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胡家大院
2021-03-10 14:47:4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突然,一条人影,闪电般一飞而至。
  “啪”!
  胡四海的脸上,顿时肿了好高。
  五根纤细的指印,清晰的透了出来。
  胡四海左手捂着脸,跳了起来,大骂道:“那个龟孙子敢打老子?你不想活了……”右手一拳,就擂了出去。
  但是,他的拳头却被人拿住了。
  胡四海挣了一下,没有挣开。
  这一来,他可是清醒了不少,忙定睛看去,这才发现抓住自己的人,是齐敢。
  但是,在齐敢身边,却站了一名少女。
  一身大红的劲装,一双雪白小蛮靴,一头又浓又黑的长发,一对又大又亮的大眼睛,看上去就像一团火。
  一团要燃烧的火。
  胡四海不认得她。
  齐敢也不。
  但是,金北岳却似乎认得。
  因为,他已经在皱眉头,已经在说话。
  “随便伸手打人,要不得的!罗明子,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你还不记得?”
  这少女叫罗明子,也是天香楼十二金钗之一。
  罗明子幽幽地看了金北岳一眼,道:“我为什么要记得?你连人家死活都不管,人家为什么要记得你的话?”
  金北岳苦笑了一声。
  罗明子的话很有道理,他当然无法反驳。
  齐敢松开了手,笑笑:“小岳,梅玉霜说的人家,已经到了,是么?”他打量了罗明子一眼,忽然大声笑道:“看来寻死寻活那句话果然是假的。”
  金北岳依然在苦笑。
  齐敢的话明明很对,但他却又不便表示赞同。
  罗明子却转动着那一双大眼睛,瞪着齐敢:“你——你也认为女人说的话不可信么?你也想吃耳光么?”
  齐敢大笑:“不想!”
  罗明子道:“那——你就把刚才说梅大姊的那句话吞回去!”
  齐敢一怔。
  话怎么吞回去?他可是头一次听说。
  因此,他看看罗明子,直皱眉,也直摇头:“办不到,老夫说过的话,从夹没吞回来过。”
  罗明子冷冷一笑:“是么?这一回你就得吞回去一次了……”
  她右手一抬,刮向齐敢。
  金北岳叹了口气:“罗明子,别冒失……”
  但是,罗明子的动作,显然比金北岳的话快。
  所以,她那雪白的小手,已到了齐敢眼前。
  齐敢也叹了一口气。
  他有生以来,还没挨过女人打耳光,因此,他当然不想破例。
  “哎哟……你不是人,你欺侮女孩子……你是老不羞,你该死……”
  罗明子的嘴里冒出了不少脏话。
  她本来是打别人,现在却在骂别人了。
  因为她打人的那只手正悬在半空,落不下去。
  齐敢左手的两根指头,就像铁钳般夹住了罗明子的小臂。
  所以,她动不了手。
  所以,她改成了动口。
  胡四海笑了,笑得很开心。
  金北岳则连连叹气,连连说道:“罗明子,我警告过你,不可冒失,不可冒失呀……”
  齐敢呢?既没笑,也没叹气。
  他瞪着罗明子,冷冷地,寒着一张脸,任凭罗明子乱叫乱骂,就是不肯松手。
  胡四海斟了一杯酒,双手送给齐敢:“齐老,请喝酒,胡某人真的服了你了!”
  齐敢右手接过酒,一仰头喝光,说了声:“多谢!”
  他却将那酒杯,放到罗明子举在半空的右掌心,转向金北岳道:“小岳,你见过女人有这么敬酒的姿势么?”
  金北岳忍不住笑了。
  他摇摇头道:“大叔,我这是头一回看到……有趣、有趣……”
  罗明子的眼睛似乎要突出来了。
  她气得满脸通红,索性破口大骂:“死老头子,短命鬼……你不得好死……你欺侮姑奶奶准活不过今天……你再不放手就要变成老王八,死乌龟……”
  但是,齐敢还是没有放手。
  显然,罗明子这一阵语无伦次的乱骂,反倒把齐敢骂得大为开心,呵呵一笑道:“罗姑娘,老头子既然老了,就不会是短命鬼,你既然不是老夫的姑奶奶,老夫就准能活得过今天,是不是?”
  罗明子忽然不骂了。
  骂人,本来是要使被骂的人生气的。
  当她发现被骂的人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时,骂人岂不是成了逗乐了么?
  所以,她不骂了。
  她虽然不再骂人,齐敢却依然没有放手。
  罗明子的右臂已经举酸了。
  齐敢却没有,他坐在那儿,就比罗明子站着还要高,他伸出左手夹住罗明子的手臂,简直就一点儿也不费劲。
  连吃莱、喝酒,也一点儿没耽误。
  终于,这个强悍的小姑娘不再强悍了。
  她哭了。
  豆大的眼泪,流水般顺腮直滚而下,跌在胸前,没想到她哭得还真够伤心。
  金北岳瞧得直抓头。
  显然是,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她伤心流泪。
  但齐敢却是第一次。
  面齐敢最大的弱点,就是见不得女人流泪。
  只要女人对他一哭,那怕就是他的深仇大敌,他也会忍不住软下心肠,放过对方。
  现在,他就硬不起心肠了。
  他的左手两指,忽然就失去了劲道,松开了。
  罗明子的右手,没有了倚托,也就落了下来。
  她怔了一怔,看了看齐敢,忽然又跳了起来,大骂道:“老不死、丑八怪,你等着吧……小金,跟我走……”
  她忽然伸手,一把扯住了金北岳的衣袖,直往外面冲去。
  嘶——嘶—两声爆裂入耳,金北岳的短衫扯破了。
  罗明子的身形,立即停住。
  她看看左手,手中捏着半截衣袖而已。
  金北岳坐在原地没动。
  罗明子要把金北岳顺手牵羊似地牵走,却不料金北岳早已摸透了她的脾气,所以,罗明子只能牵走了他的一双破衣袖而已。
  罗明子现在可真是气得直顿足。
  她瞪着金北岳,大叫:“还你!”
  半截衣袖,迎面摔向金北岳。
  金北岳叹了一口气,一伸手,捞住了袖子。摇摇头道:“罗明子,我只有这么一套衣服,你拉破了我的袖子,你总得帮我补上吧?”
  罗明子本来是在生气。
  但是,她一听到金北岳要她替他补衣服,怒气忽消,居然大眼睛一转,格格地笑了。她一笑,金北岳就在后悔,后悔自己说错了话。
  果然,罗明子又走了回来。
  她悄悄地坐在金北岳身旁,默默地看了金北岳一眼,轻轻地取过那双衣袖,嫣然一笑道:“你真的要我为你补好这件衣服?”
  野丫头,忽然变成了淑女了。
  金北岳一直在后悔,后悔得恨不得给自己一刀。但他却不能不说话,罗明子就坐在他旁边,也正在问他的话。所以,他只好点头:“当然要!”
  罗明子眨了眨眼睛:“好!”
  她伸手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布袋,里面居然全是些针针线线。
  金北岳楞了。
  女人可真是难测,谁会想到她这个野丫头,竟然随身带了这么多针线?
  金北岳皱了皱眉:“你……你现在就补?”
  罗明子得意的一笑:“是呀!”
  她把金北岳拉了过来,拿着那个破袖子直往他身上比划。笑道:“我看,你还是脱下来补吧!”
  金北岳正在担心,怕她抓着自己不放,直接这么拉拉扯扯的缝上去,那可就受罪大了。
  现在,他可笑了,衣服脱得比喝酒还快。
  金北岳把这件裂开的短衫,双手送别罗明子手里,笑道:“小心些,别再扯破了。”
  罗明子一笑:“放心,扯破了,我还会再给你补好的,怕什么?”
  怕什么?金北岳想不出该怕什么!
  但他此该却还真的有些儿害怕。
  罗明子坐在他身边,专心致志的在补衣服,连看都不看金北岳一眼,真像一个最标准的贤妻。
  金北岳怕的就是这个。
  齐敢还在笑。
  胡四海也在笑。
  甚至,连那四名少女也在笑。
  金北岳偷偷看了看罗明子。
  他忽然发现罗明子也在微笑。
  所有的人都在笑。
  只除了金北岳自己,他是怎么想笑,也笑不出来。胡家大院的板凳忽然像长了铁针,金北岳此刻就如坐针毡一般。
  他看看齐敢,很希望齐敢能想点什么馊主意出来,好打破眼前的窘境。
  但是,齐敢除了会笑,别的什么都不会。
  金北岳恨得直咬牙,他拿起酒壶,狠狠地凑在口中,咕噜噜,一口气把一壶酒喝干。
  他希望有人注意,他希望有人说话,然而没有。
  金北岳忽然觉得,眼前就像一台戏,别人都是看戏的人,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是唱戏的人。
  独脚戏本就不好唱,何况,又是哑剧?
  金北岳顿顿脚,正想站起来。
  忽然,他又坐下了,而且,他也展露了笑容。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四回 邪不压正
上一篇:
第二十二回 李代桃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