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昭然若揭
2021-03-10 15:43:2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申五姑目光在四贝勒和七格格身上一转,低声道:“娟娟,你这位蓉蓉四嫂,还是……真还是在想念秋水仙?”
  黄娟娟道:“是!”她摇丁摇头道:“帅父,这件事我一直不放心,所以,我派了个丫头在四嫂身边上……”
  四见勒皱眉道;“娟娟,你怎么可以……”
  黄娟娟一笑:“四哥,你是男人,你不知道女人的心思……我派个丫头去,只是帮你防着她呀!”
  四吸勒道;“防着蓉蓉?防什么?”
  黄娟娟道:“防她想不开,自杀!四哥,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呢?”
  四见勒摇头道;“娟娟,你太多事!”
  黄娟娟笑道:“阿哥,我不是多事,我是……我是不想给你惹麻烦!”
  申五姑也怔了怔道:“惹麻烦?娟娟,你四哥会有什么麻烦?”
  黄娟娟道:“师父……你不知道,蓉四嫂身份不同,出不得事,一旦出事,父皇一定会把四哥的贝勒给摘了顶戴的!”四贝勒一呆。心想:七妹说的不错。蓉蓉嫁到关外,万历朝廷学汉明帝和番的手法,把蓉蓉送出关来的。为的是笼络清兵,不入关南侵。倘若真如娟娟所说,蓉蓉出了事,父皇可还真不好向大明天子交代了。
  申五姑点头一笑道;“娟娟,想不到你居然想得很远……”她目光转向贝勒,“你……也得小心些。你父皇登位称帝已经七八年了,入关夺取大明天下,已然迫在眉睫,现在可出不得事,免得明廷忽然征调大军充边,入关之举就又要受阻了。”
  四贝勒笑笑:“我知道,所以,我才派人想尽办法找到秋水仙的儿子……”他忽然叹了口气:“我为的就是想让蓉蓉安心!也就是使大明天子放心啊!”
  黄娟娟看看四贝勒,道;“四哥,你——原来你这些做法,都是——都是——”
  四贝勒忽然大笑遭;“七妹,你才明白么?你过去以为我是为了私情,是不是?”
  黄娟娟笑笑:“是!四哥。我想……我是错了!”
  秋桐和老齐被接待在宾馆。蛇婆和他们在一起。
  现在的蛇婆已经不再是二怪之一的老怪,而是一个看来又丑又老的小可怜了。
  申五姑废了她的武功,但申五姑却不许她死。
  一个武功被人视作怪物的人,忽然失去了武功,这份痛苦,实在是生不如死。
  可是,蛇婆却死不了。
  一个人若是被两个丫头轮流不眠不休的看守着时,她又有什么办法寻死?
  秋桐和老齐很同情蛇婆。但是,他们却没办法救她。黄娟娟告诉过秋桐,蛇婆是她师父的宿仇大敌。
  江湖中人,最忌介入别人的仇怨。所以,秋桐和老齐才不便多说。
  不过,秋桐和老齐却在想着一件事。
  金莺交代的事,他们已做到了一半了,剩下来的一半,又该如何去着手?
  敢情,秋桐和老齐也是桃花娘子安排的人!
  可是,金北岳呢?金北岳也出关来了。他跟齐敢出关之后,又会做些什么?
  这些事。秋桐跟老齐并不知道,他们只是在想,桃花娘子交代的剩下一半的事。
  桃花娘子告诉他们:“救出蓉蓉郡主,查出当年杀死秋水仙一干人的底细。”
  这是多么困难的事?秋桐和老齐心里有数。只是,他们还无法不去查,不去救人。
  因为,秋桐欠了桃花娘子的大恩。
  四贝勒、七格格、申五姑、丁翔,乃至于江湖上的人,都以为秋桐是秋水仙的儿子,甚至连金北岳都以为是。
  唯一知道他不是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桃花娘子金莺。另一个,当然就是齐敢。
  现在,齐敢已陪同金北岳,到了帽岸山下。他们正步向长春宫。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林天香和天香四梦,以及齐敢的徒儿柳青山。
  最应该来的驼叟,却不见踪影。
  而最不该来的疯女帮的那批人,居然竟跟来了。不过,他们离得很远,很远。
  金北岳和齐敢,甚至林天香,都是她们惹不起的。明知惹不起,她们还要跟来,为什么?
  长春官的后院,有一栋小小的楼房。
  现在。秋桐、老齐在七格格陪同下,正踏上了上楼的石梯。
  楼上是一明一黑两间房子,明的那间,是个小客厅,四贝勒就坐在厅内。
  四贝勒身旁,是个中年的美妇人。
  七格格趋前喊了一声:“四嫂。”然后看看秋桐道:“秋公子,快过来见见我四哥和四嫂……”
  秋桐一抱拳,道:“秋桐见过四贝勒和福晋……”
  四贝勒笑笑,四福晋则盯着秋桐,道:“你叫秋桐么?你是哪里人氏?”
  秋桐笑了笑道:“回四福晋话--我是黄山人氏!”
  田福晋哦了一声道:“黄山?不是杭州么?”
  秋桐摇头道:“不是!”
  四福晋看看四贝勒,四贝勒笑道:“秋公子,你令尊是……”
  秋桐笑了笑道:“家父秋山樵……”
  四福晋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贝勒爷,他不是。”
  四贝勒也点了点头道:“蓉蓉,很抱歉,我实在是尽了心了……。”
  秋桐怔了一怔,看看老齐。老齐也皱了皱眉,看了看秋桐。
  桃花娘子要他们来救的人,就在眼前。原来这位四福晋就是蓉蓉郡主。
  可是,他们怎么能下手救人。而且,他们根本瞧不出蓉蓉郡主有什么该救之处!
  霎那问,秋桐呆了。他一向很沉稳也很机智,可是,眼前的事,却令他大为不解。
  七格格忽然笑了笑:“四哥,他既然不是,我……可以陪他们回宾馆去吗?”
  四贝勒沉吟了一下,道:“好吧!”
  七格格不容秋桐和老齐再想什么,拉着秋桐就向楼下去。老齐当然也只好跟着走下去。
  秋桐茫然的随着七格格到了宾馆,七格格这才低声道:“秋兄弟,快跟我走吧!这儿不是你该住的地方……”
  秋桐一怔道:“为什么?”
  七格格道:“现在别问,快走……不然,我四哥改变主意,你就走不了啦……”
  秋桐摇了摇头道:“不!我们还有事要办,黄姐姐,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七格格呆了一呆。她能怎么办?她能拖走秋桐么?
  宾馆里面很清净,只有蛇婆一个人在睡着。她武功已失大半,除了躺着,还能做什么?
  两个丫头在床边上守着,她们很小心,对于这位江湖上的怪人,可不敢稍有大意。
  但是,天下事有时候就是很出人意料,越是小心,越是会出问题。
  本以为睡得好好的蛇婆,忽然坐了起来,两个丫头刚刚睁开眼,伸出手想抓住蛇婆,蛇婆已经像蛇一样滑走了。
  她当然不是蛇,所以,两个丫头看到了一个驼子,是那个驼子,背着那条蛇走了。
  秋桐回来的时候,两个丫头已经嚼舌自尽了。
  老齐和黄娟娟都认为这两个丫头是被人杀死的,秋桐却不是这么想,他已经发现,这两个丫头是畏罪自尽。
  可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来讨论了。因为,自雪娘和萧黑女来了。跟着她们来的,是疯女帮的舒小倩和花飘香。
  黄娟娟皱了皱眉,白雪娘已低声道:“小师妹,师父要你去陪四福晋……”
  黄娟娟迟疑丁一下,道:“阿哥呢?他不是在陪着我四嫂么?”
  白雪娘摇头遭:“四吡勒说要去见一个人……他已经走了!”
  黄娟婀看看秋桐,道:“他们……大师姊。师父有没有交代他们的去从?”
  白雪娘道:“有!留他们住在长春宫!”
  黄娟娟笑笑,疾行而去。
  帽岸山上的得胜台下,桃花娘子在她那特制的花蓝中坐着。四名粗壮少女,肃立在两则。
  她闭着眼,俯首在打盹。不过,当四贝勒离她还有十丈距离时,她已睁开了眼。
  “你来了?”
  “来了!”四贝勒打量着桃花娘子:“约我的——就是你?”
  桃花娘子一笑:“是我!”
  四贝勒皱眉道:“信是你写的?”
  桃花娘子道:“是我!”
  四贝勒道:“你跟蓉蓉郡主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查明谋害秋水仙的事?”
  桃花娘子道:“那是我的事,你不用过问!”
  四贝勒笑道:“我不用过问?你要我不用过问?”
  桃花娘子道:“不错!”
  四贝勒忽然仰天大笑:“姑娘,你错了!”
  桃花娘子道:“哦?我错在何处?”
  四贝勒道:“因为,谋害秋水仙的人是谁,除了我,没有别人能真正了解、所以,你不说明为什么,我就不会告诉你。”
  桃花娘子笑了笑,她忽然一抬手,指指四下山光树色,道:
  “这是个很好的地方,唐太宗在这儿誓师东征,该是男子汉埋骨的好地方!”
  四贝勒一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
  桃花娘子又一抬手,却叹了口气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了。”
  四贝勒道:“你明白了什么?”
  桃花娘子遭:“是你!是你谋害了秋水仙!”
  四贝勒摇头道:“不是我!”他也长叹了一声道:“姑娘,我不说……只怕你永远想不到是谁!”
  桃花娘子睁开了大眼。道:“谁?你说!谁?”
  四贝勒沉吟了一下,道:“恒王!”
  桃花娘子一呆。
  齐敢也是一呆,他看看身边的金北岳。
  金北岳正在咬牙。
  林天香叹了一口气,双手握起金北岳的手,低声道:“你不要激动……”
  敢情,齐敢、金北岳和林天香没有进长春宫。他们到了得胜台,就没有再往上走。因为,他们遇到了金莺。
  金莺在得胜台下,把金北岳的身世告诉了金北岳。而且,她要金北岳留在暗处,等他杀父夺母的仇人到来。
  但他却不信四贝勒说他外祖父杀了他父亲。可是,他却无法反驳。
  因为四贝勒正在大声告诉桃花娘子:“姑娘,我不想过同你是谁,但我告诉你,一切都是恒王安排的,而恒王则是受命于朝庭……”他忽然又长叹一声:“如果我不娶蓉蓉郡主,大明朝的天子早在十年前就要亡于我父王之手了。”
  桃花娘子怔怔的不语。
  四贝勒又摇了摇头道:“十六年来,父王大兵,没有入关,就是因为蓉蓉郡主……姑娘,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我们都敬佩她。。。。。。”
  桃花娘子叹r口气道:“不错!蓉蓉郡主是了不起!她能牺牲……她能忍受……她能忘我……”
  忽然间,桃花娘子一挥手;“四贝勒,你走吧!但你莫忘了告诉蓉蓉郡主,秋水仙的残骸已改葬在西湖,是我亲手葬的,她有空该去上坟!”
  四贝勒点头。
  桃花娘子又道:“我要丁翔的人头,你能给我么?”
  四贝勒一怔,道:“你……”
  桃花娘子道;“恒王是主谋,但下手的是丁翔,对不对?所以,我要他的人头,让秋水仙的儿子捧丁翔的头去祭他亡父……”
  四见勒咬了咬牙道:“好!”
  但他忽然又道:“姑娘。秋水仙的遗孤,现在哪儿?能让我带他去见见他母亲么?”
  桃花娘子沉吟了一下,道:“他……他在……”
  “我在这里!”金北岳闪身走了出来。
  半年之后,西湖布衣秋水仙的残骸夹着衣冠冢前。
  金北岳在跪拜。他已经不再叫金北岳,他认祖归宗正名为秋南华了。
  在祭台上,是丁翔的人头。
  在秋南华身边,跪着小牛、小白、齐敢和金莺,他的身后,跪着林天香。
  袅袅的香火,冉冉升起。
  桃花娘子金莺在默祷:“秋郎,安息吧!南华已经成长,仇怨也已查清,有些事是深究不得,你要原谅活在世上的人……”
  秋南华也在默祷:“爹,我会接回母亲,我会救出那些被困在关外的朋友……”
  只有齐敢没有默祷,他叩了三个头,忽然。跃而起,转身大步行去。
  远远地。传来了他不成腔调的歌声:
  “也无烦恼也无忧,了了恩仇一笔勾
  白云苍狗成千古,风雨江湖任邀游……”

  (全文完,潇湘书院扫描,梓荆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十九回 平息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