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豺狼当道
 
2021-03-10 14:35:2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群并不是呆子。
  白千山、蓝如玉似乎已经黔驴技穷。
  他们显然已经没有办法能把这四十个人赶出去。但是,他们还得赶,还得想办法把茶馆的人赶走。
  白千山似乎想到利用言光牛这一伙人和齐敢发生冲突。
  但是,言光斗并没有上当。
  因为,齐敢让白千山吃瘪的事,是他亲眼所见。
  在江湖上能令关外的白千山吃瘪的人,可也数不出来几个。
  不幸的是,眼前就有这么一个。
  言光斗再笨,也不会自找苦吃。何况,言光斗不是笨人。
  他目光在白千山身上一转,低声道:“白老哥,这个人我好像听说过。”
  白千山道:“他是谁?近十多年来,中原武林道上的高手,老哥哥我虽不能说是了如指掌,但能有这样武功的人,老哥哥至少也有个耳闻!”
  言光斗道:“也许……他成名更早呢?白老哥,此人年过五旬以上……”
  白千山忽然失声道:“对,对……如果他成名在十多年前,那就难怪了……”
  蓝如玉皱眉道:“白老,这个人我们可以不管,但……但是——这些人不肯让出小茶馆,咱们怎么向七格格交代呢?白老,你想出什么办法没有?”
  白千山一笑道:“没有!”
  蓝如玉似乎呆了一呆。
  他可想不出白千山这时候怎么还笑得出来。
  白千山心中也同样觉得吃惊。
  他惊讶自己为什么会笑。
  也许,他是无可奈何,也许,他是自我解嘲,也有可能……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笑。
  但是,此刻却有一个人知道他为什么笑。
  这个人就是齐敢。
  只有齐敢了解他此刻的心情。
  当年,在恒山东麓的遭遇,他就曾想笑。
  一个人在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眼前所遇到的困扰时,他只好笑。一种下意识而又无可奈何的笑。
  齐敢心中更明白,当年,他想笑的时候并没有笑,结果却是在桃花娘子手下隐身桃花岛十六年。
  白千山今天的遭遇,看来还没有坏到那种程度。
  但是,结果如何,别说齐敢现在看不出来,就连白千山自己,恐怕也猜想不到。
  蓝如玉摇摇头,道:“白老,咱们总不能就这么耗下去呀!咱们……”
  白千山长叹一声道:“如玉,你看咱们还有什么办法?即令我们全力一拼,又有多大用处?”
  他话音一落,转身向外走去。
  蓝如玉呆了。
  言光斗也大感意外。
  只有齐敢在想,白千山倒是不失智者。
  不必要的险,当然不冒最好。
  白千山已走到门口。
  突然,他仰天发出一阵长笑。
  笑声未已,霍地转身,他手中已多出一个长约五寸,径约一寸的黑色钢管。
  齐敢皱了皱眉,暗道:难说我料错了么?难道白千山刚才乃是使诈么?
  蓝如玉忽地像一阵轻风般,飘身退出茶馆门外,站到白千山身后去了。
  言光斗也脸色一变,看着白千山发呆。
  白千山笑声一顿,喝道:“各位,你们见识过老夫手中的利器么?”
  利器?齐敢可还没想出这个小黑管子会是什么利器。
  言光斗也没说话。
  因为,他也没有见识过这东西是什么?
  四十个人,被摔出去了两个人,还剩下三十八名。
  但这三十八人却依然那么冷静的坐着。
  他们对于白千山手中的钢管,依然视若无睹。
  白千山目光一转,又道:“桃花千朵雾,南海一声雷,诸位,你们总不会没听过吧?”
  桃花千朵雾,南海一声雷?齐敢脸色忽然变得很可怕了。
  这两样,他都见识过。
  他知道,以自己的功力,还真惹不起这两种暗器。
  因此,他立即暗中提气,待机而遁。
  本来是十分镇定的三十八个人,这会儿忽地人人都在变色。
  显然,他们都听过这两种暗器的名头。
  言光斗更是闪身而起,大声道:“白老哥,你……你这手中拿的……拿的是桃花千朵雾?”
  白千山微微一笑道:“言老弟,你看,这个像是桃花雾?”
  言光斗道:“不是?难道不是?”
  白千山大笑道:“不是!”
  他忽然一扬那黑管:“不过,它比桃花雾要霸道十倍?”
  一阵惊讶之声在茶馆内响起,连那个小六子也站在那儿不动了。
  白千山冷冷地横扫众人一眼,道:“各位如果不想粉身碎骨,最好马上走出茶馆!”
  粉身碎骨?
  齐敢忽然一怔,难道是南海一声雷?
  这个不起眼的黑管,就是当年自己曾经眼见的南海一声雷么?
  他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陪着大伙死在这里。
  因此,他放下了茶碗。
  不过,他还没有向外走去。
  言光斗皱眉道:“白老哥,你……手中拿的可是南海一声雷?”
  白千山道:“也不是!”
  齐敢深深地喘了一口气。
  言光斗和茶馆内的人,也同时吁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南海一声雷,这种暗器即令是很霸道,那也不见得就能把在场的人尽数杀伤。
  于是茶馆中的人又冷静下来了。
  白千山冷冷地笑了一笑,向言光斗道:“南海一声雷也不见得如何霸道,据老夫所知,江湖中至少有三种暗器,比南海一声雷更凶……”
  他目光在茶馆内一转。果然,每个人都为之动容。
  不过,每个人都没问白千山,哪三种暗器更凶?但不约而同的,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向白千山手中的那个小小的黑管子。
  白千山得意的大笑,接着道:“南海一声雷的威力,老夫见识过,他可以使一个人粉身碎骨,但他却不足以使四十个人同时血肉横飞……”
  他忽然一扬手中黑筒子:“老夫手中这最不起眼的筒子,却正好能做到此点。只要在十五丈方圆之内,一炸之威,绝对无人可以幸免。”
  言光斗终于忍不住了,他干咳了一声道:“白老哥,你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
  白千山道:“老夫是不是危言耸听,立即可以见效,……”
  他哈哈一笑道:“关外雷火堂的霹雳棒,是不是比南海一声雷逊色,你们总该有所耳闻。”
  雷火堂的霹雳棒,这些人当然听说过。
  但是,若说威力能胜过南海一声雷,相信的人不多。
  因此,言光斗等人只是略现惊讶之色而已。
  白千山皱了皱眉。
  他看看蓝如玉,蓝如玉忽地朗声大笑道:“白老哥,看来他们是有些不信了……”
  白千山叹了一口气道:“不错,只可惜这儿没有人见识过当年逍遥公子秋水仙是怎么死的。不然,老夫相信他们不会如此托大……”
  齐敢呆了。
  秋水仙之死,他是亲眼目睹后还能活在世上的少数几人之一。
  当年,他只知道那是南海一声雷的杰作。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炸死秋水仙的火器,是关外雷火堂的手法。
  血肉之躯,挡不得雷火堂的霹雳棒,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因此,齐敢忽然掏出了一串铜钱,丢在茶灶上,放下茶碗,一声不响的向门外走去。
  白千山笑了。
  他吃了齐敢的瘪,他也一直以齐敢为难对付的高手,所以,他忽然最先离去,他焉能不笑。
  言光斗也站了起来。
  他看看还坐在桌子旁的三十多人,叹了一口气,道:“白老哥,秋公子真是伤在雷火堂的火器之下么?”
  白千山道:“老夫岂是信口开河之人?”
  言光斗忽然一笑道;“很好!白老哥,看来,你也是雷火堂中的人了?”
  白千山摇头道:“不是!老夫只是认得雷火堂的人而已。”
  他目光一转,又道:“言老弟,老哥哥可以告诉你,雷火堂的霹雳棒,不是花钱就能买得到的,所以,江湖上知道的人并不多。”
  言光斗道:“是!是!”
  他忽然也像齐敢一样,丢下五个钱,大步走向门外。
  蓝如玉笑笑。
  白千山则得意的一挥手道:“言老弟,好走!”
  言光斗没回头,也没答话,一闪身,就追向齐敢而去,剩下那三十多个人,这时忽然纷纷起身,纷纷丢下了铜钱,人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外行去。
  白千山抓着那根黑色钢管,笑得合不上口。
  杨四跛子和小六子则忙着收钱、收碗,也同样的笑得合不上口。
  小六子看着白千山,直乐道:“四叔,这位老先生真好,真帮了我们大忙,不然,这四十个瘟神,也不晓得要在这里泡上多少天……”
  杨四跛子道:“小六子,埋怨客人是不对的!快把这些茶碗洗净,好生接待这位老先生。”
  小六子道:“是,四叔……”
  小六子抱着茶碗,到屋后边洗,杨老四则去招呼白千山和蓝如玉,笑着请他们入座。
  白千山没坐下去,他恭敬的向门外一抱拳道:“七姑奶奶,老朽幸未辱命……”
  七格格娇声一笑道:“白老先生,你办得很好……”
  她缓缓地由软榻中站起来,娉娉婷婷的走入茶馆。
  四名轿夫,也跟着步入茶馆之内。
  蓝如玉迅快的过来挽扶七格格,笑道:“七姑娘,您请这儿坐。”
  七格格媚眼如丝,瞧了瞧蓝如玉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娇笑道:“好!小蓝,你也坐。”
  蓝如玉一笑道:“是……”
  齐敢没有走远。
  他绕到了屋后的井边。
  言光斗动作很快,但他并没料到齐敢会到茶馆屋后去了。
  所以,言光斗没有追到齐敢。
  小六子在洗碗。
  齐敢蹲下来,一笑道:“小六子,你想不想多赚几个大元宝?”
  小六子一呆,道:“你说什么?”
  齐敢伸手拿出两个五两重的银元宝,笑道:“这个,你想不想要?”
  小六子眼睛亮了。
  他傻傻地一笑道:“元宝?元宝谁不爱?”
  他的手已经伸了出来:“大叔,给我吗?”
  齐敢道:“是呀!”
  小六子伸手就去拿,
  但齐敢却摇了摇头道:“等等,咱们得有个交换条件。”
  小六子一怔道:“大叔,你要换什么?我……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齐敢道:“我只要问你几句话,你能照实回答我,我就给你这两个元宝。”
  小六子笑了:“好哇,大叔,你问吧!”
  齐敢笑了一笑道;“小六子,你那杨四叔,是你亲叔叔?”
  小六子想了一想道:“不是。”
  齐敢道;“他是你什么人?”
  小六子道:“他是我四叔的朋友……”
  齐敢哦了一声道:“你……四叔呢?他在哪儿?”
  小六子道:“我四叔就住半山的茅屋里面。”
  齐敢笑道:“这个茶馆是你四叔的?”
  小六子道:“原本是的……不过,大叔,我四叔说,现在这茶馆已卖给这位跛四叔了!”
  齐敢道:“跛四叔?”
  小六子道:“就是这位假的四叔嘛!”
  齐敢点点头,笑道:“很好,小六子,你过去见过这跛四叔么?”
  小六子摇头。
  齐敢笑笑,把两个元宝交到小六子手中,道:“小六子,我问你的事,千万别向你四叔说起!”
  小六子捧着元宝,笑道:“我不会说的……”他忽然皱眉道:“大叔,两个四叔都不能说么?”
  齐敢道:“不错,两个四叔都不可以提起……”他拍拍小六子,“你要是不想被人杀死,你最好少提遇到我的事。”
  小六子一呆道:“我……我……”
  齐敢一笑,站起来向茶馆的前门绕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十九回 茶馆怪客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英雄遗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