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不欢而散
2021-03-10 15:29:0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不穿衣服,不要脸的女人不是林天香?
  齐敢、言光斗、黄善三个人都吁了一口大气!
  金北岳更是展露了愉快的笑容。
  他看看那裸女大声道:“你是疯女帮的么?怪不得比疯子还要疯!”
  裸女叹了口气道:“金北岳,你这小子真是没造化,到口的肥肉吃不成,不觉得惋惜么?你还笑得出来?”
  她忽然转头向林天香一笑:“林天香,他是你的了!”
  林天香脸色一沉,道:“舒小倩,回去告诉你姐姐,我林天香今天不找你算帐,放过你,并不是怕疯女帮,因为我有事在身,不想另生枝节,你明白么?”
  裸女舒小倩一笑道:“知道!”
  林天香道:“很好,你能知道就好……”
  舒小倩忽然一闪身,就想向外奔去。
  林天香可比她快了一步。
  正好挡在她身前。
  舒小倩一呆,道:“林……林天香,你……想怎样?”
  林天香道:“穿上衣服!”
  舒小倩皱眉道:“你要我穿上衣服?你挡住我的去路,只是要我穿上衣服?”
  林天香道:“不错!”
  她指指跟舒小倩同来的四个少女:“从她们身上剥一件下来披上!我不愿天下女人的脸面全给你们丧尽!”
  舒小倩笑道:“好吧!”
  她倒算听话,走过去拿了一件长衫披在身上,道:“可以么?”
  林天香道:“哼!你们不要脸,别的女人还要脸!舒小倩,你跟你姊姊说,如果她不改一改帮规,还是这样任凭门下在众人之前赤身裸体,我林天香就要亲自出手,改组疯女帮,叫她这个帮主再也当不成了!”
  舒小倩皱了皱眉,道:“好!我会说!不过,林天香,你……”她摇摇头,“一个人口气太大,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林天香冷笑道:“好事还是坏事,用不着你管!”
  她突然一挥手,道:“滚!”
  舒小倩瞟了金北岳一眼,转身行去。
  那四个少女,这时也匆匆地跟在舒小倩身后奔去。
  言光斗一笑,道:“齐老,此女是疯女帮帮主的妹妹,怪不得她了!”
  齐敢道:“不错,疯子头子的妹妹,纵然再放浪些,那也不算什么……”
  林天香正走了过来。
  她听到齐敢的话,忽然一笑道:“不见得吧!齐老,她们并不是真疯子!你们为什么要原宥他们胡来?”
  齐敢皱眉道:“林姑娘,你认得老朽?”
  林天香笑道:“齐老,你这样子,只要听到过你的名号的人,不用介绍,谁都会认得出来的!”
  齐敢摇头苦笑道:“不错!不错……”
  林天香这时已坐在舒小倩先前坐着的地方。
  金北岳本能地又挪了一下身子。
  林天香皱了皱眉。
  她一身衣着是十足的村姑,很土。
  但她的脸色却是白中透红,娇艳欲滴。
  虽然她是在皱眉,但却依然宛如西子捧心般可爱。
  金北岳心想:天下尤物,怎么如此之多?但是,他口中却已经笑道:“林楼主,你找我有事么?”
  林天香冷冷笑地瞪着金北岳,道:“既然找你,当然有事!”
  金北岳道:“什么事?林楼主,好不好一面喝酒吃菜,一面说出来给我听?”
  林天香道:“要吃要喝,是你的事……”
  她目光一转,又道:“不过,金北岳,你给我听好,我问你的话,你一定要答复我,而且不许装醉!”
  金北岳大笑道:“装醉?林楼主,你想灌醉我,恐怕也灌醉不了呢!”
  林天香一笑道:“很好!”
  金北岳这时已斟了一杯酒,举到唇边,道:“林楼主,请说吧!”
  林天香道:“金北岳,罗明子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罗明子有什么不好?
  金北岳呆了。
  他可没想到林天香找他,只是为了要问这句话!
  一时之间,金北岳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了。
  他酒杯放在唇边,一动也不动,怔怔地望着林天香,半晌没有说话。
  林天香目光流转,冷笑道:“说话呀!金北岳,你是聋子么?”
  他摇头,不但想表示自己不是聋子,而是也想一下子把林天香和天香楼的人全部摇光。
  可是,他摇不光。
  不但摇不光,而且还是越摇越头疼,越摇越麻烦。
  林天香脸上已腾起了寒霜。
  她银牙一挫,道:“金北岳,你为什么摇头?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金北岳道:“我——我不是聋子。”
  林天香哼了一声道:“好!那就回答我的话!你为什么不喜欢罗明子?”
  金北岳笑了笑。
  他放下酒杯,这才叹气道:“林楼主,你只怕想错了!我从来没说过不喜欢罗明子!”
  林天香一怔道:“你——没说过不喜欢她?”
  金北岳道:“没有!”
  林天香忽然就笑了。
  她笑起来可真是不同。
  舒小倩一笑,是媚力四射,很叫人想入非非。
  但是,林天香一笑却不然,她脸上就像是春天般在绽放着一股生气,令人不由得也想随之而笑。
  所以,金北岳在笑。
  齐敢也在笑。
  言光斗、黄善、胡四海、胡高全在笑。
  顿时,桌上和周围的人,都高兴起来。
  然而,金北岳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林天香一招手,就把金北岳的笑给招走了。
  随着林天香那一招手,罗明子的一身火似的红衫,就出现在金北岳眼前,她挤在金北岳身边坐下。
  她咬着金北岳的耳朵,低声道:“金郎,你真好,你果然没叫我伤心失望。”
  金北岳很想大叫:“我不好!我宁可看你伤心失望死了最好……”
  可是,他说不出口来。
  不仅是他说不出口来,就算换了那位一向不近女色的齐敢,只怕他也说不出口来。
  而且,他那苦笑还得装得像是开心的微笑。
  这笑容落在林天香眼中,令她十分愉快。
  她看看罗明子,道:“明子,如何?我说你误会了金北岳,你看,没错吧?”
  罗明子低头一笑道:“是……林大姊……我……过去想错了!”
  她情意绵绵地望着金北岳,道:“金郎,你……我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不得不请林大姊来……”
  有女扶肩,吐气如兰,娇喘如蕙。
  这本是人生乐事,也是男人最喜爱的一刻。
  可是,在金北岳眼中,却是人生最大的苦事。
  他想推开她一寸。
  但是却反而令罗明子更挨近了五寸,几乎要把他搂入怀中了。
  金北岳只好喝酒,一连灌下了三罐子酒,这才一笑道:“我明白!因为你把林天香找来,我就没折了!罗明子,我好——好——好——”
  忽然,他身子一软,人就滑倒倒在桌子下面去了。
  金北岳刚刚还向林天香说过大话!好像天下没有人能灌得醉他!
  然而,曾几何时,他终于倒下去了。
  罗明子一伸手,把金北岳拉住。
  她看看林天香,皱眉道:“林姐姐,这个人……他又成了醉猫了!”
  显然,罗明子可不是头一次看到他醉倒。
  齐敢笑笑,看了言光斗一眼,低声道:“言老弟,你有醒酒石么?这小子——”
  言光斗会意的大声道:“这个——晚辈没有带……不过,胡家大院这么大,应该有这种药物才对!”
  黄善也走向胡四海,两人正在低语。
  林天香则瞪着地上的醉猫,脸上露出神秘的笑意。
  她拉着罗明子的手,附耳道:“醉猫怕什么?明子,你过去试过么?”
  罗明子摇头。
  林天香笑了笑,忽然大声道:“明子,我见过不少醉猫,我有办法治好醉猫!”
  罗明子笑了:“林姐姐,真的么?”
  林天香道:“当然是真的……”
  她忽然拿起桌上的一盆热汤,兜头就要向金北岳头上浇下去。
  不过,她汤未浇出之际,先哈哈一笑道:“醉猫什么都不怕,但是,一盆热汤浇到脸上,恐怕这一辈子就别想再能睁开眼睛看人了——”
  林天香右手一扬,那碗汤眼看就要泼在躺在桌子下面的金北岳脸上。
  但是,桌子下面的醉猫,忽然间就不见了。
  醉猫是不会失踪的。
  但若是装醉的猫,那当然就不同了。
  金北岳自诩灌都灌不醉,三罐酒自然也不会醉得倒他,所以,这只醉猫在热汤倒下之前,像泥鳅一样的溜出了留香阁。
  林灭香身为天香楼主人,向来是目空一切,可真没把多少武林人物放在眼中。
  但是,现在她却有些目瞪口呆地在看。
  金北岳溜走的身法,怪异奇特,对林天香而言,实可谓前所未见。
  一个人能够平躺着脚前头后,直射而去,远达七丈,这绝对不是一般高手办得到的事。
  林天香终于发现,金北岳远比她想像的要高明很多。
  所以,她再也不敢小看金北岳了。
  金北岳刚刚到了院子里,身子也刚刚站了起来。
  林天香已经一闪身就到了他身前。
  “你很了不起!”
  她冷冷地看他。
  金北岳想不到林天香的身法也快得出奇,当下不禁苦笑道:“林姑娘,你也不含糊啊!”
  林天香道:“你知道就好!”
  她右手一伸,直向金北岳肩头抓去。
  金北岳微微一笑,道:“林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他忽然一抬手,闪电般在林天香那小巧的鼻尖上一晃,顿时迫得林天香退了三步。
  林天香柳眉倒竖,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敢在她眼睛前面亮出拳头。
  金北岳居然敢,而且还想敲她那坚挺美丽的鼻子,林天香当然会冒火。
  她脸色一沉,怒喝了一声:“大胆!”双手一分,十指如剑般,直取金北岳胸腹之间十二处大穴。
  林天香既能一手创建了天香楼,逐鹿中原武林,自然有她独到武功。
  这时含怒出手,威势果然大不相同。
  金北岳只觉得眼前所见,几乎全是林天香的指力和呼呼劲气。
  他皱了皱眉,刚想还手。
  罗明子已失声惊呼着奔了过来。
  她扑向林天香,尖叫道:“林姐姐……你别伤了他……林姐姐,你……”
  林天香双手已然收回。
  她若是不收回指力,伤的不会是金北岳而是罗明子了,她当然不想把自己的姊妹们打伤。
  但是,林天香一收手,金北岳就再度不见了。
  这一回,连林天香都没看清楚他去了何处。
  林天香一顿足,瞪着罗明子,怒道:“明子,你看,金北岳呢?你……这一回是自己放走了他,可怪不得我了吧?”
  罗明子呆了一呆。
  她怯怯地回头向四面看了看。
  忽然尖叫了—声:“金郎……金郎……”红色的身形像阵风似地一转,夹着脸上两行泪珠,发狂般的直向月门外奔去。
  林天香伸了伸手。
  但是,她并没有拉住罗明子。
  其实,她也好似并不想真的拉住她。
  金北岳溜走了,她拉住了罗明子又能怎么办?
  所以,她才似有似无的伸伸手。
  而眼睁睁地瞧着罗明子奔了出去。
  林天香没有跟出去。
  她缓缓地走向留香阁内。
  她看看齐敢,冷冷地笑了笑。
  齐敢看看她,却是哈哈一笑,道:“林姑娘,你们错了。”
  他话音未落,就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言光斗、黄善似乎极有默契地也起身随在齐敢身后,向外走去。
  林天香呆了一呆,娇躯一拧,就堵在月门的门洞之内,喝道:“你们也要走?”
  齐敢点头。
  林天香却挥了挥手道:“齐敢,你给我听明白,金北岳没有回来之前,你们谁也别想离开!”
  齐敢一笑。
  他笑得很轻松:“林姑娘,你以为这儿是什么地方?天香楼么?”
  林天香道:“不管是什么地方,我说你们不能走,你们就不能走!”
  齐敢又是一笑,
  这回,他没有再说话,只是一顿足,一挥手,整个人已经从林天香身边挤了出去。
  齐敢用的是什么身法?
  林天香也看得呆了。
  不过,更令林天香发呆的是,齐敢居然又由月门中退了回来。
  他望着林天香一笑道:“林姑娘,有些事不是你能做得了主的!明白么?”
  林天香气得嘟起了嘴。
  她比罗明子他们聪明得多。
  有些事,妄自逞强就已经是不智之举了。
  遇到像齐敢这种对手时,更是不能太自以为是了。
  所以,林天香尽管很生气,可是,她却忍了下去。咬了咬银牙,她竟然看都不看齐敢一眼,就回到留香阁内。
  她招招手,胡四海凑过去听着。
  他听到的,是胡四海绝对料想不到的话:“胡四海,陪我喝三杯!”
  胡四海差点儿又灵魂出窍了。
  能陪天香楼主人喝酒,在他而言,简直是无上的光荣,无比的兴奋,也是一辈子也不敢妄想的事。
  但是,现在就像富贵逼人而来般,不敢想的事,也居然出现了。
  他连忙去斟酒。
  他也忙不迭地大口来喝酒。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回 天香蒙羞
上一篇:
第二十八回 四海大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