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原形毕露
2021-03-10 14:25: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丁翔总算明白了。
  女人的手段,果然比男人多。
  他摇头笑了笑道:“天下能让当年一流杀手齐敢上当的人并不多,你们居然要他上当,很了不起!”
  他忽然看了看石梦兰:“你们的图呢?也许老夫能够判断是真是假!”
  石梦兰没说话,直看于梦梅。
  于梦梅皱了皱眉,叹息道:“又丢了!”
  丁翔一呆:“什么?丢了?你们……”
  于梦梅道:“丁爷别急,图是故意丢的。桃花岛太凶险,天香楼不想在岛上全军覆没!”
  丁翔又一呆:“故意丢掉?你们……”
  他不禁摇头。想指责几句,却又不好出口,因为,他已想到,她们这么做,必有缘故。
  于梦梅似乎也瞧出了丁翔想说什么,一笑道:“丁爷,那份图,我们已仿画了一份留下来了,即使是真的丢了,也无关紧要的。”
  丁翔笑道;“我说呢!天香四梦,素来以才智过人,称誉江湖,如果连—张地图都守不住,那岂不是教人笑掉牙了么?”
  于、石二女虽然知道丁翔这话并无讽刺的味道,但听入耳中,依然有些不怎么自在。
  石梦兰咳嗽了一声,道:“丁爷,我们想先去找沈梦竹,你去不去?”
  丁翔本来很想先看看图,但他却是心思过人的人,当即笑道:“好!我去。”
  他答得很干脆,二女自是大喜。
  不过,丁翔却又补充一句:“我认得齐敢,他也认得我,所以,我去,却不便在明处露面。”
  于梦梅皱了皱眉,道:“丁爷,请!”
  丁翔刚一举步,石梦兰已抢在前面道:“丁爷,让我前头带路吧!”
  丁翔忽然笑道:“也好,十六年不来杭州,沧海桑田,变化必然不小,石姑娘引路,老夫遵命了。”
  石梦兰似乎对丁翔所知不多,闻言一怔道;“丁爷,你……十六年前,你就来过这儿么?”
  丁翔哈哈一笑道:“何止来过,我在西湖住了两年多呢?”
  齐敢没睡。
  他一向睡得并不多,他喜欢挺直着身子。因此,他宁可打坐,也不愿躺下来。
  打坐的人,比睡倒的人要机警得多。
  楼外楼有人来了,第一个发现的不是小牛和小白,而是齐敢。
  小牛和小白此刻只怕连打雷,他们也听不到了。
  齐敢睁开了眼,从当年白婆婆向下喊叫的窗子,悄悄地瞪着楼外的来路。
  三个人逼近了楼外楼。
  两女一男,都是身具一流身手的武林人物。
  齐敢不由得皱起了双眉,心中自思,这会是什么人?什么人会找到楼外楼来?
  而且,还是武林高手?
  齐敢忽然想起楼下的小牛和小白,连忙由后面下楼,赶在那三人抵达之前,推开了石屋的石门。
  小牛和小白胀红着脸,半裸半掩着身子,偎坐在石榻上直发呆。
  齐敢没看他们,只笑了笑道:“有三个人来了,你们准备应付他们。”
  小牛低声道:“大叔,是谁来了?你认得么?”
  齐敢道:“没看清楚!所以,你们先对付他们!”
  小牛道;“是!”
  齐敢一笑,闪身隐入黑暗之中。
  小牛在穿衣服,小白本来就等于没穿衣服,所以,她抢先一步赶到门口。
  于梦梅、石梦兰和丁翔,正步入楼外楼前。
  小白皱了皱眉,小牛已在他身后低声道:“这两个女人是天香楼的!”
  小白哦了一声。
  她很快的闪到小牛身后,也低声道:“小牛,你快出去,我不想见到她们。”
  小牛笑道;“你也认得她们?”
  小白道:“认得……”
  小牛笑笑道:“好!我去……”他拉了小白一下:“你别走啊!”
  小白笑道:“我不走!你快去吧!”
  小牛高兴地走出门去。
  小白掩上了石门,偷偷地由门缝内向外看。
  丁翔忽然止步,低声道:“我不过去了,免得齐敢发现了我,另生波折!”
  于梦梅笑道:“好,丁爷,你就在这边等吧!”
  石梦兰已经走到了楼前。
  她一眼就看到了小牛。
  小牛正在冲她笑。
  于梦梅也走了过来。
  她看了小牛一眼,笑道:“小牛,齐大叔在么?”
  小牛笑笑,没回答。
  石梦兰怔了怔,低声道:“梅姐,这小子怎么了?傻傻地,好怪。”
  于梦梅皱了皱眉头,道:“是呀!这小子的眼神有些怪,莫非……”
  小牛忽然大笑道;“两位大姑娘真美!”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只听得石、于二女脸色一变。
  忽然间,她们发现了一件时常见到的情况。
  小牛的眼神,跟那些到天香楼去找女人的男人,完全一样。
  这土小子怎么会几天不见就变了?
  他本来几乎是不懂男女之事,几乎是不懂如何用贪婪的眼神来看女人。
  为什么,现在忽然懂了?
  石梦兰脸色微变,大声道:“小牛,齐敢呢?他在不在?”
  小牛正在想着一件事,想着眼前的两个女人,如果也像小白一样不穿衣服,不知道她们会不会也和自己很好?
  因此,他仍然没听进去。
  所以,他也没有回答。
  石梦兰呆了一呆,看看于梦梅道:“梅姐,这土小子变得邪门了!”
  于梦梅道:“不错,是变得邪门了!可是……”她目光在小牛身后一转,“莫非他已经在什么地方,找过了野女人么?”
  石梦兰道“也许……”
  小牛忽然向二女走了过来。
  于、石二女居然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小牛笑嘻嘻地说:“别怕,我不会对你们怎样,我只是想看看你们穿在衣服下面的身子是不是跟小白一样,又白又嫩!”
  丁翔在暗处笑了。
  他没料到一个大孩子,居然对天香楼二女说出这种话来。
  而天香楼二女居然会有些害怕。
  丁翔不禁发现,女人,究竟是弱者!不论她武功多么高,但在男女这些事上,女人总是较弱的一边,总是被动居多。
  所以,丁翔笑了。
  同样的,还有一个人也在暗处笑着。
  齐敢在笑,他是高兴,小牛终于成了一个男人了。
  他一向认为,只有敢主动去挑逗女人的人,才算是个男人。
  否则,那只是一个大孩子。
  一个大孩子,当然算不得男人。
  而小牛现在的表现,已经不是大孩子,已经是个男人了。
  齐敢所以才笑。
  更何况,他发现天香二女后退之后,就觉出小牛今天一定不会吃亏。
  他当然要笑了。
  有一个人也是偷看的人。
  但她没有笑,还在暗中咒骂。
  小白咬着牙,暗中骂着:“这两个妖女人,竟然敢故意在小牛面前卖弄风骚。哼!不要脸!”
  其实,于梦梅、石梦兰根本没有卖弄风骚。
  这一切,全是小牛自己引起来的,而且,还是小牛在挑逗两个女人。
  但是,女人就另有一种天生的本领,她能处处袒护自己心爱人男人。
  小牛现在就是小白心爱的男人。
  所以,她看不出小牛的错。
  如果有错,那都是天香楼的女人引来的。
  所以,她咒骂于、石二女。
  于、石二女本来是有些怕,所以她们才退了一步。
  但是,等小牛要她们别怕时,她们也很怕。
  可是,等到小牛说到要看看她们衣服下面的身子时,二女忽然变得不怕了。
  不怕,除了笑,还可以生气。
  现在,她们就是在生气。
  于梦梅忽地一闪身,抓住小牛的手臂。
  小牛的手臂汗津津地,于梦梅陡然有种触到尖针般的感觉。
  她心中一震,连忙松手,一闪身又回到原处。
  小牛依然笑着:“天香楼大姑娘,我身上有汗,滑得很,对不起噢!”
  于梦梅怒道:“贫嘴。”
  小牛怔了。
  他看看于梦梅道:“我没有!我说的是实话,刚刚我正和小白她玩,很费力,所以出了一身汗嘛!我又怎会贫嘴呢?”
  干梦梅还想骂小牛,但是,石梦兰也步了于梦梅后尘,抓住了小牛。
  这回,汗更多、更滑。
  而且,最令石梦兰尴尬的是,小牛的手臂上有股热力,透过她的手心,传入石梦兰的心头。
  她居然也脸红,也居然喘息了一声。
  不过,她没有退。她冷冷地,咬着牙:“小牛,你敢再胡扯,我就要你的命!”
  小牛甩手,想挣脱开去,却没有甩开石梦兰。
  于梦梅这时也走了过来。
  小牛摇摇头道:“你们快放开我的手,不然,我会骂你们的!”
  石梦兰冷笑道:“小牛,你几时学会骂人的,又胡说八道了,你是怎么学来的?又是谁教你的?”
  小牛笑了笑道:“骂人谁都会,谁要别人教我了?大姑娘,你快松手,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在干什么?”
  石梦兰道:“你干什么与我有什么相干?我管你这傻小子在干什么?”
  小牛笑道:“当然有关系,刚才我做的是……很想跟你也做的事……”
  石梦兰一怔道:“你跟我?你跟我能做什么事?”
  小牛道:“大姑娘,你看我这一身是汗,你难道就想不出来我在做什么吗?”
  他用左手指指自己,又道:“你们来了,我只来得及穿件短裤,你猜猜,我在做什么?”
  石梦兰红着脸道:“你在洗澡?”
  小牛摇头一笑道:“才不是呢!我是跟疯女帮的一位小姑娘在床上……”
  石梦兰吃了一惊,胀红了险,大声道:“你敢再说下去——”
  小牛道:“是你问我的呀,为什么又不许我说呢?”
  石梦兰道:“不许说就是不许说,你敢再说一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
  小牛笑道:“真凶!好嘛,不说就不说,可是,你拉着我的手,又为什么?”他忽然摸摸自己的肚子,“你不怕我身上的汗里面……”
  石梦兰没等他再说下去,就像遇到毒蛇般的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大叫道:“你这小鬼……”
  小牛忍不住大笑,拍着手大笑。
  齐敢在暗处也在笑。
  他可并没想到小牛忽然变得这么刁蛮,这么大胆。
  十六年来,小牛一直都很乖,都很拘谨,而且也不敢跟任何人发生争执。
  现在,他居然变了这么多,真是想都想不到的事。
  他很想走出来见见天香二女。
  但他忽然想起,跟五香二女同来的那个男人是谁了!
  丁翔,是丁翔。
  十六年,他老了不少,所以,刚刚第一眼并未能认出他来。因为,丁翔的头发都灰白了。
  齐敢沉吟了一下,决定暂时不露面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六回 冤家聚头
上一篇:
第十四回 落花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