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乌合之众
2021-03-10 15:15: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门外,又有人来了。
  骑着小毛驴,跟着一个跟班,缓缓地走了过来。
  毛驴上是个不是姑娘的大姑娘。
  跟在他身边的,是白千山。
  因为她年纪已经不再是姑娘。
  但她的打扮,却依然是个十足的大姑娘。
  白千山有保护七格格的责任,所以,毛驴上,当然就是那位刚刚建立了大清国的满清王朝的七公主了。
  七格格黄娟娟好像对于骑这小毛驴很感兴趣。
  所以,到了门口,还不想下来。
  但是,那毛驴似乎不怎么会上台阶,尤其是背上驼着一个人时,它更不肯抬起蹄子。
  所以,黄娟娟只能下来了。
  白千山一拉缰绳,喝了一声,把小毛驴半推半送的拉上了台阶,进了胡家大院的大门。
  黄娟娟颇感兴趣的跟在白千山后面。
  像这种地方,她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进门参观。既是赌场,又是勾栏,还兼带有旅馆的性质。在关外,她连想都没有想到过。
  现在,她却已立身门内。
  她有很多很多的臆测和很多很多的幻想。
  但她跨入门中,这些幻想就几乎全部消失。
  因为,她完全没有看到应有的车水马龙般的热闹气氛,也没有美丽的女人,投怀送抱般的热诚相迎。
  传闻中,这种地方,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结果,竟然连门口应有的看门的人都没有,这岂不是太过出人意外了么?
  她想问白千山。
  结果是,反倒是白千山先问她了。
  “七格格,咱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这儿……这儿真是胡家大院么?”白千山在天井中直发怔。
  黄娟娟也有些茫然。
  她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所以,白千山的话,等于是问得她更糊涂了。
  黄娟娟娇滴滴地溜动了一下大眼睛,摇了摇螓首,道:“白老,你问我么?”
  白千山笑了:“是!七格格……”他大概觉得自己问的不高明,“其实,这儿一定是胡家大院,错不了的,只是老朽有些奇怪……”
  黄娟娟道:“白老,既来了,咱们就得查查明白。”
  白千山道:“当然……”
  他的小毛驴拴在天井中的一棵桂花树下,举目四望。
  这时,也有人在暗中望着他们,躲在厢房内偷看。
  厢房是比较暗的,通常天井两侧的厢房,也都是院子中管事人的歇脚之处。
  胡高是总管,他当然会在厢房内歇着。
  而这时,他就正在偷看。
  站在胡高身边的,是他的两个好帮手,小赵和小江。
  他们都是一等一的打手型人物。
  小江这时就很冒火。
  他看看小赵,呶了呶嘴巴,示意小赵出去。
  小赵似乎有些反对,看了看胡高,摇头。
  小扛忍不住了,低声道:“二爷,小赵越来胆子越小了,见了人就怕了。”
  胡高的眼睛也睁大了。
  他瞪了小江一眼,道:“小江,你好像越来越冒失了,你自己知不知道?”
  小江一怔。
  因为,他绝对想不出,胡高怎么会这样说。小江总觉得自己没有错,有人进了胡家大院,岂可没有人出去跟他们打交道?
  所以,他诧异的看看胡高,低声道:“二爷,这两个人,怪怪的,我们……总该去招呼一声吧?”
  胡高道:“招呼他们?你要我去招呼他们?”
  小江道:“是呀!二爷……”
  胡高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些人都不好惹,咱们用不着去自找苦吃。”
  小江皱眉看看胡高,笑道:“二爷,你怎么变得怕事了?这一老一少,而且是个女的,有什么不好惹?我就是不相信,二爷,咱们……”
  胡高怒视小江,喝道:“你……好,你要去,你就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吧!”
  小江一笑,当真走了出去。
  白千山和黄娟娟正要向内走。
  小江却走了出来。
  他的气焰很高,一抬头,一叉腰,低喝道:“你们是做什么的?胡家大院今天不接客,你们不知道么?”
  白千山和黄娟娟一笑。
  黄娟娟扬了扬柳眉,道:“是么,胡家大院为什么今天不接客?”
  白千山也笑道:“不接客,是不是关门了?”
  小江冷笑道:“不是!”
  黄娟娟道:“哦!为什么?”
  小江道:“因为打人把胡家大院包下来了。”
  黄娟娟看看白千山。
  白千山道:“有人包下来了?”
  小江道“你长了耳朵没有?我说的话,很明白,你们难道听不清楚吗?”
  黄娟娟笑了。
  她点了点头道:“听到了!”
  小江道:“听到了,为什么还不快些出去?”
  黄娟娟皱眉道:“要我们去?谁说的?”
  小江道:“我!”
  黄娟娟咯咯一笑道:“你?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要我们出去?”
  小江道:“因为……因为我是胡家大院的护院武师,我说要你们出去,你们就该出去。”
  白千山看了黄娟娟一眼,黄娟娟点点头。
  白千山—笑,道;“你说的话,就要算数,是么?”
  小江更是得意了:“是,不折不扣。”
  白千山道:“老夫觉得,该出去的恐怕是你吧!”
  他忽然伸手,抓向小江。
  小江既然是护院武师,多少也是个会家子。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
  江湖上一向有一句话,就是有些人是惹不得的,比如像老头子、单身妇人、老道士、叫花子等等。
  现在,小江就是犯了此一大忌,惹上了麻烦。
  白千山伸手抓他的左肩。
  小江嘿嘿一笑,左手上格,想狠狠地给眼前这个老家伙吃一点苦头。
  白千山也学他嘿嘿一笑。
  不过,白千山的一笑,却不同于小江。
  因为,白千山这一笑,是借笑用力。
  接着,唰的一声,小江被白千山摔了出去。
  砰的一声,胡家大院的大门,被撞得乱晃。
  小江则缩成一团,瘫在一堆,倚在门边上。
  黄娟娟一笑,道:“这个人很差劲,没长眼睛。”
  白千山道:“他是有眼无珠。”
  突然有人一笑:“他是,我不是!”
  黄娟娟、白千山一回头,胡四海已经到了两人身前。
  胡四海看看黄娟娟、白千山,冷笑道:“是你们打伤了我的人吗?”
  黄娟娟笑道:“是呀!”
  她又打量了一下胡四海:“你是胡家大院的主人?”
  胡四海道:“不错,我就是!”
  黄娟娟道:“听说胡家大院被人包了,是么?”
  胡四海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闯进来?而且还打了我的人?你们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
  黄娟娟娇笑道:“为什么?我还要问你为什么呢?胡家大院包给别人的事,常常有么?”
  胡四海道:“头一回!”他冷笑,“我高兴,你又能管得着么?我告诉你,打伤了我的人,总会受到惩罚的!”
  白千山哈哈一笑:“是么?”
  黄娟娟也笑道:“人是他老人家打伤的,你要怎样处罚,你说说看吧!”
  胡四海道:“当然是也让我打他—顿了!”
  白千山笑道:“啊!胡大主人,你要怎么打我?”
  胡四海大笑道:“就是这样!”
  他忽然一挥拳,直击白千山。
  白千山摇了摇头,看看他那挥出来的拳头,只伸出两个指头向上一夹。
  胡四海像猴子一样,跳了起来。
  “哎哟……”
  他右手抱着左手手腕,直叫痛。
  白千山一笑,道:“打人的事,也要学学怎样打法呀!胡大主人,你怎么了?手废了么?”
  胡四海又痛又气,大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我胡四海岂能容你侮辱?来,你再试试胡某这一拳……”
  胡四海忽然又挥拳击出。
  他刚刚由疯女帮的那六个女孩子身边赶来,在情绪上一直很振奋。
  所以,他明明可以忍耐的事,竟然有些忍耐不了。
  胡四海的这一拳,打得更猛。
  而且,拳头是直攻白千山的鼻梁根。
  白千山叹了一口气道:“你太荒唐……”
  这一回,他不是以手指去夹,而是用手去抓对方的拳头,一下子就把胡四海的左手抓牢了。
  胡四海一挣,没挣得开。
  黄娟娟笑:“胡四海,你想打人,还得好好的学一学,像这种一伸手就被制服,太丢人了些吧?”
  胡四海想说什么,却没张口。
  因为,胡高带着小赵已经由厢房中走了出来。
  “大哥……我回来了……”
  胡高看看白于山,又道:“老先生,你这是做什么?我大哥如果得罪了你,你就拿我胡高出气吧……”
  胡高可还真不含糊,伸了伸脑袋,凑到白千山面前。
  他可没想到,胡四海这么莽撞的人,居然会有这么一个肯代人受罚的弟弟。
  胡四海也有些意外。
  胡高究竟是怎样的人,胡四海比谁都明白。
  遇事就躲,遇难就逃,是胡高的唯一长处。
  他忽然挺身而出,愿代自己受过,岂非是怪事?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胡高仿佛已看准了白千山不是小人。
  既然不是小人,就很可能是君子,至少,也是比较接近君子的人了。
  因此,送上门去,君子是决不会下手的。
  何况,古谚就有,“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
  白千山怎么伸得了手来打胡高。
  所以,胡高忽然变成了一个很了不起的孝悌之士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七回 不明真相
上一篇:
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