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
 
2021-03-10 15:11:2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北岳终于说话了。
  他目光在二女身上一转,笑道:“你们知道他们在哪儿么?”
  花飘香点头。
  金北岳道:“在哪儿?”
  花飘香又摇头。
  金北岳怔了一怔,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在胡说八道,是不是?”
  秦流水道:“不是!我们知道,但我们不能说!”
  金北岳不解地看看齐敢,道:“大叔,她们……这是什么意思?”
  齐敢道:“她们么?小岳,她们只想留在胡家大院!”
  金北岳笑了。
  他转向二女:“你们想留下来?你们所以不说,对么?”
  花飘香道:“只对了一半。”
  秦流水接口道:“我们想留下来等人,同时,也真的不敢说出什么人抓走了小牛。”
  金北岳摇头道:“不说,行。”
  他忽然一挥手,道:“你们请吧!”
  花、秦二女又是一呆。
  她们想不到金北岳和齐敢为什么明明心中着急,想知道小牛下落,却又表现得那么不在乎。
  花飘香脱口道:“金公子,你……你不想知道小牛的下落么?你们难道一点都不关心他么?”
  金北岳一笑:“不错!”
  秦流水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你们真是无情无义!”
  金北岳忽然大笑道:“错了!如果我们要想找到小牛,我们一定能找得到,你说不说都无所谓!”
  齐敢忽然赞许的笑笑:“很好!很好……”
  但金北岳却调皮地向齐敢一笑:“大叔,您别夸奖我,我一向很赖,如果有人告诉我……免得我们去麻烦,去打听,那当然再好也没有……”
  花、秦二女笑了。
  本来,她们已经失望得想转身去了。
  可是,现在她们却笑了。
  花飘香已经站在金北岳身边。
  她笑得很甜:“金公子,你真想找小牛么?”
  金北岳道:“想!”
  花飘香道:“金公子,只要我们能留下来,你一定很快就可以知道小牛的下落了。”
  花飘香道:“嗯!”
  金北岳道:“既然知道,就该说出来,为什么要等你们留下来以后?”
  花飘香笑笑:“金公子,如果妾身说是等人来报信,公子一定是不会相信的了,是不是?”
  金北岳道:“不错。”
  花飘香道:“所以,妾身当然不会骗公子,不会说这种话。”
  她目光流转,看了齐敢一眼:“其实,妾身等人,也不过是想在这儿住一两天,等另外一个朋友而已!”
  齐敢笑了笑,看看金北岳。
  金北岳也笑了笑。
  他回头看看还站在花厅外而的秦流水,忽然一挥手,道:“可以。”
  花飘香、秦流水显然有点意外。
  金北岳这时又补了一句:“小牛在哪儿?”
  小牛在哪儿?
  齐敢瞪着花飘香,等着她回答。
  但是,花飘香却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
  金北岳脸色一变,但他马上又镇定下来。
  齐敢则略现怒意,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先前要说知道?”
  花飘香道:“齐老,你别生气,先前我虽然说知道,那还真是不知道,现在,我虽说不知道,但却已经真的知道了。”
  齐敢一怔。
  花飘香这几句话,显然叫人莫测高深。
  金北岳也同样呆了一呆。
  但是,他却笑了:“一个人如果想胡说八道,你们疯女帮倒是很在行。怪不得你们用了这么怪的帮名。”
  花飘香咯咯一笑道:“过奖,金公子,妾身是说的真话,并没有胡说八道。”
  金北岳道“哦?”
  齐敢道:“花飘香,真话,有你这种说话的么?前后颠倒,简直是语无伦次!”
  金北岳大笑道:“大叔,骂的有意思!有意思!”
  花飘香皱了皱眉头,道:“齐老,我们说的是真话!现在我真的知道小牛在哪儿了?”
  齐敢不屑地哼了一声。
  金北岳则道:“你们是神仙,掐指一算就算出来了?”
  花飘香笑道:“那倒不是……金公子,说真的,因为我在这儿等的人,他会知道!”
  金北岳道:“什么?”
  秦流水这时也过来了。
  她大概也想出了花飘香刚才话中之意,所以,接口道:“公子,我们到胡家大院来等人,那个人,就会知道小牛的下落!”
  “哦!”金北岳大笑,“如果这样,你们就算不留在这儿,我也一样问得出来,是不是?”
  花飘香、秦流水一怔。
  金北岳冷冷地站了起来,看看二女,道;“我没有说错吧?是不是?”
  花飘香、秦流水呆了一呆,退了两步。
  金北岳道:“你们……”
  齐敢这时却笑了笑:“小岳,言而有信,你答应过的事,不可后悔。”
  金北岳皱了皱眉头,又坐了下来。“好,你们可以留下来。”他冷冷地说道:“不过,你们等的人到了,你们也得给我一个答案。”
  二女吁了一口气。
  花飘香笑笑,道:“我们会……金公子,多谢……”
  金北岳忽然向那四名捧酒的少女道:“带这两位姑娘见胡四海,给她们找个地方住!”
  四名少女中的一个,扎了一双辫子的大眼睛丫头,笑着向花、秦一招手:“你们跟我来……”
  疯女帮的人一离开,金北岳如释重负。
  齐敢喝了一口酒,道:“小岳,我们可以走了。”
  金北岳点头。
  他拿起酒杯,仰头喝干。
  然后,他走到那白发驼叟身边,笑道:“驼老,谢谢你的好酒!”
  白发驼叟抬头看了金北岳一眼,颇为意外的道:“你知道我么?”
  金北岳笑道:“点苍段神驼,区区若是不知道,岂不成了瞎子了么?”
  齐敢这时也笑了一笑,“驼老久不到中土,忽然在此间现身,是不是驼老又遇上了什么烦心的事了么?”
  白发驼叟叹了一口气。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金北岳一怔,他可没想到,点苍段神驼,居然是个身高八尺的巨人。
  金北岳一向认为自己长得不矮,虽然没有齐敢那么高,但已经是称得上鹤立鸡群了。
  但是,这时一看段神驼,自己却矮了一尺。
  他可以约略的看出,段神驼几乎不比齐敢矮。
  这时,齐敢也站了起来。
  一左一右,把金北岳夹在中间,显得真的成了一个儿童一般。
  段驼子看看金北岳,又看看齐敢,低声道:“你们是来等人的?是么?”
  金北岳道:“是!”
  齐敢则笑了笑,道:“驼老,你放心,我们等的人,不会跟你点苍门下有关!”
  但是,段神驼却摇了摇头道:“齐敢,你别说得那么肯定,有些事,说不定就那么巧呢!”
  齐敢皱眉道:“驼老之意,我们是……是等的同一个人是吗?”
  段驼子点了点头:“可能!”
  金北岳道:“驼老,你——等谁?你是不是……”
  齐敢道:“小岳,有些话,还是别说出来好!”
  驼叟笑了。
  他笑着看齐敢,笑着说道:“齐敢,姜还是老的辣。老夫不能不钦佩你的谨慎!”
  齐敢道:“驼老,有些事不说出来,比说出来好。特别是在这种地方,是非本来就不少了,麻烦更是…个接一上,我们又何必再……”
  他的话儿还没说完,麻烦就已经来了。
  胡家大院的门口,来了一顶缀满珠宝的轿子。
  抬轿的是千山四怪。
  轿上坐的当然是那位七格格黄娟娟了。
  而跟在轿后的,当然也是白千山了。
  然而,怪的就是,轿子里既不是黄娟娟,走在轿子旁的也不是白千山。
  轿子里,坐的是秋桐。
  跟在轿子旁边的,是老齐。
  轿子在大门口停下。
  胡家大院的总管,是胡四海的兄弟胡高。
  他名字是高,但是,不但人长的不高,而且,办起事来,更是不高。
  所以,胡家大院底下的人,就干脆叫他胡搞。
  现在,胡高就站在门口。他个子不高,但气焰很高。
  疯女帮的八个女人闯进了胡家大院,伤了不少人,也点倒了不少人,弄得胡家大院上下都挨了排头。
  当时,胡高不在,他想,如果自己在的话,谁敢闯进来?都只怪自己带了伙计,到菜市场去办货了。
  因为,金北岳包下了胡家大院,胡四海要胡高去采办,胡高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
  他已经赚了五十两银子到手。
  正在打算晚上去找那城北的老宋,好好的玩一宵。
  因为,兔子不吃窝边草,胡家大院的总管,怎好意思在自己院内找女人?
  所以,胡高就喜欢城北老宋。
  但是,他却没有料到,大门口却又有了麻烦。
  他此刻就在门口,气焰高张得很,眼睛也睁得很大。
  因为,他是胡高,胡家大院的总管。
  秋桐已从轿子里走下来。
  胡高正要迎上去。
  习惯上,他都是在门口迎接客人,所以,他已经弯了腰,打算请客入内。
  不过,他究竟还不是个健忘的人,只是胡搞而已。
  所以,他想起来,今天已经不能再有客人入内。
  弯了的腰,陡然挺直。
  他冷冷地瞧着秋桐,嘿嘿一笑:“你是干什么的?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胡高很乐,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两句话很威风。
  但秋桐可不是这么想了。
  他在笑:“这儿是不是胡家大院?”
  胡高大笑:“这里要不是胡家大院,你以为哪儿才是?徽州府还会有第二家吗?”
  秋桐笑笑:“是,就好。”
  老齐也走了过来。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上一篇:第二十四回 邪不压正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乌合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