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豺狼当道
2021-03-10 14:35:2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言光斗和那三十九个人,此刻正聚集在石林之中。
  他们并没退去。
  显然,他们还是在想回到茶馆之中的办法。
  齐敢来了,他看看言光斗,言光斗也看看他。
  齐敢一笑道:“秋水仙的死,我知道,如果那白千山手中的暗器真是炸死秋公子的霹雳棒,我敢打保票,要炸死四十个人,一点都不难!”
  言光斗皱了皱眉,道:“区区相信阁下!”
  齐敢笑了:“言先生倒是很瞧得起老朽。”
  言光斗微微笑道:“十六年前的天下第一杀手……”
  齐敢一怔道:“你知道我是谁了?”
  言光斗道:“言某人不聋,齐老的像貌,在下早已听人说过。只是……十六年来未见你老的行踪,所以,江湖人却以为……以为你……”
  齐敢大笑道:“以为我死了,是么?”
  言光斗点了点头,道:“是……是……齐老隐居十六年后,再出江湖,仙踪忽然驾临黄山,莫非也是为了秋水仙遗孤之事么?”
  齐敢忽然笑了。
  他心中暗道,果然没错……金莺果然有了安排。
  只怕黄山石林,又是一番腥风血雨了。
  齐敢笑着摇头。
  他不承认自己是为了秋水仙遗孤之事而来,是不想让人知道当年他曾教养过这孩子。
  言光斗有些意外:“齐老,你不是为这件事来的?”
  齐敢道:“不是,我只是碰巧赶上了这次热闹。”
  没有人相信,连齐敢自己也不相信。
  但是,他还是这么回答了言光斗。
  妙的是,言光斗居然也不反驳,而是笑道:“齐老,既然遇上了,少不得就不妨看看热闹。”
  齐敢大笑道:“正是!正是……”他笑声一顿,指指众人,“你们都是为这件事来的?”
  言光斗道:“是”
  齐敢道;“谁要你们来的?”
  言光斗笑了:“齐老,这事说来只怕你也不信,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是谁要我们来的?”
  齐敢不由得呆了一呆。
  四十个人,忽然在这黄山石林的小茶馆中出现,居然还不知道是谁要他们来的,这件事,岂非是胡说八道?
  不过,说来也妙,齐敢虽然呆了一呆,但却是仿佛相信了言光斗的话。
  他摇摇头,道:“言老弟,老夫相信你说的话,但老夫认为,至少,你们总该接到过什么人的指点,才会到黄山石林来的吧?”
  言光斗道:“不错,是有人指点我们来的。”
  齐敢道:“谁?”
  言光斗微微一笑,取出了一个小柬,交到齐敢手中道:“这个……”
  齐敢接过了小柬,看了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小柬上,只有这几十字:“速赴黄山石林小茶馆,保护逍遥公子遗孤。”
  齐敢有些不解地笑了笑道:“老弟,你们……你们跟秋水仙是朋友?就这么一张小柬,就能惊动你们赶来此处么?”
  言光斗点了点道:“我们不一定都是秋公子的朋友,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做秋公子的朋友,所以,我们才赶来此处。”
  齐敢道:“老弟,你越说可越叫老夫糊涂了。”他指指几个年轻人,“像他们那样年纪,根本不可能跟秋水仙论交,是不是?”
  秋水仙十六年前就已遇害身亡,那些二十几岁的人,当然不可能跟他论交。
  言光斗笑道:“是!”他看看齐敢,低声道:“他们虽然本身未曾见过秋公子,但是,他们的父兄或是师长,都曾受过秋公子恩慧……”
  齐敢忽然明白了。
  他哈哈一笑道:“是了!是了……你们都是怀着极恩还德之心而来的。对么?”
  言光斗道:“齐老,你总算明白了。”
  齐敢当然明白了。
  若非报恩,这些人怎么会接到这个小柬,就赶来黄山。
  但是,齐敢现在想知道的事,只剩下一点了。
  这个小柬是什么人发出来的?
  他首先想到的是桃花娘子,然后,他想到的是恒王的郡主朱蓉蓉。
  可是,他却马上就否决了这两种想法。
  因为,如果是桃花娘子,她就不会用保护二字。
  秋水仙的孩子,本来就一直在她的保护之下,何须别人代劳?
  至于郡主……齐敢觉得也不可能。
  蓉蓉郡主如今身在何处,连齐敢都不大清楚,可见这位娇柔的金枝玉叶,早已不再介入江湖事件之中了。
  齐敢沉吟。
  不是她们,还会有谁。
  言光斗在看着齐敢。
  另外那三十多个人也在看着齐敢,他们都在等着他说话。
  但齐敢偏偏没再说一个字。
  他把那小柬交回到言光斗手中,叹了一口气,转身又向那茶馆走去。
  黄善忽然一溜,就溜到了齐敢身前。
  “齐老,留步。”
  齐敢铁桩似地站住,冷冷地看了黄善一眼:“你要做什么?”
  黄善抱拳道:“血肉之躯,难挡雷火之器,齐老本是智者,何必前去……前去……”
  他似乎不好意思说出:“送死”二字,是以,期期艾艾地说不下去了。
  齐敢道:“怕老夫去送死,是不是?”
  黄善想不到齐敢自己并不忌讳,闻言不由得笑了。
  他搓搓手,道:“齐老好说……”
  齐敢不等他再说,忽然摇摇头道:“黄善,你大可放心,老夫历经灾难,还能保全顶上首级,没有被人割去,总也有道理吧?”
  黄善讪讪一笑道:“这……”
  齐敢笑了:“再说,白千山说他手中拿的是关外霹雳棒时,第一个离开小茶馆的是谁,是不是老夫?”
  黄善也笑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怕齐敢去冒险是多此一举。所以,他只好笑笑。
  齐敢打量了黄善一下道:“黄善,你的心意,老夫仍然心领。”
  黄善这回不笑,却抱拳道:“不敢,黄某当不得齐老的盛情,雷火堂的火器,在关外确有盛名……”
  齐敢道:“老夫知道,不过,老夫还知道,白千山纵有霹雳棒,但他决不敢真的使用!”
  言光斗、黄善全呆了。
  齐敢这句话,叫他们都有着被愚弄的感觉。
  言光斗忍不住走过来,皱眉道:“齐老,白千山为什么不敢用?他……”
  齐敢一笑:“因为,那不是真的霹雳棒!”
  言光斗那一伙人全都为之变色,每个人都怒目相视,仿佛要把齐敢活活吞下口中。
  黄善冷冷一笑,沉声道:“齐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既知道不是真的,为什么领头退出茶馆?”
  齐敢大笑:“因为,当时我还没想到这一点。”
  言光斗道:“现在你才想到了?”
  齐敢道:“不错?”
  齐敢和那四十个人,走得很快。
  但是,他们回来得也不慢。
  虽然是半个时辰不到,但茶馆中已迥然非先前景象。
  七格格、白千山、蓝如玉还在。
  杨四爷、小六子也在。
  四个铁塔般轿夫更在。
  可是,齐敢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白千山一眼见到齐敢和言光斗一伙去而复回,似乎是深为意外。
  他一拍手,又要去取腰间的霹雳棒。
  齐敢却哈哈一笑道:“白千山,你不必再装模做样了。霹雳棒虽然霸道,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道理,老夫相信阁下应该懂吧?”
  白千山一扬眉道:“老夫不懂!你们胆敢再来,可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他探手取出了霹雳棒。
  言光斗虽然相信齐敢所说,认为那霹雳棒是假的,但是,一旦见到白千山亮出了霹雳棒仍然为之变色,趔趄不前了。
  只有齐敢没有理会白千山,一闪身就逼近到白千山的身前三尺之处。
  他冷冷一笑道:“白千山,霹雳棒的一炸之威,十丈方圆,无物可免,你如果不怕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也不怕把七格格炸死,你就不妨扔出这个哭丧棒如何?”
  七格格的娇笑,忽然凝结了。
  白千山也呆了。
  言光斗、黄善那一伙人,却笑了。
  霹雳棒不一定是假的。
  但白千山不敢用它,倒是真的。
  姜到底是老的辣。
  齐敢这一手,果然弄得白千山空拿着霹雳棒在手,而一时之间无法有所举措。
  他瞪着齐敢,怒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你知道霹雳棒的威力有多大,是从那儿见识来的?”
  齐敢一笑,道:“白千山,你最好先收回那根小棒子吧!吓不了人的东西,拿在手上并不好看!”
  白千山皱了皱眉,当真很听话,把霹雳棒放回自己的衣襟之下。
  言光斗、黄善和另外四个中年汉子,已鱼贯而入。
  七格格柳眉一扬,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些人的胆子真不小啊!”
  齐敢哈哈一笑:“一个人如果天天过着刀头舐血的日子,胆子不大行吗?”
  七格格看了看齐敢,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江湖上几时出了你这号人物?”她忽然向蓝如玉一笑,“如玉,你这些年来,常在关内走动,见过他么?”
  蓝如玉摇了摇头,道:“没见过!”
  七格格再看看白千山。
  白千山笑道:“回格格的话,老朽近十多年来,也没听说过像他这样的江湖人物!”
  七格格目光一转,向齐敢娇笑道:“瞧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也不该是初出道的人物,是么?”
  齐敢道:“不是!”
  七格格道:“你既然不是初出道,为什么他们都没听说过你呢?难道你易了容,或是……”
  她忽然语音一顿,瞪着齐敢半天,方叹了一口气,道:“你生具异像,不可能是改装易容的,对不对?”
  齐敢大笑道:“对!老夫向来就是这副德性,易容改装,也变不了我本来面目。所以,姑娘不必多费心思去猜想了!”
  言光斗此时却在一旁笑了。
  他猜不出为什么白千山这样的老江湖,居然把齐敢这号杀手忘了。
  但他却不了解,白千山他们所获知的是,齐敢早在十六年前就和李西崖等丧命在恒山古道。
  所以,白千山也根本料不到齐敢还活在人间。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英雄遗孤
上一篇:
第十九回 茶馆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