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流水飘香
2021-03-10 13:48:4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屠小风的胆子忽然大了,哈哈大笑道:“齐敢,你还要我听你的话么?”
  齐敢目光闪动,冷冷的接道:“要!”
  小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齐敢,齐敢,我本来是想听你的话,可惜,这会儿有人偏偏要我不听你的话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齐敢道:“很好办.听我的,不听别人的!”
  小风哦了一声,笑道:“别人也要我听她的呢?你们这不是……”
  齐敢冷冷的打断了小风的话:“屠小风,是你娘来了么?她为什么不站出来?”
  小风笑了,摇着头笑了,道:“我娘来,你还能站着说话么?”
  齐敢心中微微一惊,屠小风似乎对他的母亲很自信。这表示屠小风的娘,在疯女帮中的地位不低。
  地位不低,难道会是帮主么?
  齐敢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屠小风,你娘是疯女帮的帮主?”
  屠小风脸色一变,显然,他吃了一惊。
  齐敢忽然笑了。
  屠小风是屠九和疯女帮帮主的私生子,这可是意外得来的消息。
  所以。齐敢笑了。
  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屠小风脸上也没有笑意。
  显然是齐敢的话,令他感到不安。
  他看看马车。
  马车本来是空的。
  因为齐敢下车以后,车内就空了。
  然而,此刻的车内,却似乎有人。
  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齐敢冷冷地向马车走过去,他毕竟还是这辆马车的主人,如果有人进入车内,他不能不管。
  车内果然有人。
  齐敢刚一探头,就迎面碰上了一张宜喜宜嗔,眉开眼笑的娇靥。
  当然是女人,疯女帮来的人,本该是女人。
  不过,这个女人,比那七名少女更美、更诱人。
  齐敢退了一步。
  他跟女人打的交道太多、太多。
  所以,他已经厌烦了女人。
  十六年来,他终日在那些桃花般少女身边正打转,已经转得他毫无丈夫气概。
  所以,他怕见女人。
  但是,偏偏他就非遇到女人不可。
  坏的是,车内的女人,不止一个,是两个。
  一个是宜喜宜嗔,眉开眼笑的娇靥。
  另一个,是一张艳如桃李,却冷若冰霜的寡妇脸。
  笑着的,穿了一身淡蓝色丝衫,腰间系了一根鹅黄色的丝条,云鬓高梳,斜簪了根金光闪闪的凤钗。
  从她的衣衫到人,全都是鲜明照人的色调。
  寒着脸的,则是一身白衫,系了一根黑带子,垂肩而下的长发,没有任何钗、簪绾结。一阵风来,长发就会飘然拂起,给人一种不敢揣摩的印象。
  她的衣饰,就像她的脸色,寒中透冷。
  齐敢寻思,疯女帮中的女人,都是疯子,她们为什么穿得这么整齐?
  难道她们不是疯女帮的人?
  她们是!
  齐敢刚刚问了一句你们是谁,他就得到了回答。
  笑着的回答:“我姓花,我叫花飘香。疯女帮的两大护法之一,飘香花雨,你听说过么?”
  齐敢摇头,他没听到过。
  因为他对疯女帮所知,实在不多。
  片片断断,也不过是从桃花娘子口中听来而已。
  花飘香似乎有一点失望。
  但他却依然在笑,指着那白衣少女道:“她姓秦,叫秦流水,疯女帮的另一位护法,流水琴音,我看,你一定也没听说过了!”
  齐敢心中略感震骇,他可没想到疯女帮的两位护法,居然同时出现。
  这表示,屠小风确是有所为而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得小心些了。
  因此,他微微一笑,抱拳道:“原来是花,秦两位护法,老朽失敬了!”
  花飘香格格一笑,道:“什么失敬不失敬,齐敢,你怎么忽然客气了?”
  她回头看看秦流水,低声道:“秦姐姐,你知道他为什么前倨后恭么?”
  秦流水神色不变,嘴角微动,连嘴唇仿佛都没张开,哼了一声道:“因为我们来了!”
  花飘香娇笑着直点头;“对!对!因为来了流水飘香,这根齐敢就不一定能树立在原地了!有理,有理……”
  齐敢终于也忍不住笑了。
  这两个女娃儿倒真是很自大。
  齐敢虽然讨厌女人,这时却不能不多看看这流水飘香两个女护法一眼。
  秦流水瞪了齐敢一眼,道:“你看什么?我们有什么好看的?”
  齐敢皱了皱眉头。
  还没等他说话,花飘香已经笑道:“秦姐姐,我们长得好看嘛,他是个男人……”
  她眨眨眼:“他虽然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但是,男人见到女人,少不得总会多看两眼的!秦姐姐,你怪他干吗?”
  秦流水依然寒着脸,哼了一声道:“这儿只有他在看我,我又一向不喜欢别人看我,我不怪他,还能怪谁?”
  花飘香笑了。
  秦流水的话,很有理,所以,她只好笑。
  齐敢没笑,他不用想也可以料得到,这两个女人,不是善与之辈。
  因此,他冷冷地扫了二女一眼,道:“两位姑娘,老夫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但老夫有句话,两位最好听明白一点!”
  花飘香笑道:“哦?什么话?”
  齐敢道:“马车是我的,我没请你们上车,你们最好下车来。”
  花飘香道:“是吗?这车子我记得好像本来就该由女人坐的吧?”
  齐敢道:“姑娘,你们知道的事是不少,可惜,你们忘了一件事,女人也不见得个个都能坐这辆马车的!”
  秦流水目光转动之间,寒芒四射,叱道:“你说我们不配坐这辆马车?”
  齐敢道“不错!”
  秦流水突然闪身而起,尖喝道:“放肆!齐敢,你胆子真不小……”
  她身子像条鱼一般滑了过来,双手像两支利剪,一左一右,夹向齐敢的双肩。
  齐敢的身子特别高,所以,秦流水虽然在马车上,但出手的部位,依然只在齐敢肩头上。
  齐敢嘿嘿一笑,右手一扬,迅快地抓向秦流水的左腕,左手却由下向上一翻,拍向秦流水的右股大腿。
  这两于反击,用得恰到好处,看似下流,却不下流,看似不下流,却又令秦流水大感不自在。
  女人的大腿和腰腹,总是不允许男人去拍打的!
  所以,齐敢一出手,就料定秦流水会闪避.
  秦流水果然咬着银牙,恨恨地向后滑退。
  她退的跟来时一样快。
  但齐敢却没料到,花飘香还在车上。
  所以,秦流水一退,花飘香就上来了。
  齐敢但觉左腕一麻,已经挨了花飘香一掌。
  这一掌并不重,但已足够齐敢吃惊。
  花飘香格格一笑道:“齐敢,疼吗?”
  齐敢呆了一呆。
  他可没有料到花飘香会问自己疼不疼。
  动手过招,本是玩命的事,谁还会计较疼不疼的事,要计较的,该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
  但花飘香却只是问他疼不疼?而且,明明她这一掌可以暗下杀手,而她没有,这是为了什么?
  齐敢忽然有些想不通了。
  也许,这就是疯女帮女人的作风。
  也许,这就是疯女帮之所以称为疯女帮的原因。
  行为乖僻,出人意料吧。
  不过,齐敢也不是自己以为聪明绝顶的人,所以,他还是先问清楚才放心。
  “花飘香,你这一掌……”齐敢干咳了一声道:“你本可以出手再重些的!”
  花飘香流波停眸,娇笑道:“是么?你想我怎么样,把你一掌打死?”
  齐敢皱道;“那倒不是……”
  花飘香道:“好啦,我跟你也没有深仇大恨,我只是要让你知道,我们女人也不是好欺侮的,还不够吗?”她又向小风招招手:“小风,你过来。”
  小风一直站在远远地看着,这时,只好走过来,低着头,道:“花阿姨……”
  花飘香格格一笑道:“谁是你阿姨?瞧你,把我都叫老了嘛……”
  她看了秦流水一眼:“秦姐,你看看,这孩子真是越来越……越壮了!”
  秦流水冷冷地哼了一声,没说话。
  小风又恭敬的向秦流水一礼道:“秦阿姨好!”
  秦流水只点了点头,仍然没说话。
  花飘香却笑了:“小风.你犯了大错了,知道么?”
  小风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求两位阿姨看在……看在……”
  秦流水忽然低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道:“屠小风,你犯的错,没有人能替你担待,你最好少打歪主意。”
  小风脸色一变,大声道:“阿姨……我……我……并不是自己说出来的……都是他……他在自说自话呀……秦阿姨、花阿姨……你们要……要救救我……救救我……”
  秦流水冷冷地道:“救你?没有人能救你……”
  小风顿时似乎呆了。
  他本来还以为来了救星,但是,这时他才发现,来的竟然是煞星了。
  齐敢也大感意外。
  他根本就对疯女帮这伙疯女人行事不了解,此刻,当然更是觉得她们行为乖谬得不像话了。
  他怜悯地看看小风。
  小风也正看着他。
  忽然间,齐敢觉得心中一震。
  小风的眼光充满了恶毒的仇恨。
  这眼光似毒蛇吐信般可怕,也似烈焰般烧人。
  如果齐敢是一张纸,这时只怕早已被这火烧熔了。
  幸好他不是,所以,他还能笑。
  但小风却不再笑,打齐敢那句你娘是疯女帮帮主开始,他就没有笑过了。
  齐敢的笑声未歇,小风就变成了大风。
  他忽然像狂飙般,扑向了齐敢,身形之快,出手之毒,更是前所未见。
  但是,齐敢似乎早就料到一般,正在等着他出手。
  小风刚刚扑了过来,齐敢已经不见了踪影。
  但小风去势太快,想收势止步,业已不及,眼看双掌已然劈向那辆华丽的马车,也劈向车上的流水和飘香。
  然而,小风却忽然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他双脚离地一尺,虚悬在半空。
  花飘香又笑了。
  “奸功夫!你放下他,我们还你的马车。”
  齐敢也笑了。
  只有小风笑不出来。
  一个人如果被人象拎小鸡一般提在手中,双手双脚都捞不着一点儿使劲的地方,他当然笑不出来。
  小风现在就是被齐敢像拎小鸡一样提在手中。
  齐敢冷笑着回答:“好!你们先下车!”
  流水飘香互看了一眼,跳下了马车。
  秦流水冷冷地道:“齐敢我们低估了你!”
  齐敢道:“不错,所以,你们也只好听我的话!”
  花飘香格格一笑道:“你可以放下他了!他只是个大孩子嘛!”
  齐敢道:“我会放下他!不过,得等我的马车拉走了以后!”
  他看看车下的小牛,大喝一声,道:“把马车赶走!”
  小牛似乎早就知道一般,爬了出来,跳上马车,扬鞭赶马,顺着官道,向杭州驰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九回 西湖探密
上一篇:
第七回 生死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