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西湖探密
 
2021-03-10 13:52: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车影已杳,蹄声已寂。
  流水飘香,悄立不语,冷冷地盯着齐敢。
  齐敢也没有说话.
  只有小风在挣扎、喘息。
  但是,他根本没有借力之处,挣扎也是徒然。
  齐敢人高手长,一臂扬举,小风想踢他也不容易。何况,在他被提起那一霎那,齐敢已顺手点了他的穴道。
  终于,还是花飘香忍不住,低声道;“齐敢,你……你的马车已经走得很远了!”
  齐敢道:“是!”
  流水冷哼了一声,接道:“你该放人了!”
  齐敢道:“我会放!不过,你们得告诉我一件事。”
  花飘香道:“又有什么事?你刚才好像没有说过还有别的条件吧?”
  齐敢道:“这不是条件,我只是想知道,那七个不穿衣服的疯丫头,去了何处。”
  流水大声道:“你管不着!”
  花飘香也笑道:“疯女帮的事,你最好少问!”
  齐敢道:“你们的事,我本来不想过问,不过,我忽然想起,我做错了一件决定,所以,我不得不问!”
  花飘香忽然笑了。
  流水道:“你错了么?活该!”
  齐敢道:“不一定吧?姑娘,他还在我手上呢!”
  小风失声道:“阿姨,这人好……好凶好坏……”
  花飘香笑笑:“他不如你想的坏!小风,你放心,他要是真像你想的那么凶,你早就没有命了。”
  好一顶高帽子,恰到好处,不卑不亢。
  齐敢心中一动,暗道:“这丫头倒还真不简单,看人倒是看的没错。”
  显然,齐敢接受了。
  因而,他笑了笑道:“不错,屠小风,如是我真的很凶很坏,跟你老子一样,十个你此刻只怕也全死了!”
  秦流水脸色一变,脱口道:“你认得屠谷主?”
  齐敢大笑道:“我认得屠九,不知道什么谷主不谷主的!”
  花飘香笑道;“这么说来,阁下该是我们的前辈了!刚才得罪之处,万求齐老前辈不要见怪!”
  她看了流水一眼,二女居然同时向齐敢福了福。
  齐敢这回更笑了。
  飘香送了两顶高帽子过来,齐敢还能不笑么?
  贤如圣哲,也会喜欢听好听的话,何况是江湖好汉?
  他笑了笑,道:“不敢!我跟屠九并无深交,你们不必跟我套近乎了!”话音刚落,挥手已将小风抛落:“屠小风,你跟她们走吧……”
  居小风双足踏着实地,刚想破口大骂,飘香一闪身飘了过来,低叱道:“快走!”
  小风还想争辩,流水也走了过来,瞪了小风一眼,喝道:“你真想找死么?”
  小风不说话了。
  他狠狠瞪了齐敢一眼,悻悻然跟着花飘香、秦流水,向官道侧面的一条岔道行去。
  齐敢目送他们身形俱杳,这才摇头一笑,放开大步,向小牛驾的马车追去。
  马车疾驰而行。
  小牛又唱起了小调。
  不过,他唱的腔调有些怪,根本就有些不搭腔,也不成其为调。
  但,他却唱得很起劲。
  那匹白马,踏开四蹄,也奔行得很起劲。
  车轮滚过泥土地上,扬起了一阵阵灰尘,尘土迷漫中,车身上髹的那朵桃花也变了颜色。
  但桃花变色,却比不上白马身上变色。
  因为奔行中的白马本不该变色,但此时却忽然也变了颜色。
  白马变成了浑身斑点的桃花马。
  马头飞在一丈以外,鲜血染红了马车,也溅了小牛一身。
  没有了头的马,当然也走不了多远。
  马儿倒下,车儿当然也只能停下。
  幸好小牛还算得上驾车的一流好手。
  所以,马虽然倒下了,车却没有翻。
  小牛也没有被摔下车来。
  因为,小牛已经被这件事给吓呆了。
  齐敢的脚程不慢,很快就追到了马车。
  马车已经不能算是马车。
  因为,除了那匹断头白马而外,车却不见了踪影。
  齐敢虽然见识过不少残忍的场面,但是像这样砍下马头的恐怖形状,齐敢还是头一次见到。
  齐敢咬牙顿足,长叹了一声。
  他终于干算万算,还是算错了一着。白马既然断头,小牛大概也活不下去了。
  齐敢忽然心中一阵绞痛,喃喃道:“小牛,是齐大叔害死了你……”
  他忽然大吼一声,叫道:“疯女帮,我齐敢不会放过你们……”侧转身子,就待去追赶流水、飘香。
  突然,路边的树上,传出一阵唔唔呀呀的喊叫之声:“大……叔……齐……齐大叔……”
  齐敢一呆。心想,这是谁在叫我?谁?
  他蓦地旋身,向林中奔去。
  齐敢心中明白,叫他齐大叔的人不少,但是,这十多年来,男人叫他大叔的,只有一个小牛。
  难道小牛没死?
  难道疯女帮的人只杀马,不杀人?
  这本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当齐敢步入林中以后,这本是不可能的事,却已变成了可能的事了。
  小牛果然没有死.
  他被吊在树上,嘴里塞上了破布。
  因此,他叫喊的声音,才会唔唔呀呀的。
  齐敢笑了。
  小牛不死,他胸中的悲愤,已消失了一大半。
  当他看到小牛被四马攒蹄的卷吊树上,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相时,齐敢终于忍不住笑了。
  小牛的火气,比齐敢大得多。
  他指手画脚,连吼带骂,说了半天,齐敢也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齐敢不忍心责备他。
  小牛究竟还是个没见过世面,在海边上长大的孩子。
  所以,他等小牛跳得差不多了,才微微一笑道:“谁砍了马头?”
  小牛道:“是个女人!”
  齐敢摇头道:“小牛,大叔要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样子,她有没有告诉你,她为什么要砍断白马的脖子?”
  小牛想了一想道:“那女人很标致……”他打了个手势,道:“比先前看到的女人都好看。”
  齐敢哦了一声:“她……除了砍断马头,还说了什么没有?”
  小牛道:“她说了不少话,可惜……大叔,对不起,我记不得那么多……”
  齐敢笑道:“拣记得的说吧!”
  小牛抓了抓头道:“大叔,我好像记得她说……她说……她要我转告什么桃花娘子,想要马车,不妨到……到……什么天香什么去……”
  齐敢呆了一呆,道:“小牛,是不是天香楼?”
  小牛拍手道:“大叔,敢情你是顺风耳,你早就听到她说的话了么?可不是,就是天香楼!”
  齐敢沉吟不语。
  一个疯女帮已经够受了。
  再加上一个天香楼,看来桃花娘子结的怨,还真不少。
  敢情,齐敢心中明白,屠小风的话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他自己,他说什么要马车去玩,鬼才会相信。
  现在,天香楼的人,夺走了马车,使齐敢立即想到,疯女帮的目的,也是志在马车了。
  这马车难道有什么秘密?
  还是,桃花娘子的马车,其中藏了什么珍宝?
  齐敢呆呆望着小牛,小牛倒是有些不安了。
  他抓着头道:“大叔……我说错了吗?她明明说的就是天香楼啊!只是……只是……那桃花娘子是谁?大叔,桃花娘子跟桃花仙娘认得么?我……可不可以把这话问桃花仙娘?”
  齐敢摇头道;“不必了!”
  敢情,小牛并不知道自己所认识的桃花仙娘,就是别人中口的桃花娘子。
  小牛怔怔地道:“大叔,你认不认得桃花娘子?”
  齐敢点点头。
  小牛笑了笑:“怪不得大叔不急,原来大叔认得那位桃花娘子……”
  齐敢忽然脱口道:“小牛,那个女人有没有说出她的名姓是——是什么?”
  小牛想了半天,摇头道:“大叔,她……没说。”
  齐敢道:“哦?真的没说?你再想想看……”
  小牛道:“大叔,她真的没说呀……她只说,桃花娘子在石姑奶奶眼中,算不了什么……”
  齐敢笑了笑道:“她姓石?”
  小牛一怔道:“谁姓石?大叔……”
  齐敢道:“抢走马车,砍了马头,把你吊在树上的人,姓石!”
  小牛道:“大叔,你怎么知道的?你能未卜先知?”
  齐敢大笑道:“小牛,是你说的呀!”
  小牛道:“我说的?我几时说的呀?”
  齐敢道:“刚刚说的!”
  小牛似乎有些难以相信,他想了一想道:“大叔,我真的说了?我好像——”
  忽然,他仿佛拾到了一个大元宝一般,大笑道:“石姑奶奶就是她,是不是?大叔,我真笨……”
  齐敢道:“小牛,你还不算太苯,太笨的人,会永远想不起来的!”
  小牛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大叔,你可别夸奖我,其实,我要不是看到那马头忽然掉了下来,吓了—大跳,那个什么姓石的女人,她想把我吊到树上,门儿都没有!”
  齐敢噗嗤一声,笑得弯了腰。
  小牛看看齐敢,道:“大叔,什么事这么好笑?”
  齐敢强忍笑意,深深地吸了一门气,道:“这世上好笑的事很多,所以,大叔才笑。”
  他看看捆过小牛的绳索,又道;“小牛,这捆你的绳子很值钱,留起来!”
  小牛看了看那根细长的天青色丝条,摇头道;“我才不稀罕呢!大叔,这带子捆过我,我看了它就难过。”
  齐敢道:“天香楼的飘香带,江湖上有很多人想要都要不到,你知道吗?”
  小牛道:“有人想要最好,我送给他。”
  齐敢大笑道:“傻瓜!你别小看这丝条编成的带子,很结实的。不信,你试试看,能不能弄断它?”
  小牛道:“好!我不信,我——”
  他拾起地上的飘香带,两手用力一拉,大笑道:“大叔,你看,断了……”
  齐敢根本不用看,只是微微一笑:“真的断了?”
  小牛涨红着脸,还在用力。
  飘香带却没有断,断的是小牛自己束腰的裤腰带。
  他用力太大,运气太猛,把腰带胀断了。
  小牛讪讪一笑道:“大叔,带子是有—根断了,可惜,是我自己的裤腰带。”
  齐敢大笑道:“那很好,天香楼送了一根裤腰带,以后永远不会断了!”
  小牛冷冷地哼了一声,道:“倒霉!看来,老天是要我一辈子别忘记了被一个女人吊起来的事了。”
  齐敢哈哈大笑道:“你能够忘不了,以后就不会再被别人吊起来了!”
  小牛忿忿地把飘香带系好,顿了顿足道:“大叔,我们没有了马,也没有了车。怎么办?”
  齐敢笑道:“马可以买,车么?去找!”
  小牛一怔道:“找?到那儿去找?”
  齐敢道:“当然是天香楼。”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八回 流水飘香

下一篇:第十回 天香回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