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天香蒙羞
2021-03-10 15:30: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胡四海怔了怔。
  胡高则大声道:“大哥,这老驼子是不是疯了?他居然没把大哥放在眼中……伙计看不起主子,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胡四海道:“谁说不是?这老驼子,他难道……”
  他的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连忙跳起来向外走去了,毕恭毕敬的大声道:“胡四海恭迎七格格……”
  敢情,黄娟娟和白千山他们正步入了留香阁。
  秋桐走在黄娟娟身边,目光转动,哈哈一笑道:“胡大老爷,这地方真不错啊!”
  胡四海笑道:“秋公子好说……”
  黄娟娟却冷冷一笑道:“胡四海,你有这么安静的地方,居然不拿来招待客人,自己一个躲在这儿享受,未免大过分了些吧!”
  胡四海不安的搓搓手道:“七格格,找……我不是……回七格格的话,我是……是……”
  他一着急,可就变得语无伦次了。
  黄娟娟已经大步走进了阁内。
  她看看那四海大宴,终于忍不住笑了。摇摇头:“胡四海,这一桌酒菜,可花费了不少吧?整羊整猪,多少人吃呀?”
  胡四海见到七格格笑了,心中也安稳不少。
  他忙道:“回七格格,他们只有五六个人吃……”
  秋桐笑道:“嘿,我看这几个人一定是大肚汉,这一桌菜,三十个人也吃不完,胡老板,你是怎么……”
  他摇了摇了头:“我看,只怕胡老板你在骗人吧?”
  胡四海笑道:“公子,我没有……这本是金公子交代办的……”
  黄娟娟笑了笑,一挥手,道:“秋兄弟,别管是多少人吃了!咱们是来找人的,不是么?”
  秋桐道:“对!黄姐姐,咱们是来找人的!不过,人呢?”
  胡四海又不安了。
  他期期艾艾的道:“这个……他们……他们被天香楼主吓跑了!”
  天香楼主能把金北岳他们吓跑?
  黄娟娟可真不肯相信,她哈哈一笑道:“胡四海,这可能么?金公子那一身武功,会怕天香楼的女人。”
  胡四海道:“是!”
  “是?”黄娟娟瞪大了眼,道:“胡四海,你是说天香楼主人的武功比金公子还强么?”
  胡四海摇了摇头。
  秋桐道:“金公子武功既然不比天香楼主人差,他为什么会被吓跑?胡四海,你别说话颠三倒四呀!”
  胡四海笑道:“秋公子,金公子是因为……因为不想被天香楼的女人缠住,所以才吓跑了!”
  “哦?”
  黄娟娟笑了。
  白千山也笑了一笑,道:“七格格,这位金公子毛病不小!”
  黄娟娟一怔道:“毛病不小?什么毛病?”
  白千山道:“天香楼的女人,个个国色天香,金北岳居然看不上眼,怕她们缠住他,岂不是有毛病么?”
  黄娟娟摇头道:“那也不见得全靠漂亮才能叫男人心折。”
  她忽然向胡四海道:“天香楼的主人来了?”
  胡四海道:“是……”
  他这才想起,刚刚黄娟娟她们跨入留香阁时,明明见到走在前面的本是林天香,怎么这会儿就不见了。
  胡四海四面打量,就是再也见不到林天香的影子。
  黄娟娟皱眉道:“胡四诲,你怎么了?你说天香楼主人来了,她人在何处?”
  胡四海道:“她刚才还在,她不是亲自领着七格格您到这儿来的吗?”
  黄娟娟呆了。
  她千想万想,也想不到那丽质天生的女佣人,居然是天香楼主人。
  林天香居然当面瞒过了自己。
  她不由得大为恼怒,冷冷一笑道:“胡四海,你说刚才引我来的那个小老妈子,就是天香楼主人林天香?”
  胡四海道:“是!她就是……”
  他叹了口气:“回七格格的话,我起初也不敢相信嘛……”
  秋桐道:“这可就难怪了!我说呢……胡家大院的佣人怎会有这么清秀……”
  他忽然大笑:“天香楼主人,那自当别论了!”
  黄娟娟冷笑道:“秋兄弟,林天香扮作佣人,必有原因,是不是?”
  秋桐道:“对!一定有原因!”
  黄娟娟道:“所以,我们应该查一查……”
  秋桐道:“该查!”
  但他忽然又摇头道:“黄姐姐,她人都溜了,我们又怎么查?”
  黄娟娟道:“这个容易,只要找到了金北岳,就不怕找不到她!”
  胡四海心想:好,又是一个拿金北岳当作钓饵的人来了。
  白千山这时却摇头道:“七格格,我看……事情恐怕不会这样简单……而且,要找金公子也不容易呢!”
  黄娟娟一怔道:“哦?为什么?”
  白千山道:“金北岳离去,就是因为不想跟天香楼的人见面,我们用金北岳来钓林天香,那怎么可能?”
  黄娟娟道:“这个……”
  秋桐忽然笑了笑道:“黄姐姐,要找林天香,不一定非找金北岳不可吧?”
  他目光在四怪身上一转,道:“林天香刚刚才离开,黄姐姐为什么不派人去找呢?”
  黄娟娟似乎被秋桐点醒了般笑道:“对!”
  她看了看千山四怪,笑道:“你们快去找林天香,可别伤了她,明白么?”
  千山四怪那冷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他们离去时的身形,却是奇快无比。
  秋桐笑了笑,道:“黄姐姐,我们且一边喝酒,一边等吧!”
  他似乎很笃定,相信千山四怪一定可以找到林天香。
  但是,秋桐却永远也想不到,千山四怪是把林天香找到了,可是,却没办法再把林天香请到留香阁来了。
  因为,当他们再看到千山四怪时,千山四怪已经是四个不能再说话的死人了。
  他们死在林天香之手。
  不过,当胡高由厨房奔来告诉胡四海说,千山四怪全都死在花园里时,黄娟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千山却是很镇定,仿佛对这种结果,早就料到了一般,只摇头叹了一口气而已。
  秋桐显然也觉得非常意外。
  千山四怪的武功,他也见到过,但他却没有料到,林天香居然能置他们四人于死地。
  这件事使秋桐同样的觉得有些不安。
  因为,要他们去找林天香,这主意本是他想出来的。
  所以,秋桐皱眉跳了起来:“黄姐姐,我们快去看看,也许……四怪并没真死!”
  黄娟娟冷冷一笑道:“秋兄弟,四怪最好是没死,否则,我会要天香楼所有的人偿命。”
  她银牙一咬,转向胡高:“带路!”
  胡高应了一声是,拔腿就跑。
  四怪死了,死得非常彻底。
  但他们的死相,却显得十分安详。
  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老齐,睹状不由得咦了一声道:“奇怪……他们怎么会……死得如此安详?”
  这正是每个人都想问的话。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为什么?
  因为,能回答的人已经死了。
  白千山和黄娟娟细心的检查了四怪,他们却找不出四怪的死因。
  他们没有一点儿伤痕,全身上下也没见到丝毫受到外力袭击之处。
  但是,他们确确实实的死了!
  白千山沉吟了半晌道:“不见一点伤痕,也没有打斗的迹象,七恪格,以四怪的武功,怎么可能束手就死?”
  黄娟娟道:“会不会是中了毒物?”
  白千山摇头道:“没有!一般毒物,多少总会有什么反应出来。七格格,你看,他们就像一个安安静静睡着的人,怎会是中毒而死?”
  但是,老齐却冷冷一笑道:“白老,那也不一定,我看,他们是……”
  老齐忽然蹲下身子,把四怪中一个,翻过身来,在他的脑后发根之下,连拍三掌。
  白千山和黄娟娟瞪大了眼,瞧着老齐。
  只见老齐三掌拍下,一根寸许长的小钢针突然由四怪的发根处玉枕穴中跳了出来。
  白千山、黄娟娟、秋桐同时动手,也同时在另外三怪的脑后,拍出了一根钢针。
  秋桐凝视着钢针,摇了摇头道:“老齐,你怎么知道他们穴道中挨了一针?你以前见到过这么遇害的人么?”
  老齐点头道:“是!”
  白千山脱口道:“谁?老齐,你见到了……那死在这种钢针之下的人是谁?用这种针伤人的人又是谁?”
  老齐摇了摇头,道:“死的人不认得,但使用钢针的人,我却知道!”
  稍停,老齐又道:“这个人……”
  他看了胡四海一眼:“我们这位胡大老板见过她!”
  胡四海吓了一跳,嗫嗫道:“我?我见过?”
  老齐道:“不错!”
  他指了指拿在黄娟娟手中的那支箫,道:“胡老板,杀死四怪的人,就是给你那支洞萧的那个老婆子!”
  “野人山的蛇婆?”白千山呆了一呆,“老齐,你……说千山四怪是童蛇婆杀死的么?”
  老齐道:“不错。”
  黄娟娟一面看着那支钢针,再看看那另一只手上的洞箫,变色道:“老齐,这针上有毒?”
  老齐道:“有。”
  他忽然发现黄娟娟等人均似乎有些不信,忙又接着说道:“这针上的毒性,与一般武林中人使用的毒物不同,这种毒只令人麻痹窒息得断气而亡,所以,死时才会如此安详。”
  秋桐捏着那根针,小心翼翼地道:“老齐,我看,这根针上现在好像并没有毒了,是不是?”
  老齐笑了。
  他点头道:“是!少爷,这种麻痹性的毒物,精炼在针尖上,只能用一次就消失了。所以,上次老奴才会研究了很久都找不出蛇婆用的什么毒物粹炼而成,后来还是碰到一位名医告诉我,世上有这种专门可以麻醉得令人致死的毒物,老奴才想明白其中道理!”
  秋桐道:“嗯!这么说来,那个童蛇婆还留在这胡家大院之内没走了?”
  老齐道:“可能……”
  胡四海陡然觉得脊梁骨一麻。仿佛蛇婆就站在他身后,拿着一根钢针要扎入自己玉枕穴般可怕。
  他忍不住旋转着身子,向四面打量。
  黄娟娟、白千山也同样在转头四顾。
  显然是每个人都觉得童蛇婆好像就在自己身后般那样可怕。
  黄娟娟咬着牙,颤抖着叫道:“她在哪里?白老,我们一定要找到她!”
  白千山不安的叹了一口气:“是,七格格,我们……这妖婆能不声不响的杀了千山四怪,实在是太可怕了……”
  胡四海却两腿发抖地低声道:“可是……这娃娃妖婆藏在哪儿呢?她会——会——暗算我们吗?”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一回 赌场对搏
上一篇:
第二十九回 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