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黄雀在后
2021-03-10 15:40:0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金北岳早已就坐下来了。
  他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动。
  齐敢也是这样的坐着。
  他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装的像不像。
  因为,他要分心观察那另外十个人在干什么。
  随着老板进来的十个人,并没干什么。
  他们依然只是站在屋子的一边。
  瞧他们的衣着,仿佛都是店里的伙计。
  不过,齐敢决不相信他们是伙计。
  因为,他们一点儿也没有店小二的味道。
  所以,齐敢不能不分心留神。
  当然,更担心的事,还是金北岳,至少,他此刻已经全神贯注,在注视着老板娘如何对金北岳下手。
  老板娘笑笑地走到金北岳身前。
  她娇滴滴地低声道:“金公子,我们听说过你的武功,所以,我们不能不点你的穴道……”
  金北岳想笑,但似乎是笑不出来。
  老板娘伸出了手。
  那双小小的温暖的手。
  齐敢心头一震,刚想到自己该不该出手制止那个老板娘时,老板娘的小手,已到了金北岳的肩头。
  齐敢暗骂了—声:“该死……”
  他后悔自己没当机立断,阻止老板娘,以致金北岳被点了穴道,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畏首畏尾,实在是混蛋已极。
  可是,他这份懊恼,很快就忘了。
  因为,还有些事情,居然不是他所曾想到的!
  老板娘的手刚刚搭在金北岳的肩头,她的眼睛当然也在瞧着金北岳的脸。
  金北岳本该很痛苦。
  可是,他没有。
  他本来已经发呆的眼神,在一霎那之间,忽然变得神光暴射,逼人眉宇。
  老板娘呆了一呆,余北岳已经站了起来。
  而且,他的手已经缠上了老板娘的手。
  那双小小的温暖的手,突然就变成了冰冷的小手。
  不但手冷,连老板娘整个的人,都凉了半截。
  金北岳没中毒。
  他怎么可能没中毒?老板娘想不透。
  他自信用毒手法已超凡入圣,所以,金北岳没中毒的事,令她就像见到了鬼神一般可怕。
  金北岳淡淡一笑道:“小辣椒,你没料到吧?”
  这口气和老板问齐敢—样。
  所以,齐敢不由得哈哈大笑。
  他笑声一发,人可没闲着,那又高又瘦的身躯一晃就到了那一排十个人面前。
  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一排十个人竟然就在眨眼之间,全都倒了下去。
  老板脸色一变,闪身夺门而出。
  但他慢了半步。
  齐敢不但人高,腿长,而且,他的手臂也比一般人长了很多。
  所以,他一伸手抓了出去,正好把老板那粗粗壮壮的头皮抓住,宛如抓着小鸡一般,提了过来。
  想点别人穴道的人,现在反而被别人点了穴道。
  老板和老板娘可怜兮兮地站在桌子旁边,一脸要哭都哭不出来的苦相。
  金北岳大笑。
  言光斗和黄善在喝酒。
  只有齐敢既不笑,也没喝酒。
  他在忙着查看那十个假扮的店小二。
  齐敢没有料错,他们不是小二。
  他们都是来自关外的武士。
  他们是四贝勒手下的人。
  齐敢摇了摇头,走回到桌子旁边,望着老板道:“张大老板,四贝勒要你来暗算老夫一行人,给了你多少银子?你没有想到,就算你成功了,那些银子会不会真到得了你的口袋?”
  老板怔了一怔。
  他不明白齐敢为什么要说出这种不通的话来。
  他冷冷的应道:“为什么到不了我口袋呢?你以为张老三是个傻瓜吗?还是个死人?”
  齐敢大笑道;“你张老三张大老板不是,但是,如果有人要你做傻,做死人,你又能怎么样?你相信你自己比四贝勒更强?你相信你这个山海居的人手,会比四贝勒的十万大军更多?”
  张老三皱了皱眉,道:“齐敢,你不必挑拨离间了!我们已失手被擒,该怎么处置,你尽管放手处置,问这些话,全都是白废……”
  齐敢笑道:“白废?不一定吧!如果我们不杀你,你还认为白废吗?”
  老板和老板娘不由得呆了。
  他们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般互看了一眼。
  但齐敢确实是这么说了。
  而且,金北岳和言光斗、黄善并没有反对。
  老板娘原来已变成死鱼般的眼神,霎那间又呈现水汪汪的媚态,妮声向齐敢道:“你说不杀我们么?齐老前辈,你真的不杀我们?”
  齐敢哈哈一笑道:“不错,老夫是说了!不过,那也得看看你们是不是有活下去的理由!”
  老板娘又看看老板。
  老板笑了笑,道:“齐老前辈,我们很想活下去,该有什么理由,你老人家不妨说出来,我……们和小辣椒会尽量遵命……”
  齐敢微微一笑道:“你们果然很聪明……”
  老板娘笑道:“老前辈,我们再聪明,也比不上你老人家呀……”
  齐敢皱了皱眉,
  他可不怎么喜欢女人捧他。
  金北岳这时忍不住笑道:“大叔,这位辣椒老板娘,很了不起……”
  齐敢道:“何止了不起,咱们刚刚差点着了她的道儿,就已经够明白了!”
  小辣椒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个笨丫头,要是我真的聪明,怎会失手被擒呢?齐老前辈和金公子千万别再给我笨女人戴高帽子了!”
  她这话也不假。
  因为她下毒失手,就算不得聪明。
  但是,金北岳和齐敢心里都很明白,小辣椒不笨,她之所以失手,还是同为她低估丁金北岳和齐敢的武功。
  他们两个人的武功之高,虽然没到百毒不侵的地步,但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除非是毒物见血,或是入喉之外,别的方法下毒,对他们两人而言,已是毫无用处。
  高帽子是不会再戴到小辣椒头上。
  因为,齐敢已经决定放了她们夫妇。
  交换的条件,是说出四贝勒现在的行宫设在何处。
  对老板夫妇而言,这是反掌之易的事,不过,张老板可不是省油灯,他也提出了一个相对的条件。
  他要求齐敢杀死那十名关外武士。
  齐敢也一口应允。
  而且,还当场景开了张老板的穴道,要张老板自己去下手杀人。
  当十名关外武士的尸体拖出去掩埋时,齐敢和金北岳也走出了海山居客栈。
  言光斗和黄善没跟齐敢、金北岳同行。
  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是认定秋桐才是他们要保护的目标。
  虽然秋桐的下落,他们还没查出来。
  但是,他们却不愿跟金北岳出关。
  原因是,他们相信驼叟和蛇婆不会出关。
  于是,他们去天下第一店找驼叟。
  随他们同来的数十名武林人物,眼下正分布在山海关的很多家小客栈之中。
  这些人都很惹眼,所以,他们人人深居简出,他们很信得过言光斗和黄善。
  可是,他们却忽略了一件事。
  言光斗和黄善,就算把他们四十个人全都加在—起,也不是驼叟和蛇婆的对手。
  因之,他们失败了。
  他们找不到秋桐,当然是没什么怨言可说。
  天下第一店里面,已经找不到驼叟子。
  没有驼叟,当然就没有了秋桐的线索。
  言光斗和黄善刹那间就如同失却依凭的孤雁,茫然不知再往何处追踪、找人。
  而且,更糟的是,他们想找店主关大山和吴老四去了何处。
  言光斗所唯一能掌握的据点,忽然就没有了根。
  这种事对言光斗和黄善而言,可是以前没有遇过的事。他们在天下第一店的门口,徘徊失措,无所适从。
  黄善看看言光斗,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也许不该去海山居……言兄,现在咱们怎么办?”
  言光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他却忽然想起那张老板的话。
  四贝勒要迷倒齐敢和金北岳,是想拿他们来跟驼叟打交道,来胁迫驼叟放过黄娟娟。
  这表示四贝勒似乎知道驼叟落脚何处。
  即使不知道,四贝勒也会有办法和驼叟联络。
  言光斗忽然向黄善一笑道:“如果我们能找到四贝勒的话,也许我们就能找到秋公子了!”
  黄善笑了。
  他当然也听到过张老板的话。
  他当然立即明白言光斗之意,他拍手道:“不错!所以,我们现在应该马上去找金公子和齐老!”
  言光斗抓了抓头道:“黄兄,你想出关去么?”
  黄善点头道:“金公子和齐敢已经出关去找四贝勒了,我们可以跟下去呀!”
  他看看言光牛:“言兄,你好像不怎么想出关?”
  言光斗道:“是!”
  黄善迟疑了一下道:“言兄,我们要找四贝勒,还有什么方法比跟着齐老更方便呢?”
  言光牛道:“是没有,不过,我却在想,四贝勒只怕不会把真正存身之处告诉张老三……”
  黄善怔了一怔,马上点头笑道:“有理!如果是我,我也不会……”
  他又摇了摇头:“可是,这么浅显的道理,齐老和金公子怎地居然相信?他们居然就出关去了呢?”
  言光斗道:“如果我料想得不错,齐老和金公子要找的不见得是四贝勒这个人……”
  黄善道:“他们只找四贝勒的行宫,是么?”
  言光斗道:“一定是!否则,他们必然不用出关,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猜想得到,目前情况,四贝勒一定就在关内,正在和驼叟斗智斗力。”
  言光斗和黄善没出关。
  他们也没有守在天下第一店。
  他们却回到了海山居,也住在海山居。
  老板娘依然来侍候他们,连老板也亲自来了。
  他们神态恭谨,这一回再也没有使诈。
  因为,老板和老板娘心里有鬼。
  他们杀了十名关外武士,言、黄两个人是亲眼目睹的人。
  倘若言、黄两人能帮他们说一句话,他们夫妇俩可就能左右篷源,得其所哉了。
  言光斗和黄善肯帮这个忙。
  他们愿意帮忙,当然也有交换条件:“四贝勒一出现,就来通知他们。”
  这个条件对老板和老板娘而言,不但是轻而易举的事,而且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
  老板要他们作证,说明那些武士是齐敢所杀的,当然最好由言、黄两个人亲口告诉四贝勒。
  就算言光斗不提出要求,老板也会反过来要求他们的。
  但是,言光斗不安的是,四见勒何时会来?
  海山居的侧面,有一座望海楼。
  望海楼一向是四贝勒入关时驻跸的地方。
  现在,这儿住的不是关外来的赳赳武士,而是一群花枝招展的少女。
  疯女帮的一群少女。
  这一群少女中,夹着一个男人。
  他是柳青山。
  四贝勒的人,这儿一个也没有。
  很显然是,四贝勒的人,真的似是个在关内。
  可是,谁能认定,四贝勒的人除了海山居的望海楼之外,不在别的地方藏起来呢?
  柳青山,过去很少有机会见到疯女帮的女人。今天,他终于是大开眼界。
  七名彩女中的六位,那份衣着,就已经够叫柳青山为之瞠目咋舌。
  柳青山在想,如果世上的女人,都像疯女帮的这六个彩女这么暴露,只怕人和狗的分别就越来越少了。
  他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
  忽然间,他觉得很后悔,觉得既然知道他们以疯女帮为名,自己就没有必要来跟疯子打交道。
  不过,当花飘香为他引见了帮主的妹妹舒小倩之后,柳青山的心意又改变了。
  舒小倩太美了。
  她既然敢去冒充林天香,她当然很美。
  柳青山一向自视极高,凡脂俗粉,他也一向是不放在眼中。
  可是,他一见舒小倩,马上就入了迷。
  当然,舒小倩这次并没有像冒充林天香时那么放荡。
  而是一派淑女的神态,可望而不可及。
  像柳青山这样的男人,光是凭着色字,是打动不了他的,舒小倩这股故作清新的味道,正是对了他的胃口。
  所以,柳青山本来想敷衍一下就走了,结果,却是变成了拜倒在舒小倩裙下的不二之臣。
  舒小倩似乎早已看出柳青山不喜欢女人暴露,所以,她隔离了六名彩女,让柳青山的眼前,只见到气质不同的女人。
  而这些女人,都是很朴实,很土气的,她们本来是疯女帮的佣人,现在却都派上了用场。
  花飘香和秦流水也避开了。
  她们没有陪柳青山。
  当柳青山和舒小倩见面之后,她们就带着六名彩女,办她们要办的事去了。
  四贝勒的行宫,是一个庙。
  越过伤心蜂,就可以看到这座巍然的寺院。
  不过,庙虽然大,但是香火却不盛。
  因为,四贝勒既然拿这儿当行宫,自然就不许闲人进出。闲人无法进入,那些香客当然也就进不来了。
  所以,这个庙几乎没有前来烧香拜佛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风雨江湖情

下一篇:第三十八回 长春宫主
上一篇:
第三十六回 众叛亲离