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英雄遗孤
2021-03-10 14:36:2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蓝如玉站在那年轻人身前。
  年轻人正在用小六子拿来的茶碗在喝茶。他没有抬头。
  虽然蓝如玉的脚就他的眼前,但他却恍若未见。
  小蓝似乎有些不快。
  他一向不肯被人所漠视,他一向是眼高于顶。如果一个人轻视了小蓝,后果总是会很不愉快。
  现在,不愉快的事马上就要发生了。
  白千山也走了过来。
  他看看那个年轻人,再看看小蓝,微微一笑道:“是他?”
  小蓝道:“是他!”
  白千山点了点头。
  小蓝立即伸手,将年轻人的茶碗夺了过来。年轻人似乎有点意外。但却笑道:“你要喝茶吗?可惜这是我喝剩下的……对不起,对不起!”
  小蓝反而怔了一怔。
  他没料到对方居然没有生气。
  白千山也觉得诧异,心想,如果他是我们要等的人,恐怕事情有点棘手了。
  他一向明白一件事,一个不容易动怒的人,必然是一个最难缠的人。
  因此,他看看小蓝,低声道:“小蓝,这个人不好对付,咱们得小心些。”
  小蓝看看手中的茶碗抛向十丈外的山石。
  哗啦一声,那个又粗又大的大花碗,顿时碎成粉末。
  白千山皱了皱眉。
  小蓝却没有理会白千山的反应,哈哈一笑,向那年轻人道:“不错,蓝某人向来不喝剩下的茶……”
  他话音一落,忽然抬腿,向那年轻人踢去。
  蓝如玉的武功,已是一流高手。
  他这一脚踢出,力道自然不轻。
  那三十多人,虽然低头在喝茶,但每个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瞟向小蓝的这一脚。
  连白千山也是,而且,他还认为,这个年轻人只怕很难躲过小蓝出其不意的一脚。白千山错了。
  他料想的事,却是适得其反。
  小蓝的脚,没有碰到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的手,却抓住了小蓝的脚。
  小蓝一挣,居然没有挣开。
  年轻人微微一笑,道:“茶碗摔出去会碰得稀烂,一个人摔出去,不知道会碰成什么样子……”
  他右手一挥,当真将小蓝像一段木头般,摔了出去:“也许,黄山的石头,比不过你小蓝的脑袋瓜子硬吧……”
  年轻人站了起来。
  但小蓝却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人头,似乎比不上石头硬。
  小蓝这个人一向很硬,但是遇到黄山的石头,他也跟那个茶碗差不多,烂了。
  小蓝的脑袋,碎得比那个粗碗好不了多少。
  白千山吓了一跳。
  他做梦也想不到小蓝会这么轻易的丧生。
  他更难以相信的是,以小蓝的一身武功,怎么可能被眼前这个年轻人摔了出去,却无力自救?
  他顾不得再看这个年轻人,身子一闪,就向小蓝的尸体奔去。
  小蓝确实是死了,死得很惨。
  白千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蓝的人头,已经不见了踪影,连他的双肩,也被山石震得碎裂折断。
  地上一片模糊,血肉淋漓的惨象,令人不忍卒睹。
  七格格也吃惊的站了起来。
  她还希望小蓝没有死。
  但她看到白千山对小蓝的尸体曲膝下拜时,她终于明白,小蓝死了。
  她看看齐敢。
  齐敢很镇定的坐在位子上没有动,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
  七格格一咬银牙,再也把持不定内心的激动,一闪身,就向那年轻人走去。
  四个壮汉,像一窝蜂般,也跟了过去。
  齐敢忽然叹了口气。
  他看了言光斗一眼,低声道:“如果是他,咱们就不必费心了!”
  言光斗笑笑,也点点头。
  很明显,他同意齐敢的话,也明白齐敢弦外之音。
  黄善却摇了摇头道:“齐老,如果他不是呢?”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想过如果他不是的后果。
  这个穿着一身灰白色褂裤的年轻人,看来是那么特别,那么不同凡响。而武功又高得出奇,如果他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秋氏遗孤,那可就麻烦大了。
  齐敢盯着那年轻人,摇头道:“黄老弟,老夫还没想过这件事,所以,最好他是我们所想等的人!否则,咱们的麻烦就大了。”
  黄善笑道:“不错,至少我们几乎没有人能够跟他相拼……”
  突然,一阵大笑传来,黄善惊得连忙住口。
  茶馆里的七个人,连齐敢在内,都同时心中一惊,掉头向笑声之处看去。
  笑声是出自那年轻人口中。
  他正在打量着七格格,一副土头土脑的样子。
  七格格心中有些发毛。
  她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的眼光,就像两把钢刀,割裂了自己的一身衣饰,把自己赤裸裸呈现在他眼前一般。
  七格格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恼恨地娇叱道:“你笑什么?你杀了人还笑得出来?”
  年轻人的笑脸忽然失去。
  他抓了抓头,道:“杀了人就不能笑么?这是谁规定的?”他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七格格,“是你?是不是?你说杀人不能笑,是吗?”
  七格格柳眉一扬,道:“是我又怎么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死小蓝?”
  年轻人微微—笑。
  他又笑了,而且笑得很迷人。
  七格格瞧得心中一懔。
  忽然间,他想起了秋水仙的笑。
  这年轻人的笑,就像秋水仙的笑一样迷人。
  七格格暗道:“果然是他了……”
  年轻人似乎有意要打断她心中的思忖,含着那迷人的、真诚的笑,低声道:“我本来不想杀死那个小蓝的,我不知道他武功那么差劲,我把他摔出去,他为什么不挣扎?大姑娘,你怪我是不对的!”
  七格格楞了。
  这小子杀了人居然还有理。
  七格格冷哼了一声道:“你制住了小蓝的穴道,他怎么还能挣扎?哼!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小蓝的武功好不好,我也知道,若非穴道被制,他当然死不了……”
  七格格话音未已,白千山已走了过来。
  他叹了一口气,大声道;“七格格,小蓝的穴道井设有受制,他本该可以不死的。”
  七格格呆了一呆,道:“什么?白老,你说……小蓝的穴道没有受制么?”
  白千山道:“是……”他看看那年轻人,“小子,你用了别的什么手法?让小蓝昏了过去的,是不是?”
  年轻人又笑了笑。他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手法也没用,我只是抓住他把他摔出去而已!”
  白千山不信。
  七格格也不会相信。
  甚至连齐敢也不肯相信。
  小蓝怎么可能就这么被人一摔而掉死呢?
  他说的很诚恳。
  这个年轻人生就一副讨人喜欢的样子,他说的话,好像很难叫人不相信。
  但是,事实上,以小蓝的一身武功,怎么可能会被人一摔就给摔死了呢?
  白千山瞪着年轻人,冷冷一笑道:“小子,你这话明明在骗人,是不是?你以为小蓝是什么人?他如果没被你制住穴道,怎么会一点反抗没有,被你摔死?”
  年轻人一笑道:“你们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为什么?问我有什么用?”
  七格格皱了皱眉,叹了口气。
  白千山则怔了一怔道:“小蓝他……人已经死了,老夫怎么去问他?”
  年轻人一笑道:“你明明已经问过了,是不是?”
  白千山脸色微变。
  七格格也变色看着白千山。
  小蓝人已经死了,她可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说白千山已经问过了小蓝。
  这正是在场的每个人心里要问的话。
  死人怎能说话?
  有两个人明白,死人能说话。
  一个是白千山。
  另一个是齐敢。
  齐敢当年就领悟过,在恒山遇害的人中,就有人留下了点点滴滴的线索,告诉了桃花娘子宝贵资料。因此,他相信小蓝的尸体一定也留下了什么线索。所以,那个年轻人才会这么反问白千山。
  白千山自己也明白。
  他虽然没有跟小蓝谈话,但是,他的确已经知道,小蓝实在是没有被制住穴道。
  不过,令白千山困扰的是,未被制住穴道的小蓝,怎么可能不挣扎,不反抗而亡。
  白千山看着七格格,心中略感不安地道:“七格格,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七格格笑了:“我知道,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事,不必跟我解释。”
  白千山道:“是!”
  七格格目光一亮,道:“不过,他……”七格格双目在年轻人脸上一转,“白老,他说的话也有道理,是不是?”
  白千山叹了一口气道:“是!”
  七格格忽然一沉脸,道:“他怎么死的?”
  白千山迟疑了一下,道:“摔死的!”他叹了口气,“没有反抗,没有挣扎,就这么被这个年轻人捧死了!”
  七格格哦了一声。
  她笑了笑,向年轻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
  是以,茶馆内外,人人都在等着这年轻人的回答。
  他笑笑。
  但他终于吐出了三个字:“金北岳。”
  金北岳?
  这可并不是他们每个人所期待的姓名。
  但对于齐敢则是例外。
  这是一个只有齐敢才知道的秘密。
  因为,齐敢参加了这孩子的命名之秘。
  用桃花娘子的姓,和秋水仙遇害的地点拼在一起,就成了金北岳。
  齐敢有些激动。
  至少,这孩子曾跟他共同度过四年朝夕相伴的日子。
  如今,他长大了,改变得太多,自己已经确定的是,若是在路上遇到了他,只怕是认不出来了。
  不过,齐敢自知,自己改变得并不多,除了两鬓斑白而外,简直还是十多年前的样子。
  他看到自己时,还能认得出这个瘦叔叔么?
  齐敢瞪着眼直看金北岳。
  金北岳似乎有意无意的也在看他。
  不过,金北岳却并没有表达出任何暗示。
  七格格柳眉一扬,低声道:“你说你叫什么?金北岳?你不姓秋?”
  金北岳怔了一怔道:“姓丘?什么邱?山丘的丘还是挂耳邱?”
  七格格道:“秋天的秋!”
  金北岳笑道:“金风送爽,也许是秋天的景象,但是,我不姓秋。”
  七格格有些失望的看看白千山。
  白千山道:“姓金的,你……你到黄山来做什么?”
  金北岳笑了,这个问题,真是问得够愚蠢。
  他摇摇头道:“阁下问得好!区区正想请教阁下,你们来黄山做什么?”
  白千山脱口道:“等人!”
  金北岳道:“哦”他忽然哈哈一笑,“区区正好跟你们一样,也是等人,你们信不信?”
  白千山道:“不相信!”
  金北岳呆了一呆,他还真不明白,白千山为什么不相信。
  七格格这时却娇笑了一声,道:“金公子,你真的是来等人么?等的谁?”
  金北岳笑道:“不知道!”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二回 李代桃僵
上一篇:
第二十回 豺狼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