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众叛亲离
2021-03-10 15:37:4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个人如果两边乳根穴同时被制,她不软得像棉花,这个人一定就不是活人了。
  花飘香眼睛瞪得好大,道:“你……你这没良心的……你怎么忍得了心,下得了手?你……”
  楚长江坐了起来,一面穿衣服,一面冷笑道:“我若不狠下心,我就死定了!花飘香,抱歉……”
  花飘香的脸气得像秋天的柿子,又红又亮。
  她咬牙骂着,道:“你这死猪……你以为点了我穴道,你就能活?楚长江,你还是死定了……”
  楚长江大笑道:“我如果死定了,至少有一个赤裸裸的美女陪着我死……花飘香,你还要吼叫么?”
  花飘香忽然打了个寒颤,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驼叟不是聋子,房门又没有关,房子里面有什么动静,他当然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他一点也不急。
  他在等着,等着楚长江拿花飘香当人质来和他谈判。
  屋内,楚长江却不知道。
  他很得意,穿戴整齐之后,这时候才大声向门外喝道:“把风的朋友,你可以进来了!”
  驼叟缓缓地步入门内。
  楚长江扬眉大笑道:“阁下伪装成是胡家大院的煮酒师父,楚某人当年真是看走眼了!”
  驼叟道:“大隐隐于市,你看走眼,算不了什么!楚长江,你用不着自抬身价!”
  楚长江笑道:“楚某人在神驼面前,自然不敢自抬身价!不过,你段老只怕今天也胁制不了我楚某人了!”
  驼叟笑道:“是么?楚长江,我看,你想错了,我可没有胁制你的意思!”
  楚长江一怔,道:“你没有!”
  驼叟道:“没有,因为你根本不必担心,老夫也用不着对你下手,所以,你也用不着拿花飘香当人质!”
  楚长江道:“驼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装作不明白,“我……我几时要拿她当人质了?”
  驼叟大笑道:“你没有,楚长江,你还有一个同伴,是不是柳青山?他现在去了哪儿,你知道么?”
  楚长江心中一动,皱眉道:“不错,柳青山是我的三弟,他……你见到他了?”
  驼叟道:“废话。没见到,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驼叟挥了挥手,又道:“楚长江,你们想救黄娟娟,这主意是谁出的?凭你跟柳青山你们自信能救得了她么?别说老夫了,只是一个蛇婆,你们就斗不过她,老夫真不懂你怎么会答应那个四贝勒的!”
  楚长江暗暗吃了一惊。但口中却道:“驼老,你……你好像知道的事情不少啊!”
  驼叟道:“天下事能瞒过老夫的,还不多。”
  他指指花飘香又道:“解开花飘香的穴道,放她走吧!”
  楚长江迟疑了一下,终于解开花飘香的穴道,并且拿了衣服抛给花飘香,冷笑道:“长江帮与疯女帮一向无怨无仇,花飘香,如果你要记仇,楚某人随时候教。”
  花飘香没有说话,她穿上衣服,连看都没看楚长江一眼,就向外走去。
  楚长江笑了笑道:“花飘香,如果你不愿记恨,以后我们还……”
  花飘香陡然停在门口,冷冷一笑道:“楚长江,你以为你还有以后的日子么?”
  楚长江大笑道:“当然有……”
  花飘香冷冷地回头盯着楚长江道:“楚长江,你已经没有以后的日子了!长江帮在你离开之后,已经换了帮主,你知道么?”
  楚长江一呆。
  花飘香又冷冷一笑,道:“李西施早就在等着当帮主,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么?”
  楚长江当然没有看出来。
  否则,他就不会把柳青山带了同行。
  至少,他相信柳青山在,李西施还不敢做出什么越轨的事。
  现在,柳青山也不在,只有费友安在……
  忽然间,楚长江似乎明白了不少事,那费友安不是一直就跟李西施在合作无间的么?楚长江不由自主的摸头。
  一个男人,像他这样雄霸一方的男人,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怕扎上一绿色的头巾在他自己头上。
  花飘香冰冻的脸色,忽然变成了春花般嫣然:“楚大帮主,你好像开了窍,是不是?”
  楚长江不说活了,他看着段神驼,眼中充满了痛苦。
  驼叟笑了笑道:“你还救人么?”
  楚长江摇头。
  驼叟道:“楚长江,你不想救人,想必是在想如何自救的了?”
  楚长江点头。
  驼叟笑了笑,道:“你不必看我,老夫恐怕对你的家务事也帮不上忙!”
  楚长江仍然没有说一句话,他咬紧了牙关,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驼叟忽然又笑了笑道:“楚长江,你并不是很聪明的人,落到今天这种样子,是你自找的,明白么?你跟关外的人打交道,就是大错,就算你现在赶回江南,恐怕你也没有机会从你老婆手中夺回帮主的位子了!”
  楚长江虽不是顶聪明,但也不是那么愚蠢。
  驼叟的话,他没有听不清楚的道理,勾结外番,对他这位帮主而言,一旦揭露出来,当然很不利。
  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一切,事情到了今天,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想回头也来不及的了。
  他叹息了一声道:“迟了,驼老,多谢你的指点!楚长江受益非浅,我会记得我还能做些什么……”
  楚长江忽然一闪身,就到了门外。
  他经过花飘香身边时,又叹了一口气。
  花飘香皱了皱眉,低声道:“段老,他……锐气已失,八成死定了。”
  驼叟笑道:“不一定,有些人是经得起跌倒的……楚长江似乎就是这种人。”
  花飘香笑道:“段老,我们的交易,还算么?”
  段神驼诡异的一笑:“算。不过,咱们得另外加一个附带条件了。”
  花飘香道:“什么条件?”
  驼叟道:“秋桐的事,老夫不插手了。”
  花飘香一呆道:“段老,你……不插手,是不是不过问了?你不是答应下我们帮主,帮我们代请秋桐到总舵么?”
  驼叟道:“那是以前,现在,老夫有别的事要办,不能代你们邀请秋老弟了。”
  花飘香皱眉道;“段老,你——不能不管呀……”
  驼叟哈哈一笑道:“老夫不是不管,丫头,老夫的事比你们的事重要,你不明白么?”
  花飘香冷冷一笑,道:“段老,你是前辈高人,你怎么可以出而反而,背言失信于晚辈呢?”
  驼叟大笑道:“错了!老夫没有背信,也没有失言。丫头,你忘了么?咱们当初是怎样约定的?”
  花飘香道:“晚辈当然记得……疯女帮的人助你抓住楚长江……”
  她忽然发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没有把楚长江留下来,所以,段神驼才会另生枝节的。
  驼叟笑道:“丫头,你为什么不往下说了?你该知道老夫并未背言失信吧?这是你们失信于先呀……”
  花飘香只有点头。
  驼叟道:“不过,你也不必慌张,要秋桐到疯女帮的事,老夫还是会向秋桐说出来。只是有一点,老夫不会逼他,陪他去疯女帮了。”
  花飘香不能再说什么了。
  她已觉得自己应该满足了。
  梆青山在徘徊。
  “凄惶岭”就是令人徘徊的地方。
  他此刻可想不出那些下关东能活着回来的人,看到凄惶岭时的欢喜心情。所以,他对“欢喜岭”三字不同意。
  何去何从,就是令人凄惶、痛苦的事。
  下关东要出关的人,很凄惶不安,那是因为他一去就会生死未卜的,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柳青山呢?
  他还没有面临到生死莫测的地步。
  因此,他也如此凄惶不安,实在是很不必要的。
  但他确实是很不安。
  主要的原因是,他忽然发现自己在楚长江眼中的价值,居然比不上一个陌生的女人,他实在是忍受不了。
  皑皑白雪,覆盖着荒山,也覆盖着枯枝,冻风撕裂着冰坠子,落地有声。
  但是,对于柳青山来说,他的耳力,还是可以分辨出另外一些不同的声音。
  那是人的脚步声。
  黄昏,雪也染上了晚霞的彩色,一片金黄。
  但是在金黄的背景之下,除了柳青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影。
  柳青山希望他是楚长江。
  不过,他知道楚长江此刻还在努力,不可能跑到山上来散心。
  所以,他暗中提神戒备。
  脚步声到了他身后一丈就停了下来。
  柳青山在等着,等着对方说话。
  可是,对方却没有声息,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柳青山心想:不管你是谁,跟我较耐性,较定力,很好,我等着。咱们瞧瞧谁能支持更久。
  不过,柳青山很快的就觉得不妙,对方如果是个高手,把自已的背后交给别人,岂不是拿自己生命开玩笑么?
  一念及此,柳青山霍然转身。
  忽然,他呆了。
  “是你?”
  柳青山有些不敢相信似地问着:“楚帮主呢?他还在天下第一店么?”
  女人在笑,跟在店中见到他时一样的笑:“楚长江走了,”
  柳青山一怔,道:“走了?”
  女人道:“你走了,所以,他也走了!”
  楚长江为什么要走?
  他跟这个女人睡过了觉就走了?
  还是没碰她就走了?
  他是来找自己,还是……
  柳青山想问,但却一句也没问。
  他瞪着这个女人,道:“你是来找我的?”
  花飘香笑了,点头道:“是!”
  她忽然一抬右手,拂了拂被晚风吹乱的发丝,道:“我是谁,你想知道么?”
  柳青山道:“想!姑娘是谁?看你敢单身到山上来,一定不是无名之辈了。”
  花飘香道:“疯女帮,你听过么?”
  柳青山笑道:“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姑娘是疯女帮的……什么人?”
  花飘香道:“护法,花飘香。”
  柳青山微微一惊。
  他当然没料到这女人就是流水飘香二护法之一。不由得失声道:“原来是……飘香姑娘,失敬,失敬……”
  他略一抱拳:“花护法忽然找上我那楚大哥,一定是有事了……¨不知我大哥怎么说的?他为什么不同你一块儿来?”
  花飘香,咯咯一笑道:“柳二爷,他不会来了……如果是你呢?你也大概不会来的了!”
  御青山皱眉道:“为什么?”
  花飘香笑道:“倘若你知道自己的帮主位子被别人抢走时,你怎么办?”
  柳青山脸色一变,道:“你说什么?谁抢上了楚帮主的位子了?”
  花飘香道:“李西施!她大概是想跟我们疯女帮别别苗头吧!”
  柳青山呆呆地瞧着花飘香,他似乎有些儿不相信。
  可是,他又不能不相信。
  因为,他对那位楚大嫂,知道得很清楚。
  她是个十分有野心的女人。
  柳青山早就瞧出,李西施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爬到男人头上,为所欲为。
  楚长江和自己跋涉万里,远赴边关,来回最少也要三两个月,这当然给了她最好的时机,做自己想做的事。
  何况,柳青山并没忘记还有个费友安在旁边怂恿呢?
  他忽然一咬牙,道:“花护法,你知道楚大哥去哪儿么?是不是回江南去了?”
  花飘香答得很干脆:“不知道。”
  柳青山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道:“真可惜……”
  他摇摇头,又道:“我真想看看楚大哥现在的脸色,也许,他不会再像见到你时那么大笑了吧?”
  花飘香摇头道:“当然不会!”
  不过,花飘香又补了一句,道:“柳三爷,至少他也没有哭,楚长江不愧是个男子汉。”
  柳青山笑了。
  楚长江如果真是个男子汉,这长江帮帮主的位子,就不会被自己老婆取代了。
  所以,在柳青山眼中,楚长江已经不再是男子汉了。
  当然,他也不会说出来的,正如他心中另外想到的事一样,不到时侯,不会说出来的。
  花飘香扬了扬眉,道:“柳三爷,你笑什么?你难道不觉得楚长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柳青山道:“他是!楚长江曾经是!”
  他摇头一笑,道:“不过,那是他在遇到他老婆之前,自从他娶了李西施以后,他就不再是男子汉了。”
  “哦?”花飘香一怔,“他老婆很凶?”
  柳青山道:“不是,是很媚!”他看看花飘香,“疯女帮的人,该懂得我的意思……”
  花飘香娇笑逭:“我当然懂!天下还有什么人能比我们更懂这个媚字?怪不得楚长江一见到我,就会把你忘了一般,柳三爷,他赶你出去,你一定很不高兴,是么?”
  柳青山道:“不错!”
  但他很快一笑,接道:“不过,现在你也该知道了,他能赶走我,当然也同样会赶走你了!”
  花飘香还真没料到柳青山会这么豁达。
  她点头一笑:“柳三爷,你想开了么?你不再怪楚长江了?”
  梆青山说道:“我犯不着再生气……”
  他盯着花飘香道:“姑娘,疯女帮来了多少人?”
  花飘香道:“不多,十个人。”
  柳青山道:“我……想见见你们的人,姑娘能为我安排么?”
  花飘香一时可没想得通柳青山为什么要这样,但她口中却道:“能!”
  柳青山道:“好!我跟你去看看她们!”
  花飘香道:“现在?”
  柳青山道:“是呀!怎么,不方便?还是姑娘不能号令她们?”
  花飘香笑笑:“我能,我也没有什么不方便,不过,我只想请问你—句话,你为什么要见见她们?”
  柳青山道:“因为……我想明白你为什么来找我!”
  花飘香忽然笑了。
  柳青山很聪明,聪明得出乎她的意料。像这样的人如果能够为疯女帮所罗致,疯女帮当然很高兴。
  可是,疯女帮一向不容男人加入。
  而花飘香这么做,难道是不怕帮主反对么?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七回 黄雀在后
上一篇:
第三十五回 蝎心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