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地下秘室
2021-03-10 15:33:0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夺命钢针,本是蛇婆发出来要伤害金北岳的。
  现在,却反而在蛇婆身上拔了出来,蛇婆不禁吓得面如土色,半晌不知所措。
  她看看金北岳,又看看驼叟。
  金北岳一笑:“蛇婆,还要不要再试试?我这套接暗器的手法,还过得去么?”
  蛇婆心中狂震,脱口道:“小子,你……你……这是什么手法?你——认得无影老人么?”
  金北岳一笑。
  驼叟代他答道:“他是无影老人的唯一传人,他怎么会不认得无影老人?叫你不要冒失,你不信……”
  蛇婆呆了一呆,忽然向驼叟吼道:“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是明明要我出丑,是不是?”
  驼叟笑了笑道;“你——对了,你不妨事么?这钢针的药物,会不会伤了你自己?”
  蛇婆忽然笑了:“老驼子,这么多年了,你还以为我没炼成解药么?别说只是扎了我一下,就算是所有的钢针上毒物入体,只要不超过一个时辰,我还是能救……”
  她左手一扬,一颗小药丸已飞入自己口中。
  驼叟笑道:“好!你能炼成解药就好……”
  他看看金北岳,笑道:“老弟,能不能看在老夫面子上,放过蛇婆?”
  金北岳笑笑,回头看向林天香。
  林天香此刻正高兴的笑着。
  金北岳的武功和应变之快,令她大为钦佩。
  她似乎正在为自己能爱上这么一个人而自喜。
  所以,金北岳看她时,她只是笑着点头。
  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听到驼叟在说些什么。
  金北岳当然不了解林天香心中所想,她点头,又笑着,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林天香已经不再记恨了。
  于是,他向驼叟笑笑道:“驼老出面,我还能再说什么呢?”一抱拳,叫着蛇婆道,“蛇婆,得辈了!”
  蛇婆出人意料的笑了笑,道:“好说!金公子,请代我老婆子向令师无影老人问候!”
  金北岳道:“多谢……”
  他转身大步向林天香走去。笑了笑道:“天香姐,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能不再计较,我很高兴。”
  林天香一怔。
  她抬头看着金北岳,茫然道:“你说什么?我不再计较什么?”
  金北岳笑道:“你刚刚……驼叟要我不要再跟蛇婆计较,我曾经看了看你,你不是笑着点了点头么?怎的你就马上忘记了?”
  林天香笑道;“怎么?我……点头了?”
  金北岳道:“可不是?否则……”
  他皱了皱眉,直瞧林天香。
  林天香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你怎么说,就怎么好……”
  金北岳心中一惊。
  他暗中叹了口气,忖道:为什么每一个女人都犯着同样的毛病?都喜欢用这种可怜兮兮的样子来对付男人?
  他忽然觉得,还是早走为妙。
  “你是不是就要走了?”
  林天香没等他说话,忽然抬头一笑:“我知道,天下没有一个女人能把你留在她身边,是不是?”
  金北岳只能苦笑。
  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悄悄地在林天香耳边说道;“天香姐,你错了!”
  “哦?”林天香嫣然,“错在那儿?”
  金北岳道:“你既然知道天下没有一个女人能把我留在她身边,我当然就不必急着离去了!”
  林天香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不过,她只想到一点,至少,金北岳暂时不会走开了。
  金北岳不走,驼叟却拉着蛇婆走了。
  这两位怪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是有仇么?还是他们之间另有过节?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
  他们彼此在寻找对方,见了面会动手。
  但是,真若有人对其中之一不利时,另一个又会去帮助对方,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他涉世不深,武功虽高,但对于人性上的某些奇怪的感受却不多。
  所以,他想不出驼叟和蛇婆到底是什么关系。
  林天香静静地瞧着他。
  于梦梅等四个女人和齐敢也在静静地瞧着他。
  言光斗和黄善则守在门口,他们当然也在看着他。
  金北岳还在想。
  因为,他必须作一个决定,要不要去查明蛇婆和驼叟在胡家大院出现的原因。
  他看看大厅内所有的人,忽然笑了一笑道:“他们两个老人走了?”
  这本是一句废话。
  但是,此时此地,这一句废话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齐敢一闪身走了过来,在金北岳耳边说了句什么话。
  金北岳有些意外的发了发呆。
  他迟疑了一下,突然举步向外走去。
  金北岳一走,林天香当然不会留下来。
  接着于梦悔等四女也跟着向外走。
  而齐敢、言光斗、黄善则是与金北岳一道走的。
  霎那之间,大赌场之内立即空了。
  不过,这儿究竟是个赌场,所以,它不会空多久。
  因为马上就有另一批赌徒来了。
  他们不是为赌钱而来,他们是为赌命而来。
  领头的是黄娟娟。
  胡四海跟在她身边,神情十分紧张。
  秋桐、老齐和白千山则在寻找什么。
  他们很快地在厅中转了一圈。
  当然,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
  他们已经在胡家大院兜了一圈,最后才来到这空着的赌场。
  可是,他们却没有找到蛇婆。
  甚至,连金北岳、林天香也不见了。
  黄娟娟怎肯相信这些人都走了呢?
  她冷冷地瞧着胡四海,道:“胡四海,你相信这些人都离去了么?”
  胡四海直摇头,他当然也不相信:“七格格,他们应该没有走……”
  黄娟娟道:“没走么?没走为什么找不到他们?你这胡家大院,还有什么地方我们没走到?”
  胡四海心中一震。
  胡家大院似乎是全部找遍了。
  可是,别人不知道,胡四海却知道,真的还有地方,他没带黄娟娟去过。
  因为,胡四海认为金北岳这些人也不会去那地方。
  现在,黄娟娟这么一问,他才真的吃了一惊了。
  黄娟娟察言观色,不由得银牙一咬,冷冷地道:“胡四海,你在藏私,是么?”
  胡四海急得直摇头:“没有!回七格格话,我怎么会蔽私呢?地面上的胡家大院,我真的领七格格全找遍了嘛……只是……只是……”
  白千山忽然怒道:“只是还有地下室没去,是不是?”
  胡四海道:“是!是……”
  黄娟娟道:“你……你为什么不引我们去找?莫非你这胡家大院地下,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么?”
  胡四海道:“没有……回七格格话,胡家大院的地下只有一个酒窖和一个……一个……”
  他忽然吞吞吐吐,不说下去。
  秋桐一笑道:“一个什么?美人窑还是珠宝库?胡大老板,你是怕人看到,是么?”
  胡四海道:“这……这个……秋公子,不瞒您说,那既不是美人窑,也不是珠宝库,那儿是……是……是个作坊……”
  “作坊?”白千山一怔:“酒坊还是油坊?或者是个染坊?是不是?”
  胡四海摇头。
  不过,他还是叹了一口气,道:“那儿是个……是个人肉作坊!”
  “什么?”黄娟娟吓了一跳。
  秋桐也皱眉道:“人肉作坊?你干杀人的买卖?”
  老齐更是双目冒火:“好哇!胡四海,想不到你竟然是个杀人越贷的强盗……”
  胡四海忙道:“不……不……各位别误会了……”
  黄娟娟道:“误会?我们会误会了么?人肉作坊,不是杀人剥皮卖人肉还是什么?”
  白千山道:“真想不到,你胡四海居然能暗做杀人的买卖……姓胡的,你最好快带我们去看看……”
  胡四海又急又怕地道:“七格格,各位……我这地下的人肉作坊不是杀人的作坊,只是……只是……”
  他一面拭汗,一面低声道:“是个……拍卖人肉……不!不是死人的肉……”
  他一急,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了。
  秋桐笑道:“胡四海,你慢慢说吧!你开的到底是什么人肉作坊,不是死人,那又是什么人?活人的肉,又怎么能卖呢?胡四海,你……”
  黄娟娟忽然失声道:“你——胡四海,你这作坊莫非是贩卖人口?”
  胡四海道:“这……回七格格的话,我也不是贩卖人口,只不过是……是改头换面,拍卖几个漂亮女人……”
  “哦?”黄娟娟有些不信:“拍卖漂亮女人?你是怎么拍卖?这又为什么要叫做人肉作坊?你说!”
  胡四海迟疑了一下,道:“七格格,这是—这是因为我们在地下替那些女人改头换面……所以,我才叫这个叫人肉作坊……”
  黄娟娟听得怔了一怔。
  把女人改头换面?换成什么样子呢?美还是丑?
  她忽然急于想去看一看,不禁大声道:“怎么改头换面法?胡四海,快引我去见识见识!”
  胡四海还能拒绝么?
  不能!
  胡家大院的地下,可真是不同凡响。
  光是那个酒窖,就已经够大了。
  白千山约略的计算一下,至少比地上那个赌场要大上三倍。
  由此可知,胡家大院的地下这一层,跟地上的房舍相比,似乎并不小多少。
  几乎可以说,胡家大院是个两层楼一般。
  而有一层是埋在地下而已。
  地下室的入口,是在留香阁旁的一个凉亭内。
  秋桐看了看老齐。
  老齐一笑道:“少爷,你……是不是奇怪入口为什么在凉亭之内,是么?”
  秋桐点头,低声道:“按道理,入口应在胡四海住的地方才是呀!老齐,我看姓胡的还有藏私之处!”
  老齐笑道:“当然嘛,他不会从秘密入口引我们下去看的,狡兔三窟,人之常情呀!”
  秋桐笑了。
  他同意老齐的这句“狡免三窟”,不过,他却仍然不怎么明白的是,胡四海明明不是高手,他怎么能有这么高明的手段?
  地下,果然别有天地。
  他们穿过一间很大、很阴森的酒窖。
  胡四海指指那些酒罐子,脸上颇为自傲地笑道:“七格格,这些酒都已经藏了百年之久……我们轻易不会拿出来待客的!”
  黄娟娟哼了一声道;“哦?”
  白千山却道:“胡四海,不轻易拿出来待客,那就是说,你还是照样拿出来待过客,是么?”
  胡四海道:“是!”
  白千山道:“那么,你们这些酒一定还是取走不少喝掉了,所以,你说这些都已藏了百年之久,这些话未免有点儿不切实际了吧?”
  胡四海笑笑。
  他目光在那些酒罐子上一转接道:“白老先生,这酒窖分成了十个库房,您看,这些……”
  他指着靠近几人立身之处的那一排排酒罐子,道:“这一间库中藏的就是已经超过了百年以上的陈品。”
  每向内走过去一间,就会相差十年,所以,到了最里面的那一间库房,藏的酒只不过才是十年前的了。
  白千山懂得了,他笑笑,道:“原来如此!看来,你们是取一个库房酒,就又补充一库房,是么?”
  胡四海道:“是!”
  但黄娟娟似乎又不明白了。她皱眉道:“如果是十年作为一个库房,那么,十年之内的酒……”
  她笑笑,说得更明白:“胡四海,比如说没到十年之期的酒,你们又放在哪里?”
  胡四海道:“上面我们还有别的酒库。那儿放的,都是近十年之内买进来的酒。”
  黄娟娟终于也明白了。
  她忽然发现,胡家大院越来越不简单了。
  秋桐和老齐则互看了一眼,他们仿佛也在想着,胡家大院莫非还有幕后人物在主持着么?
  很快,他们就发现心中所疑不假。
  胡家大院,地面之上,是胡四海在管理,但是,在地下这一层,却是另有高明人物在管理。
  胡四海引着他们穿过那十个不同的酒库,就进入了一道铁门。
  这道门很结实。
  铁门本来就很牢固,而这扇铁门却不止于牢固,而是相当的坚固。
  更重要的是,这道门不是用手来推得开的。
  胡四海拉了拉门旁的一根铜杆,铁门才在一阵哗啦啦响声中,自动打开。
  秋桐笑了笑:“这道门还有机关吗?妙!胡老板,待会儿我倒要看看这门是怎么控制的!”
  胡四海道:“秋公子,这事我可无法答应了!”
  秋桐一怔道:“哦?为什么?”
  胡四海道:“铁门之内的事,我……我管不了……”
  他管不了?秋桐终于笑了笑。
  黄娟娟则故作不信似地,接口道:“胡四海,胡家大院的事,你也管不了么?”
  胡四海道:“这……回七格格话,我……只能管地上面和酒窖,进了这铁门之内的我就不敢过问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三回 前世恩仇
上一篇:
第三十一回 赌场对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