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平息干戈
2021-03-10 15:42:1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娟娟是阶下囚。
  但她却并不是一般的囚犯,所以,她看起来很自由自在,有酒有肉。
  白千山、秋桐和老齐正和她在喝酒。
  这儿是一处很精致的花园。
  背山面海,景色非常幽雅,如果不是在别人威胁之下,相信住在这种地方,一定是十分愉快。
  黄娟娟此时不愉快,当然是因为她还是阶下之囚。
  秋桐却表现得很怪。
  他可以说是很无辜,只因为认识了黄娟娟,才会惹下这场被关之灾。
  但是,很怪的是,他并没埋怨人。
  相反的,他此刻显得十分愉快。
  甚至当驼叟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更是起身相迎。
  黄娟娟很不高兴。
  她冷冷地看了秋桐一眼,道:“秋兄弟,我……看错了你了!”
  秋桐一笑,道;“也许……”
  他只说了两个字,就住口不往下说了。
  因为,他发现本来是在生气的七格格,偏偏此时忽然露出了笑容。
  秋桐忍不住回头,向黄娟娟看去的方向望去。
  霎那之间,秋桐也笑了。
  能够令他们露出笑容的人,并不多。
  但是,这两个人的出现,就足以令他们笑。
  因为,在目前的处境之下,谁能把蛇婆抓住,当然都能令他们露出笑容。
  而唯一能抓住蛇婆的人,他们相信只有一个,那就是金北岳。
  现在,正是金北岳和齐敢出现在他们眼前。
  陪着金北岳同来的,还有一位老和尚。
  是普照寺的方丈枯木大师。
  很明显,驼叟跟枯木大师是老朋友。
  因为,枯木和驼叟是先到这花园中来的。
  金北岳告诉七格格和秋桐,蛇婆已经答应放人。
  没有任何条件就放人,黄娟娟似乎有些不相信。
  她看了驼叟一眼,道:“段老,这是真的?”
  驼叟点头道:“真的!”
  接着哈哈一笑,道:“七格格,很对不起,委屈你了!”
  黄娟娟忽然很高兴的笑了笑,道:“段老,说真的,我……此时倒不觉得有什么委屈了……”
  她现在急于想知道的,倒是金北岳和齐敢用什么方法使得蛇婆放人,而且,为什么蛇婆又不见人影?
  可是,她却没法子问,因为,枯木大师已先开了口。
  “七格格,长春宫主要老衲伴陪格格出关……”老和尚立掌合十,“还有,白施主,请即刻起驾吧!”
  黄娟娟并不想马上走,可是,白千山的神色,令他感觉到非走不可。
  因为,夜长梦多的事,他们看过不少,如果蛇婆又变了卦,那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所以,黄娟娟只好笑着谢谢金北岳,举步离去。
  秋恫看看老齐,两人居然也跟了过去。
  枯木大师皱了皱眉。
  驼叟哈哈一笑道:“老木头,只要你们那位七格格不反对,谁愿意跟她去,老夫都不介意。”
  黄娟娟嫣然一笑道:“老方丈,这位秋兄弟一路上帮了我不少忙,我想带他去见我师父的!”
  枯木点了点头,转向金北岳和齐敢合十一礼,道:“告辞了……两位有暇,尚盼能出关一游……”
  齐敢大笑:“大师放心,我们会来的!”
  金北岳也笑道:“十日之内,定当趋寺拜候……”
  普照寺本是冷冷清清地方。
  但是打从金北岳来过又走之后,这个古庙忽然变得十分热闹了。
  一批批地人,赶到寺内。
  有从关内来的,也有是从关外来的。
  这些人,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不是为了朝山进香而来。
  他们都是武林人物。
  所以,一时之间,普照寺忽然充满了杀机。
  枯木大师没法阻止任何人入寺。
  因为,佛寺本来就是供人入内瞻拜的。
  不过,他虽然不能禁止这些人入寺,但他至少可以做到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关起来,留在方丈静室,不去见这些人。
  寺中仅有的两名小沙弥,守在方丈室外,挡住了一切要见方丈之人。
  当然,这中间也有例外。
  方丈室内现在就有了客人来了。
  金北岳、齐敢以及驼叟,一共有三个人。
  他们,是枯木大师唯一见的外人。
  但却令人意外的是,蛇婆也被大师挡了驾。
  所以,蛇婆只好一个人留在大殿上。
  大殿上本来有着不少武林人的,但打蛇婆跨进来之后,这些武林好汉,倒也识相的全走了出去。
  世上不怕这个怪物的人,只怕还不多。
  包括疯女帮那批女人在内,她们可以像疯子般做弄别人,但对蛇婆,她们做弄不起,非但做弄不起,而且,还得防着自己被蛇婆所做弄。
  不过,舒小倩和柳青山都在想着一件想不通的事;蛇婆曾经立誓不出山海关,现在她却出关来了。
  为什么?她为何要自毁誓言?她与长春宫主之间的约定,是什么原因取消了?
  驼叟却笑着在和齐敢低声谈着:“齐老弟,这真是想不到的事,申五姑居然只凭着金老弟几句话,就答应向蛇婆认错……这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他看看金北岳,又道:“老弟,你到底向那个老道姑说了些什么?”
  金北岳笑了一笑,道:“段老,其实我说的也只是几句很普通的话……”
  驼叟道:“几句昔通的话?什么普通的话,能化解了这个老道姑的几十年牛脾气?老弟,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金北岳笑道:“驼老,我只是说他们都已经老得快连牙齿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像小孩子一样呕气?如果蛇婆一冒火,把七格格杀了,她岂不是罪过大了么?”
  驼叟失声笑道:“就是这几句话?老弟,你别拿老驼子开心了!”
  金北岳道:“真的!”
  驼叟道:“老夫不信!不信……”他摇头大笑,看看齐敢,“齐老弟,你相信么?你相信他说的?”
  齐敢道:“信!”
  驼叟皱眉道:“你信?你真的相信?”
  齐敢道:“我本来相信,驼老,你别忘了,人老了,想法就会变的了!”
  驼叟道:“错了!有些人会变,但是,有些人却不会变,像申五姑和蛇婆就是不会变的人。”
  他叹了一口气:“所以,无论怎么说,我还认为一定有别的原因……”
  枯木大师这时正端上三碗热茶。
  他微微一笑,道:“驼施主,有些事不一定要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关健只在于,说这种话的是什么人而已。”
  驼叟道:“老木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枯木道:“很简单,这些话如果是你我或老齐施主去说,可能一点儿都没有用。但是,换了无影老人的弟子去说出来,结果就会大不相同了!”
  驼叟呵呵一笑,拍了拍金北岳道:“小子,原来你是石无影的徒弟么?我先前还一直以为你是醉鬼和狂生合教的弟子呢!”
  金北岳笑了一笑。
  齐敢道:“驼老,你猜的也没有错……”
  驼叟道:“哦?没错?”
  齐敢道:“不错!仙都醉客乔四郎和太瘦狂生梅竹松,甚至连无情公子蓝田玉,都算得上是他的师父!”
  驼叟一呆,道:“真的?”他看看金北岳:“老弟,这根旗竿没骗人?”
  金北岳道:“没有,他们确实是算得晚辈师门……”
  驼叟忽然一拳击在金北岳肩头:“好小子,你真是天下少见的奇才……”
  他忽然又哈哈大笑道:“怪不得那老道姑卖给你这么大的面子,原来你老弟有这么多好师父……”
  金北岳笑笑道:“驼老,晚辈……只靠师门余荫,算不了什么!”
  驼叟怔了一怔,突然摇头道:“老弟,你别见怪,老夫可没有小看你的意思……”
  金北岳笑道:“我知道……”
  驼叟阻止了金北岳,接道:“老弟,别人也许会以为你是仗着师父们的余荫,才能出人头地,但老夫可很明白,你有折服一切武林高手的能耐……”他长叹一声道,“老弟,我这是真心的话,你应该明白!”
  金北岳道:“明白!我知道……你没有小看我!”
  他忽然一笑道:“不过,我想,长春宫主一定是因为我的师父们才会决定认错的了!”
  驼叟道:“可能……”
  他看了看枯木大师,又道:“老木头,你说呢?是不是这样?”
  枯木大师笑道:“老纳不敢说,但以长春宫主的为人,对于石无影石老施主,则是十分敬服……”
  驼叟笑道:“有理!不过,申五姑一生,并没有见过石无影,我真不懂,她为什么对石老人这么……这么敬佩呢?老木头,你久居关外,多少总该知道一点儿吧?”
  枯木道:“这个么?老衲所知也不多。”
  驼叟道:“你所知不多,比我们总多一点吧?”
  齐敢笑道:“大师,有些事只要有一点儿蛛丝马迹就很够了!”
  枯木笑道:“不错,齐施主说得对,看来申宫主所以如此敬服石老人,想必跟她的长辈有些关系……”
  金北岳笑了笑,道:“申宫主的长辈还在世上么?那……这位前辈岂不是将近百岁了?”
  枯木道:“申宫主的长辈倒是业已西游极乐,但是,她曾身受石老人大恩,确也不假!岂非四十年前石老人亲临关外,长春宫只怕早已被西域的喇嘛烧得干干净净了!”
  驼叟忽然大笑道:“我明白了……”
  他看了金北岳一眼道:“老弟,四十年前,令师曾经出关的事,枯木老和尚若是不说,只怕世上真没有人知道!”
  枯木合十道:“不错,长春宫与喇嘛之战,本是极为隐秘之事,但申五姑的母亲葛二娘,却暗中已差人邀请了石老人前来相助……”
  金北岳道:“家师和申五姑母亲认得么?他们……”
  枯木道:“认得,葛二娘入关时,见过令师……”
  驼叟道:“我又想起来了……”
  他抓了抓头:“葛二娘和他丈夫申长春曾经七度入关,以武会友,最后一次约在四十多年前,据说他们到了九华山去找过当时正在九华山隐居的石无影,想必他们就是那时认识的了?”
  枯木道:“不错……”他笑了笑,“自那次之后,葛二娘夫妇就再未离开长春宫一步了。”
  驼叟大笑道:“他们一定在九华山跟石老人动过手,也一定是败得心服口服……”
  枯木道:“不错……葛二娘夫妇是败了,不但败得心服口服,而且败得很惨……所以,他们夫妇才会从此不入关内一步。”
  驼叟道:“这么说,石老人有恩于长春宫,申五姑对石老人的弟子客气些,那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了!”
  金北岳笑了笑。
  齐敢也笑了笑。
  因为,真正知道申五姑为什么听信金北岳的话,取消了她和蛇婆之间誓言原因的人,只有他们两个。
  仅仅凭着石老人的名望,不见得就能令申五姑心平气和的俯首听话。
  武林人物解决问题,只有两条路,一是凭功夫,二是凭道理。
  以武功而言,金北岳和齐敢,足可制服申五姑。
  讲道理,金北岳更是有他一套歪理。
  所以,申五姑不能不应允金北岳的要求。
  不过,金北岳和齐敢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
  反正,事实上是蛇婆和驼叟已经出了山海关,她们当年的誓约,已经取消了,因此,再来解释,已是多余。
  可是,有些事却是仍未完结。
  蛇婆和申五姑之间的那段恩怨,她们并未真正忘记。
  她们还是要一决高低。
  这是她们两人之间的事,谁也解决不了,除非是她们自己。
  所以,蛇婆独自守在大殿之上。
  她连驼叟都撵走了。
  既然是她们两个人的事,有第三者在,就不成。
  但是,申五姑呢?她是不是还在普照寺之内呢?
  申五姑已经走了。
  知道她走了的,只有枯木大师,
  而且,申五姑也带走了黄娟娟和秋桐等人。
  不过,现在枯木已把申五姑的行程告诉了金北岳。
  驼叟很意外。
  “申五姑不在寺内了?老木头,你为什么不早说?”驼叟大声吼道,“你知不知道,这些人……多是冲着长春宫的人来的?”
  枯木合十道:“老衲知道……”
  驼叟一怔,道:“你……知道?”
  枯木道:“驼施主,老衲要是不知道,怎会自闭关于方丈之内,不见这些武林人物?”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四十回 昭然若揭
上一篇:
第三十八回 长春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