么人?”果然,小青上当了。
  她直扑而来。
  其实这也不算是上当,只是小青本能的反应而已。
  小金也扑了过来。
  齐敢没有让她们认出自己,就已一掠而起。
  小青、小金当然不会放过侵入的人,两人尖叫一声,直追下去。
  茅屋不远,小青、小金的声音,已经足够令那五个还沉醉在声色中男女警觉下。
  赤裸裸地,一男四女,也冲了出来。
  如果半夜的山上有游人,一定会被眼前的景况所吓坏!
  当然,也有不会被吓坏,反面认为大饱眼福的人。
  至少,现在就有—个人在这么想。
  而且,他还是个方外之士,年轻轻的小和尚。
  无家,一个无家可归的人。
  他在看,在笑。
  不过,另外也还有两个人在看,在笑。
  她们是花飘香和秦流水。
  她们本在吃吃低笑,喁喁低语……
  但是,小青的叫声,也惊动了她们。
  她们虽然情若忘我,却仍然机警的奔出房门。不想,竟然发现眼前的景致却是一场无遮大会般可看,可笑。
  花飘香瞪大了眼,只看小风。
  秦流水不想看,但也忍不住跟着花飘香,直向屠小风追过去。
  齐敢是杀手,通常作为杀手,不但机警、狠毒,而且还要善于追踪。
  当然,他还要会逃跑。
  杀了人,不会逃的杀手,大概也不会称为杀手。
  因为,他只能杀一次人而已。
  齐敢怎会只杀过一个人呢?
  所以,他要逃,你就不容易追得上。
  但他却偏偏在快要摆脱追兵的霎那,又忽然犯下露出踪迹的错误。
  于是,一逃九追,迫得不亦乐乎。
  无家也看得不亦乐乎。
  他双手合十,默默祈告,希望有人能逃到他面前来,当然,最好是那六名彩女。
  当然,他也祈告,千万别是那瘦子和小风。
  祈告是见了效了。
  有人来了。
  但是,偏偏来的不是那六名彩女中的女人。
  是小风。
  和风细雨般的小风。
  小风追到无家面前,那是因为小风武功比六名彩女高明。
  而且,他也有一干少女没有学过的本领,眼力过人,能在黑夜中,看出五丈以外。
  所以,他发现了合十祈告的无家。
  小风追到那儿,飘香和流水也就追到了那儿。
  因此,她们也看到了无家。
  “是你?”
  屠小风呆了一呆,盯着无家,哭笑不得:“闹了半天,原来是你这个小和尚?”
  无家叹了一口气,合十道:“是,是……正是小僧我,无家可去,甚是凄凉。”
  小风顿足道:“你还凄凉?你……”
  飘香、流水也来了,她们没有想到会是无家,不由得也呆了一呆。
  不过,她们却不像小风那么恼火,她们眼睛中,还是赤裸裸的屠小风。
  当然,她们也很喜欢唇红齿白的小和尚。
  “小风,你……你怎么没有穿衣服?这孩子……”秦流水明明喜欢看他赤裸裸得像个大孩子,口中却又不能不故作埋怨,摆出一副长辈的口气,好掩饰自己和飘香的尴尬。
  其实,天才晓得,她们是不是会尴尬。
  小风似乎也明白这两位长辈并不是真拿自己当孩子看待。因此,他只是笑笑,连想遮掩一下自己的想法都没有。
  他大方的一笑道:“阿姨,我来不及穿衣服嘛……”
  无家忽然合十道:“阿弥陀佛,人赤裸裸而来,有没有衣服,何伤大雅?两位女施主,小僧说的对不对?”
  秦流水嫣然一笑道:“对!对……”
  她斜睨着小和尚,眼光如水荡漾:“小师父,你呢?你为什么不也赤裸裸地和世人相见,不伤大雅的事,本是皆大欢喜嘛!”
  无家笑了。
  花飘香也笑了。
  小风更笑了,道:“妙,妙!和尚无衣又无家,那倒真是四大皆空了。”
  花飘香低低一笑,道:“四大皆空还好,别耍弄得五大皆空,那就无味了。”
  五大皆空?
  秦流水、屠小风都怔怔地看着花飘香。
  小风忍不住问道:“花姨,什么是五大皆空?”
  花飘香咯咯一笑,向无家看了一眼,道:“小风,你为什么不问他,这只有他这个小和尚自己知道呀!”
  小风看看无家,无家胀红了脸,合十道:“善哉,善哉,女施主也不怕堕入拔舌地狱么?阿弥陀佛!”
  小风显然不懂为什么花飘香要堕入拔舌地狱,他可没听明白花飘香有什么损及口德之处。
  他向秦流水求救般的看了一眼。
  秦流水不由得走了过来,红着脸,低声道:“小风,如果你天天像现在这样,天天和小紫、小红她们玩,你也就会五大皆空了!”
  小风终于明白了。
  他看看秦流水,两人站得这么近,近得秦阿姨说话时的口水,都可溅到自己脸上。
  小风忽然心中激起了一股欲望,眼睛忽然也红了。
  究竟她是小风的亲阿姨,因此,她不得不闪身向后退了三步。
  而小风却像被磁铁吸引,也闪身跟进。
  幸好,花飘香正巧走了过来。
  屠小风咭的一声,双手伸了出来,向秦流水抱去。
  但他没有抱到秦流水,却抱住了花飘香。
  秦流水并没有闲着。
  她也被人抱住了。
  抱住她的,是那个自信还没有五大皆空的小和尚。
  四个人纠缠在一起,而且,很快,另外三个不像婴儿般赤裸裸的人,也变成了赤裸裸地婴儿。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五回 原形毕露
上一篇:
第十三回 神秘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