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高深莫测
2021-03-10 14:32:2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念及此,小白马上就装糊涂了。
  齐敢摸了摸小牛的头笑道:“小牛,我没早说,是因为大叔也是今天一早才决定的。”
  小牛哦了一声。
  小白忽然心中一宽,她接受了齐敢这种解释。
  因为,齐敢这话非常合理。
  齐敢苦笑了一声,又道:“你们……其实,大叔一大把年纪了,并不想再东飘西荡,可是,天下就偏偏有很多事是由不得人的!”
  他叹了一口气。
  小白脱口道:“大叔,你……不是自己决定要走的么?”
  齐敢摇头一笑:“当然不是,要是我自己决定的,为什么要到现在才说?”
  小牛道:“大叔,谁要我们走的?”
  很显然,小牛很满意这个“家”了。
  齐敢道:“很多人,很多想到楼外楼来的人!”
  小牛忽然像是明白了,大声道:“大叔,是不是天香楼的那些人?还有那个姓丁的老头子?”
  齐敢道:“他们也是!”
  小白道:“大叔,他们要占据这儿么?”
  齐敢道:“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不会!”
  小牛不解道:“那……大叔他们既然不会占据这儿,我们为什么要走?”
  齐敢笑了笑:“因为,这儿的主人不是我们!”
  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不是主人,当然就不能长久住下去。
  小牛还想说什么,齐敢却挥了挥手道:“小牛,还有一件事,大叔也要告诉你。”
  小牛一怔:“什么事?”
  齐敢道:“大叔可能要跟你们分开一段日子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小白。”
  小牛这会儿可真正傻了。
  他看看齐敢,再看看小白,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有了主张。
  小白却皱眉道:“大叔,你要一个人走了?”
  齐敢道:“是!”
  小牛忽然大声道:“为什么?大叔,你不喜欢小牛了,你不要小牛了?”
  齐敢摇头道:“不是!”
  他长长一叹:“小牛,大叔要去办事。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所以,不能要你们跟着,你明白么?”
  小牛怎会明白?
  他忽然滴下了两颗眼泪。
  他仅有的唯一的亲人,又要离开他而去,他不能不流泪。
  小白也有些茫然。
  她看了看小牛,忽然双手抓紧了小牛,低声道:“小牛,我会陪着你!我不走……”
  齐敢笑笑,笑得很凄凉。
  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一别,再见的时候,将不知道是那年那月了。
  小牛有些儿依依不舍的拉住了齐敢:“大叔,你……什么时候走?你——什么时候回来?”
  齐敢强自忍住了凄凉的心境,强自忍住了那盘旋欲坠的眼泪,低声道:“我随时会走……不过,我也许会随时又回来。”
  真的会么,真的会随时回来么?
  连齐敢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小牛倒相信了。
  但小白可没有相信。
  其实,她相信不相信也无法改变眼前的事实了。
  但她却不能不问一句:“大叔,我们……我跟小牛还留在这儿么?”
  齐敢点头道:“是!”
  这回,小牛却听出大叔话中的漏洞了。
  他脱口说道:“大叔,你不是说……我和小白也要走么?我……我跟小白该去哪儿呢?”
  齐敢微微一笑道:“你们要去那儿,我走后,自然会有人来接你们去。”
  小牛道;“谁来接我?大叔,是你派人来……”
  齐敢笑道:“小牛,你不必问,反正,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到时候就明白了。
  小牛才不会明白呢?
  因为,齐敢进入楼外楼不久,丁翔和天香楼的人就来了。
  丁翔来找的是小牛,不是齐敢。
  所以,当小牛要去楼上找齐敢时,却被丁翔阻止了。
  而要于梦梅和石梦兰去楼上找齐敢。
  齐敢当然不在。
  因为,齐敢早就走了。
  于是,小牛和小白落入了丁翔手中。
  丁翔当然不想把小白也带去。
  可是,小牛却坚决的表示,没有小白同行,他哪儿也不去。
  丁翔居然拿他没有办法。
  他当然可以点了小牛的穴道,把他抓走。
  可是,他还不想这么做。
  因为,他在想,如果这小子就是秋水仙的儿子,一旦郡主痛子心切,枕边絮语,惹得四贝勒对自己不利,那就完全与自己的私心有违了。
  丁翔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他只好同意由小白陪伴着小牛。
  小白当然没有料到情况变化如此之快,快得她没有办法留下任何线索给疯女帮的人。
  不过,她稍觉放心的是,天香楼的女人会知道她的去向。
  因为,她认为,丁翔既是天香楼的人引来的,天香楼的人当然知道丁翔的一切。
  然而,她却不了解,天香楼所知有限。
  至少,丁翔会把他们送去何处,天香楼的人就完全不知道。
  唯一可以猜想的是,丁翔会把她们送去恒王府。
  然而,谁能肯定是不是呢?
  要丁翔来找秋水仙遗孤的,是郡主。
  但是,他却知道,决不能把秋水仙的遗孤交给郡主。
  因为,四贝勒不会让秋水仙的遣孤留在郡主身旁。
  这本就是一件两面不讨好的差事。
  但是,他却不能不办。
  更糟的是,他还不能不办好。所以,丁翔才觉得为难。
  他正因为如此,丁翔才不知道究竟应该把小牛和小白带去何处!
  但他离开了杭州,离开了江南,却是不争的事实。
  于是,疯女帮失去了小白的消息。
  于是,天香楼也失去了丁翔的消息。
  同样的,齐敢也失去了小牛的一切动静。
  忽然间,丁翔和小牛、小白仿佛消失了一般。
  至少,想知道小牛和小白下落的人,都再也找不到她们的下落了。
  疯女帮的人,找上天香楼。
  天香楼只能给她们一个恒王府总管丁翔的这个人名字。
  不过,出乎天香楼意外的是,疯女帮并没有任何兴师问罪的意思。
  她们反而要求和天香楼合作,联手对付桃花岛主。
  天香四女,无权作主,所以她们告诉疯女帮的两位护法,要她们等候天香楼主人回来再作决定。
  疯女帮当然同意了。
  于是,这两个以女人为主的江湖组织,好像变得十分亲近,同仇敌忾了。
  “七月初三以前,赶到黄山石林小茶馆。”
  齐敢手中捏着这么一张纸条。
  字迹很娟秀,是桃花娘子留在梳妆台上的。
  桃花娘子的话,对齐敢而言,已经在习惯上成了命令。
  这一纸留字,当然会使齐敢千里奔波,赶赶黄山。
  黄山石林小茶馆,齐敢赶到了。
  日子则是七月初一,比初三的限期早。他早到了两天。
  小茶馆,倒是名副其实。
  一间门面,加上一个茶灶,里里外外,也不过只摆了四张方桌。
  但是,当齐敢抵达的时候,当他看清楚那个褪了色的旧招牌上写着“石林小茶馆”五个字时,不禁打心中涌起了一股寒意。
  因为,他忽然发现,四张桌子,挤满了人。
  小茶馆的四方桌,本就不大。
  顶多,一边只应该坐一个人才不挤。
  可是,齐敢触目所见,每一张桌上,都挤了十个人。也就是说非但每一边要坐两人,而且还有两边是三个人。
  这是什么原因?
  这些人为什么要挤在这儿喝茶。
  而且,齐敢一眼就瞧出来,这些人,没有一个是黄山附近的居民。
  因为,他们既不是农夫,也不是樵夫。
  也许,有几个人像是商贾。
  但是,这是黄山的后山,是离开官道很远的偏僻地带,除了游山玩水的人,商贾不会跑到这儿来兜生意。
  但是,这些不会来的人,却就坐在这儿。
  齐敢看了看这些人。
  他天生有着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他能一眼把一个人衣着打扮看得清清楚楚,也能一眼数出目光所及的人数。
  现在,这个小茶馆里里外外,不包括他自己,一共有四十二个人。
  四十个人坐在桌子上。
  另外两个人,好像是茶馆的老板和小伙计。
  因为,他们两个人正在忙着烧水和冲茶。
  客人已满,小伙计当然不会过来招呼齐敢。
  但是,齐敢却大模大样地走了进去。他看看那四十个人。
  奇怪的是,四十个人没有一个抬头打量他。
  每个人都拿着茶碗在喝茶,津津有味,仿佛那茶水是天上甘露般可爱。
  齐敢皱了皱眉。
  他想找个坐的地方,但显然已经无处可以落脚。
  小伙计瞧他,咧嘴一笑。
  这一笑似乎是表示抱歉,也似乎是告诉他,这里的人太挤了,他若识趣,就不该再来了。
  但是,齐敢还是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九回 茶馆怪客
上一篇:
第十七回 杳无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