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邪不压正
2021-03-10 14:49:3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有人来了。
  胡家大院既已被金北岳包了下来,此刻忽然有人来了,当然是会出问题了。
  出了问题,还会再演哑剧么?无怪乎金北岳笑了。
  胡四海不笑了,他两眼一瞪,瞪着进来的人。
  来的人可真不少。
  但胡四海却连一个也不认识。
  他忽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向花厅外的那些人。
  齐敢突然一笑道:“小岳,有戏看了!”
  金北岳点头:“不错!有戏看总是好的!”他忽然一怔,道:“大叔,你认得她们吗?”
  齐敢道:“可不?”
  金北岳道:“她们是谁?”
  齐敢道:“疯子,一批女疯子!”
  来的是疯女帮的人。
  花飘香、秦流水,还有六个半裸的少女。
  她们本该是七个少女,因为小白跟小牛一块儿被丁翔请去了,所以,只剩下了六个。
  胡四海上下打量了这八个女人半晌,皱眉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花飘香格格一笑道:“走进来的!”
  胡四海一怔:“走……你们……是打那儿走进来的?大门没有人拦阻么?”
  秦流水也在笑。
  她笑得很轻:“有人,他们也拦阻过我们……”
  胡四海道:“不错,胡家大院今天不许外人进来。”
  他忽然发现不对,忙道:“他们应该拦住你们才是的,你们又怎能进得来?”
  秦流水道:“你是……”
  胡四海昂然道:“胡四海!”
  秦流水笑了:“胡家大院的主人,是么?”
  胡四海道:“是……不过,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秦流水道:“胡老板,你的手下部很赖,我们来的时候,他们……都躺下睡了!”
  胡四海道:“不可能……”
  花飘香道:“胡大老板,你为什么不去看看?”
  胡四海冷笑道:“不必!他们……”
  忽然,胡四海自己把要说的话堵住了。
  因为,他发现本是守在花园月门边上的伙计,真的躺在地上。
  胡四海不是傻瓜。
  他又打量了八女一眼:“你们点了他们穴道?”
  花飘香格格一笑:“胡四海,你真聪明!”
  胡四海的确不笨。
  但他也不见得怎么聪明。
  因为,他此刻就做了一件不聪明的事。
  胡四海居然向花飘香出手。
  他挥拳直击对方的胸前,这可不是好招数。
  不过,花飘香倒不在乎胡四海的招术下不下流。
  但她却不是轻易肯挨别人拳打脚踢的人。
  所以,她很冒火。
  冒火的人,当然会还手。
  结果,胡四海就吃了苦头了。
  花飘香只出手一招。
  这一招居然把胡四海的那一拳挡了回去,而且还迫得他退了四步。
  若非那白发驼叟在后面推了他一下,胡四海至少还要倒退五步,才能站得稳。
  胡四海傻了。
  他看看右手,更是呆了。
  右拳中指的关节上被花飘香插了一根银针。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痛了。
  十指连心,胡四海额头上已出现了豆大的汗珠。
  他咬了咬牙,伸手去拔。
  花飘香笑了笑:“很疼?是么?”
  胡四海怒瞪了她一眼,大声道:“死不了!胡某人还承受得起!”
  花飘香笑道:“不错!你当然承受得起!不过,胡大老板,你是疼得连退四五步,是不是?”
  胡四海呆了一呆。
  他这才想起来,他连退四步,驼叟推了一下,才拿桩站稳,可并不是因为疼的缘故。
  疼,不会叫人站不住的。
  花飘香会有这么强的内力?
  胡四海不怎么相信。
  他皱了皱眉道:“你——你以为是你的内力将胡某人震退的么?”
  花飘香笑道:“你说呢?”
  胡四海道:“不是!”
  花飘香道:“那——是你自己要退的了?”
  胡四海道:“这……这……”
  花飘香冷冷一笑道:“大老板,你要不要再试试?”
  胡四海的确是不笨,所以,他不会再试。
  不过,他也不能不找一个台阶下台。
  因此,他也冷冷一笑道:“姑娘不必逞强,胡家大院已经被人包下来了,你们闯进来,自然会有人找你们……”
  秦流水笑了。
  她看看花飘香,道:“胡家大院会被人包下来,可真是奇闻了!”
  她忽然瞧着胡四海:“胡大老板,什么人能包下胡家大院?你要找台阶下,不想跟飘香姐比手劲,你也得找个好理由呀!”
  胡四海冷冷一笑道:“比手劲,我胡四海怕过谁来着?错过今天,我胡四海随时奉陪。”
  他一转身,就走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坐下。
  胡四海果然不愧是胡四海,能屈能伸。
  花飘香和秦流水都没有想到胡四海会走回原位,一怔之间,两人也同时看清楚了胡四海身边坐的那个人了。
  花飘香低声道:“是他?”
  秦流水也皱起下柳眉:“真是阴魂不散!他怎么会也到了这儿?莫非……”
  花飘香道:“能包下胡家大院的人,当然有来头,除了他,胡四海想必也不会同意了!”
  对于齐敢,二女可真是有一份戒心。
  但是,既然来了,她们又岂能退走?
  齐敢看看她们,咧嘴一笑:“人生何处不相逢?姑娘们好!”
  金北岳早就想找机会离开那条板凳,这时,可真是机会来了。他低声道:“大叔,你认得她们么?”
  齐敢点头。
  金北岳立即跳离了罗明子身边,伸手拉着齐敢:“大叔,你给我引见引见……”
  罗明子眼睛瞪得好大、好大。
  金北岳可得意了,他笑笑:“大叔,走哇……”
  齐敢摇头道:“不必了,她们已经过来了!”
  秦流水,花飘香果真已经过来了,就在金北岳身后。
  花飘香一笑:“齐老,真料不到你也到了徽州……”
  秦流水道:“胡家大院,想必是齐老包下来的了?”
  齐敢看看金北岳,道:“错了,老夫一贫如洗,那来银子包下胡家大院!”
  秦、花二女呆了一呆。
  齐敢指了指金北岳,道:“是他!金大少爷!”
  金北岳神气的笑了一笑。
  秦流水、花飘香嫣然作态,刚想说话,罗明子已低声接道:“还有我,金少奶奶!”
  金北岳突然不笑,也不神气了。
  金少奶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瞪着罗明子。
  罗明子还在从容地为金北岳缝袖子,头都没有抬。
  不过,她仿佛知道金北岳在看她,轻轻地说道:“马上就补好了,你急什么?”
  金北岳真想大叫:“我才不急呢!”
  可是,他没有。
  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小嫂子,你只管慢慢补,反正在我大哥来到之前,我还能冒充他半天!”
  罗明子差一点儿跳了起来。
  针尖刺破了她那纤纤的玉指,血在流着。
  金北岳居然会叫她小嫂子。
  金北岳居然会有一个大哥,他还居然说,他大哥还没有来。
  罗明子很聪明,但她却做梦也想不到金北岳来了一手比她想得更高明的假话。
  罗明子忘了手疼,也忘了自己先前是多么贤淑。
  她真的跳了起来,突然把那只缝好一半的短衫,兜头摔向金北岳,尖叫道:“你……你去死吧……”
  忽然一转身,就向外面奔去。
  秦流水、花飘香茫然的看看金北岳,又奇怪地看看那奔出胡家大院的罗明子。
  她们的确被眼前的事情弄糊涂了。
  金北岳却十分愉快。
  他从头上取下那搭拉着袖子的短衫,顺手就丢在一旁,大笑道:“要女人听话,可真是不容易!”
  他目光转向花、秦二女,道:“胡家大院,是我包下来了,你们如果想住下来,一定得先经我同意!”
  罗明子走了,他神情就不同了。
  花飘香格格一笑,道:“你……你是金大少爷?”
  金北岳点点头。
  秦流水道:“你大哥呢?阁下不等你大哥来,就能代他作主么?”
  金北岳一怔,道:“我大哥?我几时冒出一个大哥来了?”
  秦流水道:“你——你刚刚不是说,在你大哥未到之前,你是在冒充他么?”
  金北岳笑了。
  齐敢这时也忍不住笑了:“他没有大哥,他是独子,他也没有冒充别人!”
  花飘香哦了一声道:“齐老,我们明明听到他……”
  秦流水也道:“如果他就是金大少爷,他怎么会对自己的妻子说那种怪话?”
  金北岳皱了皱眉。
  齐敢道:“他也没有妻子,他才十八岁不到,怎么可能急着讨老婆?”忽然一笑:“就拿你们那个晚辈屠小风说吧,他可曾急着讨老婆了?”
  花飘香笑笑,道:“小风当然不会……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太多……”
  齐敢道:“花飘香,依你看,金大少爷的风度,比屠小风如何?”
  花飘香瞟了金北岳一眼,笑道:“他比小风更像一个大男人。”
  秦流水道:“何止更像?简直就比小风壮了十倍!”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
上一篇:
第二十三回 胡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