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不明真相
2021-03-10 15:19:1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片静寂。
  很可怕的一阵沉寂。
  接着,那六个壮汉,纷纷由屋内向外奔去。
  接着,那六名疯女帮的少女,也奔了出来。
  不过,当她们看到胡四海时,却不再离去。
  胡四海笑了笑道:“姑娘们,你们要去哪儿?”
  六女怔怔地互相看了一眼。
  小青笑道:“我们……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胡爷,我们是看到你,才想起我们身在胡家大院的!”
  胡四海笑了笑:“我们本来就在胡家大院呀……”
  小青道:“是!可是……刚才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只觉得身在荒山,举目茫然嘛!”
  胡四海怔怔地看看小青,又回头看看黄娟娟,道:“七格格,这儿的人,都怎么了?像是……像是……”
  一时之间,他似乎想不出该怎么说下去。
  因为,他至少明白,这些人不可能是疯子。
  但事实上,每个人都像是疯子。
  秋桐笑笑:“胡大老板,你是不是觉得这儿的人,好像都是疯子?”
  胡四海想点头。
  不过,他却没有真的点头,只不安地道:“这个——这个——”
  秋桐道:“我告诉你,这儿的人的确是疯子,不过,疯了那么一霎而已。”
  黄娟娟笑了笑道:“对!秋兄弟,你说得对!我们确实是疯了一会儿……”
  她目光四面一转,又道:“胡四海,那个老太婆去了哪儿了?你记得吧?”
  胡四海道:“记得,她向屋外去了!”
  黄娟娟一怔。
  秋桐却笑了一笑道:“黄姐姐,老太婆一定会走的!我建议,你留下这支箫,也许有用……”
  黄娟娟看看秋桐。
  秋桐已由胡四海手上取过那支紫竹洞萧。
  突然间,他呆了。
  秋桐拿着箫一看再看。
  老齐也在看。
  仿佛这支箫是个宝。
  两个人看过来,看过去。
  黄娟娟皱眉道:“秋兄弟,这支箫怎么了?”
  秋恫皱眉。笑道:“我……我好像见过这支萧……”他看看胡四海:“你说这箫是个老太婆给你的?”
  胡四海道:“是呀!”
  作了个手势,又道:“这位老太婆好像只有三尺高,我长了这么大,还没见过七十岁的人,那么小……”
  秋桐一怔。
  老齐笑了笑道:“胡四海,什么叫那么小?七十岁的老太婆,怎么会小?”
  胡四海道:“是很小呀!她头发虽然白了,可是,她那个脸,就好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娃娃嘛!”
  黄娟娟也怔了一怔。
  这怎么可能?鹤发童颜,也不过是个形容,哪里会有白发满头的人,还会像个童子?
  但是,秋桐似乎相信了。
  他笑笑道:“嗯,我猜想就是她!”
  黄娟娟道:“她是谁?你认识?”
  秋桐点头道:“认得……”忽然一笑,“黄姐姐,这个人是个怪物。”
  黄娟娟皱眉道:“怪物?”
  不过,她可还真的相信秋桐说的话了,一个人如果真的七十多岁看来还像个娃娃,这人当然是个怪物了。
  秋桐笑道:“是!我从来没见过像她这么怪的人。”
  黄娟娟想了想,道:“秋兄弟,这位你口中的怪人,她为什么要把这支箫送给我,你知道么?”
  秋桐道:“不知道!”忽然笑道:“黄姐姐,若是有人能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还能算是怪人么?”
  黄娟娟道:“说的也是!”
  她看看秋桐手中的紫竹箫,笑道:“秋兄弟,你——是凭什么认出这支萧是那位怪人的东西?”
  秋桐道:“这个……”他指那支紫竹萧的尾端道,“你看,这儿,靠里面刻了一个小记号。”
  黄娟娟接过了洞萧,这才发现,在箫的尾端洞口之内,果然有一个小记号。
  像是一柄如意般的记号。
  那是一条蓝色的小蛇。
  刻得颇为生动的小蛇。
  黄娟娟道:“蛇?”
  秋桐道:“是!”
  白千山忽然失声道:“野人山的蛇婆?”
  秋桐点头道:“不错,她就是野人山的童蛇婆。”
  野人山的童蛇婆,黄娟娟没听说过。
  但白千山知道。
  这位蛇婆不但是怪物,而且是武林中少见的高手。
  白千山记得,自己的师父就曾告诫过自己,在西南一带,有两个人千万不可以冒犯。否则,一辈子就会脱不了身,惹上了麻烦。
  其中之一就是蛇婆童野女。
  另一个,则是段驼。
  白千山没见过这两个人,但他却把师父的话,牢牢记在心上。
  不过,他并不知道,他今天已经见过了段驼。
  他当然作梦也想不到,段驼会在檐下替他们温酒。
  黄娟娟看看白千山道:“白老,你见过这位童蛇婆?”
  白千山摇头道:“没见过!不过,我听到先师说过,他要我行走西南一带时,千万不可冒犯这位蛇婆。”
  黄娟娟沉吟了一下,挥了挥那支紫竹箫道:“很好,既然是位武林怪人所赠,看来,我倒是应该留下这支洞萧了。”
  白千山皱了皱眉头。
  他似乎想说什么,却忍住了没有说。
  秋桐则微微一笑,道:“对,你本该留下这支箫,至少,我们得看看蛇婆居心何在!”
  胡四海笑了。
  他本来因为黄娟娟不肯收下洞萧而大感为难。
  这时,他眼见她答应收下,不由得放下了心中的不安。
  因为,他有一件事没告诉黄娟娟。
  蛇婆把洞箫给他,要他转交黄娟娟时曾经警告过胡四海,如果他不把洞箫交到黄娟娟手中,她就要一把火烧光胡家大院。
  胡四海能不着急么?
  他虽然事先并不知道这个像娃娃般的老婆子是何许人,但他绝对相信,这个怪老婆子不是好惹的人物,她说要烧胡家大院,那她一定做得到。
  现在,他放心了。
  至少,怪婆婆不会烧他的胡家大院了。
  胡四海陪着七格格一行人回到了花厅。
  秋桐直到这时候,仿佛才想起要找金北岳一块喝酒。
  可是,胡四海却回答已经找不到金北岳了。
  黄娟娟似乎颇感意外。
  她冷笑道:“胡四海,你这胡家大院不是金公子包下来的么?他如果找不到了,你……你跟谁去收钱?”
  胡四海也好像刚刚才想到这一点。
  他呆了一呆道:“是啊……不是七格格您老提醒我,我可真没想到这件事呢……我……我……”
  他忽然一转身,比人拿着刀要杀他时跑的还快。
  秋桐忍不住笑了:“这个人看起来不笨,但是,办起事来比一匹笨牛也好不了多少!”
  白千山也笑道:“金北岳如果是在开他的玩笑,只怕早已离开微州了!”
  黄娟娟却摇头道:“白老,不见得吧!我看,金公子不会离去的!”
  白千山一怔道:“七格格……他……”
  黄娟娟道:“白老,你别忘了,他为什么要包下胡家大院,总会有个原因吧?”
  白千山想了一想道:“什么原因?七格格,我……除了开玩笑,他还能有……”
  他忽然住口不语,楞楞地瞧着黄娟娟,半晌才道:“他总不会知道我们要来胡家大院吧?”
  黄娟娟道:“为什么不能?”
  秋桐笑了一笑,道:“是呀,他为什么不能呢?照目前的样子看,他包下胡家大院,正是因为我们要来住的缘故!”
  白千山似乎不怎么相信。
  他皱眉道:“秋公子,我不明白,我们也不是事先约好要到胡家大院来的,金北岳又怎么会事先知道?”
  秋桐笑道:“白老,说穿了,你就不会奇怪了。”
  白千山道:“哦?”
  秋桐道:“徽州最大的客店,就是胡家大院,我们如果要住下来,除了这儿,还能有什么地方?”
  白千山笑了一笑。
  他似乎也不能不同意秋桐的话了。
  黄娟娟这时把一萧一剑全都拿了出来,她叹了口气,道:“秋老弟,这位金公子确实不是死人……但愿胡四海能找得到他。”
  秋恫笑道:“是!是……”
  胡四海没找到金北岳。
  不过,金北岳和齐敢也没有离开胡家大院。
  胡四海这下子可不只是头大了。
  林天香交代的事,他不能不办到,包下胡家大院的钱,他也不愿意落空收不到,仅仅是这两件事,就逼的他非要找到金北岳不可。
  但是,金北岳去了哪儿?
  胡四海望着胡高直顿足。
  然而,急归急,找不到人,还是找不到。
  林天香又来了。
  就在胡四海最头人的时候,带了四名少女来了。
  胡四海俯首帖耳的要胡高分派这四位姑娘到花厅附近去做打杂的事情。
  胡高真以为胡四海疯了,明明到处都不缺人,为什么还要再加人手。
  不过,他一向不敢反问他老哥,所以,他只能乖乖的带着这四位美丽的少女,匆匆而去了。
  林天香似乎甚是满意。
  但胡四海可是急的要死,他不安地告诉林天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金北岳。
  他已经准备挨林天香一顿骂。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林天香没有骂他,只是淡淡一笑道:“还早,这才晌午呢!你不妨慢慢的去找,初更以后,要他去见我就行了。”
  胡四诲松了一口气。
  因为,金北岳是不是还在徽州,他连一点儿把握也没有,要他去找,他怎能找得到?
  金北岳还在徽州。
  他和齐敢正在和言光斗、黄善在一家小酒馆中喝酒。
  言光斗和那一批人,也到了徽州。
  不过,他们并没有住进胡家大院。
  因为,胡家大院并不是他们住得起的地方。
  所以,他们都分别住到不同的小客栈。
  齐敢和金北岳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
  而且,在喝酒的时候,还告诉了他们有关胡家大院里的一切。
  不过,齐敢和金北岳没料到的是,胡家大院并不如他们想像的那么平静。
  此刻,胡家大院就出了麻烦。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八回 四海大宴
上一篇:
第二十六回 乌合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