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不明真相
2021-03-10 15:19:1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疏忽别人的感受,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以黄娟娟而言,她是不应该犯下这种错误的。
  然而,她居然犯了。
  不但犯了,而且是一犯再犯。
  她此刻移动了身子,靠近秋桐。
  她在媚笑:“秋兄弟,你看,这几个丫头,还真是上等货色,个个都很风……风……风流……”
  也许是碍着白千山和老齐,因此,她本来要说的更露骨的风骚二字,临时变成了风流。
  秋桐点头,笑笑道:“可不?她们都很美,只可惜,这六个男人都太猥琐,不像男人样子。”
  黄娟娟腻腻地声音,凑向了秋桐身边,道:“兄弟,你呢?你跟他们一定不同……”
  秋桐一笑道:“当然不同……”他忽然一拍胸脯,道:“黄姐姐,我至少比他们壮上十倍。”
  黄娟娟的跟睛就像要出水了。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碰上秋桐的身子了。
  白千山和老齐互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突然一转身,走开了七步,背身而立。
  他们不想再看下去。
  老齐本想拉秋桐一把的,但他没有。
  因为,他觉得有些事该由秋桐自己来作判断。
  特别是这种男女之事,人性本能的反应,不该由别人来代为作主的。
  这就像有些人爱吃四川、湖南的口味,辣得过隐。
  也有些人喜欢江浙的口味,既甜又淡中别有清新。
  你勉强别人更改自己的口味,是很难的,也是很不聪明的事。
  所以,老齐没有拉走秋桐。
  秋桐不是木头。
  他当然已经感觉到了黄娟娟那不是冰冷的小手。
  那手像是火把。
  而这火把就能烧死一个男人。
  然而,秋桐好像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容易被火烧得着的东西。
  黄娟娟似乎很热。
  秋桐的身子却依然有寒冬三九的冰雪,凉凉的,也僵僵地。
  黄娟娟很意外,她低声道:“兄弟,你怎么了?看她们看呆了么?”她吹气如兰,在秋桐的脸颊边,喷着一股热气,“姐姐难道不比她们美……”
  黄娟娟高兴地一笑,手更热了。
  但秋桐却接道:“黄姐姐,你虽然美,但你却不可能也像她们一样,供人玩赏……”
  黄娟娟咯咯笑着。
  秋桐忽然觉得脸颊边的热气更近了。
  而且,近得已有两片柔软的樱唇,触及了耳根。
  黄娟娟的声音,像蚊子在哼哼:“秋兄弟,谁说我不能?姐姐也是女人呀?兄弟,你想不想玩赏……”
  秋桐一呆。
  他可没想到黄娟娟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呆呆地转脸去看黄娟娟。
  但是,两个人挨得太近了。
  所以,他一转过脸,就跟黄娟娟正面相碰。
  鼻子碰上了鼻子,嘴巴也碰到了嘴巴。
  忽然,黄娟娟就像蛇一般缠了过来。
  秋桐不安地一挣,却没有挣得脱。
  他忽然想起在屋子里的那六对男女,是如何地纠缠在一起。
  现在,自己和黄娟娟,似乎除了多了一套衣服而外,别的也都很像了。
  秋桐觉得很滑稽。
  刚刚还在看别人,现在别人就要看自己了。
  他在想,这事不好。
  何况,那四个怪物,眼睛都快要冒火了。
  可惜,黄娟娟没想到这些。
  她可真是有些儿意乱情迷,无法自己。
  秋桐向后退,他只是想向后退。
  但是,黄娟娟不肯放手。
  很显然,眼前的情形,已经大有干柴烈火之势,大有把秋桐烧起来的感觉。
  黄娟娟已经热得想把自己的长袄剥去。
  秋桐没有帮忙。
  他此刻已是有些手足无措。
  所以,他的手倒变成了一双冰冷的手了。
  可是,黄娟娟的长衫却飞了。
  不是秋桐也不是她自己动的手。
  而是站在他们身后的四个怪人。
  千山四怪的八只手,上下飞舞,一下子就把黄娟娟的长衫扯脱。
  她长衫之内,穿的是裹衣。
  淡红的肚兜儿,由颈子下直掩到两股之间。
  别的地方,居然全是裸露的。
  秋桐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
  而千山四怪则狂欢的跳着,像是要疯了一般。
  黄娟娟也似乎有些陷入了疯狂。
  她居然一拉秋桐,就向屋子里奔去。
  那张床很大,但是十二个人堆在床上,还是很不好受,显然很挤。
  而她居然还要挤入他们之中。
  秋桐这一回可没迷糊。
  他一缩手,就挣脱开了黄娟娟,倒跃而出。
  但是,黄娟娟的小手,热热的小手,并没空着。
  她两双手都没空,一双手抓住了千山四怪。
  千山四怪是她的仆役,主人抓着他们,他们还能不俯首听命么?
  所以,这四男一女,就奔入了房中。
  他们向那堆人肉中挤去。
  门外,秋桐摇头苦笑。
  白千山、老齐也在摇头。
  黄娟娟会忽然变得如此不堪入目,倒也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尤其是白千山,觉得十分难堪。
  可是,他却无可奈何!他只好一顿足,转过身子,做他唯一能做的事,眼不见为净。
  但耳朵却没有塞住。
  所以,耳朵之中,还有令人心胆皆裂的淫声荡语。
  一缕如丝般箫声,突然传来。
  这萧声如怨如诉,如慕如泣……
  白千山陡然如服清泉,精神大震。
  他突然转过身来。
  白千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门内的那些人,忽然间,仿佛又回到人性的世界。
  他们不再纠缠在一起。
  他们也各自在找自己的衣物。
  千山四怪已退到门外。
  黄娟娟虽然没有,但是她已披回自己的长衫。
  她的脸上,有一股迷眩的神色。
  不过,她已逐渐清醒。
  而且,正在向门外走了过来。
  疯女帮的六名彩女,也动作缓慢的把那五颜六色的肚兜儿,围到自己身上。
  虽然,这些肚兜儿并不能遮掩她们多少身体,但她们却穿在身上,而有别于不着寸纱寸缕的禽兽。
  六名壮男则纷纷倒在地上。
  他们在哭着。
  因为,萧声实在是太令人凄苦。
  好像一个人正走在旷野深山,触目所见,全是穷山恶水,一片死亡景象。
  死亡的可悲,总是令人难以释怀的。
  这六个胡家大院的护院武师,说来都是性情中汉子,他们又那儿有功力来抗拒外在景象的困惑。
  所以,要他们激动,很容易。
  现在,萧声的哀怨,要他们痛苦,它来得那样的快,也那样的有效。
  黄娟娟退出了门外。
  白千山迎上去,低声道:“七格格,这箫声好怪!胡家大院居然有这么高明的人物,格格……我们,恐怕还得小心些!”
  黄娟娟点头。
  她当然了解白千山言下之意。
  不过,她也想到了一件事。
  她忽然发现,千山四怪的功力,比自己高出了不少。
  因为,萧声一起,他们就立即如梦初醒,人人松开抓住自己的手,退出了门外。
  过去,黄娟娟一直以为千山四怪到了自己身边之后,必然会由于心志受自己的影响,功力必将大打折扣。
  可是,黄娟娟终于发现,有些事不能一厢情愿的去想,千山四怪就是很好的例子。
  他们不但没有退步,反而功力更精纯了。
  黄娟娟暗中已打定了主意:对于千山四怪的操纵方法,她必须另作安排。
  所以,白千山提醒她小心,她只是点点头。
  秋桐这时居然在笑。
  屋内的人,个个都在流泪。
  因为,那缕萧声还在继续着。
  所以,凄凉的境界,仍在延续,加深。
  疯女帮的六女,和胡家大院的六个大男人,都已经哭得伤心无比。
  可是,秋桐却还能笑。
  老齐皱了皱眉,低声道:“少爷,这时候——好像并不好笑啊!”
  秋桐还是在笑。
  因为,他正发现了一桩有趣的事。
  萧声未已,还在幽幽地传来。
  但吹萧的人却来了。
  他不是在吹,而是拿着一支萧。
  秋桐笑的就是这个拿着萧没有吹的人。
  这个人是胡四海。
  当然,黄娟娟也看到了。
  她先是吃了一惊。
  但她看到胡四海只是拿着萧时,她也笑了。
  如果拿着箫来唬人,这实在是很有镇慑力。
  可惜,胡四海忘了把箫放在嘴上作样子,否则,一定更能吓人。
  因为,萧声还在继续。
  胡四海直趋黄娟娟,双手送上了那支洞萧。
  他笑道:“七格格,有人要我把这支箫送给您……”
  黄娟娟大感意外。
  她看看胡四海,皱眉道:“送给我?谁要你送的?”
  胡四海道:“这——是个老太婆,我——我不认得,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黄娟娟接过了箫,看了看,摇头:“那个老太婆有没有说……为什么要你送来?”
  胡四海摇头。
  黄娟娟又看了看洞箫,对白千山道:“白老,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白千山沉吟了一下道:“我看——这支萧还是不要的好!七格格,眼下已是多事之秋,我们……”
  他看了秋桐和老齐一眼,忽然住口。
  黄娟娟微微一笑道:“对……”
  她忽然将洞箫塞回到胡四海手中:“胡四海,你快去告诉那老太婆,就说我不能收这支萧……”
  胡四海呆了一呆道:“七格格,老太婆已经走了!”
  黄娟娟也是一呆,道:“走了?”
  胡四海道:“是,她交给我,就走了。”
  黄娟娟道:“可是——她若走了,这萧声又是什么人在吹着?刚才不是她在吹萧么?”
  胡四海道:“不是!”
  他笑了一笑,道:“老太婆一直是拿着这支萧,她根本没有吹过!”
  黄娟娟看看白千山,道:“白老,这是怎么回事?”
  白千山道:“七格格,我看……我看……”
  忽然他住口不语。
  因为,萧声忽然停止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八回 四海大宴
上一篇:
第二十六回 乌合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