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蝎心美女
2021-03-10 15:36: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林天香转过身,向外走去。
  齐敢也向外走。
  只有金北岳还站在长案之前,低头沉思久久不语。
  忽然,他举手一掌,将长案击成了两片。
  齐敢听到断裂一声,不禁一惊回头,直瞧着金北岳发呆。
  金北岳却比他们更吃惊。
  因为,那长案一时断裂,竟然没有跌向地面,而是忽然向地下陷去,露出了一个地洞的入口。
  地下室中,另有地道。
  这可真叫人想不到了。
  “大叔,这儿……这儿有一个地洞……”金北岳打些儿紧张,“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齐敢走了过来。
  他探头看了一眼,一阵冷风,由地下吹来,很清新,显然,这地洞另有出门。
  齐敢笑了笑道:“要!当然要去看看……”
  他侧过身子,缓缓向下踏到了石阶。
  林天香这时也匆匆奔了回来,失声道:“金公子,外面的门被封起来了……那个女人把我们困住在地下了……”
  金北岳皱眉道:“李西施把石门封起来了?”
  林天香道:“可不,我们……我们怎么办?”
  金北岳冷冷一笑道:“林姑娘,放心,李西施还害不死我们的……”
  他指了指那地下洞口,又道:“你看,大叔下去了,也许,咱们可以由此而出去……”
  林天香这才发现眼前果真有个地洞。
  齐敢正由下面伸出了头,道:“小岳,你们快下来,这地下道可真不错,直通到胡家大院的外面呢?”
  林天香看看金北岳,笑了。
  吉人天相,这还真有道理。
  林天香忽然发现,金北岳似乎是自己的福星。
  地洞的出口,真的是通往胡家大院的外面。
  李四施并不是忘了地下有个出门,而是她根本不会料想到金北岳一行人会找得出她设计的巧妙机关。
  她似乎太自信。
  所以,有时候一个人太自信了也是会造成失败的。
  现在,李西施就很后悔自己太过于自信。
  她也很后悔,自己太小看了金北岳。
  但是,李西施后悔已经迟了。
  当她发现金北岳和林天香又在胡家大院的花厅出现时,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她很机警,当胡四海告诉她,金北岳一行人并没有被困,而又重回到胡家大院的那一霎那,她居然出奇的镇静。
  她只告诉胡四海一句话:“炸毁地下室。”
  李西施留下这句话以后,就匆匆地走了。
  她也丝毫不惋惜那些还在地下室接受易容的少女,和主持这一切的西域名医马天才的性命。
  她只用一句话,就结束了这一切。
  胡四海当然很吃惊。
  可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师母的话不听,结果就是只有一个字,死!
  他不想死,所以,就只有遵命行事。
  别人的死活,究竟不如自己的死活要紧。
  所以,他执行下李西施交代的话。
  一声巨震,把胡家大院的后院中地上地下的一切,全都炸成了灰烬。
  当然,这一声巨震,也把胡家大院炸成了是非之地。
  但是,徽州府的官府却赶来了。
  于是江湖人,不方便再在胡家大院住下去了。
  于是每个江湖人都溜了!
  楚长江正由秘室回到卧房。
  活龙王楚长江的总舵,设在九江。
  他的住所,就在九江的城外靠近江边的地方。
  这儿戒备森严,不是楚长江想见的人,是进不来的。
  所以,楚长江一向都很放心。
  现在,他由秘室回到卧室,心中就正在想着一件事。
  李西施该回来了。
  他想她。
  自己的老婆,经常每个月要有二十天在徽州,总是令人不愉快的事。
  尤其每当自己做了—件十分得意的事之后,睡到床上,竟然找不到人在耳边欣赏,总会自己觉得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枕边的人赞扬,总是具有莫大的鼓励性。
  特别是某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更是需要枕边人轻言细语的夸奖和钦佩。
  今天,楚长江很得意,很兴奋。
  因为,他又做了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
  所以,他十分希望有人能捧他一顿。
  当然,这是十分机密的事,也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事。
  可是,他不知谁能在枕边夸奖他。
  他希望李西施能赶回来。
  李西施—定还在徽州。
  还在为她那个制造漂亮女人的念头辛苦。
  可是,当他跨进了卧房的门以后,楚长江就忽然笑不出来了。
  舒适的大床上,罗帐低垂。
  而锦被中有人。
  楚长江是活龙王,是个生气蓬勃的男人,像他这样的人,当然不止只有一个女人。
  但是,在他这间卧房内,却只有一个女人可以睡在床上。
  那就是李西施。
  如今,床上有人,除了李西施,还能是谁?
  楚长江呆了一呆,抢前一步,撩起罗帐,另一双手就掀开了锦被。
  绵羊般的肌肤,射入楚长江眼中,一声甜腻腻的低笑,传入了楚长江的耳中。
  一阵阵诱人的肉香,也冲入了楚长江的鼻子中。
  楚长江又笑了。
  他大手一抬,拍了一下,打在那光滑的臀部,吼道:“老婆子,你终于回来了,妙!妙……”
  李西施在娇笑。
  她不再是荆衣布裙,躲在胡家大院地下的那个女人。
  她变得浑身都发着青春气息,浑身都充满了诱人光彩的女人。
  她娇喘声声地道:“谁叫你是我老公,我不回来,我还能去找谁?”
  楚长江大笑道:“谁知道你想找谁?一个月有二十天不在,谁相信你不想男人?反正……”
  李西施的一双手,忽然就勾住了楚长江。
  楚长江的嘴,也被另一张柔软而发烫的嘴给堵住了。
  一个男人如果被一个赤条条的女人缠住,他还要说些不识相的话,这个男人就一定是个伪君子。
  楚长江一向不肯承认自己是伪君子。
  那怕他明明做了许多虚伪的事。
  但他就是善于原谅自己,也善于找藉口骗自己。
  现在,他当然更是有理由不让自己做伪君子了。
  所以,他很快的不再说话,只是忙着做一件对李西施和自己都很喜欢的事。
  天摇地动,神魂颠倒。
  当两个被汗水浸透的赤裸裸的身子分开时,李西施已经累得伸直了修长的双腿,连翻个身都懒得去翻了。
  楚长江好像比她更累。
  他伏在她身上,只有喘气的力气,仿佛要从她身上退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是,他还是想动。
  那嘴皮子想动。
  李西施也想说话。
  他们夫妇俩,都想说话。
  因为,他们都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对方。
  最后,还是楚长江先说了。
  他已坐了起来,喝过了茶,也喘息够了,这才大笑道:“西施,你猜猜看今天谁来了?”
  李西施没有精神去猜。
  她摇摇头道:“你的事,我从来不愿猜。长江,你说吧,我很高兴听!”
  楚长江笑笑:“四贝勒!”
  李西施一怔。
  她没想到四贝勒会入关。
  他们夫妇与四贝勒有勾结,那已是十年前就开始了。
  但是,四贝勒从来就没有到过楚长江的地盘来过。
  今天四贝勒来了,为什么?
  楚长江看得出李西施的诧异。
  他呵呵—笑,道:“西施,你说,这是不是—个好消息?”
  李西施道:“是!不过,夫君,他为什么突然来到这儿?这些年来,他入关不止二十次,但他都没有来过长江一带。今天,他来了,为什么?”
  楚长江道:“求我!他来求我一件事!”
  李西施哦了一声。
  他还想不出来四贝勒有什么事要求到楚长江。
  所以,她只能哦了一声。
  楚长江道:“西施,你想不到吧?不过,你别急,等你把你要说的事说完,我就会告诉你,四贝勒求我的事是什么!”
  李西施笑笑道:“夫君,我的消息不好。”
  楚长江也哦了一声。
  李西施笑笑道:“夫君,我的那份事业完了!”
  楚长江虽然吃了一惊,但心中却反而高兴了。
  这下子她就不会再去徽州了。
  不过,表面上他皱眉道:“出了什么事?”
  李西施道:“地下室的那些事,全炸掉了!”
  “哦?”楚长江更在心里笑了,“炸了么?也好,免得你以后再提心吊胆了!”
  李西施撤娇的一笑:“你—定很高兴是不是?那儿炸了,我就不会再来回跑了,你就可以多欺侮我,把我整得腿都抬不起来了,是不是?”
  楚长江大笑。
  他一翻身,扑在赤裸裸的李西施身上,低声道:“你不喜欢么?我知道你是很喜欢的,嗯?对不对?”
  李西施咯咯笑着不停。
  因为,他在咯吱她。
  她怕痒,怕痒的女人,都别有风味。
  所以,楚长江又累了一阵子。
  李西施当然更累了。
  她至少又觉得腿又抬不起来了。
  不过,她却没忘记要问的话,说道:“夫君,四贝勒求你的是什么事呢?你该说出来了吧?”
  楚长江喘息不已,但他却乐于回答:“求我帮他去救人……你看,你老公是不是越来越了不起了?”
  李西施笑道:“当然,不然我为什么选你作老公?”
  她忽然手足并用,把楚长江缠在身上:“夫君,他要你救的是什么人?这个人一定很重要,是么?”
  楚长江皱了皱眉。
  因为,他忽然发现一件事,李西施说她累得腿都抬不起来,那是假的。
  因为,她现在手腿都很有力气,把自己挟在怀中,紧得令他快透不过气了。
  楚长江心想,女人说假话时,真能令人动心。但若一旦说真话时,恐怕就会很伤男人的自尊心了。
  至少,在某些事上,女人决不比男人更累。
  楚长江瞧着眼前那如花般的脸,低声道:“西施,你腿上的劲道真不小啊。放开点,好让我喘一口气……”
  李西施嘻的一笑,撒开了四肢。
  楚长江撑起了身子,摇了摇头,道:“四贝勒要我去救的人,是他妹妹七格格。西施,你想不到吧?”
  李西施是想不到。
  不过,她却想到了一件事,楚长江如果去救七格格,那就会变成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因为,谁劫走了七格格,李西施知道。
  从楚长江的神态来看,四贝勒一定没有告诉楚长江,劫走七格格的人是他惹不起的人物。
  她本该告诉楚长江,这件事不是他所能做得到的!
  她自己应该明白,楚长江如果去救七格格,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她自己会变成了寡妇。
  哪个女人愿意做寡妇。
  李西施好像想做寡妇。
  因为,她根本没说出七格格是驼叟和蛇婆抓走的。
  她不但没说,反而故意劝楚长江,要他好好表现一番,她自己也愿尽力相助。令他无后顾之忧,以便成为四贝勒的开国功臣。
  因为,那位关外的四贝勒,正想夺取大明朝江山。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六回 众叛亲离
上一篇:
第三十四回 人肉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