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人肉作坊
 
2021-03-10 15:35:2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秋恫一笑道:“我……随便!驼老要我跟去,我一定遵命!”
  驼叟大笑。
  蛇婆也大笑。
  白千山和老齐则像两个呆子。
  他们想不出来秋桐为什么耍自找麻烦。
  老齐终于忍不住道:“少爷,我们还有事……”
  秋桐道:“老齐,有事不妨向后挪,反正,咱们不也是顺路么?”
  顺路的事,当然可顺水推舟了。
  所以,秋桐不明白表示要去,只说了这么一句其妙无比的话。
  于是,他们全跟蛇婆成一路人了。
  驼叟这时忽然看了看胡四海道:“胡大老板,我不干了,你明白么?”
  胡四海道:“明白……明白……”
  驼叟道:“你告诉那个在背后的靠山,叫他最好收敛一点儿,老夫一走,他就……”
  驼叟忽然住口不语,笑了笑看看酒库后面的甬道,摇头皱眉。
  蛇婆也皱了皱眉道:“驼兄,怎么了?”
  驼叟居然大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这才转向胡四海道:“你听清楚了么?你那个靠山,你那个后台大老板,最好小心些!否则,胡家大院就会垮了!”
  胡四海道:“是!你老说的,我会记得!”
  秋桐心中一动,他还没有料想到,胡四海原来还有一个后台靠山。
  他忽然有些后悔了。
  他觉得应该留下来,好好查查胡家大院的后台老板究竟是谁?
  不过,他已经不好再反悔了。
  他既说要跟驼老他们去,他当然没有理由出尔反尔。
  蛇婆这时已抱起黄娟娟,交给了秋桐道:“小子,这丫头睡着了,交给你抱着!”
  秋桐一呆。
  驼叟大笑道:“对!这儿只有他……”他看看秋桐,“老弟,只有你有资格抱她,懂吗?”
  秋桐当然懂。
  可是,他实在不想抱这个女人。
  虽然,他很喜欢黄娟娟,他称呼她一声黄姐姐,要他抱着她,秋桐还是很不自在。
  然而,他却不能拒绝。
  秋桐双手一伸,接过了黄娟娟。
  蛇婆一笑道:“抱紧些,她如果醒来后溜了,你小子可得赔我一个人……”
  他们走出了地下室。
  没有人拦阻,也没有人过问。
  留下的只有一个人,是胡四海。
  胡四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还好,他们至少还是忘了一件事,没要自己带他们去看人肉作坊。
  胡四海忽然觉得自己很走运,蛇婆和驼叟这两个怪人,可真是他的意外的救星。
  否则,他知道,一旦秋桐看到了人肉作坊的实情,自己就吃不消了。
  秋桐是个正派的人。
  这一点胡四海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
  只要是正人君子,谁都不会容忍人肉作坊的。
  因为,那是个比杀人还要残忍的地方。
  胡四海缓缓地走入那小厅,然后,他伸手去按一个藏在一幅画后面的按扭。
  “咔喳。”
  按扭被胡四海按下去,一扇门在小厅的正面露出来。
  胡四海笑了笑。
  他移步向那扇门走了过去。
  但他忽然一惊,止步回头,向后看去。
  胡四海一回头,就见到了一个更惹不起,也更不好对付的人。
  金北岳。
  金北岳和林天香他们居然也没有离开胡家大院。
  他们此刻已来到地下小厅。
  只有三个人,金北岳、林天香和齐敢。
  现在,金北岳正看着胡四海在笑。
  胡四海则像呆子般站着。
  金北岳一笑,道:“胡四海,你怎么了?”
  林天香也嫣然一笑道:“胡老板,你为什么不向门内走?门后面是什么地方呀?”
  胡四海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天香这话问得胡四海心中直发毛。
  他迟疑了一下,齐敢忽然冷冷地道:“胡四海,你这胡家大院到处都是机关,如果你是个生意人,为什么耍弄这些花样?说!你究竟在搞些什么鬼?”
  胡四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我……我是个老实的生意人,齐老,您别误会!”
  齐敢走过去,盯着胡四海。
  “你是么?这地下室,这些暗门机关,也是规规矩矩生意人改装设的么?胡四海,你想活下去,最好你说老实话……”齐敢忽然一伸手,抓住了胡四海,“否则,可有好日子给你过了。”
  胡四海想挣,没挣脱,只好大声道:“齐老,我说,我说,你先把我放下来呀!”
  齐敢一松手,胡四海几乎摔了一跤。
  金北岳和林天香也睁眼瞪着胡四海直笑。
  胡四海叹息道:“我……我只管地上,地下的这些机关,不归我管!”
  齐敢一怔。
  林天香脱口道:“归谁管?”
  胡四海道:“是……是……”
  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应道:“我!”
  厅后那扇门之内,这时步出了一位少妇。
  她年纪不大,顶多不过三十岁。
  但她的衣着却是很老气横秋,看上去比老太婆还要老气,一身是黑,土气不说,还很脏。
  不过,她脸上却十分干净。
  而且,她走路的姿态也很风流,十足的大姑娘味道,也十足有女人味道。
  可是,她偏偏就故意显得不作女人状。
  金北岳想笑。
  林天香也想笑。
  不过,她还没笑出来。
  齐敢则摇了摇头,道:“你是谁?不男不女,不老不少,妖怪似地!”
  少妇一笑道:“我是……”她忽然顿一顿,向齐敢打量一下反问道:“你是那个杀手旗杆么?”
  “我是!”他点头,也打量这少妇:“你认得我?”
  少妇一笑,道:“我不认得,但是,我老公认得你!”
  齐敢第三次怔了怔。
  他可想不出少妇的老公是谁?
  少妇忽然不笑了,寒着脸道:“十七年前,江湖上有三个怪人,你一定都认得吧?”
  齐敢道:“活阎王、活霸王和活龙王……”忽然,齐敢明白了,“你是他们那一位的老婆,是么?”
  少妇道:“不错!齐老,你真有点儿见识……”
  齐敢道:“活阎王、活霸王都死了,看来,你一定是活龙王楚长江的老婆了!”
  少妇点头。
  不过,她却补了一句话:“我不但是楚长江的老婆,我也是活阎王的妹妹!我叫李西施。”
  李西崖的妹妹叫李西施,本也没有什么不对。
  但是,西施这两个字,自战国以来,就一直当绝代美女的代名一般,是不被人所相信的。
  如果一个女人该叫西施,至少她也该既年轻又漂亮。
  而眼前这少妇,既不年轻,也称不上漂亮。
  偏偏她又要叫西施。所以,连林天香都忍不住笑了。
  齐敢当然也在笑:“李西施?”
  李西施点头:“不错,我哥哥叫西崖,我只好叫西施,你们是不是认为我不配用这两个字?”
  齐敢道:“这个……这个……”
  李西施笑了笑,道:“齐老,你别忘了,我姓李,不是姓余,也不是姓伍,所以西施指的是你,不是余、吾,你叫叫,就算是谐音,那也不是我自己想标榜,对不对?”
  齐敢大笑,道:“对!对!”
  金北岳也笑了一笑道:“不错,李西施的确不是自我标榜,而是在奉承别人……”
  李西施笑道:“小兄弟,你说得对……”
  她忽然看看胡四海,低声道:“四海,快去教人准备酒菜,我要在这小厅内请这三位佳宾饮酒!”
  胡四海躬身道:“是,师母,弟子这就去办……”
  他神态恭敬的走了出去。
  林天香一皱眉,道:“齐老,胡四海是活龙王的弟子么?怪不得……”
  李西施一笑道:“林姑娘,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夫楚长江,收的弟子可多呢。只要在长江一带混的,每个人都几乎想称他一声师父。”
  林天香似乎有些不信。
  齐敢却笑道:“不错!楚长江是水上霸王,大江两岸的各道人物,能拜在他门下,就不啻有了一张护身符!”
  金北岳笑道;“大叔,楚长江如果把那些人都收作弟子,他们至少也有一万名以上,他怎么认得清谁是谁?他又怎能有那么多时间去教他们功夫……”
  齐敢大笑道:“他不必教!楚长江从不教别人武功!”
  李西施也笑道:“齐敢,你可真很了解我老公啊!”
  齐敢道:“不敢,我一向对江湖各道人物都少不得研究一番……”
  李西施忽然冷冷接口道:“你研究他们,是不是为了找出他们可以容你下手的弱点?”
  齐敢一笑道:“过去是……”他长叹一口气,“当年我不能不研究他们,否则,我就活不长了……”
  李四施道:“现在呢?你不是已经活得够长了么?你还在研究?你还在找江湖上每一位知名人物的弱点?”
  齐敢道:“错了!”
  李西施一怔,道:“错了?谁错了?你?还是我?”
  齐敢道:“你!”
  他忽然哈哈一笑,又道:“李西施,现在,我只研究每个知名人士的优点了。我已经改行,你明白么?”
  李西施哦了一声道:“改行?那一行?一个终生以杀人为职业的人,能改行做什么呢?”
  齐敢皱了皱眉。
  李西施忽然收起了那冷厉的脸色,换上了一副笑脸,指着胡四海率人送来的酒菜,道:“你们究竟是客人、是贵宾,所以,我想不愉快的事情,还是别提了。请!请入座……”
  酒已喝得太多。
  金北岳就觉得这一天的日子,过得很难受。
  因此,李西施的好酒好菜也提不起他的兴趣,他唯一有兴趣的是,想知道楚长江为什么要隐身幕后,操纵这个胡家大院。
  以楚长江而言,他可以明地里出面,根本用不着弄出一个胡四海出来作幌子。
  可是,楚长江却这幺做了。
  为什么?
  金北岳想到这儿,他放下筷子,脱口道:“为什么?”
  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倒还真令大家都呆了一呆。
  林天香在他耳边低声道:“你……你说的什么呀?”她笑着,“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呀?”
  李西施也脱口道:“金公子,你在说什么?”
  金北岳自己也觉得好笑了。
  他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
  他看看李四施,道:“我是说,你的那位在长江一带当老大的丈夫,为什么要胡四海出面主持胡家大院,他为什么要躲在幕后?他有什么理由不能自己出面?”
  林天香笑了笑,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李西施则咯咯一笑,道:“金公子,你问得好,我老公不出面,确实是引起过好多人奇怪……”
  她目光在齐敢脸上一转,才又笑道:“其实,这种事金公子不懂,齐老似乎应该懂得……”
  金北岳看看齐敢。
  齐敢笑道:“楚大嫂,你错了,你们夫妇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一点儿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看,还是你自己说明白了吧!”
  李西施笑了笑,道:“齐老,你要我自己说么?好,我可以告诉你……”
  她瞄了林天香一眼:“因为,胡家大院不是一个好卖买,像我老公楚长江这么有名望的人,个能干这一行。三位,明白了么?”
  林天香皱了皱眉头,道:“你看我干吗?胡家大院到底是个什么买卖,跟我们天香楼难道有关系么?”
  李西施笑道:“没有关系!不过……不过……”
  她摇了摇头,又道:“其实,如果不是你林姑娘在座,我也许能说得更明白些……”
  林天香终于想明白了。
  敢情,这胡家大院还有更不可告人的地方。
  而且,一定跟女人有关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三十三回 前世恩仇

下一篇:第三十五回 蝎心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