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赌场对搏
2021-03-10 15:31: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齐敢,他正在门外和段驼等人在低声说着什么?
  段驼子在笑,很神秘地笑着说:“齐老弟,看样子那小妖婆似乎又促成了一对好鸳鸯了!”
  齐敢皱了皱眉头。
  驼叟一怔道:“怎么?你老弟不信?”
  他哈哈一笑:“那妖婆如果点人穴道,谁也没有老夫清楚,对付男人,她一定点你的督脉穴,这对付女人嘛……一定是点的中极穴。老弟,你想想,那中极穴在那儿……所以,依老夫看,这会儿只怕……”
  齐敢忽然脸色一沉,大声道:“段老,金北岳不会!”
  驼叟道:“他不会?老弟,金北岳就算是柳下惠,遇到天香楼主人这么好的女人,柳下惠也要……”
  “错了!”齐敢哈哈一笑,“驼老,即使柳下惠也要动心的女人,遇到金北岳,还是不能令他行及于乱!”
  “哦?”驼叟猛摇头。
  言光斗和黄善也在怀疑。
  除非金北岳真的不是个男人,否则,换了任何人,恐怕也做不到手按美女中极穴而不动心!
  齐敢笑笑:“驼老,咱们打个赌吧,你要是不信,你不妨入内看看……”
  驼叟道:“要我进去看看?你不怕我羞了他们?”
  齐敢道:“怕羞的只有林天香,我相信金北岳一定不会觉得有什么可羞之处!”
  驼叟摇头笑道:“齐老弟,你这个赌不必打了,明知输定的事,你——”
  忽然驼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瞪着齐敢,道:“老弟,据老夫所知,你好像很少做没有把握的事,难道——”
  齐敢道:“金北岳身具大智慧、大定力,七情六欲,已经难动他心!”
  驼叟很不相信。
  但是,他又似乎不能不相信。
  因为,金北岳已经含笑立于他们身前。
  驼叟从头到脚,把金北岳看了几遍,然后才一笑道:“小子,你——你……那么好的女孩子,你居然没碰她?”
  金北岳笑着摇摇头,道:“驼老,既然是那么好的女孩子,我怎能忍心去碰她?”他目光闪亮的瞪着驼叟:“换了你,你会么?”
  “我?”驼叟呆了一呆:“小子,我可从来没想到过你会这么反问我,所以,老夫无可奉告!”
  金北岳大笑道:“驼老,你不说,我也知道!”
  驼叟一怔道:“你知道?你……”
  金北岳道:“是!因为,你会跟我一样!所以,我才知道!”
  驼叟终于大笑道:“好小子,齐敢说你有大智慧,老夫先前还不相信,现在,老夫可不能不相信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金北岳只用一点儿小智慧,就让驼叟对他大为赞扬。足见得齐敢说他有大智慧,倒真是不假。
  所以,齐敢也笑了笑,道:“驼老,咱们那个赌,幸好没当真的,不然……”
  驼叟倒是很了不起,他瞪了齐敢一眼道:“本来,老夫也不想真的跟你打赌,是因为老夫认为你输定了……现在你既然赢了,我段驼子岂能输不起?”
  齐敢皱眉道:“你要抢着认输?”
  驼叟道:“不错!老夫一向很输得起的……”
  他哈哈一笑,道:“齐老弟,驼子我一身之外,别无长物,所以,我虽然输了,但也没有值钱之物。这么办,就算我输掉一次承诺,从今天起,一年之内,我答应为你办一件事?”
  齐敢呆了一呆。
  他可真没料到驼叟会付出这么大的赌注。
  武林中人要办的事,一定不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特别是像齐敢这种高手,苦是要找人帮忙,那一定是性命交关,生死俄顷的大事。
  所以,齐敢忽然觉得,段神驼能在西南一带享有盛名,果然有他过人之处。
  不过,他更明白一件事,像驼叟这样的人,一且说出了这句话,要他收回去,那也是办不到的。
  因此,齐敢只能一抱拳,道:“驼叟,我先谢了……”然后又笑了一笑,道:“至于该请你办什么事,恐怕得等我想到了的时候,再行奉请……”
  驼叟道:“好!一言为定……”
  他转向金北岳一笑,道;“小子,那位林姑娘呢?还在调息吗?”
  金北岳摇了摇头道:“她走了。”
  林天香是走了。
  不过,她只是怕跟门外的人见面时难免尴尬,而由窗子里离开了这间卧房。但她并没有离开胡家大院。
  至少,在她没有找到童蛇婆之前,她是不会离开胡家大院的。
  金北岳当然了解她的想法。
  所以,他现在正告诉驼叟,林天香要找蛇婆拼命。
  天下没有第二个人比驼叟更了解蛇婆。
  他一听到林天香要找蛇婆拼命,驼叟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不行!小子,你怎么可以让林天香一个人去找那个妖婆?”驼叟失声道,“糟了,你知道么?”
  金北岳无可奈何的一笑道:“驼老,她要去,我有什么办法?”
  驼叟道:“小子,你这是为德不率,你知道么?”
  金北岳笑道:“为德不率?驼老,我……我……”摇了摇头,双手一摊,“我不能阻止林天香不去,她把蛇婆恨透了!”
  驼叟不以为然的瞪了金北岳一眼,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天下如果要找一个能够了解蛇婆根底的除了我,还能有谁?你怎可……唉,只怕你小子又把姓林的丫头送入虎口了!”
  金北岳一笑。
  齐敢也是一笑。
  显然,这一老一少,非但是心意相通,而且是别有默契之处。
  驼叟看看金北岳,又看了看齐敢,皱眉道:“瞧你们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莫非,小子,你让那丫头学会了什么对付蛇婆的武功了么?”
  林天香并没有学到什么武功。
  不过,她学到了一次经验,遇到像蛇婆这种人时,必须全神防范,丝毫不能大意。
  她穿好了衣衫之后,向金北岳说了“谢谢”,就由窗子中跳了出去。
  金北岳当然没有阻止,那也没有用,因为他已经从林天香那似乎要喷出怒火来的眼睛中,瞧出了林天香对蛇婆的仇恨。
  她既是去报仇,谁也不该阻挡。
  林天香这时还是在胡家大院之中梭巡寻找。唯一不同的是,上回他找的人对她并不构成威协。
  而现在她要找的蛇婆,却是十分危险,所以,她就不得不小心翼翼了。
  林天香正在空荡荡的赌场中搜索。
  空荡荡的赌场,似乎是不大可能有人,蛇婆也似乎是不可能藏在这儿。
  但是,林天香却偏偏就在这明明没有人的地方找人。
  更妙的是,她居然找到了人。
  赌场的大厅一角,有个比当铺柜台还要高的柜台。
  同样的也像当铺一样,有着栅栏,只留下两个小小的窗口,客人兑换银子和铜钱之用。
  林天香就是打开了那柜台的暗门入内,找到了在柜后面地上盘膝打坐的四个人。
  四个梦中的女人:石梦兰、于梦梅、沈梦竹和秦梦菊。
  林天香就在跟她们低语。
  天香四梦仿佛有些神色不安,显然是林天香的遭遇,大大出乎她们意料之外。
  于梦梅看了看石梦兰和沈梦竹,忽然就跳了起来,拉开暗门之后,三人同时向外走去。
  秦梦梅则横身挡在那柜台入口的暗门。
  在林天香面前,她们的行动都似乎含有默契,根本不必林天香交代什么,她们就知道该怎么做。
  林天香笑了一笑,低声道:“梦菊,我不必你守着,你也跟她们一块去找蛇婆吧!”
  秦梦菊摇了摇头,道:“不!大姊,天香楼不能没有你,你已经遇过—次险,我们怎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林天香叹了口气道:“你错了,梦菊,我一个人在这里,也许还没有问题,多了你在,恐怕蛇婆更容易找来……所以,你还是去——”
  突然,一阵咯咯怪笑由空荡的赌场大厅门口传来:“林天香,你本领不小啊……能从我手下逃走的人,过去还没有过,不过,这一回嘛……你们全都别想逃得了……”
  林天香叹了口气,低声道:“很好!童野女,你既然找来了,我还能再逃么?”
  蛇婆堵在门口,笑得像个大娃娃。
  于梦梅等三人正作扇形散开,向蛇婆转了过去。
  林天香和秦梦菊也走了出来。
  蛇婆打量了五女一眼,笑道:“天香楼的人,果然个个都很标致……比疯女帮的女人要文静、娴淑得多了……”
  林天香皱了皱眉,冷笑道:“童野女,你别以为乘人之危,制了我的穴道,就以为我怕了你……”
  蛇婆笑道:“你不怕我,找还会怕你吗?行了,你们有五个人,我让你们一齐上来,如何?看看我童婆婆能不能在十招之内,把你们制住?”
  她身形本就矮小,一闪之间,就到了林天香身前。
  于梦梅和石梦兰同时举步,将蛇婆去路挡住,大喝道:“我们正要试试……”
  两人同时出手,一左一右,抓向蛇婆肩头。
  蛇婆突然一弯腰,就从二女臂下穿过。
  她本来就矮,所以,一弯腰就令二女抓不到她了。
  不过,沈梦竹和秦梦菊却已及时补位,“呛锒”一声,两支剑几乎同时出手,刺向蛇婆。
  顿时,蛇婆已陷主腹背受敌的地位。
  驼叟比金北岳着急。
  因为,只有他知道童蛇婆的武功深浅。
  以林天香的功力,绝非蛇婆对手。
  驼叟当然不希望像林天香这么好的女孩子,落入蛇婆手中。
  所以,他领着金北岳等四人,在胡家大院里找蛇婆。
  而金北岳却首先想到了那间赌场大厅。
  因为,胡四海就是在那儿遇到林天香的。
  结果是金北岳猜对了。
  他们在赌场大厅找到了林天香。
  最令驼叟高兴的是,他也找到了那个他想找的蛇婆。
  蛇婆正在大笑。
  她的笑声非常尖锐刺耳。
  天香四梦,一个个早已香汗淋漓,娇喘细细。显然,她们很累、很吃力。
  林天香站在一旁,没有动手。
  她咬着牙,全神贯注的瞧着蛇婆,怕她发出那种追魂夺命的钢针。
  林天香可很明白那钢针的可怕。她曾亲眼见到千山四怪那么强悍的人物,在一瞬间,全都被钢针夺去了性命。
  蛇婆曾笑着告诉她,钢针叫做追魂夺命针。
  所以,她不敢稍懈地瞪着蛇婆,防着她探手到革囊中去抓钢针。
  当然,林天香并没想到,童野女的追魂夺命钢针,向来不用来对付女孩子的。
  因此,林天香的担心,本是多余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二回 地下秘室
上一篇:
第三十回 天香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