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生死轮回
 
2021-03-10 13:35: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风忽然觉得很没味。
  如果你是屠夫,当你在被宰的猪面前磨刀时,面那只猪却在呼呼大睡,那个屠夫一定很心安理得。
  但小风要杀的不是猪,所以,齐敢没有反应时,他当然觉得索然无味了。
  他正想收起白绢,不再玩这套吓人的把戏时,小牛却冒出了这么一句问话。
  “嘿,你为什么要擦刀?”
  为什么?小风笑了。
  他看看小牛,指指齐敢,大声笑道:“为他!”
  小牛一怔道:“为他?为什么为他?”
  小风道:“刀擦得干净些,杀起人来,也利落些呀!你连这一点都不明白么?”
  小牛心中大为嘀咕,心想:果然不错,这个大小子真是想杀人了。
  不过,他不相信齐大叔会让他杀!
  因为,打他出世那天起,他就没见到有人能比齐大叔的本事更大。
  所以,小牛终于笑了。
  “大小子,你想杀齐大叔?”
  小风道:“没错!我本来就是要杀他!”
  小牛道:“你没错?我看你错到家了!”
  小风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珍珠刀,道:“等我杀了他,再来杀你的时候,你就知道,究竟是谁错到家了。”
  小牛呆了一呆道:“你……你还要杀我?”
  小风道;“是呀!”
  他指了指齐敢,道:“你们本是一路来的,我送你们一路回老家,又有什么不好?”
  小牛抓了抓头道:“对!我们一道来的,一起回老家,有理,有理……”
  但小牛却有些不明白,这个屠小风,凭什么要送我们回老家。
  所以,他又抓了抓头道:“不对!不对!我们如果还不想死,你又凭什么要杀死我们呢?”
  小风冷冷一笑道:“为什么?因为我比你们强,因为我手上有刀,因为我不杀你们,我就要不到这辆马车!”
  他忽然哈哈大笑:“这些理由,够不够?”
  小牛摇头道:“不够!”
  小风一怔:“还不够么?”
  小牛道:“不够!因为,你不一定真比我们强,因为你手上有刀,我手上也有鞭子。何况,你若是真想要这辆马车,我和齐大叔也不见得真的不肯送给你!”
  小风也不由得怔了一怔。
  他再看看小牛,小牛也在望着他笑。
  小风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不过,我刚刚拿金子要买你们的马车,你们为什么不卖?”
  小牛道;“车子不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怎么能把它卖掉?那岂不是跟小偷一样么?”
  小风道;“我看你天生就有一点贼相!卖都不敢卖,你还敢说送掉?”
  小牛笑了笑:“送当然敢!因为,我们没有拿这个去赚钱,你说对不对?”
  小风道:“对!对……”
  忽然他发觉自己也被小牛给扰糊涂了。
  “你……你对个屁!只有我屠小风说的话才是金科玉律,你说的话半句也不对!”
  小牛笑了。
  因为,他已经发现齐大叔正在朝自己点头。
  十多年相处,小牛对齐大叔的心事,可以说了解得比任何人还透彻。
  所以,当他瞧到齐大叔苦笑的时候,就已明白眼前的处境很危险。
  所以,他才故童装傻。
  他也故意拿话逗屠小风,让屠小风把自己当作傻小子。
  其实,谁要是把小牛当作傻子,那个人自己才真是天大的傻瓜。
  屠小风就是这个自己以为聪明的傻瓜。
  只可惜,当他明白时,却为时已晚!
  小牛笑笑。
  “我说的如果连半句都不对,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话?难道你不明白,话不投机半句多么?”
  小风瞪着小牛。
  他这次可真的生气了。
  这个土小子也敢讽刺他,他可真是有些受不了。
  他突然扬起手中的珍珠刀,大喝一声,道:“好!你这土豹子也敢跟我斗口?我宰了这根齐敢,你等着我,看我怎么慢慢地让你过日子……”
  话没说完,刀已向齐敢的胸前削去。
  嗤!嗤!两声衣襟破裂的声音响起。
  接着,本该是齐敢的惨烈的吼叫和小风的狂笑才对。
  但狂笑的不是小风,却是齐敢。
  惨烈吼叫的不是齐敢,却是小风。
  刀,到了齐敢的手中。
  撕裂的衣襟,不是齐敢的,而是屠小风的。
  两只蓝色的长袖,正在齐敢的手中。
  齐敢正用那把镶满了珍珠的小刀,一下一下地把那两只袖子,像小西瓜刀在削面一样,削成一条又一条的布条,落在小风的脚前。
  小风果然变成了傻子。
  任何人遇到这种事,也只好变成傻子。
  俎上肉,活了,煮熟的鸭子,飞了。如果你不是傻子,你怎会相信这是真的?
  偏偏眼前的事就是真的。
  齐敢的穴道解了。
  谁为他解的穴道?
  谁?
  屠小风像是见到了鬼!
  他瞪着眼看齐敢。
  齐敢还在削那两只袖子。
  每一刀下去,屠小风却仿佛觉得像是在削他的肉一样痛苦,一样可怕。
  他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还好,齐敢还在专心致志的削袖子。
  屠小风叹了一口气,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一转身,就想逃。
  可是,他仿佛转的方向有些不对。
  小牛的那张笑脸,正凑在他鼻子前面。
  “想走么?”小牛在笑,又道:“你不是要送我们一道回老家么?为什么想走呢?”
  “我——”小风愣了。
  小牛推了他一下。
  推得很轻,但小风却觉得很重。
  其实,小风的武功高过小牛很多,很多。
  但是,此刻小风却仿佛有一点弱不禁风了。
  小牛这一推,居然把他推得倒退了五步。
  “你——”小风想骂人,“你混帐……”
  小牛像蛇一样顺着小风的退路跟上来,道:“你敢再说半个字,你脑袋瓜就会挨上一刀!”
  刀,在他脑后。
  只有五寸不到的距离,闪闪发光的珍珠,像是在笑。
  小风的颈子绷直了。
  珍珠刀是自己的刀,刀锋究竟有多利,他当然比任何人都明白。
  所以,他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那发干的喉咙,好不容易吐出了几个字:“你……你们想怎么样?”
  小牛笑笑。
  齐敢没笑,冷冷地道:“我们想怎么样,你还用得着问么?”
  小风的牙齿开始捉对儿作战了。
  他僵直着颈子,大叫:“你——你敢杀我?”
  齐敢道:“为什么不敢?”
  小风本来有一万个理由说对方不敢。
  但是,当他瞧到小牛那讨厌的笑脸时,就忽然觉得说出自己的理由,全派不上用场。所以,他只好闭口。
  他一向很聪明,比许多人聪明。
  所以,他忽然闭上了口,倒真比说话有用得多。
  齐敢和小牛似乎本在等着他吼叫。
  一旦小风闭上了口,当然是大出他们意料。
  齐敢看看小牛。
  小牛也看看齐敢:“大叔,这小子装孬种!”
  齐敢笑了:“小牛,他不是装孬种,他是自作聪明!他以为不说话,我们就不好意思下手。”
  齐敢又道:“他以为他不跟我们对骂,我就可怜他,放过他。其实,他要是真敢大叫大骂,大拼大闹,我也许还会佩服他人小胆子不小,放他一条生路……”
  小牛忽然眨了眨眼。
  齐敢也眨了眨眼。
  他接着道:“为了不让屠九一世英名,都断送在这个没吭气的儿子身上,我只好强一狠心宰了这小子……”
  小风忽然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刀身上的七颗珍珠,正像七个魔鬼的眼睛,一寸一寸的逼向自己眼前。
  他忽然惨吼一声,跌倒在地。
  小牛噗嗤一笑,道:“大叔,你把他吓死了!”
  齐敢道:“是么?你为什么不再看看?”
  小牛低头去看,忽然也愣了。
  屠小风没有被吓死,不但没有被齐敢的话吓死,反而他还赖在地上笑。
  小牛糊涂了。
  他真的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屠小风此刻能笑得了来。
  但他硬是在笑。
  小牛看看齐敢:“大叔,他在笑。”
  齐敢点点头:“我知道!”
  小牛怔怔地看看小风,又怔怔地看着齐敢道:“大叔,你……你知道他会笑?你知道他不怕?”
  齐敢嗯了一声,道:“小牛,他比你聪明,这一点,你不能不承认!”
  小牛嘟着嘴,不出声。
  通常嘟嘴的人,都是不满意的人。
  嘟起嘴而又不出声,当然也不是默认了。
  齐敢一笑道:“小牛,你别不服气,他至少知道,我们不会马上杀了他!”
  小牛脱口道:“凭什么我们不会?”
  齐敢道:“因为他知道,我们不问明白他为什么要这辆马车以前,我们一定会留他活口!”
  小牛抓头道:“对!对……大叔,如果换了我,我大概想不到这点了……”
  齐敢笑道:“所以,大叔才说你没有他聪明!”
  小牛摇头道:“那也不一定,太聪明的人,有时候也许会自己给自己上当……比如刚才,他就上了我的当……”
  齐敢笑了,道:“不错!刚才你比他聪明!小牛,不过,你也记住,那是因为他得意忘形,才有你可乘之机……”
  他忽然低头看看小风,又道:“像此时此情而论,你再想要他上当,可就难了!”
  小牛大笑道:“大叔,我现在也不想要他上当,我只想要他的小命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六回 途中奇遇
下一篇:第八回 流水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