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流水飘香
 
2021-03-10 13:48:4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风本来十拿九稳,算准齐敢不会没问明白一切之前,就下手杀人。
  但是,小牛这句话,可叫他吃惊不小。
  他知道,这个土豹子不像齐敢那么讲理。他既要杀人,可能连别的念头都不转,就下手杀了人。
  因此,小风不得不想法子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能有什么法子可想?
  小风的眼睛瞪得好大好大。
  因为小牛的一双手,正在朝下伸来,对准了小风的脖子压过来。
  小风瞧着这双手,这双历经过海上风涛,常日与粗糙的鱼网、绳索打交道,而显得既有力、又粗硬的双手,不禁头皮直发麻。
  但小风岂能真的就这么令小牛把自己扼死。
  何况,小牛也不见得有本领真能扼死他。
  小牛的手忽然就到了小风的颈子上。
  小风喘了一口气,喉咙咕噜响着。
  突然他大声叫道:“慢一点……”
  小牛的手指本在用力,被小风一叫,小牛的手立即就松开了一点点。
  小牛嘿嘿笑道∶“为什么慢一点?这本来是你惹出来的,为什么要我慢一点?”
  小风道:“你杀不死我的,所以,如果你想以后活得没有麻烦,你最对我客气一点儿!”
  小牛大笑道:“我才不怕别人找我麻烦呢!小子,我跟你说,我天天在海边上跟大海打交道,实在很腻了,所以有人要找我麻烦,那可求之不得。”
  小牛的手,忽然又用了劲道。
  眼前这个傻小子,真是有些儿难对付,至少,他明白,威胁引诱,对小牛都派不上用场。
  想要这个傻小子手下留情,还得从齐敢身上打主意。
  于是,小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要这辆马车了。”
  小牛一怔,双手不再用劲,转头去看齐敢。
  齐敢也笑了一笑,道:“屠小风,你最好别再出什么鬼花样,明白吗?”
  小风道:“明白!”
  他看看小牛的手,吼道:“拿开你这双手!”
  小牛还真想不出他为什么忽然吼了起来。咧嘴一笑道:“好小子,你还敢逞凶?你还吼叫?”
  小风道:“我为什么不敢?你以为我是怕你?哼,门儿都没有!”
  小牛呆了一呆。
  他并不是真的很聪明,至少,他比不上小风聪明,所以,他才想不出小风为什么会大吼。
  不过,小牛也有小风比不上的地方。那就是小牛有时候发起火来,变成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人。
  他本来就像野人一样在海边长大的人嘛,所以,他如果撒起野来,那也是情理中的事。
  小风刚骂了小牛一句,小牛就冒火了。
  他本已松开的双手,忽然就回到小风的颈子上。
  小风的脸,忽然就涨成了猪肝一样的发紫。
  小风不敢再吼,只能大叫:“齐敢,齐敢,你……他真要捏死我了……”
  齐敢居然笑了一笑。
  小风已经有些吃不消,叫道:“真的,你没看到,他这双手……我若死了,你就会后悔一辈子……”
  齐敢笑道:“我会!但我不会后悔一辈子,你也知道,你那老子见了我,也不敢动手。”
  小风一怔道:“你吹牛……”
  小牛的手,越来越重,小风的话,也说不清楚了。
  不过,小牛也觉出有些不对劲。
  要捏死一个人,并不难,但他此刻却发现.小风的颈子比别人结实很多。
  通常只要把气管捏住,这个人就会断气。
  但小风却不像要断气的样子。
  小风的颈子,似乎颇有弹性。
  小牛的手指,很有力量。
  但是,有弹性的东西,总是压力越大,弹性越强。
  于是,小牛压得越用力,小风的颈子就越发的有韧性,有弹力。
  小牛忽然觉得,要想捏死这小子,不容易。
  可是,小牛不能明白的是,小风为什么要假装?为什么要假装害怕?
  小牛忍不住向齐敢看看。
  齐敢还在笑,笑得很高兴。
  “屠小风,我如果在吹牛,你为什么不敢跳起来跟我拼命?你为什么要躺在这儿假装快要被人捏死了?你老子屠九难道就是这么教导你的?”
  齐敢瞪着小风,珍珠刀还在他手中。
  小风忽然觉出,齐敢果真不好对付。
  他记得,过去他遇到很多江湖高手,有些人气派比齐敢大多了,声望也比齐敢响亮得很多。
  但他们一旦听到屠九是他老子,谁都不肯再跟自己为难,再跟自己争执什么。
  而齐敢却不!
  齐敢就似乎专为找他麻烦而来一样。
  于是,小风不能不再度另作打算了。
  他终于又叹了一口气,道:“齐敢,你赢了!”
  齐敢大笑。
  “你总算并不是真笨!屠九总算是还没有把你惯成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瓜!”
  小风笑了笑.
  小牛的手还在他脖子上,他居然还能笑.
  他居然还能不再喘气的说话:“齐敢,你说吧!你要怎么样,你说出来,我会考虑……”
  齐敢道:“你没有机会考虑,我问的话,你就得老者实实回答。”
  小风道:“好!”
  小牛耳中刚刚听到这个“好”字,小风的人已经像箭—样弹了起来。
  小牛的手,本来捏在小风脖子上,捏得很紧很紧。
  但小牛却不知道小风怎会跳得起来,怎会在自己铁箍般的双手之下,毫不费劲的跳了起来。
  小牛怔怔地看看自己的手,他不太相信.却又不能不信。
  屠小风刚才是骗了他。
  屠小风有足够的本领击倒自己,而他却没有。
  为什么?
  小牛本该不必多想就会明白,但他却忍不住要多想。
  因为,就算屠小风很怕齐敢,但他也没有装作害怕自己的必要。
  何况,屠小风如果击倒自己,拿自己当作人质,岂不正好用来要协齐大叔吗?
  他为什么舍此不图?
  小牛不是细心人,但他这会儿却变得比任何人都细心了。
  他忽然大叫:“大叔,这小子一定还在使诈,他一定还有别的花样。”
  齐敢又笑了。
  他看看小牛,很赞赏的点头而笑。
  小风也有点意外。
  他心想:这傻瓜居然也会有聪明的时候,居然也会看出我别有所图。
  忽然,小风觉得,人有时太自作聪明反而不好。
  不过,屠九的儿子,自作聪明一些,别人也不敢怎么样,所以,他并不后悔自己做得太矫情,反而笑了笑道:“齐敢,有什么话,你可以问了。”
  齐敢道:“谁要你来抢这辆马车的?”
  小风笑了一笑道:“我自己.”
  齐敢皱眉沉吟,摇了摇头。
  小风道:“你不相信?你以为有什么人能指使我做事?齐敢,你想错了!我做任何事,别人都管不了!”
  小牛心想:这倒是可以相信的。像他这样的脾气,别人想叫他去做事,真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齐敢可不是这么想。
  他冷冷地瞧着小风,沉声道:“我当然不相信。”
  小风笑道:“你不信,我也没法子了!”他弹弹身上的泥土:“这本来就是我个人的事。”
  小风又道:“你要认为有人指使我来,你就去想吧!我总不能逼着你相信我的话!”
  齐敢道:“屠小风,疯女帮的人,难道也不能指使你做事么?”
  小风咭的笑了出来。
  “你以为疯女帮的女人个个都是我长辈么?你——”
  他忽然觉得这话又漏了口风,连忙改口道:“疯女帮的女人只有我指使她们的份,她们指使不了我。”
  齐敢道:“你娘呢?”
  小风摇了摇头道:“她也不会……”
  他忽然住口,瞪大了眼,怒视齐敢,又道:“你究竟想问什么?你想套我的话,你想要我说出我娘是谁?是不是?齐敢,你少做梦了!马车我不要了,你还能拿我怎样?告诉你,我……哼,我不会上你的当!”
  齐敢笑道:“你不会?”
  小风道:“不会!因为,我要走了!”
  齐敢摇头道:“你不能走!”
  小风刚刚转身,齐敢就已拦住了他:“我没有说让你走之前,你哪儿也不能去!”
  小风笑道:“谁说的?我要去哪儿.谁也管不了我!”
  齐敢道:“我说的!别人管不了你,那是别人的事,今天,屠小风,你只好听我管一次了!”
  小风怔了一怔,瞪着齐敢道:“你管我?你要想管我?你以为你是谁?”
  齐敢大笑道;“区区齐敢!”
  小风咬了咬手指头,摇头道:“你叫齐敢,你就能管我吗?”
  齐敢道:“我叫什么都没有关系,反正,遇到了我,你就只好听话!”
  小风冷笑着顿足道:“凭你还不配……”
  突然,小风一转身,跳过马车,直向道旁一片树林中奔去。
  小牛一惊.大叫道:“大叔—— 快追。”
  但,齐大叔居然也不在眼前了。
  小风身子刚入树林,刚自哈哈一笑,突然,像是遇到了鬼怪般的呆立在当地,动也不敢—动。
  齐敢居然就在他眼前。
  齐敢在笑,笑得很难看。
  小风也想笑,也想学齐敢那样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但他却笑不出来。
  因为,他觉得齐敢这种笑,简直是就像猫儿抓住了老鼠时那么可恶。
  齐敢龇着牙,道:“你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小风终于叹了口气。
  他这时才真正发现,自己是遇上了对头了。
  齐敢挥挥手:“退回去!”
  小风皱了皱眉头,道:“我——我——”
  齐敢道:“我要你退回去,你就最好退回去!免得我老人家动手赶你回去,你就不好看了!”
  小风想说什么,但他张了张口,却一个字没说出来。
  老鼠一旦被猫抓住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乖乖地往后退。
  不过,他心中实在有些不服气,他总想找个理由,总想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听命于人的人。
  但他却找不出半点理由。
  所以,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向后退。
  马车还在原地。
  但是,七名少女,已不在原地。
  她们本来都已经累得躺在地上,累得汗湿重裘。
  当然,她们没有重裘,只有一个肚兜儿,但那肚兜儿却也被汗水湿透,贴在她们玲珑剔透的娇躯上。
  然而,此刻却是玉女不知何处去,空留地上湿泥痕。
  小风笑了。
  齐敢却愣了。
  小牛呢?
  却像在马车底下,直发抖。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七回 生死轮回

下一篇:第九回 西湖探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