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邪不压正
2021-03-10 14:49:3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北岳很神气。
  他又恢复了愉快的笑容:“多谢,多谢……你们要是想住在胡家大院,现在已经算是得到我的同意了。”
  高帽子人人爱戴,何况是年轻如金北岳者。
  金北岳一挥手:“胡老板,你听到了么?”
  胡四海道:“听到了!”
  金北岳道:“她们八个人,你代我安排一下吧!找最好的屋子给她们住。”
  胡四海道:“是!”
  他显然对于眼前的发展不很高兴,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只好起身,看看花飘香道:“请跟我来!”
  他当先向外走出。
  但是,花飘香并没有跟去。
  花飘香盯着金北岳,嫣然一笑道:“金大少爷,现在还早嘛,住的地方何必着急?”
  秦流水也娇笑道:“大少爷,我们要住在那一个屋子里,现在决定,未免嫌早了……”
  金北岳一怔。
  胡四海也呆了一呆,他忽然觉得,这些女人果然是疯子!
  齐敢笑了笑道:“秦姑娘说得有理,你们果然不必大早决定,有许多事是没法子料得准的!”
  秦流水一笑:“到底还是齐老见多识广……金大少爷,妾身秦流水……”
  花飘香也笑道:“妾身花飘香。”
  金北岳一直是赤膊着上身,这时见到二女施礼,忙要挥挥袖子还个礼,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袖子可掸。
  他歉然一笑:“区区金北岳。”
  胡四海仍然走了出去。
  他可不肯跟花飘香再呆在一起。
  不过,胡四海却没有料到的是,小青她们六个半裸的少女,居然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
  胡四海又呆了一呆。
  小青笑了。
  跟着,小红她们也笑了。
  她们都很年轻、很美、很诱惑人。
  因此,胡四海被她们的笑容一包围,就融化了。
  他瞪大了眼,盯着六女,道:“姑娘们……要找个地方歇歇么?”
  小青道:“是!”
  胡四海道:“六间雅房?”
  小青格格一笑道:“随便……”
  小红却挨到胡四海身边,低声道:“胡老板,雅房能比你的卧房更好么?我们……”
  她似有意,似无意,身子已碰到了胡四海的手。
  天下不会有多少鲁男子,也不会有多少木头人。
  所以,胡四海决不会是个见色不动的人。
  他的手就在动了。
  小红娇笑,笑得像银铃般响。
  胡四海忽然豪迈地抓住小红:“我的屋子很大,住上七八个,都还很宽敞……”
  齐敢放下了酒杯。他看看秦流水、花飘香道:“杭州一别,贵帮有没有再派人去找马车了?”
  花飘香摇头道:“没有!”
  秦流水却道:“齐老,马车的事,我们已经不想再过问了!”
  齐敢哦了一声道:“为什么?”
  花飘香笑道:“有天香楼的人办,我们又何必再多费心机呢?”
  金北岳一惊。
  天香楼三字入耳,他就不舒服。
  虽然罗明子被他气跑了,但他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会忽然回来。
  所以,他皱了皱眉道:“你们跟天香楼很熟?你们……认不认得刚刚那位野丫头?”
  秦流水一怔道:“野丫头?那个野丫头?”
  齐敢大笑:“野丫头也就是金少奶奶呀!”
  秦流水失笑道:“啊!”
  花飘香道:“金大少爷,她……不是金少奶奶吧?”
  金北岳道:“她要是金少奶奶,我就不会是金大少爷了!”
  花飘香笑道:“你是不是金大少爷,我们相信,因为,齐老生是不说谎话的!”
  金北岳看看齐敢,哈哈一笑道:“大叔,诚可格天,以后我一定要好好的学你。”
  秦流水美目流盼,咭地一笑:“金大少爷,你不必再多学了,你说的话,我们也相信。”
  金北岳道:“多谢!”
  他忽地向齐敢低声道:“大叔,她们不是天香楼的吧?”
  齐敢摇摇头一笑道:“她们么?疯女帮的。”
  金北岳心中一惊。
  疯女帮他听姑姑说过,姑姑曾告诉他,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沾,就是疯女帮的女人沾不得。
  所以,他尽可能的避开疯女帮的人。
  现在,疯女帮的人,居然找上了门来了。
  金北岳怎能不吃惊?
  花飘香和秦流水在望着金北岳笑。
  她们已然感觉出,金北岳比无家小和尚还可爱。
  但是,金北岳却笑不出来。
  他长眉一耸,冷冷地扫视了二女一眼,道:“两位真是疯女帮的人么?”
  秦流水道:“是呀!”
  花飘香接道:“金大少爷,你听到过我们么?我们是疯女帮的两位护法?”
  金北岳一怔,看着齐敢:“大叔,他们是护法?疯女帮的护法?”
  齐敢道:“不错,她们是。”
  金北岳狠狠地盯了花飘香一眼,道:“你们……”他忽然一挥手,“胡家大院已经被人包下来了,所以,你们最好立即离去。”
  齐敢微微一笑。
  他可以猜想得出来,金北岳一定受到过警告。
  金莺一定会告诉过他,疯女帮的女人不可沾染。所以,当金北岳一听到疯女帮的名号,才会如此吃惊。
  但是,花飘香和秦流水不知道。
  她们对金北岳忽然下令逐客,感到甚为不解。
  秦流水掠了一掠鬓角,低声道:“金大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飘香道:“你……你也跟胡四海一样,要撵我们走么?”
  金北岳哼了一声,道:“我是要你们走,但跟胡四海不一样!”
  花飘香和秦流水都笑了。
  她们互看了一眼,同时道:“怎么不一样?”
  金北岳道:“他要你们走,不一定有效,但我说你们该走,你们就别无选择。”
  “哦?”花飘香略感意外,摇了摇头道:“金北岳,你很有自信……”
  金北岳道:“是!”
  秦流水嫣然一笑道:“金公子,如果我们不走呢?”
  金北岳道:“不可能,你们非走不可!”
  秦流水道:“是么?”她忽然咯咯一笑,“金公子,你是把我们拖出去?还是一个一个的抱出去?”
  抱出去?金北岳几乎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
  这些女人,真是疯。
  他再看看那一直在热酒的白发驼叟。
  甚至,连那四个丫头也在笑。
  金北岳终于自己也笑了,他笑得很天真,道:“疯女帮的女人,很喜欢男人抱着,不是么?”
  秦流水娇笑着:“是!”
  金北岳道:“很好!”
  他一震两臂,骨骼居然发出了一阵咯咯声音:“区区这一双手臂,力气并不大,只不过能夹死一头牛、一只豹和一只狗熊……”
  他看了二女一眼,又道:“熊的肉比较厚,所以,当区区夹死它的时候,述有三根肋骨没有碎。”
  花飘香和秦流水脸色大变。
  她们有些不相信地瞧着金北岳。
  金北岳在笑:“牛跟豹子就差多了,区区只一夹,他们的骨头就像麻秆般,碎了……”
  秦流水呆呆地:“你……你能生裂虎豹?”
  金北岳一笑:“一次也生裂不了多少,顶多不过八只而已。”他忽然看看齐敢,“大叔,她们好像也刚刚来了八个女人,是么?”
  齐敢道:“好像是……不过,小岳,你别忘了,她们都还没到虎豹之年,他们还像小羊般嫩。”
  金北岳大笑:“那……次夹死十六个也不难……”
  齐敢叹了一口气:“也许你还能多一点,也许能夹死二十四个……”
  花飘香看着秦流水。
  秦流水也看着花飘香。
  她们似乎有些不相信金北岳会做出这种事。
  但她们还真不能确定他会不会做出这种事。
  因此,二女也迟疑不决了。
  不过,真要她们走,当然也不是凭着金北岳这两句话就可以。
  至少,她们也得看到足以令他们非走不可的理由。
  何况,她们是有事而来,岂能正主儿还没见到,就空手而去呢?
  花飘香冷冷地-笑,道:“金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真忍心杀死我们?”
  金北岳也冷冷一笑道:“我为什么不忍心?胡家大院是区区包下来了,谁来,都得经我同意,否则,一概格杀勿论。”
  他忽然转向齐敢:“大叔,你说是不是?”
  齐敢仍然在笑:“当然是!小岳,要不要大叔重为冯妇?大叔当年,可是一流的杀手啊!”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
上一篇:
第二十三回 胡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