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乌合之众
2021-03-10 15:15: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正在小眼睛乱转,可真怕白千山忽然变成了小人,忽然伸手真给自己一下,那可就惨了。
  白千山没有伸手打人。
  他看了胡高一眼道:“胡四海,你有一个好弟弟,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放过你了!”
  胡四海深深喘了一口大气。
  胡高更是暗中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自己比谁都明白,别说挨白千山一拳头,以他的底子,连人家—根指头也挨不起。
  黄娟娟可没有放过胡四海。
  她冷冷地,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地,瞪着胡四海道:“谁包了胡家大院?为什么?”
  胡四海为人既然四海,当然也就是个很识时务的人。
  所以,他皱眉咬牙道:“金公子。”
  金公子?黄娟娟心中一动。
  她心中可忘不了一个金公子。
  这倒不是因为她爱恋那位金公子,也不是因为金公子宰了他身边的蓝如玉。
  主要的还是因为,她刚刚由那位金公子手中得到了一把稀世的宝剑。
  所以,她一听到金公子,就动心了。
  “金公子,哪一位金公子?”
  胡四海道“金北岳,很年轻的人。”
  黄娟娟失声道:“是他?果然是他!”
  白千山眉头又皱了。
  他对于蓝如玉之死,永远不能释怀!
  白千山只要听到金北岳的名字,心中就很愤怒。
  但是,他无法发作。
  黄娟娟似乎知道他的心情,当然不想太为难白千山,只好笑了笑道:“胡四海,金公子我认得!”
  胡四海吃了—惊。
  他吃惊,不是因为怕黄娟娟跟金北岳很熟,而自己对黄娟娟不礼貌,会引起金北岳的不快。
  而是他眼见金北岳见到女人就逃走的样子,深恐黄娟娟又是罗明子之流的女人。
  所以,他才大吃一惊。
  黄娟娟似乎也瞧出有些不对,冷笑道:“胡四海,你怎么了?金公子在不在?”
  胡四海迟疑了一下,道:“在!”
  黄娟娟笑了笑。
  但白千山却显然觉得十分不快。
  他皱了皱眉道:“金北岳要包下这胡家大院,究竟是什么居心?七格格,我们要不要先……”
  黄娟娟摇头道:“不必,见到他就会知道了!”
  白千山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黄娟娟已经挥了挥手,向胡四海道:“带路!”
  胡四海不笨。
  白千山一句七格格,可叫他微微吃了一惊。
  如果换了别人,也许不懂这“格格”两字代表什么意思,但是,偏偏他比别人多知道了一点。
  他跟关外来的参药商人打过交道。
  因此,他才明白格格两个字,是满人对皇室少女的称呼,也就是公主、郡主的称谓。
  胡四海马上像变了个人似地,显得十分谦逊。
  他一闪身,让开了去路。
  黄娟娟皱了皱柳眉,道:“我要你带路,你没听到?”
  胡四海一怔:“要我带路?”
  他忽然一笑:“好!”
  金北岳和齐敢由角落里走了出来。
  齐敢叹了一口气道:“他们终于都来了。”
  金北岳一笑:“大叔,他们来了,我们可以走了么?”
  齐敢道:“可以!”
  他看看金北岳,摇头道:“不对,小岳,你不是要说看看热闹么,怎么又想走了?”
  金北岳道:“我怕天香楼的人会回来,她们……”皱了皱眉头,“大叔,我可惹不起她们!”
  齐敢笑道:“惹不起,躲得起!是不是?不过,只要你不愿意看热闹,我们当然可以走了。”
  金北岳迟疑了一下,抓抓头,道:“大叔,我想一想,你说的也有道理,惹不起,躲得起,我们如果躲在一边看热闹,你说行不行?”
  齐敢笑了。
  “小岳,但愿你真能只躲在一边,不然,有了麻烦,我可不管。”
  金北岳看看齐敢,点点头,道:“大叔,你放心,就算有了麻烦,我还是可以溜走吧?对不对?”
  齐敢也点头:“当然对,石无影是你师父之一,他的无影迷踪步,好像正是溜走的最好身法,如果你想溜走的话,我看,天香楼任何人也找不到你!”
  金北岳大笑;“大叔,那……我们还等什么?”
  花厅中秋桐和老齐已把黄娟娟请到上座。
  白发驼叟又温了一壶酒送上。
  黄娟娟嫣然一笑道:“秋兄弟,你的小毛驴可真有趣,骑起来比坐轿子还舒服。”
  秋桐笑了笑:“黄姐姐,你喜欢,我就送给你!”
  这时,那四个轿夫,已到了花厅外面。
  打黄娟娟一到,他们就跟了过来。
  秋恫话音刚刚一落,四个人就到了黄娟娟身后。
  显然,他们是在表明他们的态度。
  你秋桐的毛驴可以送给七格格,但七格格的轿子和轿夫却不能送给你。
  黄娟娟当然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四个人,这才向秋桐道:“秋兄弟,你的毛驴可以送我,我的轿子可不能送你啊!”
  秋桐一笑:“黄姐姐,像你这么珍贵的轿子,我能坐一次,已经不错了,要我常常坐,我可养活不起,别的不说,就这四位的工钱,我就拿不出来……”
  千山四怪笑了。
  黄娟娟也笑了笑:“这倒是不假!他们的工钱很贵……”
  她又看了看四人:“千山四怪,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雇得起,兄弟,你总算还有一点眼光。”
  秋桐一笑:“黄姐姐过奖了!”
  白千山这时忽然喝了一口酒,向秋桐道:“秋公子,听说这儿被人包下来了,你怎么进来了?”
  秋桐道:“这个么?打进来的!”
  白千山一怔。
  黄娟娟却笑了一笑。
  胡四海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这就叫不打不相识,我那位老弟,太差劲,太差劲了。”
  黄娟娟仿佛忽然想起来道:“咦?包下这胡家大院的人呢?”
  她目光四下里搜查,又回顾了胡四海一眼:“胡四海,你不是说金公子在么?怎的……”
  胡四海一呆。
  他此刻可真不知道金北岳去了哪儿。
  刚才,他只记得和那六个丫头们胡缠,缠得已经是天昏地暗,好不容易才略为清醒过来,若非黄娟娟提起,他可把金北岳这个人都忘了。
  因此,黄娟娟这一问,可就把他难倒了。
  胡四海摇摇头,道:“七格格,我……我可没有看到金公子去了哪儿……”
  他忽然又故作豪爽的一笑,道:“七格格,胡家大院很大,也许他去哪儿散散心了……”
  黄娟娟一怔:“散心?散什么心?”
  胡四海又是一怔,心想:“她怎么连散心都不懂?瞧她年纪已经不小,风华绝代,怎地……”
  不过,他口中没敢表示出来。
  他只是一笑道:“七格格,这胡家大院里有好多好玩的地方,他大概是去做好玩的事了。”
  黄娟娟道:“哦?这儿有很多好玩的事么?什么好玩的事?你说说看!”
  胡四海能说么?
  他呆呆地瞧着黄娟娟,半晌没说话。
  白千山、老齐却皱了皱眉。
  黄娟娟道:“胡四海,你发什么呆?说呀!”
  胡四海道:“这个……七格格,这儿……这儿男人玩的很多,可是……女人就……就不怎么方便嘛……”
  黄娟娟咯咯笑道:“是么?在关外,男人女人就没有什么分别,男人能玩的,女人也同样能玩呀!”
  胡四海心想,关外怎么能和关内比?
  但他却苦笑了一声道:“这个……这个……”
  黄娟娟道:“好了,别这个那个了!你们有什么好玩的事,我倒要去看看……”
  胡四海忽然如同挨了绣花针扎了一下般,顿时浑身大不自在。
  他可不怎么想带了一位女人逛胡家大院。
  何况,这女人又是个郡主?
  不过,麻烦他又似自己找上身了。
  秋桐笑了。
  他看看胡四海:“你就是胡四海么?”
  胡四海求之不得有人跟他说话,那怕是骂他祖宗八代,他都喜欢。
  因为,想岔开七格格的话题,实在不怎么容易。
  现在,秋桐就帮了他的忙。
  胡四海忙道:“是!是!我就是!”
  秋桐道:“听说你很四海,不是么?”
  胡四海道:“这个……那是朋友们捧场,其实,我也不一定很四海。”
  秋桐笑道:“啊!不很四海,但至少还算四海,你说对不对?”
  胡四海道:“对!对……多少比别人四海一点儿!”
  秋桐忽然脸色一沉,喝道:“既然四海,为什么说话这样吞吞吐吐?”
  胡四海又是一呆。
  他真想狠狠地打自己一个大耳光。
  好像今天除了有六个女人要了自己之外,一切的事都那么不顺利。
  连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也在损自己了。
  不过,碍着关外来的郡主,他只好苦笑道:“公子,这件事……格格问我……我不便……不便……”
  秋桐忽然又笑了。
  他喜怒无常的神情,令胡四海大为奇怪。
  胡四海怔怔地看着秋桐。
  秋桐道:“黄姐姐要你带他去玩,你就该痛痛快快地答应,吞吞吐吐,不像话!”
  胡四海脱口道:“是,是……”
  不过,他两个字刚出口,就发现错了。
  因为,黄娟娟已经站了起来。
  她已经在等着他带她看好玩的地方。
  胡四海走在前面。
  黄娟娟、千山四怪、白千山、秋桐和老齐,全都跟在他身后。
  胡四海虽然心中着急,但他却决心不引黄娟娟去看他自己手下的那些女孩子。
  所以,他只引她到赌场。
  当然,这时侯的赌场是空的,只有一个女人在扫地。
  赌场没有人,一是因为时辰太早。
  而且,没有人会在上午就去赌场里找乐子的。其二,则是胡家大院今天已被人包了下来。就算到了黄昏时分,会不会有赌友前宋玩钱,胡四海可知道得很明白。进不了门,又如何来赌。
  所以,他先引七格格到空的赌场。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七回 不明真相
上一篇:
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