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赌场对搏
 
2021-03-10 15:31: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北岳在笑。
  他现在已经真的快要变成醉猫了。
  他不是被酒所醉,而是被林天香这一身细腻的皮肤和少女的幽香所醉。
  他伏在床边,正对着林天香的脸,仔细的看。
  现在,他才感受到林天香的美,是那么逼人而来,迫得他不想看都忍不住要看。
  不过,这已经够林天香忍受不住而急于睁眼窥探。
  金北岳仿佛就是在等她睁眼。
  当林天香吓得再闭上眼睛,金北岳忽然伸出了狼爪。
  这正合了另一句古话“引狼入室”
  林天香很后悔自己睁眼,但她也庆幸她会睁眼。因为,狼爪并不如她恐惧的那么恶劣。
  金北岳的右手在林天香那高挺灵巧的鼻尖上一弹,哈哈一笑道:“林天香,你真会装睡……”
  林天香此刻已经紧张得快透不过气来了。
  但是,金北岳说她会装睡,可又惹火了她。
  林天香两眼暴睁,尖声道:“你是瞎子?你没看到我是被人点了穴道?”
  金北岳当然不是瞎子。
  他还没有跨进卧房的门口,就已经知道林天香是被人点了穴道。
  否则,齐敢、驼叟,黄善和言光斗他们,又怎么不跟着金北岳一同入内呢?
  本来,金北岳也不肯入内的。
  天香楼只消一个罗明子,就已经缠得他四处躲避,现在若是再招惹上了天香楼主人,那岂不是天下再大,他也无处可躲了么?
  但是,眼前的五个人中,显然要找出一个人入内去解开身无寸缕的林天香身上穴道,最恰当,而又不必多所顾虑的,也只有金北岳一人。
  至少,他还是个大孩子。
  其次,他也跟天香楼的人很熟。
  更重要的是,她还没有老婆。
  如果林天香因为赤身露体和他相对而要嫁给他,他还有资格可以要她。
  所以,林天香会听到了一阵切切私语。
  这正是驼叟他们赶鸭子上架,把金北岳推入屋内。
  金北岳干咳了一声,笑道:“你被人点了穴道?天香楼主人会被人制住,这个人一定大大有名气,是不是?”
  林天香只是暴睁一下眼睛,就又赶紧闭上。
  这时又睁开了眼睛,咬牙道:“不错。她是野人山的童蛇婆……”
  金北岳直笑,眼睛却似乎想向林天香身上移去。
  林天香吓得又闭上了眼,低声道:“金北岳,求求你只看我的脸好不好?”
  金北岳道:“看你的脸?林天香,你脸上也没有花,我为什么要看?何况,你一直绷着脸,好像我欠了你三百两银子似的,而且,还紧闭双目,一副对我不屑一顾的神情,你凭什么还要我看你的脸?”
  林天香呆了一呆。
  金北岳的话没有错。
  可是,这傻小子为什么不想想我的处境呢?林天香心想,眼前这样子,天下会有什么女人能笑得出来。
  她只能叹了一口气。
  她也只能在眼角挤出两颗热泪。
  金北岳忽然笑道:“这还差不多,流一点眼泪,至少还像是个女人……”
  他说话的热气,已喷到林天香脸上:“林姑娘,要我解开你的穴道吗?”
  林天香点头道:“要……”
  金北岳笑道:“睁开眼,告诉我是那三处穴道?”
  敢情林天香仍然不敢睁眼。
  不过,金北岳话音一落,林天香倒真的睁开了眼。
  她怯怯地看了金北岳一眼,樱唇微启,却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金北岳在等。
  林天香却只是楞楞地看着金北岳,半晌不说话。
  金北岳欠了欠身子,站直起来,这一下,视线就占的地方大多了。他皱了皱眉,道:“林天香,如果你仍然喜欢这么躺着,我也管不了,不过……”
  林天香忽然大声道:“你闭上眼睛……”
  金北岳笑了笑,摇头道:“我为什么要闭上眼睛?林天香,如果你再不说出被制的穴道何在,我只好请别人来为你解穴了……”
  他忽然转身,就待离去。
  林天香急了,脱口道:“你别走……”
  她真怕金北岳再找别人进来。
  被他一个人看到自己赤身露体,已经够她一辈子羞了,若是再有别的男人入内,自己非羞死不可……
  金北岳当然不会走,他本来是受四人之托而来,没解开穴道之前,他岂肯真走。
  林天香一喊,他就回到了原处,微笑道:“林姑娘,是那三处穴道?”
  林天香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咬牙道:“是,是……天池……中极……和督脉三穴……”
  她的声音很低,低得像蚊子在哼。
  但金北岳已经听到了,也呆了。
  他紧皱眉头,望着林天香直发楞。他也没料到蛇婆这么玩皮,点了林天香这三处穴道。
  天池穴在乳侧一寸。
  中极穴在脐下四寸。
  而督脉穴则在脊椎骨部。
  对一个少女来说,这几乎全是不容男人窥视的部位。
  现在,却要男人来……
  而这个男人却不是他丈夫!
  金北岳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过,林天香此刻居然大胆而又勇敢了。
  她红着脸,流着汨,低声道:“金北岳,如果你会解开蛇婆点穴的手法……你——你就不用顾忌了……我……我不会怪的……”
  金北岳退了一步,道:“我……”
  林天香不在乎时,倒是金北岳却反而在乎了。
  撇开天香楼主的身份不谈,林天香究竟还是待字闺中的少女之身。
  所以,金北岳若要察看蛇婆的手法,那就等于把一个少女全身最隐秘的所在,放在自己的眼前,手下。
  这将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金北岳还真的不敢想下去。
  但是,他却又无法拒绝为林天香解穴。
  何况,林天香更已表明了她自己的态度。
  金北岳纵然想不管,也办不到了。
  他硬着头皮,咬了咬牙根,挤出了一丝笑容,道:“林姑娘,你真的不在乎……”
  林天香怎能不在乎?
  她那一腔热泪,只能往肚子里吞,而她却不能说出自己有多么在乎这件事。
  多少年来,守身如玉,多少年来,保持清白。结果,却在这胡家大院,遭到了这种不可预测的羞辱,她又能怨谁?怪谁?
  现在,金北岳居然还要问她是不是真的不在乎,这话对林天香而言,简直一种侮辱。
  但她能怪金北岳么?
  不能,她所能做的,只是用她那双无助的大眼睛,饱含着一眶泪水,充满了哀求的神态,艰难的点了点头。
  因为,她压根就说不出“不在乎”这三个字来。
  金北岳叹了一口气道:“只要你不在乎就好……”
  他跨前一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右手,向林天香身上那件薄薄的衫儿抓过去。
  林天香朱唇略张,仿佛想说什么,却没有出声。因为她已经慌乱的闭上了眼睛,直想着自己最好是死了。
  一死就“了”,一了也就百“了”!
  可是,她并不会死。所以她还得忍受。
  当然,她心中也在恼恨,恼恨蛇婆,也恼恨那已经死了的千山四怪。
  而最妙的是,她心中还在恼恨眼前这个正要设法解救自己的大孩子般男人。
  林天香恼恨金北岳,似乎有些儿不可理喻。
  因为,她是为他而来,如果不是因为金北岳,她根本就不必到胡家大院来。
  所以,她也恼恨金北岳。
  凉意袭身,那是薄衫已被金北岳拉开。
  热手沾身,这是金北岳在查看穴道受制的情景。
  然后,是一阵沉寂。
  林天香在发抖。
  她不知道为什么金北岳忽然没有了动静。
  突然,她感到一股寒意由脊梁升起,脱口道:“金北岳,你还在……还在屋子里么?”
  显然,她还不敢睁开眼。
  金北岳却笑了一笑道:“在!不过,林姑娘,有一件事,只怕你记错了吧?”
  林天香不由得睁开了眼,发现金北岳又俯身在她的眼前,是那么近。
  但她已经不再想计较这些了。
  林天香低声道:“你说我记错了什么?”
  金北岳道:“童蛇婆她说她点了你三处穴道,你相信她了?林姑娘,我看,她只点了你一处穴道。”
  林天香大眼睛直眨,失声道:“只有一处,是……哪一处穴道?”
  金北岳笑笑,突然一掌拍在林天香小腹之上,道:“中极……”
  他的左手并没有离开林天香的小腹,但他的双目却只盯着林天香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
  林天香感觉到一阵阵内力由金北岳的掌心,透体而入,麻木的四肢,渐渐有了反应。
  林天香暗自叹了口气。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可以确定,金北岳应该被列入君子之列了。
  至少,她已发现金北岳双目只注视自己的两眼,乃是告诉她,他是非礼勿视的。
  所以,她认为他是君子。
  人人好色,君子是人,因此,君子当然也会好色。
  林天香国色天香,当然是姣好的美色。
  作为君子的金北岳为她动心,那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反而像是目前这样,美色当前,金北岳竟然除了运气为林天香打开穴道之外,一点儿也不表露动心之态,这才真叫奇怪了!
  林天香现在就是在这么想,她想着血气方刚的金北岳,怎能有这么过人的定力!
  这正如当时在黄山石林之时,黄娟娟想不通金北岳有那么好的武功,是相同的道理!
  眼前能明白为什么的,只有齐敢一个人。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三十回 天香蒙羞

下一篇:第三十二回 地下秘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