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环环相扣
2021-03-10 15:11:2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胡高吃了一惊。
  他必须仰头才能瞧到老齐的脸。
  老齐正要向门内走。
  胡高大叫:“你不能进去!你们谁都不能进去。”
  老齐皱了皱眉,弯下身子,看看胡高:“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说我们不能进去?”
  胡高道:“我是胡家大院的总管,我就是胡高,我说你们不能进去,当然就不能,还用得着说理由么?”
  老齐哈哈一笑:“胡高?我瞧你长的并不高嘛……”
  他一伸手,就像抓小鸡似地把胡高提了起来:“你说我们不能进去?”
  胡高手足乱动,像一只螃蟹,口中大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老齐还在笑:“我们真的不能进去?”
  胡高点头。
  他已经有些受不了,衣服勒得胸口不能喘气了。
  老齐道:“我们要是不能进去,胡高,你这一辈子也就别想落地了。”
  胡高大叫一声,几乎吓晕了过去。
  他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被人由下向上丢出去的味道,整个人就像灵魂脱体,飘掉了一样。
  但他更没想到,落下来时,更可怕,心都快从嘴巴跳了出来。
  他叫喊:“救命……救……”
  还好,居然并没棒死。
  老齐的手又抓住了他。
  胡高心跳得比箭还快。
  “我们还是不能进去么?胡大总管?”老齐的声音,幸好他还听得见。
  胡高摇头了,好不容易由口中迸出一个字:“能!”
  秋桐哈哈一笑。
  老齐也哈哈一笑。
  胡高终于双脚落地。
  一旦脚踏实地,似乎又比人高出一等似地,他退后了三步,一半的身子缩在门内,大吼:“胡家大院今天不招待客人了……”
  他一缩,人就进了大门。
  砰的一声,大门也关上了。
  老齐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秋桐一眼:“少爷……这小矮子混帐!”
  秋桐道:“是!”
  他居然回头去看那四个轿夫。
  千山四怪仿佛也懂得秋桐的意思。他们忽然互看了一眼,其中两人,只一跳,就到了大门口。
  两人四双手,闪电般击向大门。
  “哗拉”!大门像纸糊的一般,碎了。
  门内,没见到胡高。
  也没见到有人,大门内是空荡荡的天井。
  因为,胡高带了所有的人,都躲起来了。
  秋桐和他的轿子,全都抬了进来。
  轿子留在天井中。
  千山四怪,守在轿子旁边。
  秋桐和老齐则向内走。
  齐敢的话,就是被那大门破裂之声所打断的。
  段神驼苦笑了一声:“齐敢,又有人来了。”
  齐敢道:“是。”
  金北岳笑了笑:“大叔,这一次来的人,好像比那些女孩子凶得多,一定不是女人了。”
  齐敢道:“一定不是。”
  他目光一转,忽然大笑:“有趣,有趣,想不到小孩子居然也会这么霸道……”
  秋桐正向花厅走了过来。
  老齐跟在身后。
  段神驼忽然又蹲了下去,用扇子扇火。
  他可不想让别人也瞧出他底细。
  而那三名少女则仿佛是他自己的人,此刻也学着驼叟,在替空着的酒杯斟酒。
  秋桐看到了齐敢和金北岳,似乎大为意外。
  因为,他还从没想到会有人比他自己来得更快。
  由黄山石林到这儿,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走在头里。
  他更为了早一日赶到,不惜和黄娟娟打交道,借了她的轿子和轿夫。
  然而,他却没料到,那批在黄山石林出现的人中,居然就有两个人跑在自己前面。
  秋桐呆了一呆。
  老齐也同样觉得不安。
  他看看秋桐,低声道:“少爷,这事有些不对。”
  秋桐道:“嗯!”
  老齐指指齐敢:“少爷,这个人……他好像想学着冒充老奴呢!”
  秋桐笑了笑:“不错。”
  老齐道:“少爷,这事……有问题!我们得查明白才行……”
  秋桐一笑:“应该!”
  他忽然向厅内走去。
  老齐耸了耸肩,也跟了进去。
  金北岳和齐敢互看了一眼,忽然双双举步,向花厅外面走去。
  秋桐以为他们是来接他,就停了下来。
  但是,金北岳和齐敢居然只笑了一笑,就由秋桐和老齐身边走了过去。
  老齐一呆,忙拉拉秋桐:“少爷……”
  秋桐也怔了怔。
  但他迅快的一转身,大声道:“两位留步。”
  金北岳和齐敢,没有留步。
  他们一直走向了花园。
  老齐一急,闪身倒跃而出。
  这一手功夫很利落,除了一阵衣抉飘风之声,他由三丈高处落下来时,连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
  “站住”
  金北岳和齐敢果然站住了。
  因为,老齐堵在他们身前,不站住就得撞上老齐。
  金北岳看看老齐,笑了笑:“你的身手不错!不过,还不足以留下我们。你明白么?”
  老齐冷冷一笑:“是么?”
  他忽然出手。
  这一招看来很平淡,只不过是顺手一抓。
  但金北岳却发现,老齐这一抓之下,门道却是不小,指力所罩,居然盖住了胸前七处大穴。
  金北岳笑了。
  这手法对他而言,大熟悉了一些。
  因此,金北岳一抬手就扣住了老齐的手腕,道:“原来你是神手赵通的门下,倒是失敬了!”
  老齐可呆了。
  他怔怔地瞧着金北岳,半晌说不出话来。
  金北岳又是一笑,道:“你这一手神抓,已有七分火候,已经不错了……”
  他一松手,已和齐敢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老齐像一根木头般站在当地。
  秋桐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但他居然还在笑。
  他拍拍老齐,道:“这个人惹不得,我们不理他就算了,你说是不是?”
  老齐摇头:“少爷,这事有些不对劲……”
  秋桐一怔道:“什么不对劲?”
  老齐道:“他……他才多大年纪?他怎么知道我师父的一切了?少爷……”
  秋桐道:“也许……他也是你的同门吧?”
  老齐又摇头。
  神手赵通只传了两个弟子,大师兄早就死了,如今只有他老齐一个人是神手门的传人了。
  所以,老齐才会对金北岳的话,大为惊讶。
  他一面摇头,一面说道:“少爷,你错了,我师父的门下,除了我,已经没有别的弟子了!”
  秋桐道:“哦?”
  但他却笑了笑道:“老齐,不管他是什么人,反正,咱们再遇上他,不惹他就是了!”
  秋桐已转身走入花厅之内
  三名少女居然过来招呼他了。
  白发段神驼,也居然把温好的酒,送了过来。
  好像秋桐一下子成了新的主人一般。
  老齐只好跟着过来。
  但他还是寒着一张脸。
  因为,他还没有想通,金北岳怎么会知道神手赵通的武功,而且,还能克制神手门的武功。
  他已经下了决心要查明这件事。
  实际上,他也非查不可。
  武林中人,就是这么奇怪,每一家,每一门都喜欢自秘奇技,一旦秘技外泄,少不得就要挖根究底去查。
  所以,老齐也不例外。
  金北岳和齐敢已到了胡家大院门外。
  他看了看齐敢,笑道:“大叔,他们终于来了。”
  齐敢道:“是!”
  金北岳一怔,道:“大叔,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表示一点意见呢?只说一个是字,不嫌太少了么?”
  齐敢一笑;“小岳,大叔发现,你比我猜想的要高明得太多,我来不来陪你,都无所谓,所以,说不说什么,也同样没有关系,是不是?”
  金北岳笑道;“大叔,我明白了!”
  齐敢道:“你明白了?明白了什么?呀?你以为……”
  金北岳不等齐敢再说下去,叹了一口气,道:“大叔,有些事,不是我不肯说,而是,说起来大麻烦……”
  他忽然又笑笑:“比如说,神手赵通,他就教过我武功,所以,老齐那一手功夫,我自然很熟悉……”
  齐敢大笑:“小岳,你太聪明了。”
  金北岳道:“大叔,我并不希望聪明,我只希望我能过得很平静……”
  齐敢一怔道:“小岳,你才多大,你知道么?怎的说出这种话来,就像七老八十似的!”
  金北岳一笑,道:“大叔,我只觉得江湖上的事,有些烦人,所以,我真的不太喜欢。”
  齐敢深深地看了金北岳一眼,道:“小岳,年轻人不可消沉,不喜欢的事,也得学着去喜欢!因为,你已经是身在江湖,所以,你永远都离不开江湖!”
  金北岳皱了皱眉,忽然一拉齐敢,向门内退去。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乌合之众
上一篇:
第二十四回 邪不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