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冤家聚头
2021-03-10 14:27:0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丁翔是王府的总管,他和楼外楼主人之死,有着很多可疑之处。
  这些年来,桃花娘子虽然没认定他是不是主谋者,但却一直在怀疑他。
  如今丁翔忽然来了,这是为什么?
  丁翔是什么用心?
  他为什么要来到楼外楼?
  齐敢突然觉得,事情又有些不同了。
  天香楼、疯女帮和恒王府的总管扯在一起,难道还是当年的那些恩怨,没有了结么?
  于是,他缓缓地又回到隐身之处。
  丁翔与齐敢的想法有些不同。
  他根本不知道小牛是何许人,因此,他的想法是在猜测这个狂妄的傻小子,究竟是谁?
  他甚至以为,这个傻小子,说不定就是秋水仙和郡主蓉蓉的遗孤。
  因此,他忘了原来说过不愿露面的那句话了。
  他一闪身,就走了出来。
  小牛还在拍手。
  他笑道:“大姑娘,其实我身上的汗,也不止我一个人的,刚刚还有女人的汗沾在上面呢!你有什么奸怕的嘛!你要是想也沾一点到我身上……”
  石梦兰脸上不止是胀红了,而且忽然间气得发白了。
  她娇叱一声道:“傻小子,你想找死!”
  右手一伸,又向小牛抓去。
  小牛这回可不那么大方地让她抓到了。
  他闪身退了一步,反过手来,居然去抓石梦兰,口中还嘀嘀咕咕道:“你想抓我么?大姑娘,我还想好好地抱抱你呢!”
  石梦兰一掌抓空,已是很觉得意外。
  小牛竟敢反身要抱她,可叫她吓了一跳。
  本来,以他的武功,应该是举手之劳,即可将小牛制住,或是拿下。
  但她却由于心理上被小牛的话所震慑,故而,在气势上就弱了一筹。
  何况,她更怕小牛真的抱住她,她可就……
  石梦兰似乎已经有些迷眩了。
  究竟小牛一旦抱住她又将如何,石梦兰心中根本就无从判断。
  所以,她才迷眩。
  唯一可想象的,就是自己会变成了那个在床上的疯女帮女孩子一样。
  她不止是吓了一跳,而是吓得直往后退。
  小牛伸着手,逼过来。
  丁翔也走了过来了。
  他冷冷地看着小牛,一闪身就横立在石梦兰身前。
  小牛一呆。
  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倒是小牛根本想不到的事。
  他赶忙缩回双手,大叫道:“你是什么人?”
  丁翔冷笑道:“老夫是谁,你管不着!”他打量一下小牛,反问道:“小子,你姓什么?小牛是你的名字吗?”
  小牛笑了笑,道:“我叫什么,我姓牛你都不知道么?”忽然摇摇头:“我是名和姓只有一个字,连名带姓,就叫小牛嘛!”
  丁翔道;“你姓牛?”
  小牛道:“是呀!”
  丁翔道:“你……不是姓秋么?”他微微一笑,“你不会是姓秋,或是姓金什么的?”
  小牛道:“我自己姓什么,我会不知道,你凭什么要来给我改姓呢?真是奇怪……”
  于、石二女也觉得丁翔有些怪!
  丁翔为什么要这么问小牛?
  但丁翔却不以为自己很怪,他冷冷道:“我希望你真的姓牛,小子,你如果骗了我,可就有得你好过了!”
  小牛怔了一怔道:“你是谁?为什么我不姓牛就是骗你?”
  丁翔道:“为什么你不用问,至于我是谁,你更不必问……”他忽然脸色一沉道:“你为什么要住在这儿,是齐敢带你来的么?”
  小牛道,“是呀!”
  丁翔道:“你是十六岁,是么?”
  小牛道:“十六年前生的,应该是十八岁呀!你问这些干吗?”
  丁翔笑了:“那就差不多了!”
  他忽然向于、石二女看看,道:“你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于梦梅道:“小牛,替齐敢赶车的,我们早就见过他了。丁爷,你……”
  于梦梅忽然发现丁翔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不由得把问出口的话忍住了。
  丁翔笑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于姑娘,你们难道,没有想到么?”
  于梦梅皱了皱眉笑了笑。
  她此刻可真是没有想到丁翔说的是什么。
  石梦兰也不知道,但却忍不住道:“丁爷,你说我们应该想到什么?到底该想到什么呀?”
  丁翔哈哈大笑道:“楼外楼主人的遗孤呀!我们费那么大的劲,不就是为了找这个孩子么?”
  于、石二女终于明白了。
  敢情丁翔是为了秋水仙的遗孤而来。
  而天下事就是这么凑巧,偏偏这遗孤就在眼前。
  于梦梅不由得笑了:“丁爷,这是真的么?他……”她看看小牛,道,“他这傻小子,真是秋家的后人?”
  丁翔道:“是!”
  他盯着小牛,呵呵大笑道:“他虽然想掩饰自己,可惜,遇到了我,却逃不过我的法眼,这真是老天爷帮忙了!“石梦兰笑道:“丁爷,这件事会不会是太巧了些呢?我觉得……”
  她摇了摇头,再看看小牛,又道:“我瞧不出这傻小子有那一点像秋水仙的儿子!”
  丁翔大笑道:“你心目中的秋水仙的儿子,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象秋水仙一样了不起么?”
  石梦兰怔了怔,笑道:“这个……丁爷,他当然不可能像秋大侠,但是……”她摇摇头,“至少,他该有一点儿秋大侠的气质吧?”
  丁翔笑道:“那可不一定!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在老夫看来,这小子一定是秋水仙的儿子。”
  这时,最好笑的小牛。
  他发现这姓丁的很有趣。
  本来世上最好笑的人,就是明明不是,而偏偏大言不惭,自以为是的人!丁翔就给人这种印象。
  所以,小牛觉得他有趣。
  他摇摇头,大声道:“老先生,你是不是看到我生下来的?你是不是看着我长大的?”
  丁翔一呆道:“小子,你说什么?”
  小牛道:“我问你是不是看到我生下来,又看着我长大的!不然,你怎么可以说我不姓牛而姓秋呢?”
  丁翔终于明白小牛的意思了。
  他冷冷一笑道:“好小子,你以为装傻就能瞒得过我么?你如果姓牛,为什么住在这座楼外楼之内,你难道不知道这座小楼的主人是什么人么?”
  小牛笑道:“我本来就不知道。我告诉你,我只是跟齐大叔要住在这儿,我又怎能住到别的地方?”
  丁翔大笑道:“是么,齐敢为什么不选别人,偏偏要选你帮他驾车?你们想瞒别人可以,瞒我,办不到!”
  小牛怔了怔,道:“你……好像认定我不是小牛了?难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明白吗?”
  丁翔大笑道:“不错,你很可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不过,偏偏我丁某人知道!小子,老夫来此,就是找你,你还是跟我走?”
  小牛一呆道:“你——你要我跟你走?”
  丁翔道:“一点都不错!”忽然哈哈大笑,“就算齐敢在这儿,你也一样得跟我走!”
  小牛摇摇头道:“如果我不肯呢?”
  丁翔道;“你不肯?由不得你不肯来!”
  小牛道:”我自己的事,不由我作主由谁?”
  丁翔道:“从现在开始,小牛,你的一切举动,都得听我作主了,你知道么?”
  小牛笑道:“不知道!”
  丁翔冷笑道;“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就该知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真是奇怪,我跟你根本不认识,你来找什么麻烦?”
  丁翔道;“就算我找麻烦,你又能怎样?”忽然哈哈一笑道,“两位姑娘,今天可真是不虚此行!说来,可谓大有收获。”
  于梦梅笑道:“丁爷,你真的认为他……他是秋公子的遗孤?”
  丁翔大笑道:“错不了!天下有不少巧合的事,但也不会巧合得这么严丝合缝的吧!”
  石梦兰笑道:“丁爷,话是不错,不过,我怎么看也看不出这个傻小子有那一点像秋水仙。”
  丁翔道:“像不像是一回事,他是不是又另外是一回事。依老夫看来,他一定就是秋水仙的儿子了。”
  小牛听得想笑。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秋水仙是何许人。
  但丁翔却偏偏说他是秋水仙的儿子,小牛怎不好笑?
  他好奇的盯着丁翔。
  不过,丁翔的想法和小牛不同。
  丁翔在想,这小子怎能装得这么不在乎?他怎么能装得一点都没有秋家后人的气质呢?
  丁翔不相信齐敢能有这种能耐。
  同样的,丁翔也想到,桃花娘子金莺这些年来,一直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又那有时间来调教秋水仙的遗孤?
  丁翔越看小牛,越觉得他是秋水仙的儿子。
  于梦梅始终是不怎么相信丁翔的话,只可惜,她太年轻,十六年前秋水仙的迷人风采,她无从见识。
  因此,她即使不相信,也无从反驳。
  她看看丁翔,笑了:“丁爷,你真要带这傻小子走?”
  丁翔道:“当然!”
  小牛忽然不甘示弱的笑笑道:“那可不一定!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丁翔怔了怔,狠狠地瞪了小牛一眼。
  小牛一扬头,接口又道:“你瞪我也没用,我不跟你走,你又能把我怎样?”
  丁翔忽地大笑道:“我也不怎么样,只不过叫你动弹不得而已!”
  他忽然出手,一把抓向小牛。
  齐敢心中一惊,他知道丁翔的武功不弱,小牛决非丁翔之敌。
  因此,他不由得一闪身,就奔了出去。
  但是,齐敢刚刚踏出一步,就又收住了去势,退回到原来隐身之处。
  丁翔这一抓,居然抓空了。
  别瞧小牛是个楞小子,但他此时却变得很滑溜。
  丁翔当然没有把小牛看在眼里,所以,他这一抓,也只是像对一般人一样,搭手上肩,想按住小牛而已。
  他可没想到小牛居然一矮身子,由他左边的肩下穿丁过去。
  丁翔刚自呆了一呆,小牛已大叫:“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跟我们小孩子动手动脚的?你要我跟你走,也得好好说呀……”
  于、石二女掩口忍住了笑。
  她们不敢笑,是怕丁翔面子上难看。
  丁翔此刻面子很难看。
  因为,他没料到自己居然一抓没抓到小牛。
  这霎那间,他更坚信自己的判断没错。
  这小子若非秋水仙的儿子,怎会这么滑溜?
  天下事有时候就是很巧!
  丁翔一向也不太相信巧合。
  但他今天可就一直都遇上了巧合的事。
  小牛不怎么会武功,这是丁翔万想不到的事。
  而小牛却偏偏又能在他手下脱出去,更是丁翔万想不到的事了。
  因此,他再度转身,面对小牛时可就不再轻敌了。
  小牛虽楞,但他也瞧得出这会儿丁翔的神情大大不同。所以,他摇手大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丁大爷,你说是不是?”
  小牛记得听疯女帮的女人说过这句话,现在,他可是用上了。
  丁翔是不是君子?
  从他出卖恒王府起,他就已经不是君子了。
  君子,是不会背弃自己的主人的。
  所以,丁翔冷笑:“小子,你少浪费口舌了!老夫一生,向来言出法随,你准备好,老夫看你还能有多滑溜……”
  丁翔跨步上前。张开五指,又待抓去。
  小牛退了三步,大叫道:“慢一点……”
  丁翔怒道:“慢什么?你……”
  小牛道:“没什么,你要我跟你走,行……不过,我得交代一下我的女人吧?”
  小牛此言一出,于、石二女和丁翔全都怔了一怔。
  这楞小子才多大,居然有了女人?
  衡诸常情,似乎是不太可能。
  但小牛既已说出口,那总有道理。
  因此,丁翔不由得皱眉道:“小牛,你有老婆?”
  小牛道:“有。”
  丁翔一呆道:“在那儿?”
  小牛道:“屋里……”
  他伸手指了指石屋,又道;“她就在屋里等我!”
  丁翔有些不信,但似乎也不得不信。
  因为,小白这时正探头向外看了一看。
  丁翔没见过小白。
  于、石二女也没见过小白。
  但是,按理于、石二女应该瞧得出疯女帮七彩女的装束才对。
  可是,她们因为被小牛一上来那几句话说得心中一直忐忑不安。
  所以,一时之间,居然认为那个小牛的女人不穿衣服,是因为他们刚刚正在做那不可告人之事的缘故。
  否则,她们怎会相信小牛的老婆是疯女帮的女人?
  否则,她们怎会不揭穿事实真象?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七回 杳无踪迹
上一篇:
第十五回 原形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