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邪不压正
2021-03-10 14:49:3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花飘香和秦流水也许不怕金北岳。
  但是,他们却不愿惹齐敢。
  当年的第一号冷酷的杀手,究竟是很吓人的。
  齐敢的话音一落,花飘香就退了一步。
  秦流水虽然没有退,却也不敢再笑了,她看看齐敢,道:“齐老,你……你……”
  齐敢忽地一眨眼:“老夫好久没有杀人了,手自然有些发痒……”
  他又看了金北岳一下,道:“小岳,虽然这一回要杀的是女人,但总比没人可杀有趣。”
  金北岳笑道:“是!大叔,如果你怕杀八个女人太累,我可以要胡四海来帮你的忙……”
  齐敢大笑:“不必,胡四海还不够料,要我跟他同时杀人,大叔不干。”
  金北岳认真的点点头道:“说的也是……”
  他瞪了二女一眼,笑了笑道:“大叔,我看,还是我们一人一半吧!”
  齐敢大笑:“好!”
  他忽然就站了起来,双目精光暴射,直瞧着花飘香。
  花飘香和秦流水又互看了一眼。
  金北岳怎么说,她们都还不怎么放在心上,因为,她们没有见识过他的武功。
  但齐敢不然。
  她们知道,就算帮主来了,也不一定是齐敢的对手,所以,要她们与齐敢动手,她们不愿,也不敢。
  秦流水叹了一口气,道:“齐老,你真的……也要赶我们走?”
  齐敢大笑。
  花飘香皱了皱眉头:“齐老,你……这有什么好笑的?你要我们走,我们不敢不走,不过……”
  她忽然看了金北岳一眼;“胡家大院是他包下来的,他是不是仗着你老人家的威望才能这么人五人六的呢?”
  这几句话,话中有话。
  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任何人都知道花飘香在向金北岳叫阵按理金北岳一定要挺身而出。
  像他这么年轻的人,怎能容忍别人讥讽?他必然会好好教训花飘香一顿才对。
  但是,有些事、有些人,就是不可以常情而论。
  金北岳就是这样的人。
  也许,这与他个人的环境和教养有关。
  桃花娘子为他聘请的师长们,没有一个不是与常人不同的人,也没有一个不是涵养功夫到了顶点的人。
  所以,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他们也无动于衷。
  因为,世间上几乎没有多少要他们害怕的事。
  当然,他们也有害怕,但那决不是威胁,而只是两个字“情面”。
  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是英雄冢。
  所以,桃花娘子才能请来那么多名家,请来那么多高人造就金北岳。
  花飘香在看金北岳。
  她似乎等着他忽然暴跳如雷。
  但是,她失望了。
  金北岳没有,他还是在笑,而且笑得莫测高深。
  花飘香那种骂人的话,他就像完全听不懂。
  秦流水又叹了一口气:“飘香姊姊,这人只怕是个聋子。”
  花飘香格格一笑:“他不是聋子,他是鼻涕虫,软的,硬不起来。”
  金北岳还是在笑。
  齐敢居然也没有责怪金北岳的意思。
  这可令二女颇感意外。
  秦流水看看齐敢,大声道:“齐老,你要学赵云么?他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你犯不着……”
  花飘香也笑了笑道:“齐老,连诸葛亮都没有办法,最后只能一死,你为什么要……”
  她话音没有说完。
  因为,有一酒杯,忽然堵在她那樱桃小口中。
  杯子原来是在金北岳手中的。
  现在却含在花飘香口中。
  花飘香呆了。
  忽然间,她们明白了。
  金北岳不是阿斗。
  齐敢也不必有孔明之智、赵云之勇。
  齐敢不必扶金北岳。
  因为,她们已经看得出,金北岳的武功,不会比齐敢逊色。
  因为,花飘香已经发现,刚刚那个酒杯是由金北岳亲手塞在自己口中的。
  他不是内力发出酒杯,而足闪身而来,又从从容容的退了回去。
  这一瞬间,她们居然无从看清楚于先,又无法闪避于后,足见金北岳武功,比自己高明得多了。
  花飘香皱眉,取出了口中的酒杯。
  秦流水摇了摇头,道:“我们错了!”
  花飘香道:“是,我们是错了……”她看了看手中的酒杯,咭的一笑,又道:“金公子,多谢这一杯酒了!”
  她一拉秦流水,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向外走去。
  金北岳这才大笑道:“不送,不送……”
  齐敢则冷冷地接口道:“花飘香,还有你们那六个女娃儿,也一齐带走吧!”
  花飘香和秦流水本已走出了花园。
  但是,齐敢的话,却令她忽然笑了笑,止住了步子。
  她看看秦流水:“小秦你想起一件事没有?”
  秦流水一怔:“什么事?”
  花飘香道:“小白呀!小白的事,你忘了?”
  秦流水道:“啊!我当然没忘,不过,我倒想不出小白的事了……”
  她忽然顿了一顿话音,失声道:“飘香姐,你不会是想用小白的事来要胁齐敢吧?”
  花飘香笑笑:“为什么不?”
  她低声,眨眨眼:“小牛是个很可爱的孩子,齐敢一直很喜欢他,不是么?”
  秦流水点头:“是!”
  金北岳的笑容忽然冻在脸上。
  花飘香和秦流水居然又走了回来。
  他有着被愚弄的不快。
  不过,他还是忍耐着没有发作。
  花飘香走向齐敢,福了一福:“齐老……”
  齐敢叹了口气,道:“你们去而复回,一定是找到了我的弱点,是不是?”
  他果然不愧第一杀手之誉。
  料事、看人,都很尖锐。
  花飘香笑道:“不错!不过,不如齐老说的那么难听,我们只是想问问齐老,你还关不关心一个人!”
  齐敢道:“哦!谁?”
  金北岳也在心里暗想是谁?
  齐大叔会关心谁?
  花飘香笑道:“小白!”
  齐敢摇头:“她是你们的手下,我从来没想到过她!”
  金北岳诧异的嘘了一口气。
  他忽然认为花飘香好愚蠢。
  不过,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了。
  因为,花飘香又在说话:“齐老,小白的下落,你当然可以不关心,可是,跟小白一块的人呢?齐老,难道你连小牛都不关心了?”
  小牛?金北岳一怔。
  齐敢也为之一呆,但他却故意笑笑道:“小牛么?我当然关心他!不过,我很放心,因为他与世无争、与人无忤,又不是武林中人,所以,他一定很平安。”
  秦流水笑道:“那可不一定?齐老,你该明白,小牛跟你一道出来,人家可没有忘记啊!”
  花飘香也道:“齐老,你是当年武林中第一杀手,总有不少仇人,是不是?小牛是跟你的人,人家可就把你当作亲人一般,你不明白么?”
  齐敢皱眉一笑:“明白了又怎么样?”
  花飘香道:“那就该担心小牛的安危呀?”
  齐敢忽然沉吟不语。
  但金北岳却接口道:“大叔,哪个小牛?是不是那个帮我拾过蚌壳,住在海边上的孤儿小牛?”
  齐敢道:“是,就是你姑姑不许他跟你玩的小牛。”
  金北岳笑了笑道:“大叔,姑姑不许小牛跟我玩,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他是个孤儿,没有教养……”
  他忽然像回到了童年时代,高兴地笑道:“其实,大叔,我知道你在教他……你……”
  齐敢摇了摇头,大声道:“小岳,过去的事,别多说了!”
  金北岳道:“不!大叔,有些事值得说!至少,小牛是第一个陪我玩的孩子嘛……”
  齐敢直皱眉。
  但是,花飘香、秦流水却都笑了。
  秦流水低声道:“金公子,小牛前些日子在杭州被人抓走了,你知道么?”
  金北岳摇头
  打从他离开了桃花岛,十一年来,他可一直没有再见过小牛,也不知道小牛的下落。
  因此,他当然很想知道小牛的一切。
  花、秦二女当然也知道。
  所以,她们觉得自己二人被留下来住在胡家大院的希望,突然大增。
  金北岳刚摇摇头,花飘香就接道:“我们还有一个很好的女孩子,陪着小牛一道给人抓走了。金公子,可惜的是,我们没有能力把他们救回来。所以……所以……”
  金北岳冷冷地看了二女一眼,皱眉道:“是么?”
  花飘香道:“是……”
  她们以为这可正是拉拢金公子的好机会。
  所以,她们笑得很得意。
  但是,金北岳显然并不如她们所想的那么同仇敌忾。
  他瞧了瞧齐敢。
  齐敢在喝酒。
  金北岳也拿起了酒杯,道:“大叔,她们说的……可是真的?”
  齐敢一笑:“是!”
  金北岳干了那一杯酒。
  花、秦二女,可在等着。
  等着金北岳说话。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
上一篇:
第二十三回 胡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