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黄雀在后
2021-03-10 15:40:0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花飘香和柳青山缓缓地走下山去。
  凄惶岭丢在他们身后。
  当然,躲在一旁,把他们谈话听得清清楚楚的人,也被他丢在身后。
  言光斗伸了个腰,低声道:“黄兄,长江帮会出了事,真是想不到……”
  黄善大笑,道:“楚长江自命一世之雄,想不到也会栽在女人手上,这女人可真是沾不得……”
  言光斗叹了一口气道:“谁说不是?红颜祸水,自古就有明训……”
  他忽然一顿话音,向四面看了一看,低声道:“黄兄,这儿还有别人……”
  黄善道:“有人?什么人?”
  言光斗道:“不知道……不过,我想大慨还不会是我们的仇家……”
  突然,有人轻轻一笑道:“言兄说的是,我们当然不是你们仇家……”
  随着话音,金北岳和齐敢像由地下冒出来的一股。
  像由一个土堆后面长了出来。
  “金公子……齐老……是你们呀?”言光斗高兴的笑了,“真想下到……想不到你们也到了边关。”
  齐敢笑道:“大家都来了,我们当然也不能不来了!一个人如果没有朋友,那多无聊……”
  黄善也大笑:“齐老说的是!一个人如果没有朋友,还不如死了算了……”
  四个人相视大笑。
  他们笑得十分高兴。
  千里他乡遇故知的感受,也不过是这样吧?
  天下第一店的老板关大山。正在忙着。
  打从他跟楚长江碰过面以后,他就一直在忙着。
  虽然,楚长江已经走了,可是,他还是在不停的忙。
  因为。他现在忙的,不单单是为了楚长江。
  因为,最重要的是,是为了那位四贝勒。
  在山海关做买卖,如果不能跟威震关外的四贝勒扯上了关系,他这个买卖也就永远做不大了。
  天下第一店应该不是一个很大的店。
  尤其当你看到这几间门面时,你决不相信这店很大。
  可是,人既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天下第一店,又怎能依门面大小来衡量他生意大小呢?
  关大山忙的地方,是在店后的草料房中。
  陪着他忙的,是帐房先生吴老四。
  吴老四在山海关地面上,算得上是个人物。天下第一店很多事,都是由他出面去打交道。
  关大山经常不在关内,所以,天下第一店真正守在店里的人,就是吴老四。
  现在,吴老四和关大山正忙着在擀面。
  天下第一店的店东和帐房先生擀面条,就本该是件不合理的事了,而躲在柴房里擀面,就更不合情理了。
  但他们就是在做这种怪事。
  一挂一挂的拉面,正在木架子上摊开,足足已经有三个架子摆满了,关大山和吴老四还没有停止。
  他们似乎还要拉更多的面条。
  因为,柴房中还有两个空的架子。
  要把这两架子上八个畚箕里摆满面条,至少他们还得拉好三十斤面粉。
  不过,有一点更出乎人意料的是:这些面条并不像一般人吃的,也并不很白,而是像羼着荞麦般的黑面。
  这种面在山海关并不多见。
  关大山似乎有些累了,喘了一口气,看看吴老四道:“老四,你看,咱们这计谋行得通么?”
  吴老四甩甩手,笑了笑道:“一定行得通!除非蛇婆他们是神仙,否则,他们一定逃不出我们掌心。”
  关大山也笑了笑,道:“但愿他们不是神仙,不然,咱们往后就没得混的了!”
  吴老四大笑道:“老大,你放心,关内关外,从今而后都会是你关老大的天下了!”
  关大山得意的哼了一声,道:“老四,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会在四贝勒跟前好好地保举你的!”
  吴老四微微一笑道:“老大,我先谢谢了!”
  蛇婆一行都不是神仙。
  不是神仙,当然要吃东西。
  如果山海关每一家饭馆的面,都是关大山和吴老四的面时,他们就逃不过关大山和吴老四的计谋了。
  但是,有时候人算究竟不如天算。
  蛇婆和黄娟娟并不是住在关大山的天下第一店。
  只有驼叟是住在天下第一店。
  驼叟住在这儿的原因,是为了要等侯楚长江。
  早在楚长江抵达之前,驼叟已由长江帮那边得到了消息。
  李西施早已有心要借刀杀人了。
  所以,四贝勒的计划,彻底在一个野心女人的破坏中,一败涂地。
  楚长江临时抽腿的事,是关大山没有料到的事。
  更糟的是,他一心一意和吴老四去擀面条,忘了交代手下的人注意驼叟的举动。
  关大山一向自命很谨慎的,所以,他才能在山海关的内外,呼风唤雨,左右逢源。
  然而,人太得意时,就常常忽略某些事情,而这些事都是不应该忽略的,也是不能忽略的。
  偏偏关大山就疏忽了。
  于是,他活该要倒楣。
  面粉还沾在手上,第五个木架子上,才放下第一挂拉面,关大山的楣运就来了。
  屋后的柴房,本来是不该有客人来的。
  现在,却居然有客人来了。
  而且,来的是关大山最怕见到的客人。
  那个又高、又驼、又丑的老怪物。
  关大山很希望有个地洞。
  他如果早知有一天须要从柴房逃命,他一定会在这里打一个地洞通到街上去。
  可惜他没有未卜先知之能。
  所以,驼叟忽然推门而入时,他只能像个呆子一般的站着。
  驼叟一进门就哈哈大笑。
  他没有多说一句废话,抓起那些拉好的面,就往关大山和吴老四的嘴巴里塞。
  害人者,人恒害之。
  关大山大概一辈子也没有想到今天遇到的这种事。本是做来坑别人的面,还没有做完,竟然有人会拿着来喂自己。
  有道是自作自受,还真是挺有道理!
  驼叟一直在大笑。
  但他手中的湿面,可也不断地向关大山和吴老四的口中塞。
  关大山、吴老四闭紧了口。
  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躲多久。
  海山居,是山海卫卫所地面上最大的旅馆。
  山关收购人参的大参商,收购皮货的大老板,以及有头有脸的达官贵人,来来往往,大多会住在海山居。
  金北岳和齐敢就是住在这里。
  海山居的厨师,也是由京师请来的名厨。
  所以,海山居的洒莱,也是边关一带最有名的。
  美酒佳肴,就摆在桌子上。
  齐敢、金北岳、言光斗、黄善四个人,正在吃喝。
  海山居的老板娘小辣椒,正在侍候着他们。
  她一身是红,就像红辣椒一样红。
  但她做人并不是很辣。
  其实,她很甜,甜得令每一个客人都想尝一尝。
  不过,一旦尝上了甜头,小辣椒就会很辣了。
  因为,你会孝敬出你的精力和钱财。
  甚至,某些时候还会赔上一条老命。
  当然,对待老客人她不辣。
  细水长流的道理,小辣椒把握恰到好处。
  今天,这四个人都是生客。
  通常,她对生客,是会显得非常温柔,非常热络的。
  金北岳就有些吃不消的感觉。
  他很后悔林天香留在京师,否则,自己可就有个很好的挡箭牌了。
  至少,也不必让自己的身子被挤到凳子一边去了。
  小辣椒可一点儿也没发觉,她只知道用腿在金北岳腿上擦和挤。
  把金北岳向一边推。
  金北岳皱眉。
  齐敢却在笑。
  言光斗和黄善则装着没有看见。
  有些事只有装着没见到,才不会有麻烦。
  可是,今天却有些事很怪,佯装的人,反而有了麻烦。小辣椒的酒,忽然就泼在言光斗和黄善的身上。
  言光斗和黄善还没有想清楚这是为什么,金北岳已经站在一边哈哈大笑道:“小辣椒,你失手啦!”
  小辣椒羞红了脸,掏出了丝绢,忙着替言光斗和黄善拭去身上的酒渍,口中不停地赔罪,也不停地骂自己。
  可是,她的眼睛却不时瞟向金北岳。
  言光斗和黄善居然没有发作。
  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顺着小辣椒那双小乎忙着给他们擦去衣服上的酒痕。
  这双小手很轻巧。
  但是,言光斗和黄善却感觉到这双手上传来一阵令人震憾的热力。
  言光斗看看黄善,似乎想说什么,但当他瞧到黄善的脸上那股迷眩的神情时,不禁呆了一呆。
  小辣椒还在擦拭着他们身上,好像她今天就是为客人拭去酒渍而来似地,忘了现在早该不再有酒渍了。
  而她却居然不停的在擦拭着。
  金北岳的笑容,忽然停在脸上。
  齐敢则锁紧了双眉。
  反常的事,总是很容易引起像齐敢这种人注意的!
  小辣椒的这种举动,就是十分反常的事。
  所以,齐敢觉得不对了。
  门外,海山居的老板在探头。
  老板娘在跟客人打情骂俏,老板如果要吃醋,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老板显然并不是那种吃醋的样子。
  他脸上充满了笑容,笑得十分诡秘。
  仿佛正在欣赏着一幕不为人知的秘戏。
  当然他没有料到齐敢却在这时候回头来向外看。
  这一看,却看出毛病来了。
  敢情那老板不是一个人在门外,而是有十个人。
  侍候四个客人,那儿要用这么多人?
  这情况,落入齐敢眼中,他还能不明白么?
  齐敢拉了金北岳一下。
  可是,金北岳居然毫无反应。
  他仍然是发呆似地瞧着老板娘和言光斗、黄善。
  齐敢吃了一惊。
  打从他和金北岳遇到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发现了金北岳不够镇静。
  顿时,齐敢一跃而起,转向门外的老板。
  老板当然还是在笑。
  不过,这一瞬间,他的笑不再诡秘而是阴险。
  “齐敢,你没有料到吧?”
  没料到什么?齐敢心中并不怎么明白。
  他瞧瞧金北岳、言光斗和黄善之后,忽然才明白了。
  几乎是被老板娘小辣椒碰过的人,都有问题。
  小辣椒不止是很甜、很辣,更糟的是,她很毒。
  她至少是浑身上下,都有毒。
  否则,她不可能只是在碰擦之间,就让金北岳和言光斗、黄善中了暗算。
  这种下毒的手法,齐敢还是第一次见到。
  所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着了小辣椒的道儿。
  因此,他没有冒失出手,他在瞧出了真相之后,立即暗中运气,查看自己是否也遭到了暗算。
  还好,齐敢叫了一声侥幸。
  他没有中毒。
  不过,他似乎要比老板和老板娘更机警,在自己同伙中毒之际,又是以一对十二的劣势之下,他必须很小心的对付眼前的局面。
  否则,自己固然无妨,而金北岳等三人就恐怕会遇到相当麻烦了。
  这一霎那之间,齐敢脑子里不止转动了一千次念头,而这些念头之中,真正可行的似乎不多。
  但是,他必须立即决定。
  因为,老板带了十个人走入了房内。
  齐敢忽然又坐了下来。
  他在最后的一瞬,作出了决定。
  他让自己跟金北岳他们一样,表现出一副也告中毒的姿态。
  老板笑了笑,看看老板娘,道:“免了!他们已经没有反击之力,你还舍不得收手么?”
  老板娘瞪了老板一眼,道:“够不够,是你知道还是我知道?要你吃飞醋?”
  老板一怔道:“你……他们不都像傻瓜一样了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呢?”
  老板娘摇头道:“我若是放心,我为什么还要不停手?你以为我喜欢这两个邋遢鬼吗?”
  老板笑笑:“娘子,你干脆点了他们穴道算了!”
  小辣椒笑了,显然,她先前并没有想到点穴这件事。
  现在,老板这么一提,她当然不再迟疑,小手双双一拍,点了言、黄二人穴道后笑道:“他们呢?要不是也点上穴道?”
  老板看看金北岳,摇头道:“娘子,一客不烦二主的,我看,还是都由你自己来下手吧!”
  老板娘嫣然一笑,转过脸,走向金北岳。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八回 长春宫主
上一篇:
第三十六回 众叛亲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