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众叛亲离
2021-03-10 15:37:4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下第一店的老板,名字叫关大山。
  他长得不很高,就像每一个小饭店的老板一样,经常是怄偻着身子,提着一个火炉,挂着鼻涕,抽着旱烟。
  说话时很唠叨,但要钱时,却十分冷酷。
  关大山和楚长江正在聊天。
  他们很小声的聊天。
  柳青山则在喝酒。
  他向来不听楚长江跟别人说话。
  柳青山的这种习惯,是楚长江喜欢他的原因。
  如果论武功,两个楚长江也不是柳青山的对手,但是,柳青山就能让楚长江对他很放心。
  能让楚长江相信,天下任何人都会背叛他,甚至连他妻子李西施在内都可能,而柳青山却不会背叛。
  这样的好弟兄,世上已不多见。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权势和财富已经叫人不知道什么叫做量力而为。所以,世上纷争特多。
  而长江帮主至少到目前为止,还很平静。
  原因就是,楚长江信得过柳青山。
  而柳青山就有足够的武功,镇压得住楚大哥手下的兄弟。
  长江帮从来没有人敢跟柳青山动手。
  自从柳青山进入长江帮,在小孤山单人独剑,力劈淮北道上十七家水路英雄之后,长江帮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对柳青山不敬。
  楚长江和关大山也似乎谈得差不多了。
  两人同时呵呵一笑,就分了手。
  柳青山跟着楚长江走出关大山的屋子,回到那个只住着他们两个人的房间内,楚长江没说一句话。
  柳青山当然不问,他天生就是不喜欢问问题。
  可是,当第三个人忽然由炕上弹起来时,楚长江和柳青山却不能不说了。
  炕上坐着的是女人。
  很有味道,也很风骚的女人。
  楚长江的眼睛睁得很大。
  柳青山也是。
  “你是什么人?”楚长江脱口大喝,“这儿我已经包下来了。知道么?”
  女人一笑,点头。
  柳青山被她笑得一怔,心想:“这女人好美!”
  但他却不自觉的冷冷喝道:“出去!你没有听到我大哥说的话么?”
  女人还是在笑。
  她摇头,走下炕来,低声道:“别的屋里都住了十个人,我是个女人,怎好跟他们人贴人挤在一起呢?你们……只有两个人,所以,我想……”
  她笑,不必再说什么了。
  楚长江和柳青山应该懂得她想的是什么。
  不过,柳青山却不喜欢。
  他仍然沉着脸,冷笑道:“别的屋里人多人少,那是你的事,出去!”
  女人当然不肯出去。
  因为她已经从楚长江的眼中看出了一股光焰。
  就是公狗见母狗时的那种光焰。
  所以,她有把握可以不走。
  楚长江已经在伸手,他伸手拉住了柳青山。
  他哈哈一笑道:“三弟,妇道人家出门在外,的确是很不方便。咱们这屋里的炕很大,多睡一个人,也不算挤。所以……这就是咱们行方便的时候了!”
  柳青山皱眉。
  他忽然一言不发,转身向外行去。
  女人咯咯地发出娇笑。
  她看看楚长江,吐出了二个字:“谢谢你!”
  楚长江也只有三个字“不客气!”
  因为,他确实不客气,当他走向耶女人时,两手己摆出一副饿虎扑羊的姿式。
  女人天生就很象羊。
  现在,她更像一只羊,白玉羊脂。别有风情。
  何况,她更像羊一股的柔顺。
  像羊一般的在咩咩直叫。
  柳青山坐在门外。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发青而且还发紫。
  朔风凛冽,他冻得脸色发紫并不奇怪。
  但他的神情却许不是冻的变色,而是气的变色。
  他忽然发觉,守在门外,替人把风,很不是滋味。
  而且,这一夜,他总不能就这么守在门外挨冻。
  柳青山并不怕冻,但他却很怕被别人看到他这份狼狈象,比一只看门狗还不如的样子。
  所以,他并没坐多久,就跳了起来,想推开门,进去瞧瞧那女人,也瞧瞧一向很尊敬的大哥。
  不过,柳青山并没有真的闯进屋内。
  因为,他刚刚跳起来,就有人拉住了他。
  一个陌生人。
  拉住他的手的人,是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人。
  这个是大个驼子。
  柳青山不笨。
  从驼子手上传来的劲道,已经让他了解到,眼前的驼子,不是弱者。
  他皱眉看着驼子,失声的道:“段神驼?”
  驼叟一笑,点头道:“是!”
  柳青山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早知道我们要来?你们没有躲起来!”
  驼叟大笑:“柳青山,你几时听过老夫躲起来过?就凭你跟楚长江,能要我们躲起来么?”
  柳青山一笑:“不能!”
  驼叟道:“你明白就好!所以,你们根本不必来!”
  柳青山淡淡一笑,抽回了手臂,道:“段老,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不能不来!”
  驼叟居然点头。
  柳青山又笑了一笑。
  而驼叟也仿佛像明白柳青山的想法。
  柳青山忽然觉得遇到了一个知音般,一抱拳道:“驼老,咱们是道不同……所以,不相为谋!”
  驼叟笑道:“道虽不同,但仍可相与为谋。”
  柳青山一怔。
  驼叟道:“你们是来救人的?”
  柳青山道:“不错!”
  驼叟道:“你们能救得了么?柳青山,你有多少斤两,老夫早就知道,至于那个楚长江嘛……”
  他忽地一笑,道:“他还不够老夫去想!”
  柳青山很想顶那驼叟几句,可是,驼叟却轻描淡写把他捧了一下,柳青山一得意,就忘了要来骂人了。
  他沉吟了一下道:“驼老,你说可以相谋,那就是说我们可以商量了?”
  驼叟笑道:“对!”
  柳青山:“好!驼老,晚辈想请你们放人!”
  驼叟道;“可以!”
  柳青山这下子真是呆了。
  驼叟居然答应放人,他做梦也料不到。
  这事有些怪,所以柳青山一时竟不知该怎么想才对。
  驼叟笑笑:“柳青山,你别以为我在胡说,我说可以,就可以放人……”
  柳青山道:“我……相信您驼老肯放人,不过,我想,必然会有条件……”
  驼叟道:“当然,天下那有不劳而获的事?”
  柳青山暗忖:果然有条件……
  但他口中却道:“驼老,要怎样你才放人?”
  驼叟道:“你们去把黄娟娟的师父请来山海关,我们立即放人。”
  柳青山呆了。
  他们是来救黄娟娟的,不是来给黄娟娟去搬师父来救她的。
  别说柳青山不想这么做,就连楚长江恐怕也不肯答应这么做。
  驼叟笑了笑:“怎么了?你们不肯?你们不是来救黄娟娟的么?”
  柳青山道;“是!我们是救人,但是,驼老,我们是要凭自己的力量来救,而不是奔波万里,到关外去求黄娟娟师父来救她的!”
  驼叟大笑。
  他指了指门内,低声道:“柳青山,你错了!”
  柳青山道:“我错了么?错在何处?”
  驼叟道:“明珠暗投,你找错了主子!”
  柳青山皱眉。
  在今天之前,任何人这么说,他都会找出一百八十种理由来反驳,来夸奖楚大哥如何如何了不起!
  可是就是现在,他不能了。
  楚长江重色轻友的态度,令他寒心。
  何况,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连妓女都不如,自己送上门来的烂货。
  驼叟道:“柳青山,我没说错吧?”
  柳青山低头叹了口气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驼老,救人的事,我做不了主,我一向只是听命行事,所以,你最好找……找楚……楚长江!”
  他本该说楚大哥的,但话到口边,却改了口。
  虽然只是两个字的差别,但这差别可就大了。
  驼叟点头一笑,道:“对!你一向只听命行事,找你果然是没有什么用处……”
  柳青山竟然一转身,扬长而去。
  楚长江大概想都没想到过柳青山会离他而去。
  他当然更想不到一个女人,能把十年的生死之交给离间了。
  楚长江如果知道,他会把这个女人杀掉。
  楚长江已经杀不了这女人。
  因为,这女人正要杀他。
  就像屠夫般在杀他。
  但楚长江却未曾反抗。
  驼叟推门而入的那一霎那,楚长江也曾想跳起来。
  可是,他已跳不动了。
  一个女人骑在身上,而且是抱得那么紧时,他哪儿还有力气跳得起来?
  女人在喘息着笑。
  驼叟也在笑了。
  只有楚长江的笑容难看。
  因为,那是苦笑。
  楚长江当然也不笨,所以,驼叟推门而入的那一刻,他就几乎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可惜的是,他已力不从心。
  楚长江当然只能苦笑。
  驼叟一挥手,大笑道:“两位情意正浓,莫因为老夫来打扰而败兴,请努力、努力……”
  他忽然背过身去,道:“花飘香,你做得很好,老夫放心了……”举步向外行去,“我还是在外面等吧!”
  敢情那女人是疯女帮的护法花飘香。
  无怪楚长江会一见面就被她迷上。
  疯女帮女人们的媚术是没有什么人能抗拒的!
  天下像齐敢、像金北岳、像神驼等坐怀不乱的男人,究竟不多。
  所以,楚长江上当了。
  柳青山没有。
  那是因为柳青山不是花飘香要迷惑的对象。
  何况,只要楚长江在,柳青山就永远不会站在前头,也就永远不会首当其冲。
  花飘香眯着眼看楚长江。
  楚长江也眯着眼在看她。
  忽然,花飘香一笑,道:“楚帮主,你真是了不起,我……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
  楚长江皱眉道:“你是疯女帮的人?”
  花飘香道:“是呀……”她娇滴滴的一转身子,道:“楚长江、楚帮主,你……你够了么?”
  楚长江长长一叹,道:“姑娘……够了……”
  花飘香嫣然一笑。
  楚长江没有笑。
  这时他本该也笑了,但是他没有。
  因为,他正在飞快的打着主意。
  他至少想了一百种主意,但是,没有一个可能有效。
  终于,他用了最笨的一种。
  而这最笨的一种,居然就是最有效的一种。
  至少,在当时,这算得上是最有效的一种。
  花飘香正在欠身而起。
  她的脸因为弯着腰,而靠近了楚长江。
  楚长江忽然一笑,道:“你……姑娘,你是我所碰过的女人中最好的!”
  高帽子是人人爱戴的,连疯女帮的护法也不例外。
  花飘香很满足,也很得意,咯咯一笑道:“是么?你……也……哎哟……”
  忽然她哎哟一声,人就像一团棉花般,摊向一侧。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七回 黄雀在后
上一篇:
第三十五回 蝎心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