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杳无踪迹
2021-03-10 14:31:2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齐敢没找回小牛。
  疯女帮的人,全走了。
  连那个小和尚无家也不在。
  齐敢这回才真的吃了一惊。
  难道疯女帮的人也是为了秋水仙的儿子来的?那个小白听到了丁翔说的话,就把小牛当作了秋水仙的遗孤,抓走了么?
  她们会对小牛怎么样处置?她们是不是也跟丁翔是一伙的?
  齐敢也糊涂了。
  他在那茅屋中前前后后看了半天,什么线索也没有看出来。疯女帮的人,好像把任何痕迹都抹去了。
  齐敢咬了咬牙,突然转身,奔向天香楼。
  天香楼也是空荡荡的。
  山前山后,齐敢跑了个遍,结果却是半个人影儿也没见到。
  连那个看门的女道士也不见了。
  齐敢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疯女帮和天香楼的人,为什么忽然不见了?
  她们之间,怎么可能忽然间有了默契般的全隐藏起来了呢?除非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什么是这个原因呢?
  齐敢冷冷一笑,忽然想起,还有一个地方可去。
  杭州城内的天香楼。
  齐敢有十二成把握,这个天香楼不会没有人。
  不过,他还是失望了。
  因为,人是有不少,但却全都不是他要找的人。
  小牛回来了。
  齐敢看到他回来,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下了大半。
  小牛很高兴,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安和不同。
  齐敢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半响,才笑了笑道:“小白呢?你送她回到那茅屋去了”
  小牛道:“是呀!她们就住在那儿嘛!”
  齐敢以为,那可不一定了,但口中却道:“别的女孩子都在?”
  小牛摇头笑道:“大叔,我……没到屋里去,我只送她到山腰就回来了。”
  齐敢哦了一声道:“你——没到屋前?你看小白回去了么?”
  小牛忽然不安的看看齐敢,道:“大叔,你——怎么了?莫非……小白没有回去么?”
  齐敢道:“这……大叔刚刚去了一趟那茅屋,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我以为你……”
  小牛一怔道:“没有人?怎么会?大叔,我送小白回去时候,远远还看到有人的。”
  齐敢一呆道:“真的?”
  小牛道:“真的!”
  齐敢不说话了。
  他知道,一定有了什么大事发生,疯女帮的人才会忽然全部撤走了。
  不过,他还不能理解的是,天香楼的人,为什么也同时不见了。
  什么事会跟她们都有关联?
  他看看小牛,本来,他以为是小牛的缘故。
  既然跟小牛无关,那当然也不是丁翔要她们走的了。
  因为,丁翔在没找到秋水仙遣孤之前,他一定会把小牛就当作那个在恒山失踪的婴儿的。
  齐敢沉吟良久,摇了摇头道:“小牛,小白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你有没有跟她约好什么时侯再见面?”
  小牛笑了笑道:“有,小白说,明儿晚上她会再来找我。”
  齐敢道;“到这儿来么?”
  小牛道:“是!”
  齐敢忽然摇了摇头一笑道:“小牛,我看她只怕不会再来了。”
  小牛一呆,他可不肯相信小白不来。
  不过,他似乎也了解到,齐大叔说的话,向来很少错的,他说小白不来,就真的可能不会来了。
  齐敢看看小牛,叹了口气道:“小牛,大叔知道你不肯相信,可是,小白和疯女帮的女人全走了,什么时候回来,连大叔也猜不出来了!”
  小牛皱了皱眉,忽然摇头一笑道:“大叔,我在想,小白可能还是会来的,她言而有信!”
  齐敢看看小牛,想劝慰他两句,但他瞧到小牛那份热衷的情绪,劝人的话,也说不出口,只笑笑:“但愿她能来……但愿她言而有信……”
  石屋外忽然有人笑道:“疯女帮本来就言而有信嘛!”
  齐敢一惊,小牛却反而笑了。
  小白果然言而有信,不必等到明天,她就来了。
  小牛奔了出去。
  齐敢也跟了出来。
  小白站在门外,俏生生地,含笑倚门而立。
  只有一个人,齐敢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呢?他原以为疯女帮的七彩女和两位护法可能都来了。
  但他却是再度判断错了。
  照他作为一个杀手的经验,犯一次错,就可能会万劫不复。一天之内,自己居然犯了两次错,这就值得自己好好地警惕一番了。
  小牛正拉着小白的手在笑。
  齐敢皱了皱眉,低声道:“小白,你没有跟她们走?”
  她丢开小牛的手,笑笑道:“大叔,你知道她们都走了?”
  齐敢道:“知道!”
  小牛大笑道:“小白,天下很少有人能瞒得过大叔!连你也一样……”
  小白似乎吃了一惊,但她立即笑道:“本来是嘛!幸好我没有事要瞒大叔……”
  齐敢笑笑。
  他心想:小白如果是说谎,这个谎就说得不太高明。
  如果不是说谎,齐敢又会觉得自己三度判断错了。
  小牛拉着小白,低声道:“小白,你怎么没有跟她们走?你是不是不再跟她们在一起?”
  小白笑笑,笑得很自然:“她们本来要我也走,我说明了跟你约好了见面,所以,流水、飘香两位护法阿姨,就要我留下来了。”
  小牛高兴得跳了起来。
  但齐敢却不然。
  他觉得疯女帮的护法如果这么通情达理,这么善体人意,她们又怎会自称疯女帮?
  可见小白这些话是假的。
  齐敢看看小白,淡淡一笑道:“想不到疯女帮的两位护法,居然如此通情达理!小牛,看来,是你的福气来了!”
  小牛傻傻地一笑道:“大叔,你不是常常跟我说,傻人有傻福吗?大概……大概……”他看看小白,嘻嘻一笑,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这时忽然发现小白跟先前所见,有些不同。
  小白不再是赤身露体,而是穿上了一件薄薄的长衫,雪白的料子,像一件罩袍般,套住那骷髅肚兜儿的外面,越发使小白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胴体,在若隐若现之间,显露出诱人的魅力。
  小牛楞楞地看小白。
  小白也似乎有些意外,看看小牛,低声道:“小牛,你怎么啦?你干吗直看着我吗?我……”
  小牛摇摇头道:“你……穿衣服了!”
  小白嫣然一笑道:“是啊!我穿了衣服……人总是要穿衣服的呀!这有什幺好奇怪呢?”
  小白的解释,小牛似乎同意了。所以,他只是点头:“对……人是要穿衣服的……”
  但齐敢的想法与小牛不同。
  疯女帮七彩女,本来就是不穿衣服的,忽然穿上衣服,必有原因。
  这是什么原因?会不会和今天所遇到的这些怪事有关联呢?
  齐敢冷冷地打量着小白。
  其实,打从小白现身那一霎那,齐敢就已经发现了小白的衣着变了。
  他不问,因为他不便问,这事本该由小牛问才对,不管怎样,自己究竟是老人,是长辈,自己如果先问小白,那岂不是显得太轻浮了么?
  齐敢不是那种人。
  小白很聪明,很伶俐。
  齐敢看她,她似乎已经能先窥人意,微微一笑道:“大叔,穿上衣服,是我自作主张,她们都离开了杭州,我才敢这么做的。”
  齐敢哦了一声道:“她们都离开了杭州?”
  小白道;“是!”
  齐敢道;“去了何处?你知道么?”
  小白摇头道:“没说,他们只是要我留下来,顺便还要我代为看守山上的天香楼呢!”
  齐敢道:“没说要去哪儿?她们……”他沉吟了一下,“小白,是谁要你代为看守天香楼的?”
  小白道:“是护法阿姨……不过……大叔,我看到有天香楼的人跟她们在一起。”
  齐敢脱口道:“是谁?天香楼的人是谁?”
  小白道:“是沈姑娘!”
  小牛道:“沈梦竹,是不是?我认得她!”
  小白道:“是她。”
  齐敢忽然在心中现出一线曙光,好多好多的问题,似乎都要迎刃而解了。
  可是,他却不明白,是谁在幕后主使这—切。
  他看看小白,迟疑了一下,道:“小白,你——连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么?她们去向,多少总该有点儿征兆,比如说,她们会不会是回到疯女帮的总坛……”
  小白摇头道:“不会,如果回到总坛,那个无家和尚是不会同去的。”
  齐敢点了点头。
  小白的话,似乎可信。
  至少,齐敢知道,小白到目前为止,还真没说过一句谎话。
  齐敢拍拍小牛,笑道:“傻小子,陪小白去玩吧!”
  他看看小白,又道:“小白,你可以住在这儿,茅屋和天香楼,大叔会代你去查看的!”
  小白感激的娇笑道:“大叔,你真好……”
  齐敢哈哈一笑道:“人老了,什么都不好……”
  他一转身,大步向楼外楼中行去。
  小楼上,很静。
  小牛和小白的欢笑声,被石屋的那一道门阻隔了。
  所以,齐敢听不到。
  但是,齐敢却可以想象得到这两个年轻的孩子,一定是其乐融融。
  跨进那间小楼,齐敢多少有些落寞之感。
  不是因为小白由他身边上夺走了小牛,而是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仍然是水上浮萍般的没有根。
  一个人觉得自己没有根的时候,心情自然就会落寞的,而且,也会觉得说不出来的消沉。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艰难的踏着木梯,步上小楼。
  没有灯火,但月色还是很亮。
  他走向回廊,俯视着楼下……
  这面向西湖的敞轩,正水一般的溶在月光之中。
  但是,齐敢却觉得有些不对。
  一股熟悉的幽香,透鼻而入。
  他蓦地一惊,霍然转身。
  娇滴滴的一声轻笑:“听你长叹,我以为你老了,现在我才知道,你没有,你还是鹰一般的敏锐……”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十八回 高深莫测
上一篇:
第十六回 冤家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