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高深莫测
2021-03-10 14:32:2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桃花娘子正在对镜掠发,闻言回眸一笑道:“我本来就住这儿呀!”她看看齐敢那诧异的神情,“十六年来,每年我都要在这间房子里住上一阵子。”
  齐敢哦了一声:“原来……原来……如此!”
  桃花娘子幽幽低叹:“秋郎故居,我不在,谁来住?睹物可以思人嘛……”
  齐敢忽然觉得,情之一字,误人良多。
  桃花娘子抬起了头,道:“齐敢,你……信不信鬼神之说?”
  齐敢摇头道;“鬼神无凭,老朽不敢信!”
  桃花娘子道:“我也不敢信!可是,我住在这屋里,就仿佛秋郎也在!”
  齐敢忽然觉得头皮一麻。
  他看了看屋内那床头的角落,心中有一股寒意升起,好像秋水仙就站在床头一般。
  桃花娘子这时已坐了下来,低声道:“齐敢,他会不会来,阴阳阻隔,无人可知,但是,我却时常觉得他就在屋内。”
  齐敢皱眉道:“这是姑娘心有所思……”
  桃花娘子道:“不错!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心有所思,则神有所会……他可能早已魂消魄散。但是,齐敢,你要知道,只要我金莺还活着,秋郎就永远会活在我心中……”
  齐敢喟然长叹道:“老朽知道!姑娘用情之深,实是旷古绝今……”
  桃花娘子长长的叹一口气。
  人世几回伤心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她回望了齐敢一眼,低声道:“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了!”
  齐敢心想,除了秋水仙,你又对谁还会多情呢?
  但他口中却是答道:“姑娘说的是……”
  桃花娘子忽然走到床前,沉吟了一阵,摇摇头,向齐敢道:“齐敢,丁翔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再回来?”
  齐敢心中一怔。
  敢情金莺早就来了。
  他摇头道:“没有,不过,老朽相信他会很快回来的。”
  桃花娘子点头道;“不错,他会很快回来的,蓉蓉的儿子没找到之前,他是不会放手的。”
  齐敢心中一动,接口道:“姑娘……老朽……”他迟疑了一下,“他如果对小牛下手,老朽是否可以放手跟姓丁的一拼呢?”
  桃花娘子微微一笑道:“十六年来,你的武功,已非当年吴下阿蒙,丁翔必然不是你的敌手了。”
  齐敢笑道:“姑娘说的是,老朽自信可以轻易击败丁翔。”
  桃花娘子忽地摇头道:“齐敢,你不必和丁翔一拼,你也不必将他击败。”
  齐敢怔了一怔,道:“我不必么,姑娘……”
  桃花娘子道:“他要小牛,你就给他小牛。”
  齐敢抿口不语。
  他跟小牛有着一份不同寻常的感情。
  小牛就像他自己的儿子般亲近,所以,金莺要他把小牛给丁翔带走,心中却是大大不以为然。
  桃花娘子显然已看出了他的心意,微徽一笑道:“齐敢,丁翔如果认定小牛是秋水仙之子,他把小牛带走,也决不会为难小牛的,是不是?”
  齐敢道:“这……”
  桃花娘子道:“齐敢,你不必担心小牛的安危,丁翔不会亏待小牛的。只要蓉蓉郡主活着,小牛到了他们那儿,必将成为上宾。”
  齐敢道:“姑娘,这怎么可能?丁翔一定会除掉秋水仙的遗孤的!”
  桃花娘子摇头道:“错了!”
  齐敢道:“错了?老朽……”
  桃花娘子道:“齐敢,除非丁翔已找到足够证据,证明小牛就是秋水仙儿子,否则,他不会贸然下手。”
  齐敢还是不懂,皱眉道:“姑娘,老朽还是不懂……老朽相信,丁翔不会让蓉蓉郡主知道自己的儿子已被他找到,所以,蓉蓉郡主不可能保护得了小牛……”
  槐花娘子笑道:“不错,丁翔不会说给蓉蓉知道,但是,他不会杀害小牛,妾身有十成把握。”
  齐敢道:“为什么?”
  桃花娘子道:“丁翔也许会拿小牛当作奇货。奇货可居,你懂么?”
  齐敢当然懂。
  只是他还不太明白,丁翔为什么要拿秋水仙的儿子当作奇货。
  他沉吟了一下道:“姑娘之意,丁翔对蓉蓉郡主也别有用心么?”
  桃花娘子咯咯—笑道:“齐敢,你以为丁翔是个君子?你以为他是个忠臣?”
  齐敢摇头。
  他当然知道丁翔是个小人。
  小人,通常都不可能是忠臣,更不可能是君子。
  所以,他摇头了。
  桃花娘子笑笑:“齐敢,你知道了丁翔不是君子,你就该明白,小牛到了丁翔那儿是不会吃苦了。”
  齐敢笑了笑。
  他也明白了桃花娘子的用心。
  桃花娘子必然还有另外的花招。
  他点头道:“不错,姑娘说的老朽相信。不过,姑娘把小牛作如此安排,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
  桃花娘子笑了:“不错,不错……齐敢,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聪明人有时候是痛苦的。
  傻人有傻福。
  但聪明人就不一定会那么有福气。
  所以,能者多劳,是千古不易之理。
  齐敢如果不变得那么聪明,他也许就可从此退住山林,享受后半辈子的清福。
  可是,他不笨,不傻,因此他就必须再辛苦,再劳碌奔波。
  桃花娘子走了。
  就像来的时候一样,走得也很突然。
  天刚刚亮,她就走了。
  桃花娘子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齐敢也没问。
  因为,齐敢知道,他即使问,也不可能问出什么。
  所以,他不问。
  齐敢送走了桃花娘子,就去看小牛和小白。
  小牛和小白像一对新婚过后的小夫妻。
  恩恩爱爱的在楼外楼的院子中浇花。
  齐敢觉得有些意外。
  他们为什么浇花?他们怎么不留在石屋里卿卿我我的谈那谈不完的情话?
  他看看两小,笑了笑:“小牛,你们起来得真早!”
  小牛笑笑。
  小白也笑笑。
  两个人笑得好神秘的样子。
  他忽然间发觉,小牛离他远了,远得比他想象的更多、更多。
  他已经知道,小牛最亲近的人是小白了。
  有了女人忘了父母的事,古来有亡,何况,齐敢又不是小牛的父母呢?
  齐敢虽然有些茫然若失的感受,但他确实已经不再难过。因为,他也知道,小牛就算不遇到小白,他也同样的会离开自己的。
  丁翔就在等着把他带走。
  而且,就是在这一两天之内,小牛就会走的。
  所以,齐敢也不再有伤感离别之苦,反而笑了笑道:“你们笑什么?”
  小牛看了看小白,低声道:“大叔,我们……我们要把这儿变成一个家。”
  齐敢啊了一声:“你们倒是想的很好……只怕咱们在这儿住不久了。”
  他脱口而出,话已出口,才发觉说漏口了。
  小牛和小白呆了一呆,看了齐敢一眼。
  齐敢略略有些不安的笑笑。
  小白失声道:“大叔,你是说咱们不在这儿住下去下么?”
  齐敢点了点头,
  小牛道:“大叔,我们要去哪儿?”
  齐敢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小牛和小白都为之一怔。
  他们可想不出来齐敢怎会连自己要去哪里都不知道。
  但是,齐敢确实是不知道。
  因为,丁翔会把他们带到何处,大概只有丁翔自己心里有数。
  小白低头叹了口气道:“大叔,我们……我们什么时候离去呢?”
  齐敢道:“也许很快吧!”
  小牛也长叹了一口气道:“那……小白,我们也不必再多花费力气了!”
  小白似乎有些难过,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中的花锄放下,看着小牛。
  小牛摇摇头道:“大叔,你……你怎么早没说……”
  齐敢似乎有点儿神不守舍。
  他正在看着小白。
  因为,小白不再是疯女帮的那种裸褐袒陈的衣着,使他觉得,此女能和小牛长相厮守,应是小牛的福气。
  当然,他不自禁的觉得,要她这么个兰心慧质的少女,伴着这傻乎乎的小牛,未免是委屈她了。
  所以,小牛问他的话,他根本没有听入耳中。
  小白拉了小牛一下。
  小牛皱皱眉,牵着小白的手,走了过来。看着齐敢道:“大叔,你在想什么?”
  齐敢微微怔了一怔,道:“我……”他不由得失笑,“我在想,你们一定奇怪,我怎么没早说要离开这儿!”
  小牛呆了。
  小白却笑了。
  这正是小牛问他的话,他怎么会拿出来说给别人听呢?
  这明明是他在想别的事嘛!
  小白不好问,只能看看小牛。
  小牛忍不住道:“大叔,我刚刚就是问的这个呀!”
  齐敢道:“是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委实失态了。他摇了摇头道:“大叔我……年纪大了,耳朵也不灵光了!”
  这话小牛可能会相信。
  但是,小白不会相信。
  她见识过齐敢的武功,就她所知的,疯女帮就连帮主算在内,也没有人会比齐敢更高明。
  一个武功这么好的人,会双耳失聪么?
  答案只有一个字:不!
  所以,小白心中知道,齐敢没说真话。
  他为什么不说真话呢?小白心中不由得起了疑心。
  也许,齐敢在防着她吧。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九回 茶馆怪客
上一篇:
第十七回 杳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