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英雄遗孤
2021-03-10 14:36:2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七格格也怔了一怔。
  即是等人,怎么可能说不知道?
  这种不通的话,金北岳居然说得出口,这个年轻人若不是个白痴,那就是个天才。
  金北岳当然不是白痴。
  没有白痴能置小蓝于死地。
  因此,他是天才。
  七格格摇了摇头,金钗乱颤,叮当乱响,她失声道:“如果你不知道要等什么人,你又怎么等法呢?”
  金北岳笑了笑:“你们等的人,也许就正是我也等的人呢?那——我不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么?”
  很合理。
  连齐敢也不能不佩服这孩子聪明了。
  七格格只能笑。
  白千山却是一肚子都是火。
  小蓝死于非命,这个仇不能不报。
  他奇怪七格格为什么不提这件事?
  白千山一冒火,就忍不住喝道:“你是来等人,谁让你来杀人的?小蓝的命……”
  金北岳没等白千山再说下去,忽然一摆手道:“阁下,你别忘了,是他先要踢死我的!”
  白千山冷笑道:“他那一脚,不会要了你的命,你应该知道!”
  金北岳道:“不会么?阁下肯不肯让我踢一脚来试试看?”
  白千山不肯。
  他当然不会肯的,小蓝被他摔得魂归天国,要自己让他踢一脚,其后果岂不是可想而知么?
  至少,他还知道好死不如歹活的道理。
  因此,他摇了摇头道:“不必了!老夫已经决定,要为小蓝报仇,金北岳,你最好明白这一点。”
  金北岳笑道:“很好,我会记住。”
  他看了七格格一眼,又道:“姑娘,你呢?你们好像是一块来的,对不对?你要不要报仇?”
  七格格妖媚的一笑,道:“你说,金公子,我该不该报仇?”
  她居然反问金北岳,这倒似乎大出金北岳意料之外。
  但金北岳也很有趣,他看看七格格,微微一笑道:“你不会!”
  七格格一怔:“我不会?为什么?”
  她冷笑了一声:“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
  金北岳笑道:“很简单,你们等的人还没到,你不会节外生枝,把要等的人吓走的。”
  七格格哦了一声道:“是吗?”
  她忽然一举手,轻轻一拂,道:“金公子,你这回猜错了!”
  金北岳脸色微微一变,飘身退了三尺。
  身形之快,直似鬼魅一般。
  白千山脱口道:“好快的身法!”
  七格格皱了皱眉,道:“金公子,你能躲过我的一击,倒是很了不起!”
  金北岳笑道:“姑娘出手,向来是不打招呼的么?如果我料得不错,恐怕伤在你手下的武林高手为数不少吧?”
  七格格冷笑道:“如是我想伤人,我为什么要先打个招呼?你刚才杀了小蓝,你打过招呼么?”
  金北岳道:“他先出手要伤我,我是还手,打不打招呼,已无关紧要了!像姑娘这样……”
  七格格忽然咯咯一笑,突然闪身迫向金北岳,道:“很好,我现在就跟你打一个招呼,你给我小心了……”
  她右手一挥,那根本是束在腰问淡红丝绸,突然化作一道彩虹般,直向金北岳吐去。
  七格格的武功,在场的人都已经见识过了。她的一只茶碗就能隔断言光斗和蓝如玉的真力,决不是凭小巧功夫能办得到的。
  是故,连齐敢在内,都不禁为金北岳捏了一把冷汗。
  金北岳又笑了。
  他居然还能笑,实在很令人惊讶。
  七格格也有点儿猜不透金北岳了。
  他年纪这么轻,怎能历练得这么镇定?
  彩虹已向金北岳胸腹之间绕去。
  金北岳没有退。
  他在七格格随手一拂之际,却飘然而退,这回七格格挥带而出,他倒反不向后再退了。
  就在那腰带堪堪击向胸前的霎那,金北岳左手忽地由下向上一撩。
  寒光一闪,七格格的腰带陡然像捏碎的花瓣一般,裂成二十几段,飘向五尺之外。
  齐敢忍不住拍手道:“好快的剑!好强的腕力!……”
  金北岳微微一笑,一顺手中短剑,抱拳道:“多谢夸奖……”
  左手出剑,如此快捷,武林中倒还没有几人。
  白千山脸色忽地变得很难看,怒瞪着金北岳,大喝道:“好小子,无情公子蓝田玉是你什么人?怪不得你要对蓝如玉下杀手,敢情你是……你是……”
  金北岳突然大笑道;“老先生,你错了!我跟蓝田玉没有关系,我杀了蓝如玉,也只是没想到他的武功居然那样的不堪我一摔而已!”
  白千山不信。
  七格格当然更不信。
  她的腰带碎了,本就又惊又怒,这下子可正好借题发挥了。
  她冷冷地哼了一声,道:“你这把剑,可是无情公子的无情剑?”
  金北岳皱眉道:“无情剑?这是无情剑么?”
  他举起手中短剑,仔细的看了看,哈哈一笑道:“如果这就是无情剑,那位无情公子蓝田玉,大概也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白千山一怔道:“你说什么?你敢对无情公子无礼,难道你……你真的跟蓝公子……没有什么关系?”
  金北岳笑道:“本来就没有关系嘛!不是你们提出来,我听都没听过他的名字。”
  白千山看看七格格。
  七格格道:“白老,你相信他说的?”
  白千山道:“老朽……老朽……”
  白千山看看七格格。
  他虽然没有说出相信两个字,其实,已等于说了出来差不多。
  七格格摇头道:“我不信,如果不是无情剑,他怎么能削碎我的腰带?”
  白千山道:“是……是……”
  七格格妙目一转,向金北岳道:“金公子,你不承认你跟蓝田玉有关系,是你聪明……”
  她忽然一笑:“无情公子剑无情,他得罪的人多,树敌更多,你手中有了这柄无情剑,往后你的日子,可真有得好过了!”
  金北岳摇头道:“看来,你是认定这是无情剑了?”
  七格格道:“难道不是?”
  金北岳忽地略带稚气的一笑,道:“姑娘,无情剑很珍贵,很值钱,是不是?”
  七格格道:“无情剑可算得上是神兵利器,当然很珍贵,也很受武林人物喜爱嘛!”
  金北岳扬手,道:“好,那我就送给你!”
  短剑电疾射向七格格。
  齐敢皱了皱眉,暗想,这孩子很聪明,这一招倒也高明,七格格能不能接下这支剑,可真够七格格折腾了。
  剑已到了七格格身前。
  突然,四条人影,闪电般扑向那短剑。
  七格格身后的四名大汉,忽然一齐出手,抓向那柄短剑。
  寒光乍敛,血光忽现。
  四个壮汉之中,有两个人受了伤。
  另外两个虽然没有受伤,但衣袖也被短剑削裂,搭挂在手臂之上。
  受伤的是断了两指。
  不过,剑却落入了他们手中。
  七格格一笑,伸手接过短剑。
  她看看受伤的两名壮汉,低声道:“谢谢你们!快去裹伤吧!”
  两名断指壮汉十分恭敬地笑道:“是!”
  白千山已拿出了金创药,让他们敷上。
  七格格凝视着手中的短剑,似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金北岳:“你——真的舍得送给我?”
  金北岳道:“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这剑既然不是无情剑,他当然不会舍不得送人。
  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柄无情剑呢?
  他为什么舍得送给别人?
  七格格呆了一呆。
  但她忽然又笑了一笑。
  她已经看明白了这柄短剑。
  道道地地的“无情剑”。
  当年无情公子蓝田玉,仗此成名,而且,曾使无数武林少女为之神魂颠倒的“无情剑”,现在,就在她的手中。
  她还没想明白的是,金北岳为什么如此大方,慷慨。
  齐敢虽然没检查这柄剑,但他已经想得出,从七格格脸上的表情看得出,剑,一定是无情剑。
  “无情剑”几时被桃花娘子取到而给了金北岳呢?
  而金北岳又怎么会把这等珍贵的神兵利器,完全不放在眼中,随便就肯送给别人?
  这是为什么?
  同样的疑问,几乎在每一个人心中这么打转。
  而除了金北岳,似乎是谁也解不开这个谜。
  七格格娇笑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在金北岳的身上跟脸上打量。
  金北岳也在笑。
  不过,他可没盯着七格格。
  七格格很美,尤其是那种过分成熟的美,就像熟透了的樱桃,一碰就会破。
  所以,金北岳的眼睛,都不敢碰她,生怕一碰,就把她碰破了。
  但是,七格格的样子,仿佛就在等他来碰。
  她一掠鬓角,格格一笑道:“金公子,你真的……真的把这柄剑送给妾身了?”
  金北岳压低了眼睛,看着地上的泥土,道:“是!”
  七格格居然还不大相信,脱口道:“公子,你知不知道这是无情剑?”
  金北岳道:“不知道!”
  原来他根本不知道这柄短剑是“无情剑”!
  怪不得他舍得送人。
  齐敢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言光斗也不由得摇头道:“太可惜了!这位金公子莫非是个傻子?”
  黄善一笑:“他如果傻,天下还能找到第二个聪明人么?言兄,我看……他好像不傻吧!”
  言光斗一怔道:“不傻?不傻的人,舍得把万金难求的无情剑,白白地送人?”
  黄善笑笑:“言兄,我看这位金公子恐怕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言光斗不解的看着黄善。
  黄善道:“言兄,你见识到那金公子武功了?蓝如玉被他一摔而死,七格格也仅仅出手一招就挨了他碎裂缨带之辱。言兄,此人武功之高,岂不是比我们强出多多?”
  言光斗点头。
  金北岳的武功,确实是有些令人莫测高深。
  黄善笑道:“以金公子的武功,言兄,有没有无情剑在手,根本无关紧要。”
  齐敢笑了,他同意黄善的说法。
  言光斗则猛然点头道:“对!对……而且……”
  他忽然神秘的低声道:“这是一石二鸟之计,把无情剑公诸于世,免费送人,不啻把一包炸药交给七格格一样,随时随地会有人想抢她的剑,要她的命……”
  金北岳真会有这种想法吗?
  他才不到十八足岁,他能想得这么远?这么精密?
  黄善和言光斗的想法,是不是陈义过高?齐敢在心中琢磨着。
  不过,他相信一件事,金北岳的成就,决不可用一般的想法来衡量。
  桃花娘子投在他身上的心血,是常人办不到的。
  仅拿这柄“无情剑”而言,就可以瞧得出,桃花娘子费了多少智慧才能取到手中。
  无情公子能把自己视同生命一般的成名兵刃送人,这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他死了,剑被夺去。
  其二,则是他被桃花娘子迷住了,不惜牺牲一切以换取桃花娘子的身心。
  这些年来,桃花娘子造就金北岳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一流高手的智慧和武功。
  所以,只有齐敢明白,金北岳的能耐,放眼天下,只怕已经很少有人能敌。
  因此,金北岳把无情剑送人,在齐敢而言,他还是同意黄善的说法。
  当然,他也很希望言光斗说对了。
  因为,如果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七格格和无情剑这一方面,秋水仙遗孤的事,就可以冲淡不少。
  这样,对金北岳,对齐敢,都是好事。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二回 李代桃僵
上一篇:
第二十回 豺狼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